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歷史、文化、及比較研究 > 佛教及苯教歷史 > 突厥人的佛教信仰

突厥人的佛教信仰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埃及,開羅,1995年11月
起初作為:
Berzin, Alexander. Buddhism and Its Impact on Asia
Asian Monographs
, no. 8.
Cairo: Cairo University,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June 1996

世界上接受伊斯蘭教的諸多民族中,有幾個民族有深厚的佛教背景,即突厥人、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印度尼西亞人和馬來人。讓我們來仔細考察佛教在突厥人中的傳播情況。

突厥沙希

突厥人中最早皈依佛教的是突厥沙希人。自三世紀中葉至四世紀初期,他們統治了印度西北,隨後西遷,統治現在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中部和北部地區,直到九世紀中葉。他們承續了這些地區前任者貴霜人和白匈奴的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一種混合形式,成為這裡業已存在的佛學研究中心的有力保護者。八世紀末到九世紀初,突厥沙希是結盟吐蕃的附屬國之一,它影響了後者佛教的興盛。

東突厥人和西突厥人

繼之皈依佛教的是古突厥人。突厥之名即源出他們。從六世紀末到八世紀中葉,東突厥汗國統治蒙古里亞。在帝國王室的讚助下,來自印度、中亞和中國的佛學大師們將眾多佛經翻譯成古突厥文。其中有些古突厥語的佛教術語在中亞地區成為標準表述,後來被回鶻人和蒙古人所借用。古突厥人的佛教形式混雜了對其傳統中古代突厥神“騰格里”(“登利”上天)以及他們通過其它中亞民族而認識的索羅亞斯德教神祗的崇敬。這種折衷主義後來也為回鶻人和蒙古人所沿襲。八世紀早期,東突厥王室的一位公主嫁給吐蕃贊普。這位公主負責從東突厥斯坦南地區的于闐邀請僧人到吐蕃。

七世紀初到八世紀初,西突厥汗國也是佛教的主要保護者。帝國的統治者在烏孜別克斯坦修建了新的寺院。從七世紀末至八世紀初,西突厥的一支 – – 突騎施部把佛教傳播到現在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東南地區。突騎施部也是吐蕃的盟友之一。

八世紀初,葛邏祿人取代了突騎施部在現在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的統治。葛邏祿人也信奉佛教、也是藏人的盟友之一。九世紀中葉,葛邏祿人的一支 – – 喀喇汗人在現在吉爾吉斯斯坦東部和東突厥汗國西南地區的喀什噶爾地區建立了一個王國。一個世紀以來,喀喇汗人信奉喀什噶爾佛教和他們本土信仰薩滿教相混合的一種信仰。

回鶻人

然而,突厥人中最重要的佛教信仰形式屬於東突厥斯坦的回鶻人。九世紀,回鶻人從蒙古里亞遷徙到現今新疆東北部的吐魯番地區後信仰了一種形式的佛教。該形式佛教是現在烏孜別克斯坦的粟特商人社團、吐魯番本地的吐火羅人和該地區漢地商人三種佛教信仰元素的混合。除了 ​​西南地區的喀什噶爾和于闐地區,該信仰傳遍現在新疆境內的回鶻高昌王國。

十三世紀早期成吉思汗時代,回鶻人轉而將他們的佛教形式、字母和管理技能傳遞給蒙古人。十三世紀晚期,回鶻人改變了他們的宗教修 ​​持,像他們的蒙古盟友一樣接納了藏傳佛教。回鶻人將大量梵文、粟特文、吐火羅文、漢文和藏文佛經翻譯成突厥語,同時他們也是將佛經翻譯成蒙古文的開拓者。他們保存諸多梵文術語的翻譯方式也為蒙古人所採用。佛教信仰在回鶻人中持續到大約十七世紀。

還有三支回鶻人也是佛教信徒。一支於九世紀中從蒙古里亞來到吉爾吉斯斯坦西北部的楚河河谷地區,他們信奉當地先後受葛邏祿人和此前突騎施突厥人所保護的佛教。另一支在同一時期遷入東突厥汗國的喀什噶爾地區,信仰了喀什噶爾佛教。一個世紀以後,統治該地區的喀喇汗人也信仰了這一形式的佛教。第三支為黃頭回鶻,他們也於九世紀中從蒙古里亞來到現在的甘肅省中部地區。該地區當時屬於吐蕃王國。儘管人數不多,黃頭回鶻至今保持著藏傳佛教信仰。

圖瓦

突厥人中最後一支信仰佛教的是在現在西伯利亞、蒙古里亞正北地區的圖瓦人。他們自十八世紀信奉著和蒙古支派關係緊密的藏傳佛教。

[對於更詳細的討論,見:蒙古帝國之前的佛教-伊斯蘭教文化之間的歷史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