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靈修導師 > 參查什貢仁波切的寫照 > 第七部分、仁波切對密法修行者的特別忠告

參查什貢仁波切的寫照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1998年

第七部分、仁波切對密法修行者的特別忠告

雖然全時的密法閉關修行是有益的,但大多數的人並沒有這樣奢侈的時間去做這樣的閉關。因此,仁波切覺得我們認為只有當我們有三個月或是更多的時間時,才能去做這樣的閉關的想法是有偏見的。閉 關並不表示我們要將自己與他人分開一段時間,它是指一段密集的修行時間,讓我們的意識可以在修行上更靈活。每天早上和晚上做一回修行,而其他時間則過著我們平時的活動,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仁 波切他自己也是以這樣的方式,在沒有任何人知情的情況下閉關。

以這樣方式修行只有一個限制,那就是在整個閉關的期間,要在同一個地方,睡在同一張床和在同一個座位上禪修。不然,所建立的靈性能量場會被打破。此外,每一回必須包括至少最低限度的真言、禮拜、或 一些其他重複的修練,如同在第一回閉關設定的重複數量。因此,仁波切建議在最初一回將所選擇的修練設定為只要重複三次。以這種方式,當我們生病時才不會使閉關的連續性被迫中斷,以及必須要從頭開始。

然而,就如同所有佛教的紀律,“在有些時候,有推翻的必要性”,但只限定在很特殊的情況下。有一次,在達蘭薩拉,我 在閉關期間接到給達賴喇嘛尊者在印度另一個喜馬拉雅的小鎮馬拉裡灌頂儀式和教學進行翻譯的要求。我諮詢仁波切的意見,他告訴我前去擔任翻譯工作,且不要帶有任何猶豫或懷疑。協 助尊者會得到比做任何其他事更多的益處。只要我每天至少做一回的禪修,複誦我所設定最低數量的真言,我不會打破我禪修的動能。我遵循這個程式,在服侍尊者十天后回到達蘭薩拉,並完成我的閉關。

仁波切總是強調儀式的程式是有目的且嚴肅的。它們必須被正確的遵循著。例如:密法閉關要求複誦一定次數的某些真言,接著做“火供”。火供是一個供奉特別的物質到火裡的複雜儀式。這 個儀式的目的是要補足任何在禪修中的缺失,以及淨化我們所做的任何錯誤。

有些閉關是特別的難。比如:我做過一個閉關需要複誦真言一百萬次,以及在精心設計的火供中,需要獻供一萬對長蘆薈草,每獻供一對就要背誦一次真言。必須要一次將所有一萬對的蘆薈草拋入火裡,沒有休息。當 我在結束閉關進行火供時,蘆薈草的數量比要求的量少了一點。在完成剩下的儀式後,我向仁波切報告這樣的狀況。他要我在幾天後重做整個火供儀式。這一次,我確定我有準備一萬對的蘆薈草。

仁波切強調一定要靠自己,因為儀式專家不一定總是有空。因此,他教導他進階的西方弟子們要如何自己去做火供。這包括如何準備火坑以及如何在地上用彩色的粉末畫需要的曼陀羅。甚 至例如當西方人請求他人來修誦某些儀軌文,因為它們還沒有被翻譯成它們的語言時,仁波切也要求他們必須自備供品並投入火中。這是認真的,即使是在做團體的閉關。

然而,步驟準確並不否定採取實際的取向。例如:密法閉關開始于在家裡的佛壇佈置特別的獻供,並也要在接下來的日子獻供以避開障礙。這些障礙是想像的干擾靈體,並 每天邀請他們來吃光供品。仁 波切建議一盒或一罐的餅乾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朵瑪替代品。

仁波切很不高興人們在他們還沒具有資格時就企圖去做進階的修練。比如:有一些人企圖做圓滿次第的修行,當他們還沒有意願或興趣去做長的儀軌,更別說去掌握它。最高等級的密續無上瑜珈部。先有生起次第修行,然 後再來是圓滿次第的修行。前面階段透過儀軌練習,訓練想像的能力和專注力。後半階段利用已發展出的意識能力與身體細微能量系統一起帶出真實的自我轉化。缺乏透過儀軌修練所得到的能力,卻要做細微意識的密輪、脈 和能量氣是一場鬧劇。

仁波切告誡要是某個不具資格的人進行進階的密法修行時,可能會非常危險。例如:意識轉換 – – 破瓦 – – 必須要去想像將自己的意識從頭頂上投射出去如預期死亡,這可能會縮短一個人的壽命。此外,在 修習萃取精華法時,參加者須禁食數星期,並服用加持過的甘露丸,但特別是在團體時,這項修煉可能會導致該地區的饑荒。此外,做這項的修行的行者可能會因缺乏食物和水而落于重病,甚至死亡。

密法閉關本身是一個進階的修行,仁波切告誡不要過早去做這樣的修行。比如說有時候,人們在尚未預先熟悉某個修練時,就著手進行複誦數百萬次真言的閉關。他們假想進行這樣的閉關,他們將會獲取經驗。雖 然花一段密集的時間學習並習慣于一項特定的修練是有益的,但這並不適用于一個正式的密法閉關。一個不知道如何游泳的人,不會一開始就在泳池裡進行每天十二個小時的泳訓。如此有勇無謀的做法,只 會導致抽筋和精疲力竭罷了。密集的訓練是限於讓有經驗的泳者變成優秀的運動員。對於密法閉關也是同樣的道理。

再者,密法閉關必須要保持私下的、非公開的。否則,會有許多干擾出現。仁波切見過許多西方人不但沒有將他們的修練和成就保持不公開,他們還大肆宣傳。他 說某人正在進行或是已經完成一個複誦數十萬次相關真言的短期閉關後,就向他人誇耀自己在某項佛學修行上是一位優秀的瑜珈士是很可笑的。更可悲的是當他們甚至沒有每天進行長儀軌修練,卻變成做作而自負。仁 波切總是解釋長的儀軌修練是給新手。這些儀軌通常長達數百頁,就像是想像化冗長的歌劇劇本。短的簡版儀軌是給那些對整個修練已經非常熟悉的進階修行者,他們可以在背誦僅僅數個字時,就將所有的觀想和步驟填入。.

仁波切教導西方人也需要去控制他們想要所有教學和講授乾淨俐落地從頭呈獻給他們的傾向,特別是關於密續。優秀的印度及西藏大師們是絕對有能力可以寫出清楚的文本。不過,他們是有目的地用含糊的形式寫文章。密 續的教材寫的太清楚以及太容易獲得,也許容易造成修練時的干擾和衰退。比如:人們可能會把這樣的教學當做理所當然的,而不認真努力去修練。

佛教教學方法裡一個重要的部分是讓他人對涵義產生疑問。假如學生們是真的很有興趣,他們將會去尋求更進一步的說明。自動地排除那些“心靈遊客”和那些不願意花精力來悟道的人。然而,若 為了消除人們的對密續的曲解及負面印象為目的,達賴喇嘛尊者已批准可以發表對密續的詳細解釋。不過這些只是關於理論的部分,並沒有有關個別本尊的明確修練內容。一個明確的“如何去做”的 手冊也許會鼓勵人們企圖在沒有老師的監督下去做進階的修練,這樣是非常危險的。

仁波切告誡最危險的是輕率地對待護法。護法是非常強大的力量,通常是指被優秀大師們所馴服的靈。他們讓這些通常是暴力的眾生發誓要保護佛法,以及保護誠心的修行者遠離傷害及阻礙。只 有優秀的瑜珈士們可以控制他們。

仁波切常說一個關於護法誓言要保護一個奉獻于辯論修練寺院的故事。任何必須要辯論的人,當他試圖要在這個寺院內進行密法修練時,這位護法就必須要帶給他干擾,比如:生病或意外。只 有已經完成辯證法訓練的僧人和曾經在兩所密續大學中任何一所從事進一步地學習的人,才被允許從事密法修練,即使這樣,他們也不能在院內修練。有一位格西,在還是學生的時候,他 經常在僧院裡的地上燒相關密續獻供的杜松葉。他屢屢地被障礙所苦惱著。之後,他就學于其中一所密續大學,在他畢業後,他在這所僧院外面不遠處的山腰重新做獻供。幾年後,在這位格西明確的、不 只是概念上的悟到空性後,護法現形在他面前。這位兇猛相的靈抱歉的說:"我對於先前對你所做的傷害感到抱歉,但那是我對僧院的創立者所做的保證。現在你已經悟得空性,即使我想要傷害你,我也無法做到了。"

仁波切強調這個例子的重要性。愚弄遠超過我們能力可以控制的力量會導致災難。他常引述尊者的話,要記得護法是本尊的僕人。只有那些在無上瑜珈密續生起次第上具有充分能力,和 有如同本尊的控制能力的人可以參與。不然,過早接觸將會像是小孩呼喊大獅子保護一樣。獅子可能就把小孩給吃了。尊者建議我們的行為所生的業就是我們最好的保護者。此外,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要向佛、法、僧三寶祈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