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歷史、文化、及比較研究 > 西藏占星術和醫學 > 藏醫簡介

藏醫簡介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墨西哥,墨西哥城,1993年8月30日

編輯後的課程記錄

導讀與歷史

開始前必須說明,我不是醫生,因此,請不要向我諮詢各種病症。我學習了一點藏醫藥知識,也服用過幾年藏藥,因此,我只能給大家介紹一點藏醫理論知識。

藏醫歷史悠長。西藏有本土的醫學傳統。公元七世紀,隨著藏人帝國的建立,贊普們邀請了中國、印度以及中亞地區羅馬和波斯的醫師入藏。後來,到八世紀末,上述地區更多的醫師受到邀請。同時,佛陀有關醫藥的教義也從印度被帶到西藏。這與蓮花生大師入藏和寧瑪教義傳入同時發生。

當時發生了一場關於西藏應採納何種佛教與何種醫學的大辯論。辯論的起因我們在此不做深究,印度佛教體系在上述兩方面都贏得了勝利。當時,有一位偉大的藏人醫師,他將一些中國和希臘(源自中亞)醫學知識糅合到印度佛教醫藥的教義中。恰如當時許多佛教經典因為障難而被藏匿起來,這些醫典也命運相同。十二世紀,這些典籍被重新發現,並做了輕微處理和改進。現代藏醫體係就是在這次修訂當中產生的。

藏醫文化從西藏傳播到蒙古高原、中國北部、西伯利亞和中亞很多地方,一直延伸到里海地區。藏醫文化和其他藏文化和中世紀歐洲時的拉丁文化相類似。它的影響從里海延及太平洋,從西伯利亞一直到喜馬拉雅。它是一個重要文明。讓我們看一看藏醫體系。

疾病分類

我們看到,藏醫將疾病分成三類。第一類不能治愈,例如遺傳疾病、先天缺陷等。不能治癒的病症完全是由前世的孽緣所致。按照藏醫的觀點,很難治愈,只能盡可能減輕痛苦。例如,如果我們從小就患有哮喘,就很難完全治好。

第二類因緣而起的病。包括因為各種條件如環境、污染、病菌及其它條件導致的體內失衡。這是疾病的常見形式,因此也是藏醫的主要關注點。例如由於居住在污染嚴重的城市、經受很多壓力而後天獲得的哮喘。

第三類病按照字面意思可稱為癔病。指受心理影響而產生的疾病或者藏人傳統觀念認為因有害力量侵犯所致。這類疾病包括戰爭期間所患的彈震症和神經崩潰。它們主要通過各種儀式進行理療。對我們來說,這聽起來有點荒謬可笑,但是,如果看一看非洲的例子,我們就可能理解這一點了。如果一個人病得很嚴重,他(她)的行為就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免疫系統。現代醫學已經描述並研究了這一點。如果一個人所在的整個社區通宵唱歌、舉行儀式,那麼就會使他(她)覺得人人都在支持他(她),並因之而精神振奮,這又回過來影響其免疫系統。一群僧人或尼姑為我們做法事同樣如此。這將增強我們的免疫系統,使我們恢 ​​復得更快。

因緣而起的病:五源與三因

讓我們看一看第二類疾病。首先,讓我們看一看病變的性質。醫生根據五源與三因是否平衡來檢查身體。五源是土、水、火、風、空。他們並非是抽象古怪、與身體無涉的東西。土指體內的固體物;水指液體;火指熱(消化熱量和酸);風指體內的氣體和能量,包括神經系統的電能;空指體腔內的空間形態 – – 各種器官的位置以及胃等中空態器官。病變被看做是這些不平衡,上述五源出現問題。

藏醫關於疾病是三因失衡的觀點來自古希臘,但所用詞彙來自梵文和藏文,其字面意思是“可致病者”。三因是身體的三個系統,每一因有五部分。我還無法明確為什麼要五者並在一起形成一個系統。三個系統稱為風(藏文:“隆”)、膽(藏文:“赤巴”)和涎(藏文:“培根”)。讓我們看一看,這三個系統又涉及到哪些東西。

風主要指體內的風。它們是人體上肢部分的各種風:我們在進行吞嚥、言談等時出入我們上肢的能量;以及人體下肢部分的各種風:我們下肢存儲和排出排泄物、月經、精液時出入我們下 肢的能量。這些能量的其中一個方面與體內的環流和血壓有關。我們還有真正的物質能,它們與運動和各種與心臟有關的各種能量有關。

膽與消化的某些方面有關,例如來自肝臟的膽汁。它還與色素的不同方面有關,例如我們被曬傷時,與血紅蛋白、紅血細胞、以及與眼睛有關的東西。

涎與體內的粘液分泌系統和淋巴系統有關。它涉及感冒、竇疾等類似病症以及關節運動時的液態方面 – – 我不知道這裡如何用西方的醫學術語來表達,我想是關節液吧,例如,風濕病、關節炎以及分泌失調。消化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其中風、膽和涎和這一過程的不同階段相關。這些階段涉及非常複雜的不同系統。正如我所說的,要認識三大因的五源如何合成一因,確實不容易。

疾病被看作是三因不平衡的結果。這可能是三因之一太過強盛、或者太過衰弱;可能是某一因的簡單不調;也可能是幾個系統同時在起作用。藏醫學是一個整體系統,療理整個身心,因為身體整個系統相互關聯。

對疾病的分類方法各有千秋。血液有時候被作為第四因,其中包括了體內肌肉部分。根據這種分類法,我們可以將膽、血、熱疾分為一類;將風、涎和冷疾歸為另一類。藏人通常以熱疾、冷疾來分析病症,但對何為熱何為冷我確實不是很清楚。可以肯定的是,它與氣溫無關。

病因

通常,病因可能是食物。例如,食物不合口味或太油膩。病症也可能因為行為問題,如冷天出門時衣著不足。例如,坐在冰冷的地方或陰濕的石頭上一定會引起腎臟疾病。病症可能因為小的有機體,細菌或微生物。這與西方醫學所說的類似。然而,藏醫學超出前者的是,它對病因的觀照更深入。我認為,以我們的方式觀照藏醫的最富有趣、最有用的方法或許是整個這一觀點 – – 物理失衡基本的潛藏原因是情感失衡和精神失衡。

如果要完全治癒疾病,我們需要在各個層次達到平衡,尤其是在情感/精神層次上。主要有三種惑情或態度。首先是貪和執。這是一種神經性慾望,認為我必須得到它,否則就會瘋掉。其次是嗔。第三個是愚偏和固執。這些都與三因導致的病症相互聯繫。貪緣於風之失常;嗔緣於膽之失常;偏緣於涎之失調。這確實富有趣味。讓我們進一步看。

風之失常往往表現為變得非常神經質。病症通常和高血壓有關。也會感到非常胸悶。當我們描述所謂心碎時,我們感到非常沮喪。這些都屬於很常見的與貪有關的風之失常。例如,如果我們醉心於賺大錢,工作不休,血壓就會一直升高、精神緊張。如果我們執戀於某人,而他(她)會死、會離我們而去,我們就會心力交瘁。禪觀不當且努力修持者也會患上風之失常。在任何事情上,我們如果過分努力,就會壓迫體內能量,從而導致胸悶,緊張,偏執,等等。腸道和胃部不適也屬於風之失常。貪和執同樣也是造成這些病症潛在的心理原因。

膽病源於嗔怒。如果胃中粘液過多,異常惱怒將導致潰瘍。惱怒時我們的臉色赤紅,而膽汁影響色素沉積。肝炎(黃疸)時我們臉色蠟黃,惱怒時我們臉色赤紅。還有膽病引起的頭疼,這通常源於惱怒:眼睛灼燒、腦袋發燙。

涎病源於愚昧和狹隘。我們固執己見,對他人的意見寸耳不聞;或者我們對某些人心扉緊閉,不想和他們有任何交往。正如同我們緊閉心扉和思維,我們的竇房也閉合,形成竇疾或者胸腔產生疾病,如肺炎、哮喘,或者身體因關節炎或風濕病而曲閉、僵直。肢體反映出思維的僵化。

儘管這並不完全準確,我們也可以就其它疾病作出同樣思考。癌症患者就是這樣,我們發現,他們心懷很強的自毀品質。我伯母去世後,伯父就失去了繼續生活的念頭。他的生活態度開始變得自我毀滅,不久就身患癌症。這樣,身體就毀壞了自身。一年不到,他就去世了。我們可以認為癌症的自我毀滅行為反映了一個人的思想狀況。當然很明顯,並非每一個癌症病例都是這樣,但這給出了一些饒有趣味的東西供我們思考。

對艾滋病而言,身體失去了抗拒能力。有些艾滋病患者無法抗拒吸毒或混亂的性關係。正如他們自身無法控制慾望,他們的身體無法抵禦身外之物。這是我發現藏醫除了醫學上的臨床實踐外最富鼓舞人心的一個方面。

疾病的診斷

讓我們繼續回到實際的醫學系統。進行疾病診斷,我們要問、望(用肉眼檢驗)、切(檢驗脈搏情況)。藏人不太強調詢問病況,更多注重後兩者。肉眼檢驗包括察看舌頭、但更注重察看尿液。醫生觀察患者早晨的第一次尿液。尿液裝在一個透明的或者白色的容器中,醫生用一小棍攪動尿液。醫生要觀察多個尿液樣本。首先觀察尿液顏色,接著觀察攪動尿液時會形成什麼形狀的氣泡,大小如何,持續多長時間。氣泡何時消散?如何樣消散?當中是否喊有油質?尿液粘稠還是稀薄?當中是否有沉澱物?醫生還會檢查氣味。如果是早晨剛剛排出的尿液,還會觀察尿液由熱變冷時的顏色變化。通過上述變量,可以對病人做出精確的診斷。

就診斷而言,尿檢實際上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方法,因為檢驗脈搏情況時醫生還需要考慮患者的年齡、性別和就醫的時節。尿檢同樣考慮時間問題。這就可以容許醫生檢查排自一周甚至兩週前的尿液。這對西藏那些需要騎著犛牛攜帶患者尿液,花費一到兩週才能就醫的人家來說非常有幫助。現在,我們可以通過航空郵寄把尿液送到印度。

脈搏情況也受到檢查。檢查過程也非常複雜。醫生通常用三根手指檢查病人拇指根以上、手腕處的脈搏。醫生給不同的手指施加不同的力量向下施壓。食指感覺表面的脈搏跳動。中指施壓稍重,無名指施全力下壓。每根手指都輕輕向左右翻轉。兩隻手腕的脈搏情況都要得到檢查。這樣,手指每側解讀到了身體不同器官的病症。

通過與醫生呼吸的比照測量脈搏速率。古代西藏沒有手錶,因此,醫生根據自己呼吸十次的時間段來計算脈搏跳動次數。此外,還要檢查手指下壓時脈搏的變化。脈搏不見了嗎?跳動更強烈了嗎?醫生通過感覺脈搏、通過三根手指察看它在動脈中的運行情況。脈“象”就被記住了。它在滾動?運行時脈峰陡峭?左右游移不定?脈像有種種可能。顯然,這要求醫生手指敏感。雖然源於印度教的阿育吠陀和中醫學中也有脈診,但每一系統診斷方法各異。尿診似乎為藏醫系統所獨有。

治療

醫生可以通過檢查上述各項作出診斷。接著就需要治療。治療包括調節飲食、行為、以及吃藥。還有其它方法應對不同病況,包括針灸和艾灸,後者指熏烤部分肢體。

食療

如果得了風病,食用某些食物將極其有害。例如咖啡中的咖啡因將使風病惡化。我們因而變得緊張、血壓升高。蘭豆等豆類會促成風,放屁就是其表徵。如果得了膽病,雞蛋、油脂和煎炸食品非常有害。涎病要避免乳脂食品和大米,因為這二者產生大量粘液。在西方,我們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另一些食物對這些疾病很有裨益。例如飲用熱水對涎病很有好處,因為熱水能夠清除粘液。

行為矯正

關於行為矯正,如果患有風病,保暖、和熱心腸的朋友交往都非常重要。對風病而言,笑聲是一大好事。如果我們心情沮喪、情緒緊張,笑聲會起到緩解作用。眺望遠景也很有效果。另外,我們要避免站在風扇前或者大風中出行戶外。人們經常發現大功率機器如電動割草機和空調機會製造噪音,從而使人更加緊張。膽病患者保持清爽、避免太陽照射都很有裨益。鍛煉身體、保持身體溫暖對涎病患者很有好處。這將使身體關節更加靈活,也有助於清痰。

藥療

藥療是藏醫主要的治病手段。藥物主要用植物,也包括各種礦物等等。每一種藥物可能由五十種甚至更多原料成分和合而成。通常,這些藥物混合粉碎後製成丸狀。藥丸嚼服、用熱水送下。如果不經咀嚼就嚥下,藥丸可能未經溶解就直接通過我們體內。藥丸很堅硬。藏人牙齒很堅固。如果藥丸很難嚼碎,可以將它包在手絹之類的東西里,再用錘子敲碎。

服藥時間要么在飯前半小時、要么在飯後半小時。有時候,要求下午四點鐘服用第四次藥,因為藏人中午時分進午餐。在墨西哥或其它拉丁美洲國家,如果要求你每天服四次藥,你需要午餐時服用一次,下午四點正餐後再服用一次。

藏藥最大的一個優點是,在絕大多數實例中 – – 雖然有例外 – – 沒有副作用。藏藥首先聚合病症,從而集中處理、消滅病症,在這個意義上、而非在微劑量的意義上,藏藥和順食療法藥品有點相似。因此,在很多病例中,當然也並非全部如此,病人在服藥的最初階段病情有所加重。這只是表明藥力正在聚合病症,從而將其消除。病人需要耐心,度過這一初始階段。

咀嚼服藥非常重要,這樣不僅可以使藥物徹底得到吸收,還可以品嚐藥物。通常,藥物味道很不好,其味道你可能無法想像。嘗藥非常重要,因為它能刺激口腔內和消化道的分泌物。藥物發揮的一部分作用就是通過刺激身體釋放各種酶類等等。病人需要對藥物的味道表現出耐心。

有意思的是,食物和藏藥的各種成分是通過味道得到分類的,而不是像中醫那樣分為五元素或陰和陽,也不像阿育吠陀那樣分為激質、明質和暗質。藏人醫師根據初味和後味進行劃分。不同味道適宜不同類型的疾病。

還有一個有關食物和草藥的十八種品質的體系。當中有意思的是,草藥的生長地將會影響到其品質。一個在迎風的地方長成的東西長和一個在乾燥的地方長成的東西會有不同的品質。這對種植草藥來說確實是一個問題,因為它們需要生長在其自然環境中。

推拿及針灸

藏醫並不特別強調推拿。某些疾病需要通過藥用油施以按摩,但這種按摩不需要講求一定手法的推拿。藏醫不製造像日本藝術靈療(即指壓療法)那樣的氣氛。藏醫有一種不同於中醫針灸的針灸療法;穴位不同、能量流經體內的經絡不同;針灸所用的針也不同。藏醫使用不同材質的針。其中金針最為常見。金針扎在頭顱柔軟部分以刺激各種神經。此法用於治療癲癇類疾病。

艾灸

艾炷灸法利用熱或熏烤部分肢體。施行艾灸的部位也是進行針灸的地方。在高海拔寒冷地帶艾炷灸法更有效果;在低海拔的炎熱地區針灸療法更加有效。但是,某些特定疾病需要通過艾灸。

艾灸的原理是,能量流經過體內主要經絡時受到阻礙,因此,通過熏烤或用針刺激這些部位消除阻礙。熏烤溫度有差。最和緩的形式是用鑲著木柄的某種石頭。這是藏地特有的一種稱為“茲”(zi)的白底黑紋石頭。將“茲”在木板上進行摩擦加熱,然後放在身體一定部分。此法非常管用。我自己就因為各種毛病,接受過上百次此種療法。這裡,讓我給你描述一下。

當時,我有風濕性關節炎的早期症狀,肩膀和臀部出現腫塊,疼痛難忍。醫生給我開了藥,藏人稱之為“淋巴”。藥塗抹到病痛的部位後,醫生就進行熏烤。這一過程持續了三到四年。儘管看起來很原始,熏烤沒有想像的那樣糟糕,和香煙點燃差不多,但並不那樣疼。我不知道如何從西方醫學的角度描繪艾灸,但我對此治療的個人的看法是,關節處的淋巴結出現腫脹、或者關節滑液出現問題。不管何種情況,醫生在這些部位進行熏烤時,裡面造成壓迫疼痛的液體因之形成皰,因為在醫生實施熏烤時,疼痛感就立刻消失了。我的另一種解釋是,如果身體某些部分受到熏烤,它就發出警示,有大量白血細胞進入那些區域,除了熏烤,它們將幫助療救該區域的疾病。我發現這種治療非常有用,我也痊癒了。

我患過另一種病。有時候,如果你上下山走了很長時間,膝蓋處一根肌腱就開始和骨頭摩擦,疼痛異常。我去看西醫,他說“走路的時候在膝蓋處系上一根有彈性的繃帶就可以了。”我做了中醫針灸,但毫無作用。最後,我返回印度到我的藏族醫師跟前。他就在膝蓋處和腿上部做了艾灸,我完全康復了。因此,根據個人經歷,我認為艾灸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治療方法。

一種更加有效的艾灸使用煤炭中燒的通紅的鐵質或銀質小棒。我發現這種方法用於治療椎間盤疾病或脊椎錯位等脊椎毛病。醫生熏烤脊椎旁邊的特殊位置,使身體產生不可思議的顫動,身體從而自動得到矯正。這同樣看起來很原始,但確實有效。

還有一種更加強效的熏烤是點燃一種小小的麵團狀錐形體。燃燒很緩慢。這種熏烤用於關節無法活動的嚴重關節炎和風濕病。

其它種類的治療

還有一些藥膏用油或者酥油混合各種草藥製成,用來治療皮膚疾病。甚至還有草藥的灌腸劑,對治療大腸疾病很有效。還有一些粉劑用來治療竇炎,它們像鼻煙一樣吸食。同時,藏人也大量利用礦泉治療。

培訓

藏醫體係要求長期培訓。醫生通常受訓七年。他們不僅訓練如何醫治人類,還訓練醫治動物;不僅學習醫學,還學習藥理學。他們還學習如何識別、採集醫藥用植物,並製藥。

占星術

藏醫體系還和占星研究有關。關於西藏占星術,一方面是一個人所出生的那個生肖紀年。因為每一生肖、每週的具體日子時或者利生或者利死。如果醫生施行某種強力治療如熏炙,如果時間允許,他們將通過占星來決定一周中最合宜的時間來進行。但這並非總是可能的,因為可能情況緊急或者時間不夠。

手術

古代藏醫系統施行一種外科手術。在關於手術器械的文章中我們可以看到相關圖片。但是,曾經有一名醫生給女王進行心臟手術失敗。從此以後,手術和外科手術都遭到禁止。藏醫可以通過草藥處理西方世界需要通過手術解決的多種疾病,例如闌尾炎。如果遭遇車禍,藏醫還能夠進行正骨。此外還有很不錯的治療休克和促進癒合的藥物。但是,如果切實需要做手術,最好還是去看西醫。

關鍵是我們不可將所有希望寄託在某一種醫療系統上。世界上不同類型的醫療系統對某些疾病有其特殊效果。藏醫對一些疾病無能為力,例如天花和結核類疾病。但是,對另一些西方世界難以治癒的疾病如關節炎和肝炎,藏醫卻療效非凡。對於某些 – – 並非全部 – – 類型的癌症,藏醫療效顯著。即便不能完全治療癌症,但能減輕病痛,提高垂危者的生活質量。

適應現代

很有意思的是,古代的書籍預言了新疾病的未來發展。現在,有了艾滋病和各種與污染相關的疾病。這些書籍給出了治療這些疾病的藥方,但看起來有點古怪。滇津秋達博士,除了作為達賴喇嘛尊者資深的醫生,就是解密這些藥方、製造新藥的人士之一。

這些藥中很多由脫毒汞製成。通過數月的緩慢脫毒過程和其它成分一起炮製成藥。這種藥對各種與污染相關的疾病很有效。現代病症中很大一部分和污染有關。這種藥對治療受印度鮑帕爾(Bhopal)化學災難污染的人非常成功。幾年前,我有幸和滇津秋達博士去俄羅斯旅行。當時,博士正受俄羅斯衛生部之邀在切爾諾貝利核洩漏受害者身上試驗這一藥品。最初的試驗結果非常鼓舞人心。因此,藏醫體系儘管古老而復雜,但它同樣能作出適應以治療現代疾病,對很多疾病很有效果。

對治療的現實態度

我們不能因就藏醫而期盼奇蹟。我們還要考慮因緣(因緣)。可能有兩個人患同樣的病,吃同樣的藥,但藥對一個人管用而對另一個人無效。當中可能涉及很多因素。其中之一就是與前世某一特殊療法和特定醫生有關的因緣關聯。如果一個人沒有經營治療某一疾病的業力,不管要什麼藥、有什麼樣的醫生,一切於事無補。不管求助於何種醫療體系、包括藏醫,我們都應當看到這一點。我們也需要有一個積極的態度,因為這必然影響免疫系統。但是,我們不能盼望奇蹟,然後在醫藥效果達不到我們的預期時向醫生髮難。

現場問答

問: 您能說一些有關治療儀式方面嗎?

答:對治療儀式的論述和我們對因緣(業)的論述類似。有害力量導致的癔病和心理疾病通常通過儀式和祈禱來治療。藏人通常通過煨桑(火供)和禱告作為治療的輔助手段。一個人不可只煨桑而不吃藥。否則就會像下面這則笑話一樣。

一個人向上帝祈求幫助。最終,上帝說道,“你想要什麼?”那人回答,“我想中彩票。”“好。”於是,這個人等啊等,但什麼也沒有。於是,這個人就又開始祈禱:“上帝啊,你為什麼要拋棄我?”上帝答道,“白痴,去買張彩票呀!”

沒有買到彩票前,(祈禱)儀式不會生效;沒有吃藥前,(祈禱)儀式不會生效。買了彩票、吃了藥,(祈禱)儀式才有所助益,但後者也不可能帶來奇蹟。一個人需要以現實的方式對待這些儀式。儀式助於增強我們的信心,但它實際上只是醫療的一個輔助手段,而非魔法或幻術。

:您能談一談用珍貴寶石炮製藥物的情況嗎?

答:藏藥中有被稱作“珍藥”者。這些藥物常常用脫毒汞或珍貴的寶石和礦物質成。我知道藏醫使用金剛石粉和金銀。儘管具體不太清楚,我知道還利用某些礦物。這些珍藥用於解毒等。這些藥通常包在蠟封的絲綢中,因為它們對光線敏感,因此要避免暴晒。有時候必須浸泡在水中,因此需要一個帶蓋的瓷杯。或者服用時去掉絲綢後就即刻置入口中。

:您治風病時,醫生建議你用熱水或冷水沖澡了嗎?

:不,醫生沒有說任何具體關於沖澡的事。有些風病歸為熱,有些歸為冷。有些病保暖有益,因此洗熱水澡可能有好處,但不是蒸桑拿。例如,我們知道如果去蒸桑拿,對風病會不利,並增加血壓。熱對膽病非常有害。出汗對涎病很有助益,因為這會排出多餘的痰。因此,桑拿對涎病很有幫助。

:病症沒有表現出來前就能發現疾病,有可能嗎?

:藏人確實能夠治療還在潛伏期的病症。就是這個緣故,我正在服用治療眼睛的藏藥,我的視力越來越弱了。我注意到,我並沒有任何眼疾。但這種治療通常是長期的。

:如果沒有機會到藏醫跟前就診,在我們的文化中什麼醫學系統最接近藏醫,特別是如果我們正服用藏藥,而藥快用完的時候?

:很難回答西方哪種醫學體系最接近藏醫。除了西方治療體系,中醫和印度醫學系統可能是最接近藏醫了。有時候在藏醫治療中,會給我們一種茶葉製成的粉末,但這不同於漢文化中的茶。漢文化中,茶並不加入其他成分;他們只給出幾種可有可無的東西。我們自己泡茶。現代中醫也做片劑,但傳統中醫沒有。

如果我們發現藏藥有效,可以多服用。如果有處方,可以將照片和一天的第一次尿樣存放在不易碎的塑料小瓶中郵遞給醫生。海關方面,可以直接註明“尿樣”字樣。

:炮製藥品時採取什麼樣的衛生措施?

:醫藥植物清洗後曬乾,我認為這些並不符合西方的衛生標準。但是我也從未聽說有人因此而腸胃不適。在西方,我唯一掌握的一個例子是,一位癌症重病患者因服藥而腹瀉。

:尿樣能不放在小塑料瓶中嗎?

:可以,希望首先用洗滌劑清洗!塑料和尿液很少起反應。

:能夠將藏醫和西醫進行結合治療嗎?

:這方面已經有所行動了。醫生建議不要同時服用兩種藥,中間間隔數小時。有時候,強效的維生素會使尿液變色,因此最好在就診藏醫的前一天服用維生素,特別是維生素B。

:如果病人病入膏肓,藏醫會實施安樂死嗎?

:不,藏醫不會這樣做。醫生將努力較少病痛,盡量讓病人感覺舒服。佛教徒的觀點是讓業力自行消亡。當然,他們也沒有人為延續生命的器械。

:例如,西方往往給狗施行安眠。藏醫這樣做嗎?

:從佛教徒的觀點看,這並不可取。當然,這要看情況。應當對每一事例作出判斷。達賴喇嘛尊者的言論一樣。如果藥物缺乏,我們可以選擇花費大量資源人為延長一個無可救藥者的生命,還有另外一些人,上述資源使他們有痊癒的可能,那麼,必須要作出艱難的選擇。

:治療不同疾病有時間限制嗎?

答:我不清楚。藏人在接受治療前通常先到喇嘛跟前打卦,卜問治療是否有效。喇嘛會建議進行某種儀式或煨桑,作為治療的輔助手段。在印度,通常卜問就哪種醫 – – 西醫還是藏醫,藏醫中應到哪個醫生跟前就診。有些人可能和某一位醫生較其他人更有業緣,某一位醫生治療某類疾病可能更勝一籌。

在西方,做上述預言很困難。藏醫對絕大多數疾病的治療並非立竿見影。如果患有哮喘,藏醫不會機械地打開患者的肺腔。但有一次在印度我患了肝炎,經過藏醫一天半的治療,我就可以起床下地了。這在西方是不可能的。

:藏醫體系中是否摻雜了苯教的薩滿因素?

:何種儀式合適、與何種神靈有關的整個預言系統都來自苯教。占星術也屬於苯教內容。

:藏醫如何治牙?

:正如我在開頭部分說的,我不是醫生,所以無法回答具體的技術性問題。對不起。但是,我確實知道,通常認為牙病是由細菌引起的,我們也是這樣看待蛀牙。藏醫沒有繁雜的牙病治療系統。我也從未見過藏醫治療牙病。有所謂“從牙齒中取出蛀蟲”一說,我想是去除神經吧。此外,還有拔掉蛀牙。我認為牙病並沒有受到重視。藏人作為一個族群,牙齒都非常不錯。我想是因為藏人祖祖輩輩以奶製品為主要食物的緣故吧。

:秋達博士說過,有些病是神靈造成的。您能再談一談這方面嗎?

:這就是我所說的癔病。我想,我們的大部分認識基於對神靈的理解:這是否意味著一個幽靈穿著白布發出怪聲,或是否說的更隱諱點,戰爭中的邪惡力量使一個人瘋狂。導致精神崩潰的情景因素或環境因素可以看做是有害神靈。藏人常常說起龍(naga)引起的疾病。龍是一類與湖、樹木、森林有關的神靈,如果我們污染了它們的領地,它們會製造麻煩。這也是一種看法,其中將疾病視作生態破壞的結果。

:黑魔法或巫術造成的疾病呢?

:藏人有克服上述法術的儀式。他們對這些極為重視。這些疾病屬於癔病範圍。“癔想”並不是最好的翻譯,但字面意思就是這樣。

:對有些具體病症,有什麼特定的禪觀方法嗎?

:我不知道是否有和治療食慾不振的禪觀一樣治療感冒的禪觀,但確實有一些治療性禪觀可以用於各種治療。禪觀時通常觀想某一特定的佛如度母、藥師佛或長壽佛。觀想根據開頭部分所說的五因進行,因此需要想像每一因順次得到醫治。我們也可以想像心中有另一患者,進行同樣的療救觀想。還有稱為“予與取”的療救禪觀,這也通過想像實施。在藏醫或禪觀中,沒有按手之類。如果沒有效果,我們則完全是傻瓜 – – 在很多病例中禪觀病不起效,因此假裝我們能夠為之是很危險的。拿別人的疾病為觀想並給予不錯的治療是很尋常的。

當然,也有非藏醫系統如靈療等徒手就可治愈。以藏傳佛教的觀點看,這一類型的治療並非僅靠雙手的運作如按手之類,而是通過意念治療行為。

不管我們採用了何種治療體系,都有失敗的病例。一切取決於我們如何展示它。如果我們將某事物表現為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而效力卻沒有發生,我們就成愚人了。在任何醫療體系中,最好說“它可能有效,讓我們試試看吧”。

:驅鬼也是藏醫的一部分嗎?

:藏醫內部不包括驅鬼,但它在相關儀式中可作為輔助手段。

獻詞

讓我們通過一段獻詞結束問答吧。願藉此匯集所有正力和潛能,使我們能夠克服病痛、缺陷和毛病!願人人能夠得到健康,發掘出所有有益的潛能,從而最大限度地利益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