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藏傳佛教的基要 > 第一層:起步 > 您相信轉世嗎?

您相信轉世嗎?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新加坡,1988年8月10日
修改節錄自
Berzin, Alexander and Chodron, Thubten.
Glimpse of Reality.
Singapore: Amitabha Buddhist Centre, 1999.

:您相信轉世嗎?

:是的,我相信。但是我並不是立刻就相信轉世的,而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相信的。對於有些人,轉世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這種情形發生在許多亞洲國家。因為人們從出生起就聽到有關轉世的概念,所以他們自然而然地就相信轉世的存在。不過,對於某些來自西方文化的我們來說,對於轉世的概念起初顯得很陌生。我們通常不會在彩虹和音樂的背景下突然間就“哈利路亞!現在我相信了!”般確信轉世的存在。事情並不是這樣運作的。

大部分人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習慣轉世的概念。我是經過了許多階段才確信它。首先,我必須對“我不是真的瞭解轉世”的這個想法變得開放。承認我們對轉世不了解是很重要的,因為有時當我們拒絕相信轉世時,事實上我們所拒絕的,可能是一個連佛教也會拒絕的轉世概念。某個人可能會想“我不相信轉世,因為我不相信一個帶翅膀的靈魂會從一個人的身體飛出來,然後飛進另一個身體。”而佛教徒也同意,“我們也不相信有帶翅膀的靈魂。”所以為了決定我是否相信轉世,我必須要瞭解佛教中所謂轉世的概念,而這個概念並不簡單。它是非常複雜的。就如同你可以看到先前我所解釋的微細意識和能量,以及其所伴隨的本質。

接著讓我們姑且相信轉世是真的。暫時性地,就讓我們說轉世是存在的。接下來,要怎麼從這個角度來看待我們的存在呢?我們可以依此建立所有菩薩道的訓練,我們可以認定所有眾生都曾經是我們的母親,因此,我們可以感到與所有眾生的某些聯繫。

它也可以解釋為何發生在我生命中的事情會發生。為什麼一個像我這樣背景的人會被吸引去學習中文?為什麼我會被吸引去印度向西藏人學習?考慮到我成長的家庭背景和環境,我對這些事情產生興趣是沒甚麼道理的。然而,當我想到轉世這個詞時,我有了一個解釋。我必然在不同世與印度、中國和西藏有聯繫,而這些聯繫使我對這些地方、他們的語言與文化產生興趣。轉世回答了許多我無法在其他地方找到答案的問題;如果沒有前世及業力,那我生命中所發生的事情就沒有道理了。轉世也可以解釋我曾有過一再重複的夢境。以這樣的方式,我開始逐漸地變得對它比較熟悉。

在過去十九年的時間裡,我一直在印度學習,並在一些非常年長的大師們還在世時,有殊榮和機會向他們學習。許多這些大師們已過世,並且又再回到世間。現在,當我再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都是小孩子。我在他們的兩世裡都認識他們。

在成佛的路途中必然有某個點,你可以控制你的輪回。你不需要成佛或甚至成為一位獲得解脫的阿羅漢才能控制自己的輪回。不過,你的確需要成為一位菩薩。你也需要在密法修行上達到一定的階段,並且有非常堅強的決心要轉世為一個可以説明他人的形象。有某些觀想和方法能夠使在死亡、中陰身和再生中轉化。假如你已經可以掌握到這樣的程度,你就可以控制你的轉世。在西藏人中已約有一千人達到這樣的程度,當他們過世後,他們的轉世再次被找到。在西藏的體系裡他們被稱為活佛(tulku)。活佛是指轉世喇嘛,有些人被賦予仁波切的稱號。不過,仁波切這樣的稱號並不是專屬於活佛或轉世喇嘛的。它也被用在稱呼僧院的住持或退休住持。不是每一位被稱為仁波切的都是轉世喇嘛。

此外,我必須要指出喇嘛這個詞在不同的藏傳傳統中有不同的用法。在一些傳統裡,喇嘛是指一個具有非常高道行的老師,比如格西(一位在佛學上具有相當於博士學位的人或是指轉世喇嘛)。在一些傳統裡,喇嘛被用來稱呼具有如同社區牧師功能的某人。這個人完成一次三年的閉關,並學習各種儀式。他或她將回到村莊並在人們的家裡做儀式。喇嘛這個稱號可以有不同的意思。

同樣地,也有約一千名被公認的轉世喇嘛或活佛,他們是經由他們自己留下的各種指示和其他比如神諭或環境中顯著的跡象所認定。前世喇嘛的弟子會尋找新的轉世。他們會帶著前世喇嘛的法器和個人物品,連同其它相似的物品。這個孩子要能夠辨識出哪些是他或她前世所擁有的。例如,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認出前往尋找他的人。他叫出他們的名字,並開始用拉薩的方言與他們交談,那方言並不是這孩子出生地的語言。透過這些徵象,他們能確定這個孩子就是尊者的轉世靈童。

我在我的老師們的來世再次見到他們,對我而言是印象深刻的。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是林仁波切,他是達賴喇嘛尊者的資深親教師。他也是格魯派傳統的精神頭。當他過世時,他停留在禪修的狀態將近有兩個禮拜,雖然他的呼吸停止了,從醫學的觀點來看,他會被視為死亡。不過,他的細微意識還是在身體裡,他處在一個非常細微的意識、非常深澳的禪修中。他心臟周圍仍略有溫度,而且坐著禪修的身體並沒有腐爛。當他完成禪修,他的頭垂下,少量的血從鼻孔流出。那時,他的意識離開了他的身體。

在達蘭薩拉,我住的地方,這樣的事情一年會發生兩、三、四次。即使這需要具有高層次的修行才能做到,但它並不少見。這樣的能力是可以達到的。

林仁波切的轉世是在他一歲九個月的時候被公認的。通常轉世孩童不會在這麼小的年紀就被認定,因為當他們大一點,大約三或四歲,他們可以說話和表現出一些跡象。這個孩子被帶回他的老家。在那有一個非常盛大的法會歡迎他。數千人林立在街上,我幸運地也在當中,他們穿上特殊的服裝並唱著歌。那個時刻非常歡樂。

:孩子是如何被認定的?

:是經由神諭和媒介以及他能夠認出他前世所擁有的不同物品而被認定的。此外,這孩子表現出某些身體特徵。比如,他的前世總是以兩手握著他的念珠,而這個孩子也是一樣以兩手持念珠。他也認出他前世的家眷。

然而,什麼是對我最具有說服力的是這個孩子在典禮上的行為。這個孩子被帶到一個房子裡,法座被放在這房子靠近門口的地方,面對著一個大陽臺和兩、三千人聚在院子裡。大多數小於兩歲的孩子會非常害怕這樣的場合。然而他並沒有表現出害怕的樣子。他們將他放在法座上,通常一個孩子會想要下來,如果他不能得到他想要的會哭。而這個孩子在大家為他舉辦的長壽法會時,一動也不動的盤腿坐了一個半小時。他完全地對正在進行的事情感興趣,身處在這龐大的人群並沒有困擾他。

法會中的一個部分是要供養喇嘛並祈求他長壽。有一長排的人每個人拿著一樣供品,有佛像、經典、舍利塔、僧服和許多其它的東西。當有人獻給他供品時,他應該用兩手接過來,並將它遞給站在他左邊的人。這個孩子完美地接過每一件供品。這真是了不起啊!你怎麼可能教會一個一歲九個月的孩子做這樣的事?你沒有辦法。

當法會結束,所有的人列隊接受他的摸頂加持。有人抱著這孩子,他以正確的姿勢給予每個人摸頂加持。他全神貫注並沒有失去興趣或感到疲倦,他給兩、三千人摸頂加持。之後,達賴喇嘛尊者與他一起共進午餐,並在一起相處了一段時間。他唯一一次哭鬧是在達賴喇嘛準備離開的時候。他不想要他走。

事實上,這個孩子甚至在他被認定為林仁波切的轉世前就給予他人摸頂加持。因為他的母親在他出生不久後就過世了,所以他和他的哥哥住在孤兒院裡。他的父親非常窮,所以必須把孩子們送到孤兒院。他經常給那裡的人摸頂加持。他三、四歲大的哥哥總是告訴人們:“我的弟弟很特別。他是喇嘛。他是位仁波切。不要對他做任何不好的事。待他要特別。”

前世的仁波切連續三世是達賴喇嘛的老師。一位林仁波切是第十二世達賴喇嘛的老師;下一個林仁波切是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老師,再下一位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老師。無疑地,人們期待這一位將會是下一世達賴喇嘛的老師。

看到這樣的例子,令我對未來生活的可能性有一個很深刻的印象。因此,想到和聽到這樣的故事,和看到這樣的事情,使我逐漸地變成越來越確信有關前世與來世的存在。如果你現在問我:“你是否相信有來世?”是的,我相信。

:轉世喇嘛只在藏人間尋找嗎?

:不是,在西方國家大約已經有七位喇嘛被認定。其中一位是宇色仁波切,他是圖敦耶喜喇嘛的轉世,一位西班牙裔的小孩。和宇色仁波切的會面,使認識耶喜喇嘛的人對於轉世具有更多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