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歷史、文化、及比較研究 > 佛教及苯教歷史 > 西藏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戒律傳承史略

西藏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戒律傳承史略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2007年8月

儘管根本說一切有部戒律傳承在西藏經過三次而得以確立,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僧伽的建立在西藏卻從未穩固。因此,信仰藏傳佛教根本說一切有之律部並意欲持戒的女性只能成為沙彌尼,即尼姑學生。

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在西藏第一次確立是775年。當時,印度大德寂護和隨行三十名比丘造訪落成於中部西藏的桑耶寺。桑耶寺由藏王赤松德贊興建。然而,由於當時沒有十二名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尼來土蕃,也 沒有藏人婦女遠行印度以接受高級的受戒,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此次未能在西藏第確立。

但是, 根據保存在敦煌文獻中的漢文資料, 赤松德讚的妃子之一沒盧氏甲茂贊和其他三十名婦女確實在桑耶寺接受了比丘尼戒。 給她們施戒的是781年應邀到桑耶寺從事翻譯的漢人比丘。 因 為709年唐朝中宗皇帝告令中國境內僧人持戒一律奉行四分律戒 (曇無德律), 因此土蕃當時的比丘尼戒必當也是四分律戒傳承。 可以推測, 單一僧伽所施之戒及其傳承在漢人桑耶寺辯經失敗並被逐出土蕃後即告終結。

藏王赤熱巴巾在統治期間誥令除了說一切有部論著、其余小乘佛教論著一概不得翻譯成藏文。這有效限制了除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之外的戒律傳承進入土蕃。

出自寂護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傳承在九世紀末葉朗達瑪滅佛期間幾乎斷絕。三位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倖存者在兩位漢人曇無德律比丘的幫助下通過貢巴饒賽又復興了此一傳承。但在當時,並 沒有與曇無德律比丘尼一道通過兩種僧伽會合而建立類似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傳承。

[見: 十世紀西藏僧侶受戒傳承的複興 。]

貢巴饒賽一系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傳承後又被帶回中部土蕃,稱之為“下部戒律傳承”。十世紀末葉在土蕃西部,藏王意希沃向印度求法在其王國建立、或者說重建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傳承。他將東印度旁底特( 學者)達磨波羅及其數名弟子延請至位於西部土蕃的古格王國,建立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的第二次傳承。此一係被稱為“上部戒律傳承”。

根據《古格王朝史》記載,當時古格還確立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意希沃的女兒拉伊梅朵就受了此戒。然而,此戒是比丘尼戒還是沙彌尼戒卻不得而知。無論是何種戒,是 否邀請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來施戒也不得而知。沒有證據表明西部土蕃在當時建立了穩固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僧伽。

1204年,綽浦羅扎瓦(大譯師)將印度大德、那爛陀寺最後一任座主釋迦希巴札延邀至土蕃以避入侵的廓爾王朝古斯突厥人的破壞。在土蕃,釋 迦希巴札及其隨行的印度僧侶根據薩迦派傳統為要出家者施行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從而開始了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的第三次傳承。此一系分兩支系,其一出自釋迦希巴札對薩迦班智達之施戒,另 一形式為釋迦希巴札為他後來所教訓的一僧侶團體施戒,後者最終分裂形成薩迦四大僧伽。儘管有證據表明遲至十二世紀,北印度仍然有比丘尼存在,但並沒有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隨同釋迦希巴札來到土蕃。因此,從 來沒有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傳承進入土蕃並與其三大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戒傳承之任一一支相聯繫。

自釋迦希巴札造訪數世紀以來,土蕃至少有一次試圖建立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但無果而終。十五世紀初,釋迦族大德釋迦•秋登特地為其母召集了單一的僧伽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施戒。然而,當 時另一位薩迦大德果蘭巴對上述施戒之有效性提出嚴正批評。結果,此類施戒就此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