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道次第初始範圍的教義通論

第一世參查什貢仁波切
豪森,荷蘭,1980年5月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翻譯
三昧耶•哈特編輯
[一份不完整記錄的文本,略有編輯]

第二天:業與皈依

不說離間的話之續篇

昨天,我們談到第五種破壞性的行為,即使用離間的言語。我們已經談論了三種身體的破壞性行為和第一種破壞性的言語行為。我們現在要討論第二種破壞性的言語行為,即使用分裂性的話。

和諧相處或者不和諧相處的一群人,這是使用分裂性話語的基礎。有這樣兩種基礎的原因是,你可能使一群和諧相處的人分離開來,也可能使一群已經不和睦的人情況更加糟糕。其中所涉及的意圖包括動機、煩惱態度、和認知。其中認知是關於你要給說話的那群人的現狀的真實、正確的觀念。煩惱態度可能是執迷、憤怒、或者心胸狹隘的盲目自大。動機可能是促使那些關係不睦的人好好相處,或者促使那些關係和睦的人分崩離析。

行為可能是任何類型的言語;不管是否真實。你說的可能是好話,也可能是糟糕的東西。其中也涉及到很多方法。行為的結果是你在人們當中造成了大分裂;他們當中出現了嚴重分離或鴻溝。

不惡語相向

接下來的一種破壞性的言語行為是使用刻薄的、辱罵性的語言,說些殘暴的事。這同樣涉及到一個基礎,一個意圖,一個行為,和一種結果。基礎是,一個人傷害了你,或者傷害了你的一個親朋好友,而你覺得他以後還會傷害他。因此你對他非常生氣。涉及到的意圖是要確實對他說些尖刻的東西的動機。所說的話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它可能涉及到任何形式的尖刻言語。例如,稱一位身體殘疾的人為“殘廢”可能是一個真實的表述,但這很殘酷。稱一個身體並不殘疾的人為“殘廢”,就是一個使用不實表達的刻薄言辭的例子。它也可能是讓人愉快或令人不快的話。你可能會稱一個人為懦夫,取笑他或她。你可能會用聽起來很讓人開心的言語對一個皮膚黝黑的人說:“你膚色可真淺呀!”或者通過說一個窮人多麼富有而戲弄他。如果一個人不是佛,你可能諷刺性地稱之為佛。對一個人加諸貌似很讓人開心的言語是一種殘酷的做法。當別人聽懂你實際上在說什麼時,這個行為也就完成了。

不閒聊

下一種破壞性的言語行為是閒聊,只是說一些毫無意義的東西。它同樣關係到基礎、意圖、行為、和結果。基礎可能是任何類型的無意義的、無關宏旨的言語。除了結局,其餘部分和剛才所探討的相似。實際上,並非所有人一定理解你所說的。但是,只說一些蠢話、無意義的話,就完成了這個行為。例如,大聲朗讀空洞無意義的小說就歸於毫無目而行事的閒聊範疇。

不能有貪念

下一個類型的破壞性行為是思想上的。第一個就是貪念,有了這種念頭,我們就會想著佔有屬於別人的東西。可能是任何一種歸別人所有的東西,他們的錢、財物、物質的東西、房子、等等。它可能是任何東西。這種類型的思想是,你看著這些東西,希望你能夠同樣擁有。你確實做出決定要有所行動,圖謀將他人之物據為己有時,這個行為就完成了。

不能有惡意的想法

第八個破壞性行為是懷有惡意的思想或者想著傷害別人。它的基礎和使用刻薄的、辱罵性的語言相同。即,一個人傷害你、你的朋友或親戚,你覺得他還會傷害他們,你對他很生氣。動機是你有這樣一種情緒,想要捶打或攻擊他人,或者用某種方式傷害他。你切實做出完全的決定要用行為表現出這一惡意的想法時,這種行為是在心理層次上完成了。“我要走到這個人面前,給他臉上來上一拳”,或者“如果不把這傢伙打個稀巴爛,我受不了。”

不以扭曲的認識去思考

至於以扭曲的認識去思考,其基礎必須是這樣的。它拒絕承認一件真事。例如,來生確實存在而堅持說沒有來生,或者堅持認為不存在因果之間有聯繫之類的事,或者堅持認為幸福並不是積極的、建設性行為的結果。這些都是以扭曲的認識去思考的例子,都是否認事實的例子。

衝動(羯磨)和衝動的路徑(業道)

你有很多地方可以進一步做出考察。所有七種身體和言語的破壞性行為是一種衝動,也是一種衝動的路徑。而三種心理上的破壞性行為只是該衝動的路徑,但它們自身並不是衝動(業)。業(羯磨)的實際定義是做一件事的衝動。衝動自身是一種次級的心理態度,而不是實際的衝動的路徑。這是一種技術性的區分,可以進行進一步分析。

將來,你們這裡有了技能高超的格西,這是一個可以去問的很不錯的話題。問其他不著邊際的各種問題或別的什麼並不深沉。如果你在做修持,唪誦密咒(真言)等,過不了多久,你不需要真正去諮詢任何飽學之士,問題的答案就非常清楚了。至於問有關月亮之類,在閱讀和研究有關書籍的基礎上,答案就清楚了。我只是解釋這方面的一些瑣屑。對所有這些事,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深入其中之細節。

行為的分量

行為也存在輕重的區別。一個人習慣了長期做破壞性的事情,例如一名屠夫,即便做出一件很小的建設性的事,其分量也很重。例如,從本質上看,在十不善行中,閒言碎語分量最輕,但是,因為我們一直糾纏於此,因為這種頻率,它就分量變得很重了。例如,即便是薄薄的紙張,數量很多也會很重。此外,如果你懷著強烈的意圖作出一種行為,它就會變得更重。同樣,如果你做出負性的、或者破壞性的行為,你不為之感到後悔,或者不通過任何四種力量做出自我淨化,那麼你積累的負性潛能就非常大。

通過積極而建設性的行動而積累的正性潛能也可能很重或很輕。如果你沒有生氣,那麼正性的潛能保持著強盛。如果你正性行為的目標是靈脩大師、父母親、或者三寶,那麼正性潛能會很重。同樣,如果你對他們做出負性的或者破壞性的事,積累的負性潛能也很重。

當我們考慮這些東西時,我們需要做的是決定做所有各種最強烈、分量最重的積極的、建設性的行為,避免各種最強烈、分量最重的負性行為。如果你有同樣分量的鉛和黃金,你想增加黃金而不是鉛。同樣,就這些正性的和負性的潛能而言,如果你有相同分量的二者,你會保留正性潛能而將負性潛能拋在身後。

就身體的三種負性行為和言語的四種負性行為之表現而言,它們當中的第一個是最嚴重的。排在後面的性質上更輕一點。因為每個人認為生命最可貴,殺生是身體行為中最嚴重的破壞性行為,只通過偷竊拿走一些人的財產更輕一些,而和別人有不正當的性行為是其中最輕的。最嚴重的是撒謊和說離間的話;惡毒的言辭和閒聊的話依次更輕。這恰好與思維的破壞性行為相反。思維的破壞性行為前面的負性潛能更輕而後面的更重。三者當中,貪念最輕,接下來是惡意的想法就比較嚴重,而以扭曲的認識去思考是最嚴重的。

克制自己不為十不善行,努力實踐十善行,這極其重要。過去,有一位來自蒙古的技藝高超、學識淵博的格西。他是一位很寶貴的大師,是一位密宗學院的堪布。我自己就從他那裡接受過教義。有一次,一位貴族來向這位大師討教有關空的知識。大師說道:“忘掉空吧。不要做賊了。”因為他知道,這個貴族在偷盜。有些上層社會的成員有時候偶爾會給寺院裡的人做供養,但是他們又常常通過剝削公眾而獲得錢財,並將絕大多數據為己有。

現在,我們討論過了各種行為的分量輕重問題。

行為的結果

所有這些破壞性行為成熟的結果都一樣,轉生在最糟糕的一種境地,成為地獄中的生物,餓鬼、或者動物。有兩種類型的結果與這些因緣相對應。有一些根據你的經歷與這些因緣相對應,有一些根據你的本能行為與這些因緣相對應。這是我們昨天就殺生而言,所討論過的。你的經歷中與這些因緣相對應的結果可能是你自身短命而多病。

使用刻薄的、辱罵性語言的結果是別人總是沖你大喊大叫、說不干不淨的東西,而你總是不得不聽那些髒話。閒言的結果是沒有人聽你說話了。沒有人在意你,或者認真傾聽你。如果人們總是確實聽你的說話,這乃是已經放棄了閒話的結果。如果你懷有強烈的貪念,其結果是,你會成為一個懷著很大的痴迷和慾望的人。有惡意想法的結果是,你會成為一個很不友好、怒氣沖衝的人。有扭曲思想的結果是,你會成為一個心胸狹隘、目中無人的人。

每一個破壞性的行為,就你的本能行為而言,其因緣對應的結果是,從童年時候起,你就本能地被牽引著去重複這些行為。正如我們昨天所解釋的,不殺生的全面的結果是你將轉生在這樣一個境地,那裡食物充裕、富有能量。同樣,醫藥也很有療效。偷竊、拿走沒有給你的東西,其全面的結果是你將轉生在一個莊稼貧瘠的地方。那裡產量極低、雨水極少,而沙塵等卻很多。不正當的性行為的結果是,你轉生其中的地方骯髒淫穢,到處都是垃圾和污物。

撒謊的結果是,例如,你種地的時候,根據你所種植卻顆粒無收。離間話語的結果是,在你所轉生的國度,地面將極其凹凸不平;到處是深深的溝壑和峽谷。去任何地方都很困難。使用刻薄的、辱罵性語言,其國度將滿是尖刺和岩石,環境極其嚴酷。閒言的結果是,莊稼讓你瘋狂。莊稼在一年中錯誤的時間成熟,在正確的時段卻什麼都不生長。

貪婪思想的綜合結果是,在這個國度裡,所有東西很快就壞了,不管你擁有什麼樣的好東西,立馬就散架了。惡意的思想的綜合結果是,這個國度將充滿疾病和瘟疫。偉大的寶貝佛爺蓮花生預言說,未來會出現許多新的疾病,它們此前沒有名字,到時候也沒有醫藥能治愈,而這可能是因為強烈的惡毒思想和怨恨之故。我們發現這確實如此。有很多現代疾病在影響著人類。有扭曲的思想的綜合性結果是,一個國家的資源將會被耗盡。一個國家可能擁有優質的水、樹木、礦藏、財寶、石油等等,但所有這些都將消耗殆盡。

建設性行為的綜合性結果將與上述的完全相反。因為不殺生,這個國度會擁有強力有效的醫藥,極其充沛而富含營養的食物。通過認識破壞性行為的綜合性結果,你能夠想像得出建設性行為的綜合性結果。

潛能的強度

同樣,根據四種因素的參數,行為不同所積累的潛能強度也不一樣。其中有場域,這是指作為行為對象的人;基礎,指這個人發出行為的情境;行為涉及的款項;涉及的思維狀態。

就其中的第一項 – – 行為的場域而言,當行為指向三寶或者靈脩大師時,行為就很強烈。行為指向與靈脩大師相像的人或喇嘛時也同樣很強烈,他們指那些告訴你何為正性、何為負性的人。任何一位給予你成熟建議的人就如同一位靈脩大師或喇嘛。同樣,父母是很強有力的行為場域,因為不管你針對他們做出了何種行為,不管是正性的還是負性的,他們都很強大。即便你對這樣的人施與小小的幫助,它仍然會積累起很強大的正性潛能。即便你對這樣的人做出些微的負性和破壞性的事,它仍然會積累起很嚴重的負性潛能。

至於基礎,如果一個人已經持戒(吃咒)了,那麼其行為就很強大。一名居士、沙彌、或者一名受具足戒的僧人或尼姑,他們的正性和負性行為更強大。尤其是,如果你在完全奉獻其中的菩提心 – – 完全致力於他人和獲得覺悟的心 – – 的基礎上做出某種建設性行為,這種行為就極其強勁有力。如果一天開始時你做如是之想:“我昨晚沒有死,這多麼美妙。現在,我醒了。今天早上,我要全心全意致力於為他人和獲得覺悟。我要盡我所能地積極和富有建設性地做事,”那麼,這一天不管你做什麼,都受到這種強大的目的力的帶動,即便你並沒有整天將此銘記在心。因此,懷著一個很積極的意願開始一天的日子很重要。潛能根據其意願而變得強大。

最後一個例子是關於第四點的。現在返回來,舉一個關於第三點的例子,涉及到的款項如下:就慷慨而言,如果你給予他人教義和靈修措施,這要比給予他們物質的東西要強大的多。我們剛剛提到了第四點,關於由相關的思維狀態所決定的力量。例如,如果你用一枝花作供奉,而懷著饒益無數眾生的目的,那麼積累的正性潛能和意願一樣大。因此,無論你要做什麼,從開始就立定一個強大的正性意願非常重要。即,在每一個行為之前都懷著菩提心,希望你所做的是為了饒益一切有情眾生,這一點非常重要。在一天結束時,為了能夠饒益所有人,切實將你這一天所積累的正性潛能奉獻出來,通過奉獻它以獲得覺悟,這一點同樣非常重要。

通過這種方式,你早上立定的意願和你晚上所給予的奉獻都極其重要。如果你上床睡覺前,立定的意願非常積極和富有建設性,努力第二天為了他人的饒益而盡最大努力去工作,因為有這種強烈意願的帶動,整個晚上就會非常富有正性。如果你以這樣一種正性而建設性的方式度過一天,你將切實能夠完成靈修訓練之道,過上圓滿的生活。

寶貴的人生八種成熟的優良品質

當你想著衛護自己不要做出這十不善行時,你需要考慮這樣一個事實:作為過去護衛了這些建設性行為的結果,你獲得了寶貴的今世人生。為了能夠以最有效、最簡單的方法達到覺悟,擁有人類之基礎、擁有一個人之軀體是必需的,它完全擁有八種成熟的優良品質。它們是:擁有長時段的生命;令人愉悅的生理外形;生身之處有很不錯的家庭背景或者種姓;富有;言之可信,因而你所說的讓人相信;有權勢和影響力;身體健壯、毅力強大、心智堅強、意志堅定。最後一個是,成為一名男性,因為在成為一名男性和一名女性之間,條件常常是這樣的 – – 男人更容易有時間投身於佛法修持,至少傳統上是這樣。

每一個都有其功能。擁有長時段的生命,你就能夠切實完成所有的研究和修持。如果你相貌好看,其他人就會被你吸引,來聽你的言教。如果你出生王族,那麼別人自然就會聽你的話;他們會聽從你的建議。如果你很富有,你就能夠吸引其他人,你就有資源有能力去做很多正性的事。如果你言而有信,其他人就會聽你的話,相信你。如果你很有影響力和權勢,那麼其他人就會跟從你,接受你所說的。如果你轉生為一名男性,那麼你在修持過程中受到的干擾和阻礙就少一些。如果你很強壯,你就有能力去完成偉大的任務,就像米拉日巴建造九層塔一樣。

每一個優良品質都有其因緣。擁有長時段生命的因緣是不殺生、救死扶傷、和給需要的人以藥品。天生麗質的因緣是給三寶供奉酥油燈,給別人施捨衣物、珠寶、裝飾品等,以及不惱怒、不嫉妒。出生在一個不錯的家庭或者社會階層的因緣是,對靈脩大師和父母,以及那些富有學識、品質高尚的人一直保持敬重。另一個因緣是不高傲自大,而保持謙卑與恭敬。富有的因緣是施捨他人之所需:食物、衣物、財物等等,即便別人沒有提出要求。言而有信的因緣是不為言語上的破壞性行為:撒謊、尖刻的言語、離間的話、閒言。很有影響力和權勢的因緣是敬拜三寶,尤其是祈願獲得所有優良的品質和影響力。轉生為男人的因緣是不要閹割動物,欣賞男人不間斷修持的力量和能力,唪誦文殊菩薩和彌勒菩薩等的尊名,頌揚他們。擁有巨大的生理和思維力量的因緣是去完成他人所不能完成或者認為不能完成之行動。

努力祈願能夠轉生為人、完全擁有這些品質、去做能夠帶來這些品質的各種各樣積極而富有建設性的行為,這非常重要。同樣很重要的是,如果你擁有了,就以一種富有建設性的方式利用這樣一個軀體和生命,因為如果你拿生命造就成一個具有破壞性和負性的人,它就會變得更糟糕。通過一個全面而完整的祈禱,獲得為人之一生,並以正性的目的運用它,這一點很重要。如果你希望作靜坐以培養良好的思維習慣,就請想一想你所擁有的所有優良品質,為此欣喜,為此感到幸福。汲取此生的精華,利用這些佳緣良機使此生富有意義。不要浪費掉它;利用它來饒益來世。獲得這種認識也就是動機的初始層次。

事實上,在座各位在這裡就意味著你們已經認識到,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工作上是不夠的。你們騰出時間來到這裡,傾聽靈修教義。這表明你們已經有了一點覺悟。到這裡來,根本上就是有所覺悟。不要認為覺悟或洞見(正見)意思就是你能夠騰空飛行,或者能夠把腳印留在岩石上。如果的確如此,那麼像我這樣的人,已經修持了60多年,就擁有所有這些能力了。也不要想著,能夠做任何這些事,其中有大奇蹟發生。確實有人作各種有關氣心的靜坐和呼吸的訓練,他們能夠懸浮起來,在虛空中移動。做這些沒什麼大不了。切實能夠不為十不善行是一個更艱難的成就。

不做不善行是密宗的準備工作之必要性

阿底峽大師被邀請到西藏後,靈修王子絳曲沃(藏文:Byang-chub 'od)向他求教有關因果。王子說:“請不要賜予我們過於艱深的密宗教義。”這讓阿底峽很是高興。為了能夠切實接受密宗教義,接受灌頂等,確實要種植良好的本能和種子。如果你有此良機,這是一件非常富有建設性的事情。而能夠這樣做則非常幸運。但是,走進其中的方法是,通過不為各種不善行,好好進行初始層次的修持。然後,在此基礎上,繼續前進到更廣闊的動機層次上,最終培養出全心全意付出的菩提心 – – 一種完全關懷別人的心,為了能夠幫助他人而達到覺悟。如果你在這個基礎上進入密宗修持,那麼它就是達到覺悟的一種迅速而有效的方便法門。

密宗,保護心識的秘藏的手段,是一種關乎結果的修持工具。顯宗,修持的普通主題,與因緣有關。你無法真正接近關乎結果的工具,除非你已經明了關乎因緣的工具了。你不可能在沒有因緣的情況下得到結果。如果你從處理因緣的工具這個基礎上開始,然後繼續到處理結果的工具,這種金剛石般堅固的密宗工具就變成達到覺悟的一種非常迅速而有效的工具了。

如果你聽說這些密宗方法是達到覺悟的非常迅速的路徑,而你只想接受一次灌頂,然後就立刻修持它,那麼要以此而有所成就,會困難重重。例如,儘管飛機在空中飛的很快,你不可能在飛行中途搭乘它。搭乘快捷的飛機的唯一辦法是去完成所有的預備階段,買票、經過海關、走過機場的自動人行道,台階、穿梭巴、登上乘機的航梯,等等。通過這種循序漸進的方式而獲致。如果你想乘上達到覺悟的快捷工具,經歷這些前期步驟後乘上這個快速工具,這很重要。即,克制不去做十不善行很重要。由此,你才能堅定穩固地走近這個快捷工具。

即便文殊、觀音和彌勒等的象徵物活了過來,對你耳提面命,這也是他們會給予你的教誨。如果你自己已經做了訓練,修持的也很不錯,所有這些深刻而深邃的教導也就做好被給予的準備了。學習如何不為不善行,如果你不在這種基礎上開始,你不僅不能夠從文殊和彌勒那裡得到教誨,我們甚至不能親見他們或者看到他們的正確形象。如果你確實將這些修持得很好,那麼這樣一個時間就會到來,到時候你會切實面對面地直接親見這些偉大的覺者。

曾經有弟兄三個人,他們是阿底峽大師及其弟子仲敦巴(藏文:'Brom-ston-pa)的弟子。弟兄三人中有一個名叫普瓊瓦(藏文:Phu-chung-ba)。他一直進行非常密集的靜坐修持。他這樣密集地修持了九年,放棄了正常的人類飲食。他生活在大山上,從動物的糞便中找尋食物。這些糞便中有未曾消化的青稞。他就將這些煮成湯。有一次,他完成這種密集的修持,下山到拉薩去瞻仰各大寺廟偉大而頗負盛名的雕像。他往拉薩城走的時候,發現二十一個度母和他一起在走。他對她們說:“我是一名僧人,你們這些婦女和我一起進城,這確實不好看呀。”她們告訴他:“你不需要擔心。沒有別人會看見我們。”普瓊瓦走進拉薩城,看到了各大寺廟裡的偉大的雕像,它們都給他開口說話了。

普瓊瓦第一次上山閉關時,他會把地上長的草收集起來,作為敬香供奉而焚燒掉。因為在人生的前期,他做出了這樣心底純淨的供奉,在生命的後半期,普瓊瓦能夠用非常貴重的藥材做敬香供奉。一支香燭價值大約要六百美元。

行動起來,付諸實踐

關於羯磨(業)或者行為,有很多種分類。有些行為萌動起來並切實做了;有些並沒有培養起來卻切實做了;有些行為培養起來卻沒有做;有些既沒有萌動起來,也沒有做。這些都是需要你記下來的要點。這些都是學起來很有趣很重要的東西,將來這裡有了導師,你可以去問更多細節。深入到細節當中需要時間太多,現在無法完成。

意圖和行動

有完整的意圖卻只有不完整的行動,有不完整的意圖卻有了完整的行動,既有不完整的意圖又有不完整的行動,既有完全的意圖又有完整的行動,這些都是可能的。如果可能,你需要讓意圖和行動二者都完整而高尚。有完整的意圖卻只有不完整的行動的例子是,你在努力給一些人教東西時他們卻不學習,儘管你的意圖是幫助他們,你的行動可能是打他們或者責備他們。有不完整的意圖卻有了完整的行動的例子是,通過乾擾阻止他人完成一件事情 – – 例如,帶他們去郊遊或觀光或做某件開心的事,這樣他們就會浪費時間而無法完成要完成的事。你的意圖是不完整的,但是你的行為是完整的。既有完全的意圖又有完整的行動,這樣的例子很容易找到。

有害的和有益的結果

另一種四分法如下。有些行動表面上有益,但從長遠看卻有害;有些表面上有害,但從長遠看卻有益;有些從表面上、從長遠看都有益;有些從表面上、從長遠看都害。如果一件事情從表面上、從長遠看都有益,你就要去做。如果一件事情表面上有害,但從長遠看卻有益,你同樣可以去做。如果一件事情起初看有益,但從長遠看卻有害,這件事最好不要去做。如果一件事情從表面、從長遠看都害,就一定不要去做。各位都聰慧而思維敏捷,對這些東西馬上就能理解。

行動的四個原則

行動的另一種分類是一種四分法:行動的確定性;行為的增長點及其結果;如果你沒實施一個行動,就不會遭際其結果;如果你完成了一個行動,而它也並非無效,就會形成結果。

確定性的因素是,如果你完成了某件建設性的事情,其結果絕對是幸福。如果你完成了某件負性的、破壞性的事情,其結果絕對是苦難、麻煩和不幸。例如,你種了稻米時,不可能收穫豆子。增長性因素的例子是這樣一種情形,你播下一粒種子,收穫一大堆糧食。通過一個小小的正性行為,大量的幸福會隨之而來,而通過一個輕微的、破壞性的行為,大量的麻煩會產生。

這裡舉一個確定性因素的例子。人們正在建造一座舍利塔 – – 遺物的紀念性建築。工程中一名工人工作中有很多困難,他總是抱怨不停。舍利塔建成後,他看著塔說道:“不管怎麼樣,這東西還不錯”,也感覺很開心。他用工資買了一隻特別的鈴鐺,供奉到舍利塔頂上。在佛陀的時代,這名工人轉生為一位名叫妙音的人。他有一副很讓人喜歡的好嗓子,但是他的身材完全讓人厭惡,非常矮小,而且畸形。但是,他嗓音如此妙曼,誦唱的時候,身邊的動物也會停下來靜聽。有一次,當地的國王來拜訪佛陀。他聽到了這位僧人美麗的嗓音,於是要求見一見他。佛陀說:“你最好不要看他。”但是,國王堅持要見,於是佛陀只好帶他去看這名僧人。當國王看到他多麼醜陋、體態多麼畸形時,就問為什麼會有這麼美麗的嗓音而這麼醜陋的外形,於是,佛陀就介紹了他的前世。

這裡有一些關於增長性因素的例子。一個人告訴一位僧人:“你的嗓音就像一條狗的!”結果,他自己五百世轉生為狗。你以綽號叫人或者對他們用尖刻和謾罵的話語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因為唇舌之間就可能犯下災難性的錯誤。

在佛陀的弟子中,其中有一位尤其以智慧而著名,他是捨利弗(藏文:Sha-ri'i bu)。此前的很多世中,舍利弗轉生為郵吏。有一天,他在一座寺廟裡過夜,那裡有諸佛的美麗壁畫。他點燈修補鞋子的時候,就能夠欣賞到諸佛的形象。結果,他就轉生為這樣富有大智慧的人了。

關於羯磨(業)的下一個因素是,如果你沒有完成一個行為,你就不會遭遇其結果。但是,如果你做了一件行為,你遭遇其結果只是時間問題。但是,如果做了一件正性的事,憤怒可能會毀掉你所積累的潛能;如果你做了一件負性的事,如果你真誠承認錯了,並施以四種對應的力量,你就能淨化掉自身的負性潛能。除此之外,你必須體驗你所作所為的結果。憤怒能夠完全摧毀你的正性潛能作為幸福之根本的能力。它發生的方式類似於你在機場上通過X光機照射拍片;它會完全破壞並消除膠片上的形象。

曾經有一個王妃,名叫尊摩桑莫(藏文:bTsun-mo sNgo-bsangs-mo),她和侍女們同去郊遊。她們遊玩的地方有一叢小灌木,那裡有一窩小野雞。王妃和侍女們引燃小灌木,燒死了所有雛鳥來取樂。但是,其中有一個侍女去打水,因此沒有參與這件事情。後來,在佛陀的時代,這個王妃轉生成一名男子,穿著長袍,達到了阿羅漢的境界,具有各種神力。與此同時,那名侍女也轉生成為一名僧人,但是沒有達到阿羅漢的品級。作為前世行為累積的潛能之結果,有一天,他們居住的房子著火了。曾經身為王妃的阿羅漢當時還留有一些前世那次行為所積累的負性潛能,所以無法施展神力飛走。他葬身火海。這就是一個關於因緣的例子,如果你積累了一定的潛能,它不會無所作用,你一定會體驗到它的結果。曾經身為侍女的僧人則因為房子裡的儲水槽而得以逃生。這個例子說明,如果你沒有做某種行為,你會如何避免遭際其結果。

問題出現了:一名阿羅漢怎麼可能積有一定的負性潛能呢?這一點,你可以根據如何運用相對應的力量淨化自身來理解。如果完全用得又好又正確,就有可能完全淨化掉自身的所有負性潛能。但是,如果做得併不完全正確,那麼還會留下一點負性潛能或者不干淨的東西。

對羯磨(業)教義的真實性有信心

羯磨(業),即行為和它的結果,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主題。你可以在一部叫做《賢愚經》(藏文:mDdo mdzangs-blun,梵文:Damamuko-nama-sutra)的佛經中讀到更多有關的東西。這部經典中各種各樣的記載很耐讀。在經典權威的基礎上,你能對有關因緣及其結果的東西獲致堅定的信心。這個東西不是你僅僅通過純粹的邏輯可以得到證實的。

如果你要問我們如何從佛陀的經典權威中獲致堅定的信心,它基於對佛陀所講的空及現實的思考。這些教義正確無誤。如果你想一想這點,你就能夠證實他根據邏輯所說的一切。如果你基於邏輯,對佛陀所講現實之正確性有著堅定的信心,那麼基於此,你對他所講的因緣及其效果之同樣真實性,也有堅定的信心。

如果你根據佛陀建議的那樣去做:培養一種善良而溫暖的心,全心全意關心他人、全心全意獲取覺悟,培養菩提心,那麼實際中你的一切事情都會很順利。如果你對佛陀所說的空做出思考,對所有推理路徑予以體驗,那麼根據邏輯的力量,你會發現這完全正確、完全符合邏輯。基於這些論點,你對佛陀所說的其它事情也能獲致信心。同樣,如果你不去經歷這種過程,確實要對佛陀之所言教獲致信心,困難重重。如果你閱讀了像《賢愚經》這樣的東西,你可能會認為它就是一本童話集或寓言集。對因果報應、行為及其效果之關聯法則的全面遵守極其重要。

皈依 – 佛

根據行為及其效果的法則生活,這樣一個完整的觀點是你做皈依 – – 換句話說,你在生活中找了一條安全而成熟的方向 – – 時訓練的要點。為了切實做到皈依,你需要有一種能夠提供安全方向的資源。安全方向的資源有三種。它們是什麼呢?

學生:佛、法、僧。

仁波切:什麼是佛?

學生:我不知道。

仁波切:佛就是一位心識完全明澈,達到高度發展的人。“心識明澈”是藏語中佛陀一詞的第一個音節。其意思是他已經清除了自己心識中所有的干擾雜念和煩惱態度。完全發展是第二個音節。意思是他已經完全獲得了所有良好的品質,完全認識所有的事情,因此他發展到了最完滿的境界。

諸佛降臨此世

開始,諸佛全心全意獻身心於能夠饒益一切有情眾生。他們下定決心要成就完全的心識明澈和充分發展,從而能夠做到這一點。這就是他們培養全心全意的菩提心的方法。他們不僅以這種方式獻出真心,他們還以億萬劫的努力來積累能夠讓他們達到這種境界的正性潛能。

在一劫的開始,人的壽命有點像一億萬年。藏文的原語詞是“無數”。其意思並不是無限的,它是有限的,但無法計量。每一百年,壽數減少一年,這樣,到了最後,人的壽數就只有十年。接著,每過一個世紀又增加一歲,直到壽數增加到八萬歲。接下來,又再一次回落到十歲。這樣起起落落十八次,就形成一次中劫。在經歷被稱為二十個中劫這樣一組階段時,世界就持續不變或者停留在某一種狀態。接下來是另一次二十個中劫的時段,這是破壞劫,這時世界遭到破壞或世界崩潰。發生這種情況,例如,天上出現七個太陽持續照耀七天,燒毀這個世界上的所有東西。接下來是另一次二十個中劫,世界在這個時候是空的,接下來是另一次二十個中劫,這時候開始形成又一個世界,這從風曼陀羅 – – 天空(以太)的領域開始。這一整個過程是為期八十中劫,它等於一次大劫。你給它乘以億萬,就得到一億萬大劫。為了能夠切實成就完全的心識明澈和充分發展,佛陀用這三種劫的時間積累了正性潛能。

有黑暗大劫和光明大劫,後者指有佛確實蒞臨這個世界。我們身處其中的當前大劫是光明大劫,稱為“幸運之劫”。在這個幸運之劫中,有一千佛將蒞臨世界施教。最先的三位世界性的佛在人類的壽數分別是六萬年、四萬年、兩萬年時來到世間。我不太確定這些佛是誰,我會查閱經典。現在是人類的壽數是一百年的時候,第四位世界性的佛蒞臨此世,他即釋迦牟尼佛。這個時代也是壽數在縮短的時代。

人類壽數回過來從十歲增加到八萬歲時,就會出現擁有權威之輪的宇宙君王,即轉輪王。有四種不同類型的宇宙君王:分別持有金、銀、銅、鐵的權威之輪。佛陀蒞臨時,有些人活了一百歲。現在,很少有人能活過一百歲。壽數在逐漸減少。它最終會減至十歲,接下來,壽數又會增加,很緩慢地,經過很長一個時段。當壽數達到八萬歲時,彌勒佛就會蒞臨。

佛身的品質

我們可以把釋迦牟尼和彌勒這樣的形像看作是心識完全明澈,達到充分發展的佛的例子。佛有很多身或身體。有包羅一切的具有深沉智慧的身體(智慧法身)。一尊擁有各種形式的有形身體(色身)。他們包括充分運用的身體(報身)和流溢的身體(應身)。智慧法身只是諸佛自身在其中所能夠認識到的。只有聖菩薩及聖菩薩之上者能夠切實看到報身。任何成就稍遜者都無法得以遇見它們。

至於流溢之身或者說應身,有一種至大應身、一種作為藝術家的應身、和作為常人的應身。至大應身是普通生物能夠看到、能夠際遇的。儘管說普通生物能夠見到至大應身,為了能夠切實見到,需要極其純淨的羯磨(業)、極其純淨的行為和潛能。否則,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眾不可能切實看到具有三十二種主要跡象(相)和八十種典范特徵(好)的至大應身。因為至大應身已經示範了寂滅進入最終的解脫,已經示範了般涅槃,我們身邊就不會有可以切實見證到的了。

至大應身頭上有冠突(頂尊勝)。他們的手掌上有非常顯著的佛法印記。他們的雙肩像獅子的一樣聳起。現在,身穿制服的官員肩膀上有肩章,不是嗎?他們或許就是至大應身吧,誰知道呢?他們有著銅色的指甲,這不是他們塗了指甲油的結果。他們沒有塗抹任何唇膏,但嘴唇非常紅潤。他們眉心有一圈白毛,如果拉扯它,永遠不會拉扯出來,而只是越拉越長。如果你研究那些了不起的經典,就會了解到更多主要和次要的標記。此外,他們的身體完全被一圈光包圍著。這種光能夠蓋過任何其它類型的光芒,不管後者距離有多遠。例如,神也有光圈,照射很強,但是和佛的相比,神的光就像是大型熒光燈旁邊的一根小蠟燭的光芒。

佛語的品質

至於佛讓人開悟的言語,它有六十種特殊的品質。例如,當一位佛講話時,前面的聽眾不會感覺到他的聲音特別大,後面的人也不會感到他的聲音特別微小。每個人聽到的音量相同。同樣,如果有一大群來自世界各國的聽眾,佛只用一種語言講,而每個聽眾能夠用自己的語言予以理解。佛不需要譯者。

佛意的品質

至於佛覺悟了的意識,其理解和認識共有二十一類,這種意識完全脫離任何形式的愚昧(未遭污染的智慧)。這是一個範圍極其廣大的主題。其中一類是形成淨化狀態的三十七種因緣。還有十八種品質並不是和低一級的阿羅漢等共同擁有的。二十一類中每一類都有不同的次級分類。

所有這些品質,例如佛主要的物理特徵,都是在三百萬億劫中所積累的大量的正性潛能的結果。即便佛的至大應身要來到我們面前,因為我們沒有純淨的羯磨,沒有純淨的潛能,我們也無法切實看到他。至於作為常人的應身,這是我們切實可以看到可以遭遇的。例如,達賴喇嘛尊者,他就是觀世音菩薩。他就是人的形態的佛之應身。即便如此,在達賴喇嘛尊者坐在法座上時,一些格西仍然看不到他。我們能夠看到達賴喇嘛尊者,這真是幸運。

這裡,舉一個作為藝術家的應身的例子。有一個天神界音樂家之王,他認為自己是宇宙中最優秀的音樂家。他非常高傲,目空一切。他彈奏的是一個有一千根弦的琴。佛陀化身為一位藝術家,一名樂師,在音樂比賽中向這個音樂家發起挑戰。他們每次從琴上去掉一根弦,看誰還能繼續演奏。最後,兩個人都各自剩下一根弦。接著,佛陀去掉了最後一根弦,但是仍然能夠彈奏出美妙的音樂。這個王去掉最後一根弦後,卻什麼也演奏不出來。因此,他的高傲減少了。這就是個作為藝術家的應身的例子。

佛寶

我們談論皈依佛寶時,你需要想著任何一種上述的明亮清澈、高度發展的身體形象。對我們的修持來說,將佛的所有不同的表徵 – – 如像這裡的畫像和圖片,看作是真正的佛,這一點很重要。我們修持的時候,思維中有五條實際的路徑。第一條路徑稱為心識的積累之道。它有小、中、大三種層次。確實達到大層次的心識的積累之道時,你就能夠從佛的所有各種表徵中聽見並接受教義。據說,我們見到佛的這些不同的繪畫和象徵物時,如果應對得當,那麼會比際遇一位真實的佛還要富有饒益。因此,謹慎小心至為重要。現在,你隨處可以看到佛和覺者們的畫像,例如報紙上等等,如果你不能謹慎小心處理和看待佛的這些形象,,就會有麻煩。

法寶

法寶指佛覺悟的思維擁有的所有品質。這就是真正的皈依法寶。我們在修持的時候,要視所有的經典文本為真實的法寶。對能表述佛法的各種文字書寫的各樣信件和著述,尊重對待很重要。不要用報紙包垃圾。這是很不恭敬、很負性的。對印刷的文字報之以尊敬態度很重要。

同樣,如果你有活頁的佛經,如果刮大風了,你一定要保護書頁不被風吹走,這時候可以在書上壓一串念珠。否則,不要在佛經上壓任何東西。同樣,翻書的時候,不要把手指放在嘴裡沾濕指頭。如果以必須得沾濕指頭來翻書,那麼就在旁邊放一小碗淨水,用來沾濕指頭。給經書裝上封皮很重要,這樣人們就不直接觸摸其表面了。同樣,不要站在經書或者跨過經書。可以把經書放在佛像或者書架上面,但不能把佛像放在經書上面。

僧寶

同心社團(僧伽)之寶是任何高度覺悟者或阿利也聖僧、或者一個對空和現實有著非概念性認知的人群。通常,四名受具足戒的僧人形成一個僧伽。只有一名、兩名或者三名則不行。我們做修持時,需要認識到任何一名穿著僧團袍服的人就是真正的僧伽。

佛寶是這樣一位,他切實給予教義、指明生活中採用安全的方向。法寶是皈依的現實資源,它是現實的庇護;當你將這些靈修措施輔助實踐時,它就會切切實實給生命提供一個安全而成熟的方向。僧寶是這樣一種人,在用一個成熟的方向引領生活的過程中,他們幫助你,與你為伴。如果我們給出一則故事,就更容易理解了。

曾經,有一個天神的兒子名叫堅慧(藏文:Blo-gros brtan-pa,洛周丹巴)。他是三十三天神天中的一位天神。那裡萬物皆美。一切都是珍貴的寶石做成的。那裡沒有塵土或者任何不淨之物。一塵不染。這位天神過著幸福完美的生活,從未有過苦難和麻煩。在瀕臨死亡之際,他頭上的花冠枯萎死亡了,他的身體開始發散出刺鼻的味道。他的所有天神朋友也不再接近他了。在他的朋友當中,只有那些情誼真正堅定穩固的天神願意和他交往。他們只是遠遠地站著,看著他。這個神有能力看到他積累的所有正性潛能現在耗盡了,現在,作為他的負性潛能殘餘的結果,他將要轉生到更糟糕的一個境地。他看到,他不僅會墜落到一個真正糟糕的轉生境地,而且此後他還會轉生為一頭豬。想到這裡,他產生了你無法想像的最嚴重的心理痛苦。沒有一種心理痛苦能比這位天神所體驗的更嚴重了。

於是,他來到天神之王帝釋天(藏文:brGya-byin)跟前,向他乞求幫助,提供某種辦法能夠讓他逃脫這種命運。帝釋天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有什麼方法能夠讓你避免這種命運。但是,我可以帶你去見佛陀。他有最殊勝的方法。”於是他去見佛陀,佛陀授予他稱為尊勝佛母(藏文:rNam-rgyal-ma)的女天神或本尊的指導。尊勝佛母是三位長壽明王之一。她是白色的身體,三張臉,八隻胳膊。他做了所有的修持。在他死後,不僅沒有墜入任何一種更糟糕的轉生境地,而且轉生到比此前更高級的一個天界,稱之為兜率天(藏文:dGa'-ldan),喜樂之天。帝釋天無法看到他,因為他只能看到他所處層次或者低於該層次的天界。帝釋天問佛陀這個天神轉生到哪裡了,佛陀告訴他說,轉生到了兜率天。

通過這個例子,我們能夠看到,佛陀是一位導師,他真正昭示了要走的安全方向。提供了安全方向的真正東西是這位天神所做的修持,即尊勝佛母的修持。這就是法寶的例子。幫助這位天神發現並採納生命中的安全之道者是天神之王帝釋天。因此,他就是僧寶的例子。

最後的忠告

如果你想就有些事進行靜坐,培養一個良好的思維習慣,那麼就需要在你面前形像地觀想達賴喇嘛尊者,他像徵著一切佛,多多向他提出請求以獲得啟發。念誦“唵嘛呢叭咪吽”,想像有光芒等從他身上發出,淨化著你身上的負性潛能。

至於你需要在日常行為中努力採用的修持中極其實用的東西,主要的是早晨醒來時,你需要立下非常堅強的正性意願:“今天,我要成為一個積極的、富有建設性的人,我要努力行動饒益他人。”一天結束時,你要回想一下你所做的所有積極的事,然後為了所有人的饒益,為了你能夠達到心識完全明澈和充分發展這樣一種狀態從而能夠饒益所有人,將積累的潛能奉獻出來。皈依的這個全部主題事項非常重要。明天,我會向你們說的更詳細。

今天我所講的東西,你們有什麼問題嗎?

學生:請問什麼是法身?

仁波切:法身是佛遍知一切的思維(心識),它包含了一切事物。正如我們所解釋的,與愚昧(痴)沒有聯繫的深沉智慧共有二十一種特定類型。這包括十種力量,四種遠離畏懼等的自由狀態。如果我們對這些都做細節性深入,需要大量時間。它非常廣泛。但作為例子,佛所擁有的十種力量 – – 例如,知道各種行為合適和不合適的後果,知道所有行為導致的結果,知道將會引領所有人達到目標的靈修之道,等等。

至於佛無所畏懼的四種事物:說已經放棄了所有錯誤,說他已經獲得了所有能夠獲得的正性品質等,這樣說時無所畏懼。佛面前有多大的一群聽眾並不要緊。他能夠無所畏懼、充滿自信地說他遍知一切。有一位名叫迦毘羅(藏文:Ser-skya)的婆羅門走遍周圍所有的村子,從每一個村子裡拿了一粒稻穀,在每一粒稻穀上做了特殊的記號。他把這樣一大桶稻穀帶到佛陀跟前,對佛陀說:“你遍知一切。你知道這些稻穀是從哪裡來的嗎?”佛陀說:“知道。”婆羅門拿起一粒稻穀,佛陀就告訴其出處,直到他們歷數完那一大桶稻穀。

在佛陀的時代有大量樹木。又有一次,一位婆羅門想考驗佛陀,於是他就到一片樹林裡,數下了所有的樹葉。這花了他幾個月時間。然後,他到佛陀跟前說:“你如此聰明。你遍知一切。那麼這片樹林有多少片樹葉呢?”佛陀立刻給了他確切的數字。

你能讀懂我的心思很吃力,同樣,我要讀懂你的心思也很吃力。但是,要認識佛的心識、或佛的心識怎麼樣,完全是不可能的。即便擁有十層次中最高的第十層次的心識的菩薩,也無法知曉佛的心識是如何樣的。如果你真的想要研究智慧法身 – – 佛的包含一切的具有深刻認識之身 – – 所有不同的品質和方方面面,你就需要研究彌勒的一部經典,它叫做《現觀莊嚴論》(藏文:mNgon-rtogs rgyan,梵文:Abhisamaya-alamkara)。其第八章就很詳細地包含了這一主題事項。如果你確實不知道佛的全部優秀品質,那麼要對佛陀真正產生信心就很困難。一則西藏的故事浮現到我腦海裡了。

在西藏,甘丹寺法台是一個很高的位置。擔任這個位置的人被認為是很寶貴的喇嘛。不管他去哪裡,頭上總要打一把金色的傘。我問仁波切他去任何地方的時候,是不是確實打著這樣一把傘,仁波切說我不應該這麼傻乎乎,他去上廁所時當然不會打傘了。有一天,一名老婦人朝拜甘丹寺,當時,甘丹法台正在遊行隊列中行進著。老婦人旁邊站著一名僧人,告訴她說:“看,那裡有甘丹法台。”老婦人以為那把黃傘就是甘丹法台,於是恭恭敬敬地雙掌合十說:“我皈依甘丹法台。”遊行結束後,老婦人轉向那名僧人,說道:“走在甘丹法台底下的那位老和尚不是很可愛嗎?”

因此,我們一定要認識佛到底是什麼。今天就到這裡。

[以後幾天的記錄文本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