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藏傳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層:道次第材料 > 米拉日巴道歌中對家庭、朋友和財富的不執

米拉日巴道歌中對家庭、朋友和財富的不執

那王達毅格西
根據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筆記
鮑林•葉芝編輯,2008年6月
薩巴仁波切口譯,1974年,印度,達蘭莎拉

米拉日巴有一個妹妹。他並沒有娶妻、成家、生子,而是離家去找他的老師瑪爾巴。當米拉日巴的妹妹得知瑪爾巴已經娶妻成家時,她按住了米拉日巴的行李箱。

“你為什麼不像你的老師那樣做呢?”她問道。

“狐狸在獅子咆哮的地方吠鳴,可是個大錯誤。”

後來,米拉日巴拜訪了一對夫婦。這對夫婦費勁周折卻不能生育。他們想把米拉日巴過繼過來,但被拒絕了。 “讓我作為繼子和你們待在一起,勢不可能。但請告訴我,是什麼讓你們如此不安呢?”這對夫婦抱怨說老了的時候沒人照顧他倆。

米拉日巴想了想,然後回答:

“姑娘小伙初相遇,曼妙如同神仙人,彼此慕望饜無足。相互了解有時日,難看臉色互相丟。不久二人盡夠受,一人拋兩言,一人回三語,最終相向打出手。你揪我頭髮,我抓你脖子。再一個威脅到其他用棍子打,和其他選秀權一個木勺還擊。

“我的弟子惹瓊巴有相似的經歷。惹瓊巴離開師父後違背誓言,娶了一個強悍的妻子。有一天,他在街上碰到一個乞丐。這個乞丐就向他討要他的綠松石項鍊。惹瓊巴就把項鍊給他了。回到家,老婆問他綠松石項鍊哪裡去了。惹瓊巴如實相告,老婆氣急敗壞,就從土巴飯鍋裡拿出勺子,用勺柄痛揍惹瓊巴。惹瓊巴抱怨道,'我一生接受了無數加持,但從未接受過這勺柄灌頂。我領受過千般裝飾,但從未用土巴湯塗飾過身體。 '

“這件事過了不久,又一次我做加持時,惹瓊巴來了。我手裡晃著一串綠松石項鍊說道,'如果你要領受此次加持,必須要給這個。'其實,我完全知道,惹瓊巴已經把他的綠松石項鍊給人了。你瞧,兩口子互相打鬥不休。等到他們老掉牙了,就像兩頭老牛。最後,像一對鬼怪!因此,謝謝你,我不會接受你們的要求,做你們的養子。”

丈夫還很固執,堅持一定要有個兒子照看他和妻子,保護他們。 “如果你當了我們的兒子,我們就給你操辦婚姻,你就有孩子來照看你了。”但是,米拉日巴拒絕了。

“有孩子很不錯。當初有孩子的時候,孩子們那麼可愛 – – 像神的孩子一樣!他們帶來的幸福可真多。但是,他們慢慢長大,向你們要這要那。他們的做法就像你欠了他們的一樣,不停地糾纏你,讓你記著要還回來。到後來,兒子們就會把外人、夥伴、女朋友帶到家裡讓父母照應。最後,他們就會掌管家務,慢慢把父母親踢出家門。”

“如果你和藹地問他們,他們會對你疾言厲色。在你老了時,他們蔑視你、因你而感到丟臉 – – 即便你是他的生身母親。他們會一改往昔甜蜜的小王子的樣子。他們從來不會給你的內心帶來平靜,永遠不會報答你的善良。你要求他做什麼,他就會反其道而行 – – 髒亂的頭髮、奇裝異服、古怪的靴子。”

“如果兒子那麼麻煩,我們就要個女兒吧。”妻子還沒有打算放棄,於是建議道。

“起初,”米拉日巴耐心地回答道,“女兒和小男孩兒幾乎一樣聽話、循規導矩。但是,她們最終同樣會變得強勢、佔有欲旺盛 – – 欲壑難填。她們不會給家裡帶來財富,反而會盡可能向你要錢去揮霍。她們哄騙父親,偷竊母親,不打招呼就拿。她們從來就沒有感激之心 – – 想當然地認她們要什麼父母就要給什麼是天經地義。”

“她們和壞男孩子出去,很晚回家,……使父母心裡充滿了無盡的挫折和擔憂。她們對父母疼愛的回報就是吊著一副討厭的嘴臉,像發怒的耶提(雪人)。最終,她們會盡可能地帶走東西,離家另起爐灶。只有在有難處的時候,她們才會來娘家。”

“因此,”米拉日巴說,“我已經永遠放棄了所有這一切不必要的苦難。我不想要什麼兒子和女兒。”

兩口子仍然心有不甘,繼續道,“朋友怎麼樣呢?沒有任何可以親近的人 – – 親戚或朋友,這可真悲哀、真可憐啊!”

“都一樣。你第一次見到他們時,他們都滿面春風,令人愉快,讓你感到幸福。不久,他們就開始家長里短,邀你到這兒去那兒,你自己一點時間都沒有了。你還要回到家去看訪親戚 – – 他們對你家長里短,你一刻也不得清淨。此後,你要禮尚往來、食尚往來,還要給每個人準備吃的。最終,互相之間又開始競爭。每個人都想知道別人在做什麼,人人變得嫉賢妒能,爭強好勝蜂擁而起。”

“如果你未曾親近過他人,就不會有不同意見。但是如果你交往了朋友,必然就有爭論。人們在說閒話的時候,閒話的就是和他們最親近的人。如果你和某人生活近密,你總能發現缺點。非親非故者會置你於不顧,看你來的朋友走後說你身上的缺點。我不需要這樣的朋友,他們利用我的幸福時光而不願和我共度不幸的時日。”米拉日巴說道。

兩口子嚇壞了,他們做出最後一搏。 “我們理解,你不需要朋友、孩子或家庭。但是,我們很有錢。如果你和我們在一起,我們死後你就可以繼承這些財富。”

米拉日巴搖了搖頭。 “財富同樣沒用處。我不會因為你們所給的錢財而犧牲我為了饒益眾生而努力修成正覺的目標。”

“財富既非永恆也非不竭。貪戀財富如同喝鹽水 – – 永不止渴,喝得越多越想喝。起初積累財富時,它給你快樂、讓別人嫉妒。到後來,財富越多越吝嗇,你變得越不願意與人分享。正是你自己對財富的積累引起了敵意。親戚朋友會圍攏在你周圍以圖從你那裡得到點東西,但他們仍然會因為對你的嫉妒而與你為敵。”

“最終,當你垂老矣,別人會花光你的所有積蓄。一個人可能因為財富而死於竊賊之手。你的財富會謀殺你。積聚財富如同去往低級轉生的踏腳石。因此,謝謝你,我必須拒絕你慷慨的奉獻。它只是一個誘惑,就好像魔鬼的把戲一樣。但是,我們的相遇是饒益的,將來,我一定會幫助你進入佛境。既然你給我供奉了這麼多,我會為你祈禱。”

最後,夫婦兩人對上述所有的不利之處心悅誠服。他們潛心向米拉日巴,用他們的財產作為供奉。他們接受米拉日巴的教導,最終在死前獲得了信心和洞見(觀)。

這些就是米拉日巴關於與佛法愉悅同在,不執著於孩子、朋友、親戚和財富所給示的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