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藏傳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層:道次第材料 > 出離心 – – 成就解脫的決心

出離心 – – 成就解脫的決心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墨西哥,莫雷利亞
2001年10月10日

定義與內涵

出離心是不僅遠離某種形式的苦難、也是遠離其苦難之緣由的決心。因此,出離心需要付出巨大的勇氣。它絕非不花任何代價就能得到某一妙物之旨趣。

出離心也含有信奉從某種形式的苦難及其緣由中解脫的可能這一事實。出離心並非一種痴心妄想。它相信在以下三個方面都乃真如(信)這樣一個事實:

  1. 理智地相信 – – 明信。消除心中對對象的不安情緒和各種態度。這樣,正確的出離心就消除了心中的猶豫、自憐、以及對被迫放棄心儀之物的憤恨。
  2. 相信一項事實乃基於理性 – – 信解。我們要理解從痛苦中解脫及其原因的可能性。
  3. 懷菩提心相信一項事實 – – 信願。至於發菩提心的兩個階段,我們並非只需擁有放棄某種層次的苦難及其緣由的希望或願意。實際上,我們需要盡當前之所能完全放棄二者,投 身於使我們能夠最終永遠脫離它們的修持之中。

此外,正確的出離心和那些短暫的、萬分激動的出離之心 – – 基於對拯救我們的外在力量的盲目信仰而產生的狂熱迷亂的棄絕之心 – – 完全兩樣。前者需要對相關的艱辛努力有一種現實的態度。我 們可以從他者那裡得到啟示,但自身需要付諸努力。

進一步說,我們對如何取得進步要有一種現實的態度。脫離輪迴從來不是一種一日好似一日的線型過程。直到永遠得到解脫,否則輪迴將起起落落、生生不息。從長時段的視角看,我們能夠見證這種進步,但假以日計,我 們的情緒則在起起落落中繼續。

因此,我們需要紀律和耐心以忍受成佛之路上的艱難困苦,不管有幾多起落,都要披甲精進堅持不懈地勇往直前。有了明信對成就解脫之決心的支撐,我們就不會灰心喪氣或氣餒失望。

宗喀巴關於出離心的兩個階段

宗喀巴在《三主要道》中作瞭如下區分:

  1. 根據出離心的初始道,我們將最關切之事從利益今生轉向裨益來生
  2. 根據出離心的中間道,我們將最關切之事從裨益來生轉向從無法控制的不息輪迴中獲得解脫。

前者和旨在進入天堂的非佛教徒所培養的棄絕之心屬於同一層次。後者完全為佛教徒所有。

清怡清怡達摩(佛法)出離心

我們可以通過增加一個基礎階段 – – 清怡達摩(就像清怡可口可樂一樣)來彌補這一差異。清怡達摩出離心將我們的基本興趣從滿足一時轉向饒益今生或來生。

但是,在我們視之為達到“真實”佛法層級的墊腳石時,清怡達摩出離心在成佛之路上只是部分有效。要達到真實佛法的層次,我們要在理性的基礎上正確的理解並相信有關轉世的佛法教義。如若不然,我 們如何能夠真心誠意地努力饒益來生或者從無法控制的不息輪迴中獲得解脫呢?

因此,我們以清怡達摩出離心觀照今生之日常瑣事 – – 人際關係中、處理困難時遇到的各種瑣事,等等。我們同樣觀照那些緣由,為了提升今生 – – 不僅是當前、還包括以後生命之質量而願意將二者捨棄。這 一層次的出離心和心理療法異曲同工。

和這一層次相平行,我們可以擁有一個清怡達摩出離心的皈依。我們做出皈依,忍受自身的精神病症,這樣精神病症就只能給我們造成一些小麻煩。我們關注那些完全或部分達到這一成就的人們,以他們為路標。.

[見: “ 輕怡佛法”“真實的佛法” 對比。]

暫時的出離心和皈依

道次第首先根據出離心的初始道講述了皈依。在此當中,皈依基於對轉生至惡趣之恐懼和三寶能夠引領至善趣的信仰。如同清怡達摩出離心,這一層次的出離心和皈依同樣只是暫時的。這 種出離心和皈依同樣並非完全的、定義性的形式。

法寶能真正滅度苦難及其緣由,也是通往真正的滅度的真正心路(正道)。但是,在初始道層次,法寶並非真實的法寶。我們想要滅度的只是粗顯的苦難;其緣由只是對行為結果及其原因的無知;滅度是暫時的;道 路也只是規避作出有害行為。

此外,那些已經取得所謂上述佛法者則處於最佳的轉生狀態 – – 人或神而不是佛,必然也非那些具有對空的非概念性認知的聖僧(梵文: arya sangha)。

定義性的出離心和皈依

我們只能在中間層次的道次第看到完全的、合乎定義的出離心和皈依。在這裡,真正的苦難有三類(痛苦、變化、和困擾);真正的緣由是對空的不識;真正的滅度是永遠、而非暫時性的 – – 例 如進入更高層次的轉生或進入禪思狀態;真正的心路是對空的非概念性認知。

與之相應,我們在此作出合乎定義的皈依,以達到真正滅度和真正心路的真實佛法為目標,就如同這完全存在於佛之心相續、或部分存在於聖僧之心相續。

[見: 認識皈依之目標。]

菩提心層次的出離心和皈依

在發願菩提心的道次第高級層次,出離心的目標是脫離所有其他形式的輪迴之苦及其根源 – – 不僅僅是苦難之痛、不僅僅是作為有情物之苦難。這種希望所有其他人完全脫離苦難及其根源、並 對堅信此希望能夠實現的願望稱為“慈悲”。慈悲是菩提心層次中的出離心之一個方面。

為了擁有幫助其他所有人得到解脫的能力,我們需要菩提心層次之出離心的另一個方面。我們不僅需要棄絕妨礙我們解脫的情緒上的障礙(煩惱障),還需要棄絕妨礙我們徹知一切的認知上的障礙(所知障) 。這樣,就 在此暗示了對徹知一切、對徹知一切的阻障、對能夠永久地消除這些阻障的堅信之理解。這同樣暗示了對任何人都能永久地消除這些阻障的堅信。

結語

因此,在成佛之路上,我們需要棄絕苦難及其根源的意願。因此,需要我們認識自身苦難、自私、懶惰、執迷、憤怒等之根源;從現在做起就盡其所能棄絕它們;也能儘早設法永久性地消除它們。

在密宗中,我們甚至需要更深層次的出離心。我們需要盡我所能地樂於放棄通常的自我意像以及我們對此之認知,並真正使其出離。出離心確實是一個深刻而又深遠的修持,從清怡達摩一直到最高級的密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