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歷史、文化、及比較研究 > 佛教與伊斯蘭教 > 達賴喇嘛尊者接受新德里印度國立伊斯蘭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的演講

達賴喇嘛尊者接受新德里印度國立伊斯蘭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的演講

新德里,印度, 2010 年 9 月 23 日
肖恩· 瓊斯和亞歷山大 ·伯金博士編輯,略有修改。

通過口譯者 :我感 謝印度國立伊斯蘭大學、在座的首席嘉賓 [ 印度人力資源發展部部長 ] 卡比爾 – 西巴爾博士和副部長先生、各位教授、系主任、各位同學和所有來賓。 我向各位致以親切的問候,首先,我要感謝印度國立伊斯蘭大學授予我這一榮譽。

達賴喇嘛尊者 : 接 過 這個麥克風,我就努力說英語。 當然,在座各位可能發現我的英語非常非常蹩腳,有時候我還會用詞不當。 因此,我常常向聽眾建議,我說蹩腳的英語時你可得“小心”了。 我可能因為用錯了詞而造成一些誤解。 例如,我可能錯誤地把“ pessimism (悲觀主義)”說成“ optimism (樂觀主義)”;這可是個嚴重的錯誤。 確實存在這種危險,因此各 位在聽我的蹩腳英語時可要小心。

被授予這個學位,我確實倍感榮幸。 首先,我在接受這種學位的時候常說,我從來沒有花費時間用於學習,但是卻不學而獲。 對於那些獲得博士學位的同學,我認為你們花費了很多時間、付出了很多努力,而我沒有付出多大努力就從這些大學得到了學位,因此,我深感榮幸。 現在,這裡,尤其是一所伊斯蘭大學的學位,對此我尤為感謝,因為我的責任之一就是推動宗教和諧。

自9 11 事件以來,我 就 堅定地捍衛著伊斯蘭教,因為幾名有著穆斯林背景的壞人的行為, 而 整個伊斯蘭世界 就 被籠 統 地視為負面的東西。 這完全是錯誤的。 合理地、實事求是地講,伊斯蘭教是我們這個星球上非常重要的宗教之一。 在過去的 諸多 世紀、在當前、同樣在將來,伊斯蘭教已經、正在、 仍 將會給數以百萬計的人以希望、信心和鼓舞。 這是事實。 從我童年時,我就有很親密的穆斯林夥伴。 例如,我認為至少在四個世紀以前,就有穆斯林商人定居西藏拉薩,並在那裡創立了一個小小的穆斯林社團。 沒有任何有關這個穆斯林社團不和的記載,他們溫和有禮。

在這裡,我也認識一些穆斯林,他們告訴我伊斯蘭教的真正實踐者一定將愛與慈悲擴展到所有生物;同樣,如果一個穆斯林導致了流血,那麼他實際上已經不再是穆斯林了。 “吉哈德(聖戰)”的意思不是“攻擊他人”。 “吉哈德”更深層的含義是我們自己內心的鬥爭 [ 掌聲 ] :針對所有的煩惱情緒的鬥爭,例如憤怒、憎恨、執迷:這些情緒在一個人的心理上製造出更多的麻煩,並由此在家庭和社團中製造出更多的麻煩。 因此,與這些負性的情緒、與這些破壞性的情緒的鬥爭和戰鬥,這正是“吉哈德”在更深層上的含義。

因此,儘管哲學思想不同,伊斯蘭教的本質和其它宗教並無二致。 因為和其它不同宗教信徒有著更多的交流和接觸之故,我發現儘管在哲學領域差異巨大,但在修行的層面上,所有宗教都修持愛、慈悲、寬恕、寬容、自律、以及知足。 因此,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有機會,我就告誡人們,我們不應該因為 穆斯林中的 個別 壞分子而 殃及 整個伊斯蘭教。 印度教徒中也有一些壞分子;猶太教徒中也有一些,基督教徒中也有,佛教徒中也有 – – 在一些藏傳佛教小社團中也有一些壞分子,這很清楚。 因此,被一所伊斯蘭大學授予學位,我確實倍感榮耀。

因此,關於責任。 我有兩項責任,直至死亡。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一項責任是推動宗教和諧;另一項是,在人類的層面上,提升人的內在價值,與生俱來的優秀品質,主要是人性的愛。 自打我們降生,從母親那裡,母親就給予孩子強烈的關愛。 同樣,從孩子那裡,自從降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孩子會本能地完全依靠這個人。 母親這樣帶孩子,孩子就感到非常幸福;母子分離,孩子就感到不安全。 即便動物,都有同樣的體驗,我們的生命就是這樣開始的。 一個人在出生時接受了最大程度的關愛,那麼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以至於在他的餘生,他會繼續成為一個更健康、更富有愛心的人。 但是那些人,在同樣小的時候,如果他們那個時候缺乏關愛,甚至被虐待,那麼這種經歷也會伴隨他們一生。 不管他們如何表現,內心深處有恐懼感和不信任。 人類中間的不信任實際上有悖於基本的人類天性:我們是社會性動物。 對很多社會性動物來說,充分合作對個體利益至關重要。 個體是社會的一部分,個體的未來完全依靠社會或團體。

因此,從你自身人生成功的基礎看,如果你有某種程度的不信任和恐懼感,如果你保持距離,一個個體如何樣能夠幸福呢? 很難! 因此,要培養真正的合作精神,友誼極其重要。 而友誼的基礎是信任。 信任的基礎是公開、透明;這樣就能培養出信任。 它的基礎是熱忱,一種關切他人福祉的感情。 有了這種感情,就不會有剝削他人、欺騙他人、欺詐他人或欺負他人的空間了,因為你對他人的福祉確實懷有一種關切。 因此,它並非必然出自宗教,而是源於生物因素。

因此,我的一項主要責任就是告訴人們,與大家分享這樣一個現實,即“我們是社會性的動物” 。 如今,尤其在今天這樣一個世界,因為全球經濟、還有環境問題以及整個世界現在幾乎有七十億人口,每個人的利益息息相關。 因此,根據這種情況,“我們”和“你們”的概念沒有什麼重大意義。 現在,我們必須要將人類看做是一個家庭。 因此,我常常告訴人們,我們一定要這樣培養一種態度,整個世界是我的一部分,是我們的一部分。 當“我們”和“你們”之間有了堅實的界限,暴力就隨之而來。 如果我們培養整個人類是“我”的一部分、“我們”的一部分,這樣一種感情,那麼就沒有空間可供訴諸暴力了。

因此,我和我的很多其他一些朋友們主要的努力是,現在我們認為過去的 20 世紀是一個暴力的世紀。 在那個世紀裡,有超過 2 億人死於暴力。 我剛從日本廣島一個諾貝爾獎獲得者的聚會上回來,廣島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遭受核武器的城市。 確實很可怕! 那個世紀甚至將核武器用在人類身上! 因此,那個世紀儘管獲得了很多發展,在某種程度上,那個世紀也成為一個流血的世紀。 但是,如果那種大規模的暴力、大規模的流血確實解決了一些人類的問題,帶來了一些饒益,那麼好吧,它可能有一定的正當性;然而沒有。 因此,在我們過去經驗的基礎上,我們現在必須竭盡所能努力保證讓 21 世紀成為一個對話的世紀。 所以,我們需要有一種一體感來浸潤整個人類。 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種族、不同的信仰 – – 我認為這些都是次級的。 重要的是,在最基本的層面上,我們是相同的人類。

因此,有時候我想,我們現在面臨 的 多少問題,本質上 都 是我們自己 造就的。 我們製造的麻煩之所以發生,是因為過分強調次級層面,而忘記了最基本的層面。 而現在,到時間了;為了建設一個幸福的世界,一個和平的世界,我們必須強調人類層面的重要性。 我們每一個人擁有同樣的成為一個幸福的人的權利;每一個個體的利益依賴於其他人。 因此,我們必須要關心他人的利益。 這是為自己獲取最大利益的正確途徑。

因此,這就是我的第二項責任。 我的第一項責任是推動宗教和諧;第二項是提升基本的人類價值。 因此,我致力於這兩件事,直至生命結束。

因此,你們,年輕人們,你們當中的學生們,首先,我想表達我的祝賀。 我想,作為你們巨大努力的成果,你們現在得到了學位。 或許,我認為,在剛過去的幾天裡,你們可能失眠了;太多的興奮。 今晚,我想你們可以睡得安穩一點了,我想是的。 不管怎麼樣,我想給你們表達我的祝賀,我也想告訴你們這一點,我想與你們共同分享:人生不易;沒有保證。 你們會面臨很多問題;不過,我們是人類社會的一部分。 因此,不管我們面臨哪一種問題,我們有能力克服它們。 因此,自信和樂觀非常關鍵。 對年輕人來說,你們還需要更多的耐心。 作為年輕人,有時候所有你想要的,你想立刻就得到。 當你面臨一些阻礙或障礙時,就會變得意氣消沉。 有一句藏 人 諺語:“九次失敗,九次努力。”這很重要,請牢記在心。

接下來,另一件事:你們是真正屬於 21 世紀的一代。 我屬於 20 世紀,還有在座的一些教授和部長們,我想我們都屬於 20 世紀。 而至於 21 世紀,現在只過去了 10 年,還有 90 年要來。 因此,真正能夠塑造這個世紀新面貌的是你們;你們要為此做好準備。 為了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一個和平的世界,一個幸福的世界,你們一定要富有遠見,不僅要有教育,還要有道德原則。 我想,我們在 20 世紀、甚至本世紀初期製造的很多問題不是因為缺乏教育,而是因為缺乏道德原則。 因此,為了發展創造一個幸福和平的世界,教育和道德原則一定要齊頭並進。

關於道德,我認為有很多不同的層面。 其中一個層面就是宗教信仰。 在更基礎的層面上,沒有宗教信仰,只通過共同的人類經驗和共同的感情以及最新的科學發現,你就會確信,熱忱和更加開放擁有巨大的饒益,甚至及於一個人的生理健康。 每個人都關心自身的健康。 良好健康的一個主要因素就是內心的平靜。 因此,付諸更多的努力培養更多的慈悲之情,這實際上是一個人生理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對創造一個幸福的家庭也非常重要。

因此,從教育這方面來說,你們已經接受了更高的教育。 現在,請更多地關注你們的內在價值:這就是,真正的人類的價值和道德。 副部長剛才已經提到了道德,這是一種人文主義的方法;這些都非常、非常重要,我想與各位共享。 這就是我要說的,非常感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