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電子書 > 未出版手稿 > 蒙古帝國之前的佛教-伊斯蘭教文化之間的歷史互動 > (七)阿拔斯人的崛起和中国唐朝的衰落

蒙古帝國之前的佛教-伊斯蘭教文化之間的歷史互動

亞力山大•伯金博士,1995年
略作修訂2003年1月,2006年12月

第二部分:早期阿拔斯哈里发帝国(750年 – 9世纪中叶)

(七)阿拔斯人的崛起和中国唐朝的衰落

宗教背景

在讨论阿拔斯哈里发帝国的早期历史前,让我们就这一时期中亚的政治形式做一简要回顾。倭马亚人统治着粟特和大夏,而唐朝军队占据着该地区自北至西部分的碎叶、喀什噶尔和库车,并保持着侵略威胁之势。唐朝军队还踞有吐鲁番和别失八里。白衣乌古斯突厥新近从蒙古里亚迁徙至粟特遥远的东北一隅。西突厥斯坦北部其余地区和准噶尔被葛逻禄人占据,蒙古里亚处于回鹘人控制之下不久。

唐朝和回鹘人结盟。藏人处于劣势,尽管于阗王倾向于唐朝廷,但在塔里木南部诸国尚维持其存在。此前藏人的盟友中,突骑施突厥业已被消灭。藏人唯一的盟友只剩突犍陀罗的突厥沙希。后者名义上和于阗有秦晋之盟。

[地图十五:阿拔斯帝国时期的中亚。]

阿拔斯哈里发帝国的建立

尽管伊斯兰教的两个派别逊尼派和什叶派直至此际才正式形成,为了讨论方便,我们以上述名称来称呼其前身。倭马亚人发起的穆尔吉亚运动是逊尼派的前奏。该派支持先知的妻弟穆阿维叶一系的哈里发传承。什叶派和上述派别的反对派有关,他们宣称合法的哈里发传承来自先知的堂弟兼女婿阿里。因为大多数阿拉伯人支持倭马亚人,即为逊尼派;绝大多数非阿拉伯人穆斯林支持了什叶派。

倭马亚哈里发属于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人。哈里发们在诸多方面对阿拉伯人比普通穆斯林更加青睐。例如,他们禁止非阿拉伯穆斯林分享战利品。另一方面,非穆斯林的阿拉伯人,例如来自阿拉伯地区的基督徒和犹太人,较之非阿拉伯穆斯林更能获得信任。有些非穆斯林的阿拉伯人甚至被指派为哈里发治下的非阿拉伯地区的总督。这种偏颇政策导致了很大的怨恨,在伊朗穆斯林当中尤剧。后者自认为在文化上要比阿拉伯人优越。

阿卜·穆斯林是皈依什叶派的大夏人,来自巴里黑。在反对倭马亚的活动中,他成为阿布尔·阿巴斯 – – 先知的叔父阿巴斯的一个后代 – – 的同伴。两人在大夏(呼罗珊)被投入监狱。后来,阿卜·穆斯林在750年利用伊朗人和中亚人的不满和疏离领导了一场旨在推翻倭马亚人统治的起义。占领倭马亚帝国首府大马士革后,他宣布阿布尔·阿巴斯 – – 也称为萨法哈(750 – 754年)为阿拔斯一系的首任哈里发。作为褒奖,萨法哈指派阿卜·穆斯林为大夏总督。阿拔斯哈里发国祚直至1258年,但是对大夏的统治仅至9世纪中叶。

由于阿拔斯哈里发来自伊朗文化区域,伊朗和中亚的穆斯林最初支持了阿拔斯人的夺权。考虑到阿拔斯人距离阿拉伯本土遥远,没有和倭马亚人一样的种族偏见,他们希望新王朝不要将他们视作二等公民。

唐朝之失利和安禄山之乱

751年,阿布尔·阿巴斯和葛逻禄人合力对付对二者都有威胁的唐朝军队。他们在位于今天哈萨克斯坦的怛逻斯河击败唐朝军队,决定性地结束了中原汉人在西突厥斯坦的存在。这也成为一个分水岭,此后汉人对东突厥斯坦的占领统治也逐渐退缩直至结束。

唐朝的失利和玄宗皇帝在中亚代价沉重却似乎无所获益的军事行动最终使唐人不堪重负。755年,安禄山 – – 一个母亲是东突厥人、父亲是供职于唐朝的粟特士兵的儿子,在唐朝首府西安发动了一场民间叛乱。尽管皇帝从喀什噶尔、库车、别失八里及吐鲁番调集来大量军队,而只留少量军队驻扎原地,而且唐朝得到于阗王的军事支持,但唐玄宗仍然无法平叛,只好狼狈逃往四川山区。唐朝军队只好向蒙古里亚的回鹘人求援并最终取得胜利。

回鹘人在长安和洛阳平叛之际大肆抢掠、实际上毁灭了这两座城市,包括城中的佛教寺庙。不过,由于和粟特商人社团的接触,回鹘王牟羽可汗皈依了其中绝大多数粟特商人信奉的摩尼教。接着,牟羽可汗762年宣布摩尼教为回鹘国教。尽管安禄山是半个粟特人,但显而易见,大多数叛乱者是汉人而不是胡人。否则,牟羽可汗就是在和粟特人交战,这在宗教上无法接受。

数世纪以来,回鹘人的民族信仰先从萨满教改变为佛教、继而摩尼教,在最终皈依伊斯兰教前又回归佛教。回鹘人之前的东突厥人从萨满教改信佛教,又回归萨满教。让我们对这两个突厥民族宗教改变的原因予以研究。这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后来大多数突厥部落从佛教或者萨满教皈依伊斯兰教背后的动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