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歷史、文化、及比較研究 > 佛教與伊斯蘭教 > 回族穆斯林和藏人及其維吾爾人的關係,1996年

回族穆斯林和藏人及其維吾爾人的關係,1996年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1996年11月

維吾爾人

維吾爾族和回族是中華人 ​​民共和國兩個較大的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二者都信奉伊斯蘭教遜尼派,其教派糅雜了不少中亞的蘇菲主義。維吾爾人是突厥語系民族,起初源於蒙古西部的阿勒泰山區。他 們在八世紀初至九世紀中葉統治了蒙古高原之後,遷徙到東突厥斯坦(新疆)地區。自那以後,維吾爾就成為這一地區的主要居民,並使用突厥語。但是,維吾爾人不是一個統一的民族。和過去一樣,他 們基本上以綠洲城市分群。實際上,“維吾爾”一詞只是自十九世紀末抵抗滿清王朝才開始採用的。

作為一個群體,維吾爾人和藏人的生活溫雅閒適,沒有清教徒式的奮鬥傳統。他們並不將工作本身視為一種美德卻珍愛生活的享受。他們的伊斯蘭教修養和實踐程度不高,其清真寺風格也主要為中亞模式。新 疆中部和北部的維吾爾人已經嚴重漢化。伊斯蘭教的影響在南疆較強大,那裡的漢族人口也相對較少。當地的伊斯蘭教信仰比回族更為傳統。

回族

回族族源頗為複雜,主要有阿拉伯人、波斯人、中亞人和蒙古人。回族人口分佈遍及中國。自七世紀中期,他們就或作為商人或士兵來到中國。十四世紀中葉,回族被迫與漢人通婚。結果,他們以漢語作為母語,清 真寺建築風格也為多為漢式。中國的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對回族的伊斯蘭教信仰和漢族生活方式相結合持強烈批評的態度。

總體上講,回族缺乏中東和中亞人對生活閒適的態度卻具有漢人在貿易和經濟上富有侵略性。和藏人一樣,很多回族都帶刀,並經常使用。他們分為兩大群體:西部回族主要居住在寧夏、甘 肅南部和青海東部和西藏安多地區接壤;東部回族分散在北方中國和內蒙古東部。

西部回族

西部回族的伊斯蘭教信仰相對強烈,伊斯蘭教作為一種團結力量在他們中間的影響日益增強。年輕人和老年人都去清真寺。清真寺也作為一個聚會、交流信息的地方。這些清真寺比維吾爾人的更加富裕也更潔淨。儘 管在作為回族文化中心的臨夏有很多穆斯林學校在教授很派系眾多的蘇菲主義,甚至其中不乏蘇菲大師,但大多數西部的回族對伊斯蘭教的認識層次不高。

西部回族對抵制當前漢化的壓力比維吾爾人更強,或許使因為他們已經漢化嚴重、完全以漢語為母語之故。例如,只有在偏遠農村的南疆維吾爾人婦女頭戴面紗,而西部回族在即使在中國的大城市裡也戴面紗。

東部回族

東部回族沒有西部回族那樣傳統。儘管大約佔回族人口的80%、年輕人和老年人都信仰伊斯蘭教,但他們都很少去禮拜。東部回族仍然根據伊斯蘭教儀式宰牲、禁食豬肉。然而,很多人抽煙喝酒,這有違於《古蘭經》規 定。儘管也有一些人在萊曼旦月閉齋,但很少有人行割禮,婦女一般也不戴面紗。

回族的特殊地位

回族在中 ​​華人 ​​民共和國比其他少數民族享有更多優惠,這主要因為他們善於交際、頗能合作。由於回族穆斯林的和漢族的合作和和對毛澤東思想和伊斯蘭教的雙重擁護,再加上中東各國以貿易優惠為條件,對 中國伊斯蘭教壓力就尊,所以新的清真寺數目激增。而這些清真寺主要是回族所建,而非維吾爾人。

回族的遷徙

數世紀以來,回族在中 ​​國主要作為商人繁衍生息。即使在蒙元時期,穆斯林為了貿易曾經隨行蒙古使團去北京。與之相反,回鶻和藏人穆斯林卻在原地被孤立。差 異的原因可能因為回族已經從商人和僱傭軍地位有所上升,而回鶻穆斯林和藏人穆斯林是分別由蒙古里亞和克什米爾的故土被驅逐、作為難民來到現在居住地的緣故。因此,看到現在進入西藏中部經商的回族歷史,沒 有什麼新奇可言。他們並不是出於政府原因而在被迫遷居西藏,而是由於自身的經濟動機驅使。

西部回族不僅進入西藏,也作為漢族殖民地區的先遣者而進入甘肅、新疆各地。他們在各路沿線開餐館設商舖。只要任何地方有一小群回族,他們就建造清真寺 – – 通常作為一個聚集之地以使他們團結一致,而 並非出於宗教熱忱。不僅藏人憎惡回族移民,維吾爾人亦如此。雖然漢族軍隊和官僚首先進入這些地區,但是漢族生意人缺乏回族這種開拓精神而只能步其後塵。

回族和藏人之間的思想比較

許多藏人還有著游牧意識和強烈的獨立思想以及行動自由的渴望。總之,他們不喜歡常規性工作。即使他們自己經營店鋪,其中很多人只是季節性開張,且常常因為休假、朝拜、野營等原因而關閉。即使在印度,許 多藏人還是季節性地在印度各大城市去兜售內衣、燒香、拜佛,每年只有部分時間在工作。相比之下,回族像漢族一樣,只對金錢和商業感興趣,他們從早上六點開張直到晚上十點休業,四季如一。

回族靈活而勤奮,他們控制這著藏人傳統商品的製造和銷售,而藏人無法、也似乎不想如此。回族製造藏式珠寶首飾、宗教用具、馬匹用品、刀具、羊毛、毯子、樂器、鞋、針頭線腦等等,也經營無所不在的餐館。而 漢族商人只是隨後而至,經營國產的牙刷、便宜服裝等。

藏人和維吾爾人的自治運動

藏人和維吾爾人將回族視作對他們的文化比漢族更具威脅的群體。回族和維吾爾人都信仰伊斯蘭教,因此他們的緊張關係不是宗教原因,而是因為經濟競爭使然。漢族似乎縱容這種緊張,這 樣他們可以以此合法化自己的軍事存在來維護穩定,從而避免另一起波斯尼亞悲劇。

因此,藏人和維吾爾人要取得真正的自治甚至獨立與佛教或者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毫無關係。二者的訴求都源自維護各自文化、宗教和語言,拒絕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政策指導下的回漢移民浪潮所吞沒和邊緣化。另 一方面,回族永遠沒有這種抱負,因為他們和漢族有太多的共同點,也從來就沒有過屬於自己的獨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