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歷史、文化、及比較研究 > 佛教及苯教歷史 > 十世紀西藏戒律傳承之復興

十世紀西藏戒律傳承之復興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1991年

在藏王朗達瑪統治時,佛教在土蕃中部遭到嚴重迫害。根據有些資料,此事發生在836至842年間;而根據另一些資料,迫害發生在901至907年間。除了 ​​三名僧人,所有僧侶要么遭到殺戮,要 么被迫還俗。這三名僧人是瑪·釋迦牟尼、夭·格葦迥乃和藏·繞賽。三名僧人取道土蕃西部出逃、在東突厥斯坦(新疆)喀喇汗突厥人統治下的喀什噶爾暫時得到庇護。嗣後,他們繼續東行,穿 越藏人文化區域到達遠離拉薩的甘肅敦煌,逃脫了迫害。

[見: 蒙古帝國前的佛教伊斯蘭教文化關係,第三部分,第十三章 。]

根據有些蒙古文材料,三名僧人經由柯爾克孜人統治的蒙古里亞地區,最終藏匿在西伯利亞貝加爾湖東岸。在那裡,他們給成吉思汗第五世先祖、蒙古王勃提赤內之孫霍傪-磨根加持並教授佛法教義。根 據另一些材料記載,這三名僧人在唐古特佛教王國彌藥(即西夏)得到蔽護。彌藥國土由安多北部綿延達內蒙古地區。然而還有另一些材料進一步認為這三名僧人最初落腳之處為當時的宗喀國。安 多北部後來所建的洞穴寺院瑪倉寺可能就是他們當年藏身之處。

數年後,這三位藏人僧侶遷居土蕃東南的康地,他們隱匿在但鬥水晶寺附近。當地一名牧羊人想出家為僧。他們給他施了沙彌戒,取法號格瓦饒賽。但是由於要沒有必須的五名僧人見證,因此未能施行比丘戒。

當時,刺殺了朗達瑪的僧人拉龍貝多吉逃到了隆塘。於是求他幫助施戒,但他解釋說他已經失去資格。但是,他答應找其他僧人來施戒。他找到了兩名漢人僧侶郭旺和季萬,並委派他們湊足了施戒要求之比丘數目。這 樣湊足了五名僧人,藏·繞賽作為親教師,為這位曾是牧羊人的沙彌施了具足戒,取法號貢巴饒賽。後來,人們在貢巴饒賽名前加上喇欽(大師)稱號。

有些中部土蕃烏思(衛州,今拉薩及其附近地區)和藏(日喀則及其附近地區)地的年輕人對康地有僧人也有所耳聞。魯梅·楚臣喜饒(戒慧)率領十名藏人尋求授予具足戒。這 可能已經在郎達瑪滅佛五十三年或七十年以後了。他們請求藏·繞賽任親教師,但後者因為年邁拒絕了。於是,他們又請求貢巴饒賽,但貢巴饒賽解釋說他受比丘戒只有五年,仍然沒有資格作親教師。根據經典,新 教師至少要受比丘戒十年。藏·繞賽遂特許貢巴饒賽作為親教師為十人授了比就戒。

魯梅一人留下來學習律部,而其餘九人返回中部土蕃。在返回中部土蕃時,魯梅在當地建造了數座廟宇。後來的弘揚佛法、特別是比丘戒都源出魯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