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藏傳佛教的基要 > 第三層:修心材料 > 如何處理負面情緒

如何處理負面情緒

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英格蘭,諾丁漢,2008年5月24日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記錄並略作編輯
括號內紫羅蘭色字體為進一步說明

“好”與“壞”、“正面”與“負面”的定義

我們如何處理負面情緒呢?這是一個重要的話題 – – 它又帶來什麼是正面、什麼是負面的問題。有完全正面、或者完全負面的東西嗎?我確實不知道。任何事物都是互相依存的,任何事物都有不同的方面。一位觀察者從一個角度看一個事物,看到的是一幅畫面。但是,同樣的觀察者如果走到該事物的另一側,那麼觀察的視角就變了。

那麼,為什麼每一個人對這個世界有著不同的觀點呢?這是因為我們每個人從不同的視角在看世界。即便是對同一個人,同樣的物體看起來也並不一樣。因此,好與壞的區別是什麼?它們的定義是什麼? – – 我不知道。即便是一隻螞蟻,它也無法作出區分。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講,一隻螞蟻知道對它的生命有幫助的東西是好的,因此會認為這個東西是好的;它認為對它的生命有危害的東西是壞的,因此它就繞開這個東西跑掉了。

因此,或許我們可以說[好與壞的問題] 基於生存。我們想要幸福舒適。因此,如果什麼東西有助於我們的生存,我們就認 ​​為它是好的:這就是正面的。如果什麼東西攻擊我們,覺得它是我們生存過程中的一個危險 – – 我們就認 ​​為它是壞的:[這就是負面的。 ]

“負面情緒”的定義

因此,根據上述路子[關於正面和負面的定義],至於我們如何處理負面情緒,[我們首先需要處理] 如何對此下定義?首先是那些干擾我們內心平靜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之為“負面”。那些[情緒] 帶來內心的安寧與力量的就是“正面的”。

通過和科學家們的討論,尤其是通過和我的親密朋友、大科學家瓦雷拉的探討,我們得出結論,純粹的慈悲就是一種情緒,是一種完全有益於人的情緒。我們一致認為,即便在佛陀的心中,也懷有一定的源於慈悲的情緒。因此,情緒並非必然就是壞的、負面的東西。佛陀無盡的慈悲 – – 我們必須視之為一種情緒。因此,佛陀是擁有無限的情感的。如果我們視慈悲為一種情緒,那麼它是極其正面的。另一方面,恐懼和怨恨破壞我們內心的平靜和幸福,因此,我們必須視之為負面的。

在理性的基礎上處理負面情緒

那麼,我們如何處理[負面情緒如]恐懼和怨恨呢?[我們需要考慮如何樣] 那些有害的情緒沒有堅實的基礎。它們源自一種不現實的態度;而正面的情緒通常源自一種現實的態度。例如,有些情緒可以通過理性或者邏輯得到增強;因此,它們具有堅實的基礎。一個負面的情緒是自動生起的,但是,當我們運用分析能力和理性時,這種情緒就減少了:它沒有堅實的基礎。因此,一個正面的情緒是與現實相聯繫的,而一個負面的情緒基於對現實的歪曲或忽視。

例如,我們對敵人產生憤怒,在此之際,憤怒會讓我們覺得敵人的行動會傷害我們。因此,我們會以為他是一個壞人。當我們作出分析時,[我們會認識到] 這個人並非天生就是敵人。如果他們傷害我,一定是基於不同的理由,而非出於那個人本身之故。如果那個人確實屬於“敵人”之列,他們就應當是與生俱來的敵人,而且永遠也無法成為朋友。但是,在不同的條件下,他們可能成為我們最好的朋友。因此,對一個人產生恐懼和怨恨是錯誤的。

錯誤之處在於他們的行為,而非他們自身。但是憤怒[只是基於一個人的錯誤行為] 卻直指那個人。另一方面,慈悲主要針對那個人而非他們的行為。因此,我們可以在敵人也是人,這樣一個基礎上對一個敵人心懷慈悲。

因此,我們一定要在一個人和他的行為之間做出區分。從人類的一面看,我們要對他心懷慈悲,但從行為的一面看,我們可能會產生相反的情緒。因此,負面情緒通常與氣量狹窄相隨。它只關註一個方面[一個人錯誤的行為。 ]

但是,我們必須要對慈悲做出區分。有基於生物因素的慈悲。[這種慈悲偏向那些對我們有益的人,例如母親。 ]或者,我們談一談基於理性、無所偏向的慈悲?基於理性的慈悲要好的多,它是無所偏向的 – – 它出自理性。它針對那個人而非他的行為。一個只是基於行為的負面情緒是不可理喻的,此外,它也不會帶來幸福。

對負面情緒如憤怒的缺點分析

因此,要處理負面情緒,分析最為重要。例如,我從憤怒中能夠得到多少饒益呢?憤怒會帶來很多強大的能量,這的確如此。即便在每天的音容表情中,我們能夠看到這一點。當陷入憤怒時,雙方都非常尖刻。都打算付諸那些最能傷害對方的刻薄言辭。後來,隨著怒火平息,曾經強大暴烈的能量也隨之減小,而思維確實逐漸敏銳。因此,帶來憤怒的能量是一種盲目的能量[因為有這種能量時,思維並不敏銳]。因此,憤怒確實永遠不會有所裨益;但是,如果我們一直用一種智慧的、現實的方式行事,就會多有饒益。即使在法庭上,律師憤怒嚷嚷也於事無補;但是,如果運用智慧,他就能夠打敗對方。

因此,憤怒破壞智慧明確地發揮其功能的能力。我們的判斷可能受到憤怒中錯誤言辭的妨害。因此,我們通過智慧能夠明白,憤怒無助於事。如果面對危險困境時,我們能夠運用智慧、採取合適的對應措施,這將更能助於解決問題。換句話說,如果對他人懷以慈悲之心,我們就敞開了此後可能與之為友的可能性。如果我們心存憤怒,與之為友的可能性之門也就關閉了。這樣去考慮,就能夠減弱負面情緒。即便這種情緒再次出現,它也將變的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