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藏傳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層:道次第材料 > 綜論止與觀

綜論止與觀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2001 年 5 月

菩提心語境下的心態穩定

菩提心 是聚焦於我們未來之覺悟的主要意識(藏文: gtso-sems,心王),它伴隨著兩種意圖(藏文:' dun-pa,欲),即

  1. 達到這種覺悟,

  2. 通過這種成就最全面地饒益他人。

菩提心有兩個方面,通過它對目標 – – 我們未來之覺悟的注意力(藏文: yid-la byed-pa,作意)方式而加以區分:

  1. 發菩提心(藏文: smon-sems ,發心,想獲得菩提心),

  2. 行 菩提心(藏文:' jug-sems ,行心,事菩提心)。

發菩提心 是把注意力放在我們未來的覺悟這個我們嚮往或希望達到的目標上。它的兩個階段是:

  1. 僅僅是發菩提心的激發狀態(藏文: smon-sems smon-pa-tsam),它只是對作為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而 注意我們未來的覺悟,

  2. 發菩提心的承諾狀態(藏文: smon-sems dam-bca'-can),它是對作為我們承諾永不放棄、直至達到的目標而注意我們未來的覺悟。

行 菩提心 注意我們未來的覺悟,以此為目標,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完全投身於將會帶領我們達到這個目標的各種修持。

培養行菩提心需要受持菩薩戒、行菩薩行(藏文: byang-chub-gyi spyod-pa)。

菩薩行 要求在任何時間都以六種具德行為(六度)(藏文: phar-phyin,梵文: paramita ,波羅蜜多,完滿)行事。 其中第五種是心態穩定(藏文: bsam-gtan靜慮 梵文: dhyana禪那 日文: zen,定)。

心態穩定 包括情緒的穩定和思想穩定的。在 《入菩薩行論》(藏文: sPyod-'jug,梵文: Bodhicaryavatara)中,八世紀印度大師寂天強調情緒隨著思想的穩定而保持穩定,不會大起大落。 其結果是,心不會受到各種思想的干擾,這就意味著煩惱情緒和態度引發了各種思想。

有多種層次的穩定心態(各種 禪那),它們根據粗略的察覺(藏文: rtog-pa 粗顯推度)、精微的透視(藏文: dpyod-pa微細觀察)、幸福的感受(藏文: bde-ba樂)、安定的感受(藏文: btang-snyoms等舍)等心理因素的在場與否而加以區分。

獲致心態穩定和穩定心態的多種層次並非為大乘佛教所獨有。小乘各派同樣有。此外,獲致它們的修持也並非佛教所獨有。印度的非佛教派別同樣講授達到各種定(禪那)的方法。

因此,對於心態穩定和更高狀態的專注,例如止與觀,對佛教徒來說,需要我們在皈依的語境下修持和實踐它們。要使它們為大乘佛教所擁有,就需要我們在菩提心的語境下修持和實踐它們。

專注的不同狀態

要獲得心態穩定,我們需要增強專注(藏文: ting-nge-'dzin ,梵文: samadhi三摩地)。這個術語也被譯作心理固著( mental fixation)或心理上的固著( mentally fixating)。 專注心理固著就是將注意力停留在某一個具體的事物或一種特定的心理狀態上,例如愛或者憤怒。

根據四世紀或五世紀的印度大師世親所著的 《阿毘達摩俱舍論》(藏文: Chos mngon-pa'i mdzod,梵文: Abhidharma-kosha),某種層次的心理固著每時每刻都伴隨著我們的體驗。當達到完滿時,注意力仍然毫不動搖地集中在該目標上,完全明晰而警醒。 換句話說,它完全擺脫了思維不定( 藏文: rgod-pa 掉舉)和思維遲鈍(藏文: bying-ba沉沒),不會受到任何事物的干擾。 這種層次的心理固著稱為 正定

當正定集中在四聖諦上時,或者更具體一點,集中在人(藏文: gang-zag 士夫)或者現象(藏文: chos法) – – 概念性的或者非概念性的 – – 沒有不可能存在的“靈魂”(藏文: bdag-med無我)上時,它被稱為 全身心的專注(藏文: mnyam-bzhag等至,禪定的平衡)。

在靜坐期間,緊接著一段時間的對沒有不可能存在的“靈魂”的全身心的專注,當專注力集中於像一種幻像一樣的人或現象時,它被稱為 隨後成就(藏文: rjes-thob 後得位,隨後的了悟,後禪定)。在靜坐其它主題之際、甚至在靜坐間隙,隨後成就認知有時候會持續。

專注的五個障礙

要提高我們的專注力需要努力消除五種有礙專注的障礙:

  1. 思維不定和悔恨(藏文: rgod-'gyod 掉悔蓋),

  2. 敵意(藏文: gnod-sems 嗔恚蓋),

  3. 思想模糊、昏昏欲睡(藏文: rmugs-gnyid 睡眠蓋),

  4. 體驗想要得到之物的意圖(藏文: 'dod-la 'dun-pa 樂欲住地)(往這個總體方向上走的思維),

  5. 優柔寡斷(藏文: the-tshoms 猶豫知)。

這五種障礙可以概括為思維不定(藏文: rgod-pa)(對注意力分散的一種細分或者思維游移)和思維遲鈍(藏文: bying-ba )。

:一種平靜安定的心態

(藏文: zhi-gnas 寂止,安住)是一種平靜安定的心態,不僅僅是正定。它不僅僅是一種平息了妨礙專注力的障礙和單單指向(藏文: rtse-gcig專註一境)一個目標這樣一種心態或者出於處於一種特殊的狀態。此外,還有另一個心理因素(藏文: sems-byung心所)伴隨著它:一種物理和心理的適應感(藏文: shin-sbyangs安,柔性、靈活性)。

一種物理和心理的適應感 是一種感覺完全適合去做某件事的心理因素 – – 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完全專注於任何事物。這既令人振奮又充滿喜悅,但不是以一種有所干擾的方式而為之。

在這兩種重要的靜坐中,透視性(藏文: dpyad-sgom 觀察修,分析性的禪定)和穩固性(藏文:' jog-sgom,安住修),止就是後者的一個榜樣。

作為一種副產品,止帶來超感覺的意識(藏文: mngon-shes 神通,高級的覺悟),例如從很遙遠的距離能看能聽以及了解他人思想的能力。在 《菩提道燈》(藏文: Lam-sgron,梵文: Bodhipathapradipa)中,十世紀晚期的印度大師阿底峽強調獲得這些能力、以便能夠更好地幫助他人的重要性。

: 一種極其敏銳的心態

止自身沒有精微透視(藏文: dpyod-pa 微細觀察、伺察)的心理因素。 精微透視是對一件事物本質之精微細節的一種積極理解,對這些細節進行徹底的詳查。這並不意味著言語思維,儘管它可能是由言語思維引起的。因此,在這兩種重要的 – – 分別性和穩定性的禪定中,觀 強調前者。

因此,在止之上,精微識別的心理因素和次一級的物理和心理的適應感都在場,心態成為 (藏文: lhag-mthong,巴利文: vipassana,殊勝的洞見),即一種極其敏銳的心態。額外的適應感是一種感到完全適合加以透視和充分理解任何事物的精微細節的感覺。止並非必然聚焦於空或者四聖諦,儘 管在顯宗中這最為常見。

如果一種心態是一種止,它無處不在,是相結合的一組這樣一種狀態:止與觀(藏文: zhi-lhag zung-'brel 止觀雙運)。在相結合的一組中,其中的一項 – – 在這個例子中,止 – – 首先達到,然後是第二項 – – 在這個例子中,觀 – – 與止結合。 因此,儘管我們在獲得止之前為觀而努力,但是如果沒有首先獲得止我們實際上無法達到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