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藏傳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層:道次第材料 > 培養道德自律

培養道德自律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墨西哥,墨西哥城
2001年9月
記錄,略有編輯

準備活動(加行)

在拜佛之前保持平靜很重要,這樣我們的祈禱就不是機械性的了。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在站立時要關注呼吸。我們用鼻孔做正常呼吸。如果心思錯亂,我們可以默數呼吸次數,一呼一吸為一次。如果心思不亂,我們只是關注呼吸,不用默數。這樣做的時候可以看著眼前面的地板。如果今天日子不好過,我們心思煩亂、感覺緊張,還可以閉上眼睛,但最好還是眼觀地板。努力放鬆自己。雙肩下垂。

接下來,我們需要檢討為什麼來這裡?我們的目標或目的是什麼呢?我們在走向人生的一個正性的平安之路,走向皈依。換句話說,我們努力獲得法寶,它完全消解我們所有的缺點和各種問題,實現我們所有的優秀品質,這是諸佛所完全成就的道路,也是聖賢僧伽(高度證悟的團體)部分成就的道路。我們在此學習道德自律,以之為我們所選擇道路上的一個進步,這條道路直達正覺,從而使我們能夠做到最大限度地饒益他人。如果我們毫無紀律,怎麼可能去説明他人呢?

看著我們所行皈依的表像,看著眼前的佛(本尊)的形象、觀想佛身上的優秀品質、以及他的言與思想。例如,我們提醒自己有理解一切事物的能力,特別是如何説明所有其他人,如何很好地與所有其它人進行交流,我們也提醒自己有根據讓他人達成正覺的方式行事的能力。我們希望自己能夠像佛那樣可以説明任何人。我們心懷如是之想進行祈禱,懷著最深沉的敬意,全身心投入到皈依之中。這樣做的同時,對那些已經獲得正覺的人、我們懷著菩提心,致力於將來要獲得的正覺、對能夠使我們獲得正覺的自身的佛性表示尊敬。做完祈禱後,我們想像本尊的形象化解到我們體中,啟迪著我們達到那種狀態。然後,我們落座。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方法,可以用在學習和課堂階段,也可以用在禪修階段。

現在,我們想像在做供養。我們願意施捨出一切以饒益他人 – – 我們的時間、精力、全部身心。如果我們在家裡做這種準備活動(加行),我們在佛龕上可以至少放一隻碗和象徵我們皈依的佛的形象。佛龕可以是一個擱板狀物,上面蓋上一塊乾淨的布。在落座之前,我們到佛龕前做供養。我們將左手的第四根手指伸入碗裡輕彈三次,想像著我們為了達到正覺以饒益他人而奉獻出了一切。

薩迦派大師八思巴教授了一種精妙的供養方法,我認為這很管用。它稱為正定供養(offerings of samadhi,三摩地供施)。我們想像向諸佛供奉了我們所讀所學的一切,也就是說,我們將這些全部貢獻給別人 – – 我們想以此來説明他人。我們以水的形式來做供奉。它是我們過去、現在、將來所擁有、所讀及、所學得的一切。我們以鮮花的形式奉獻出已經獲得或將來獲得的所有知識。我們以熏香的形式奉獻出已經培養或將來培養的所有戒律以及運用這一知識的戒律。我們心懷給每個人帶來光明和明性的願望,以光的形式奉獻出已經獲得或將來獲得的見悟。

我們以添加了香料的水或直接以香水的形式用佛法中已經得到或將來得到的堅信讓每個人獲得平靜與振奮。我們不是那種對生活中的一切懵懂無知的人。我們處之泰然,洞悉當前的情況。這讓人無比振奮。我們不會擔心可能會發生戰爭之類的事情。我們只是想,“當然,從輪回中希望得到什麼呢?”我們以食物的形式將我們的正定供養三次。我們做出這樣的供養,這樣,當我們現實中與想關注的人在一起時,我們不會旁騖想去做別的什麼。最後,我們以音樂的形式貢獻出我們所有過去、當前、未來的解釋與教授的能力。

我們公開承認我們有困難,尤其在道德自律方面有困難。我們對自己有時候做出不善行深感懊悔。我們很願意克服這一點。我們將盡全力不去重複這些弱點。我們通過皈依、心懷菩提心,不斷肯定人生的方向。我們傾盡我之所學,用之于克服紀律性方面的困難。

我們為自己擁有施之約束的能力而欣喜。畢竟,我們確曾得到訓練去如何上廁所,在饑餓的時候也不只是訴之以哭。我們確實擁有施之約束的能力,從而防止我們以孩子氣的、破壞性的方式行事。這很了不起。我們具有佛性。對於在道德自律上得到全面發展的諸佛和高僧大德、尤其是偉大的印度大師寂天我們深以為欣喜。寂天在偉大的典籍《入菩薩行論》中,對如何培養道德自律給出了明確的教導。寂天大師,在此對您頂禮。

我們在此提出請求。我想學習如何培養自製力。請教給我吧,寂天大師。我靜等接受。我敞開了心扉。我確實需要這些教導。如果沒有自律,我何能救度他人呢?

接下來,懇求諸佛和眾位大師與我們同在。請不要走開。教導我,直到修成正覺。對此,我莊嚴有加。

最後,願我們通過學習、聆聽和修持所積聚的正性力量(善力)是獲得正覺的原因之一,而不僅僅是一個通過更多自律在輪回能夠有所成就的原因。願它成為成就佛之諸身的一個原因,願它成為成就一個佛能夠最大限度地饒益他人的完全自律。

然後,我們明確作出決定,專心致志聆聽探討。如果注意力遊移,就努力讓注意力回過來;如果累了,就努力讓自己清醒起來。如果精力有點不濟,就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如果感到沉重,就將意念集中在兩眉之間,眼睛往上看,頭部保持水準。如果感覺有點緊張或焦慮可以放鬆精力,我們只是將意念集中在臍下,眼睛往下看,頭部保持水準。這樣做的時候,做正常吸氣,屏住氣,在感覺需要呼氣的時候再吐氣。

導讀

今晚,我將談一談道德自律問題。寂天大師在《入菩薩行論》中對此有大量涉獵,我將以此為根據。如果我們想成為菩薩,想瞭解如何自我努力並能救度他人,《入菩薩行論》是所有印度和西藏佛教大師公認的這方面最偉大的資源。

道德自律作為一種具德行為

道德自律是六種具德行為(波羅蜜多)之一。這些行為通常被稱為“圓滿(perfections)”。很多人發現“圓滿”一詞很難理解,因為他們會想,“我如何才能達到圓滿呢?”我更喜歡直譯表達。它們是帶我們到達遙遠的圓覺(智慧)彼岸的行為。

我們所談論的不是成為一名優秀好運動員或好音樂家所需要的自律,而是到達圓覺、説明(救度)他人所需要的自律。寂天在培養菩提心的語境中對此作了探討。這向我們表明了動機 – – 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或目的 – – 的重要性。我們為什麼要培養自律呢?培養自律能有什麼用呢?宇宙中的一切有情眾生確實有很多問題和苦難,我們自身就是一團糟。如果我們自身都這樣,如何去説明他人呢?我們必須具備適當的形式,這樣才能夠盡我所能地去説明他人。我們必須自己努力達到正覺,從而能夠饒益他人。要如此,我們需要自律。如果我們清楚為什麼要自律、它能有什麼用,那麼培養自律就更容易了。否則,當我們聽到訓練,我們會想起體育、表演藝術或軍事。這些不是我們要討論的。我們不是在談論如何服從命令的訓練。

首先,我們培養菩提心的啟發性或者說發願狀態。我們確實想達到正覺,因為這是我們能夠盡我所能地去説明他人的唯一途徑。不管它有多艱難、不管需要多長時間,我們也絕不回頭。我們決心滿滿。這就是我們要去做的。涉入菩提心的狀態意味著我們實際上已經進入其中。我們縱身躍入其中,心懷對菩薩咒的堅定決心培養自律。

很神奇的是,諸佛和眾位大師根據菩薩咒給指出了我們和別人交往中會犯的錯誤。第一個菩薩咒就是要避免為了榮譽或個人得失而自誇或詛咒他人引起的墮落。這就像是說,我們就是最偉大的老師, 我們的競爭者不行,他們糟透了。出於對權力、金錢、名聲等的期望,我們想讓其他人到我們的佛法中心,來聆聽我們的教義。如果我們如此作為,誰會相信我們呢?

這些菩薩咒正是我們如何塑造我們的行為。它們在昭示我們應該避免哪些方面非常重要。這些菩薩咒標示出了能夠帶我們到達正覺的路徑。如果沒有明確標出邊線,我們就無法知道如何達到正覺。這確實是一個觀照咒語的饒益辦法:路上的標界。如果我們需要一個為之欣喜的東西,菩薩咒這一現實就是讓我們為之欣喜的不可思議之物。大道實際上就是那樣標示的,真是奇妙!妙極了。

在正覺之路上,我們主要能修持什麼呢?我們盡可能地將六種具德行為付諸修持。它們是伴隨我們所作、所說、所想之任何事的行為和心態。它們不是我們孤立實踐的事情,並非與我們的其他生活無涉。我們在談論一定的心態,我們一直持此心態生活。

道德自律作為一種心理因素

道德自律是一種心理因素(藏文:sems-byung,心所、心數) – – 換言之,一種意識到事物存在的方式,這種事物伴隨著我們感覺及心理認知。不管我們與他人在一起還是孤身一人,這是一種與我們同在的特定心態。

我把它稱作道德自律,因為我們訓導的不是別人。同時這種訓導是道德方面的。這不是簡單的自己練習演奏某種樂器。它被定義為一種心理因素或態度,用於衛護或者維持心識不會誤入歧途。這一定義暗含的意思就是,有很多心理因素伴隨著這種心理狀態。其中主要的一個是觀察智(藏文:shes-rab,梵文:prajna,般若),這是完全堅信不入歧途的益處、堅信如若不然的種種弊端,這樣一種心理狀態。因此,我們堅守某一建設性的事情,不旁騖到其它事上,因為我們看到了失去前者的弊端。

道德自律的三種形式

道德自律有三種形式。第一個是克制破壞性(不善)的行為、語言和思想。這是一種克制自己不做不善行的態度,因為我們堅信不善行的弊端,堅信不做不善行的益處。例如,當我們腦海裡閃現想說某人壞話的衝動時,我們覺察到這是破壞性的,會造成很多苦難。因此,克制做出說某事很糟糕的衝動,這裡訓練的就是這樣一種心態。

道德自律的第二種形式是參與正性行為(善行)。這裡特指從事禪觀訓練、聽講、研究、修習佛法。這種自律讓我們坐下來觀想,克制我們不去打開電視。它基於這樣一種觀察智 – – 換頻道挑台找樂子是在浪費時間,而觀想能夠説明我們達到正覺。我們用節食這一簡單事情為例,這種道德自律就是這樣一種心態,克制我們走近電冰箱、在蛋糕面前緊閉嘴巴,因為我們知道否則我們會更胖,而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我們不願意這樣。

道德自律的第三種形式是真正去説明他人。這種自律控制我們不說太忙了或太累了之類的藉口。我們清楚,我們不喜歡有人給我們說,“對不起,我太忙了,幫不了你。我得坐下來觀想愛。”

這三種形式的道德自律將會引領我們達到正覺。寂天大師在這一具德行為方面傾注了兩個章節加以闡述。這是大師唯一一個傾注兩個章節去闡述的主題。當中每一章涉及了伴隨道德自律的另一些心理因素,這樣我們就能夠瞭解如何培養這種道德自律,它如何能夠運作。

關愛的態度

《入菩薩行論》的第四章是關於關心或關愛態度(藏文:bag-yod,梵文:apramada,不放逸行)這一心理因素的。這個語彙不好翻譯。它就是我們有時候指稱的感覺訓練(Sensitivity Training)中的關愛之心。我們關心我們的所做、所說和所思。這裡沒有擔憂之意,而是認為這些事情很重要,因此我們加以嚴肅對待。我們也的確關心我們行為、言語和思考產生的效果。我們關心對自身及對他人產生的結果。如果我們不在乎我們的行為對自身及對他人產生的影響,我們就不會在現實中克制自己不去做不善行,也不會去做善行。

這不只是一種知識趣味。例如,如果我們不關心自己的健康和體重,我們就不會做節食。我們行為對自身及他人的結果對我們很重要。我們必須努力運用這種關愛態度,從而能夠培養道德自律。寂天大師從不受煩惱情緒和態度的影響的方面探討了關愛態度。煩惱情緒和態度有一長列。例如,我們不想在執迷(執)的影響下去找冰箱裡的蛋糕。

如果我們不嚴肅對待自己,就不可能把關心自身的健康和體重放在第一位。當我們嚴肅對待自己時,我們會開始發現在建設性的心理狀態下長存的兩種心理因素。第一個是道德上的自尊感(藏文:ngo-tsha shes-pa,梵文:hri,知慚)。我們對自己做了充分考慮,我們不會像一個白癡那樣行事。我們如果不自重,就無所顧忌。第二個是關心我們的行為如何影響到其他人(藏文:khrel-yod,梵文:apatrapya,有愧),例如影響到我們的家人、上師、宗教、國家、等等。如果我們對他們的榮譽毫不在意,我們只是在走老路而已。如果我們的確關心他們,那麼我們就會進行道德自律的訓練。

在意和警覺

第五章討論了在意(mindfulness,藏文:dran-pa,梵文:smrti,念)和警覺(藏文:(alertness,藏文:shes-bzhin,梵文:samprajanya,審慎),這是道德自律需要的另外兩個心理因素。因為這兩個語彙同樣難翻譯,我們需要查看它們的定義。用簡單的術語解釋,在意(mindfulness)就像心理粘合劑。英語詞彙“mindfulness”並沒有很好地把它譯出來。它是這樣一個因數,在它的作用下我們堅持某事物而不放它走。它是在我們經過麵包房時堅持節食這樣一種心理狀態。我們保持自律主要做的是持留而不放走。即便我們想要做別的什麼事情,我們仍然做出堅持。為什麼?我們想説明他人;我們清楚,說、做或想某種負性的(不善)事將會毀壞這個目標;因此,我們關心自己行為的效果。這就是我們堅持自律。自律和心理粘合劑(在意)並行。

警覺這一心理因數隨心理粘合劑而來。實際上,它是心理粘合劑的一部分。它不停地查驗,確保我們沒有放鬆所堅持的、沒有受到煩惱情緒的影響。如果它發現我們開始受到煩惱情緒的影響,它就會拉響警報,另一個稱為注意(attention,藏文:yid-la byed-pa,梵文:manasi,作意)的心理因數就會重新接續這種粘合。我們首先根據行為和道德自律訓練在意、警覺和注意這三個心理因數,然後用之于修持定。我們西方語言中的詞彙確實不能和這些心理因數相符合。

尊者一直強調不要將我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預警和報警系統上,主要強調的應該是粘合(在意)。如果在意了,報警系統就自動會介入。如果僅僅關注警報,我們就會喪失粘合(在意)。

這個操作指南具有不可思議的饒益性。想一想吧。當我們把所有注意力放在報警系統上時會怎麼樣呢?我們被心理上的遊移和煩惱情緒困擾著,讓我們既焦慮又緊張。接著我們就完全陷入一種愧疚之旅。在正常行為和禪修當中,這是一個大錯誤。主要的是堅持我們正在做的事,因為我們關心結果;我們不想失去目標。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目標上,而不是被那些不良思緒所困擾。

培養在意

寂天大師繼續給我們教導了如何培養這種心理粘合劑。第一個要素是上師的陪同。如果有極其尊敬的上師的陪同,我們當然不會像白癡一樣行事。我們太敬重我們的上師了,因此也非常自重。但是也很顯然,我們不可能總是和上師在一起,因此,我們只是觀想導師總是與我們同在。這又反過來會關心我們的行為會如何樣影響我們的導師。如果我們當著上師的面做觀修,我們就不會在半途中站起來走開而去打開電視,對嗎?我們會保持這種粘合,坐在那裡不動。

第二種輔助就是遵照上師的教誨,記住導師、大師、經典的言教。如果我們正向著救度眾生的正覺之路上前進,對佛法教義能夠引領我們到達智慧彼岸以饒益他人充滿信心,那麼不管做什麼我們都能夠保持這一心理粘合。這些教誨指出了各種破壞性的行為和建設性的行為、救度他人的方法、等等。我們記住、並堅持這些教誨。我們嚴肅對待教義。坦特羅密咒中強調我們不可小覷任何教義。佛陀並非為了樂趣才施教。他施教以饒益我們。這也是他施教的唯一原因。任何教義的目的就是為了饒益我們。如果我們確實皈依佛法了,就要嚴肅待之。因此,如果不明白某一教義會如何饒益我們,就要靠我們琢磨出其蘊含。

寂天大師提到的第三個因數是擔心無法保持那種心理粘合。我們思考它將把我們引向何方。寂天大師講述了不同的情形,每一偈以此結尾:持狀如木。我們像一塊木頭一樣,出現不善行的行為、言語或思維的衝動時,堅持不動。

結論

這些就是培養道德自律不做不善行、進入正性的佛法修持、現實中盡可能説明他人的方法。我們為什麼需要道德自律呢?因為我們想達到正覺,從而能夠盡可能説明他人。我們區分堅持這些事情的益處和游離于此的弊端。如何區分呢?出於道德上的自重而關心我們行為的後果。我們同樣關心我們的行為如何影響到我們所尊敬的人,我們的家人、導師、等等。我們通過心理粘合堅持我們想要的,措置好報警系統,這樣,萬一我們落入煩惱情緒和態度影響的範圍,注意會把我們帶回來。要做到這一點,一個有用的辦法就是好像我們總是與導師同在。我們堅信這些教義對我們有饒益,因此我們堅它們,我們害怕如果不能堅持,混亂和紛亂就隨之而來。

儘管從外面看這很繁難,實際上能夠有寂天這樣的大師這樣清晰明瞭地給出如何去做某事,我們會很快樂很欣喜。教義就在那裡。這確實美妙。只是放手去做。不要浪費時間。如果想縱身跳入水塘,就跳入吧,不要僅僅把一個腳趾探到水中。猶豫躑躅(藏文:the-tshom,猶豫知)被列為六種根本煩惱情緒之一,因為它能完全麻痹我們,這樣我們就什麼都做不了。我們需要下定決心付出行動。

問與答

:我們想節食、或努力想獲得定或道德自律時,我們可能對為什麼這樣做並沒有如此深刻的理解,而只是持一種本本主義而已。我們壓力很大,內心充滿衝突。您能說說如何才能找到一種健康的平衡辦法?

伯金博士:寂天大師說當我們考慮是否發出某一行為時,我們首先要仔細考慮我們是否能夠去做。如果我們發現不能去做,我們就不能輕啟開端。如果確實著手做了,就需要我們繼續下去直到結束。我們必須克制沒有原則性的熱忱。感到壓力的原因之一可能來自並沒有考慮我們是否能夠做某事。如果我們考慮了做一件事的益處和弊端,並且對此堅信不疑,我們也考慮了自己是否能具備做這件事的能力,並且堅信自己能夠勝任,那麼就不會有那麼大的壓力了 – – 尤其在我們沒有特別關注報警系統的情況下。

與説明我們保持道德自律有關的次一級的菩薩咒共有九種。其中之一就是,當去做一件事的需要性越過了禁忌時,不要執著于克制不做它。如果我們正在節食,但是要參加一個大型的家庭聚會,如果我們只是吃一些利於節食的東西而不吃飯菜,那麼就會冒犯其他人,節食的需要超越了禁忌。這是菩薩咒關於不要本本主義的一部分。如果一個人記住了這一點,就不會很緊張。

: 如果閱讀寂天大師有關這方面的論述,您打算推薦什麼典籍?

伯金博士:寂天大師本人的著作《入菩薩行論》。如果一個人一定要在佛法教義中找一本像佛教的聖經一樣的典籍,它就是《入菩薩行論》。我想絕大多數藏人大師會同意這一點。如果你能夠有機會,就花費上數年時間,慢慢琢磨加以研究。它非常值得去如此研究。不要只是流覽而已。對學員來說,求教于這上面的教義很重要。求教極其重要。

: 您說要克制不去做負性的(不善)行為、言語和思維。我認同前兩個,但是第三個,我只是理解為培養一種生起正性(善)思想的意識。但我沒有那種控制思想的感覺。我們如何能夠克制自己不產生那些負性的想法呢?

伯金博士:其實完全是一回事。首先,我們要認識思維的負性方式。如果一個人一個月前做了一件不善事,而我們對此仍然耿耿于懷,那麼這種思維就是負性的,是非常不善的。我們這樣做的時候並不幸福,是嗎?這是一種很不愉快的心理狀態,只是讓我們感到沮喪。當產生對這樣一些事情的想法時,我們必須儘快認識到它根本無濟於事。然後,我們作出決斷不會墮入這種心理陷阱。

終止對某一事項的思考並不容易,因此,通常建議轉移思維去考慮別的事情。最容易記著的能夠替代負性思維的是密咒。開始念“唵嘛呢叭咪吽”。在念的時候努力產生愛與慈悲的思想。如果念密咒的時候我們心思開始遊移,警覺就沒有了。我們把在意帶回來並並堅持專注于密咒上面。不僅對於負性思維、對於音樂,這種辦法也非常管用。聽歌時,我發現我無法把它拋在腦後。我覺得這真是愚蠢透頂。唯一能夠做的事就是念咒。念咒會中止它。

至於寂天大師這本典籍的注疏,講耐心的第六章和講觀察智的第九章等,現在已經有好幾種注疏。這些都是最佳的讀物。

: 我的經驗是,我能控制負性思想,但我無法控制強烈的情緒。強烈情緒就像我軀體的一部分一樣無比有力。我們如何去控制情緒呢?

伯金博士: 我們英語中的情緒(emotion)一詞含義很廣。因某人的去世感到傷感和感到憤怒有很大的區別,儘管我們可以稱二者都是“情緒”。愛與慈悲也是情緒,但它們不是負性的,不需要控制,儘管它們可能伴隨著執迷(執),而後者是負性的。即便是傷感也可能是健康的情緒。例如,一個人在失去所愛的人之後需要經歷一段哀痛的時間。如果我們深陷於悲痛中不能自拔卻是一樁麻煩,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另一些情緒並不是很有説明,例如害怕。但是同樣,恐懼有健康型的也有不健康型的。我們害怕被車撞了,因此過馬路前先看一看 – – 這是一種健康的害怕。另一方面,那種無法控制的、災難性的恐懼,例如害怕黑暗,是不健康的。這會危害我們,使我們不能做一些可能有益的事情。對這種不健康的情緒,關鍵要做的是在它們失控前認清楚它們,然後通過自律做出抵消。如果不健康情緒很嚴重,可以通過某種呼吸修持加以抵消。此後,常見的控制恐懼的方法就是度母心咒。

如果是怨恨或仇恨等情緒,就去想它們的弊端。不要把負性情緒封閉起來,而是要用某種正性的東西來替代它。在佛教中,一個詞的意思涵蓋了煩惱的情緒和態度 – – 惱障(藏文:nyon-mongs,梵文:klesha);幸福和傷感是另一個詞彙 – – 受(藏文:tshor-ba,梵文:vedana,內心的領納作用),譯作“感受(feeling)”。在西方,我們用一個詞概括了兩者,既可以是情緒也可以是感受,這就造成了困惑。

獻詞

現在,我們完成了一項正性行為(善行)。在我們聆聽、學習道德自律的過程中就有正性的力量。我們不希望它成為利於輪回的善行,而是一個利於正覺的善行。因此,我們在此將它奉獻給圓覺之目標。

願今天學到的一切成為我們成佛並能夠完全救度他人的善因。願這一見解越來越深刻,接續我們所學的一切佛法,接續我們所有的善行,這樣,在整個正覺之路上我們就能夠培養更多的道德自律,能夠不斷饒益他人。願宇宙中的眾生能夠夠培養道德自律,尤其在當前的艱難時世。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