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當今世界佛教 > 對話的重要性

對話的重要性

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歐洲第一次藏傳佛教會議
蘇黎世,瑞士,2005年8月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編輯、略有改動

非暴力與對話

現在,我們身處21世紀,物質發展自然達到一個很高、很先進的層次。但是,人類當中仍然有大量的人,對宗教信仰懷有真正的興趣。存在一些不幸的災難,所謂恐怖主義之流,但是這些很顯然是因為缺乏遠見之故。

因此,為了採取措施應對這類不健康的事物,我們需要從兩個層面予以觀照。第一個層面是即時性的,這是各個政府正持有的。第二個層面是長遠性的,致力於一個更加健康、更富有慈悲的社會。現在,各種教育機構更加關注非暴力與對話。這些都是需要加以倡導的重要理念。更年輕的一代人研究它們也很重要,這樣,對話與非暴力的思想就會成為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

佛法的保存

藏傳佛教佛法的保存和藏人之間的合作緊密相連。西藏幅員遼闊,交流非常困難。每一個喇嘛或者寺院僧侶待在自己的地界,對群體感的觀念並有多少興趣。因為這種缺乏合作與交流,因為這種缺乏共同責任感,我想所以發生了今天這樣的情況。因此,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我們可以看到,群體感和密切的聯繫非常、非常緊要。對於星星點點、散居世界各國的小群的藏傳佛教修持者們而言,獨立自主並遠離任何一種國際權威中心,召集會議討論如何進行更緊密的合作來很重要。

我們都是佛陀的追隨者,都是那爛陀寺大師們的追隨者。佛陀的教義是根據現實而施教的,那爛陀寺大師們存留下來的一切著作幫助我們理解現實。為什麼呢?很多災難和不想意欲的事情之所以發生是因為一種不切實際的方法。任何罪行或錯誤之所以發生,實際上是因為不了解現實,因此,一種錯誤的方法帶來更多不健康的事情。要去而除之,我們需要通過坦率的討論來實現,而這只能通過我們之間更緊密的交流、更密切的合作,在對話的基礎上來實現。

復興比丘尼戒

現在,在律宗傳統仍然存在的國家,如泰國、緬甸、以及斯里蘭卡,比丘尼(具足的尼僧)已經不存在了。在中國方面,台灣有些寺院確實在實施比丘尼戒,在我第二次訪問台灣的一次會議上,一位中國比丘(具足的僧人)強調了在其它傳承中復興比丘尼戒的重要性。

這是21世紀,人人都在談論平等。我最近也在藏人、歐洲人等中間表達了這一點,我們會發現更多的婦女們對宗教確實表現出真正的興趣,尤其對佛法。無論我什麼時候在喜馬拉雅地區施教,聽眾中總是男少女多。

因此,我們需要教育和比丘長老們之間的對話。我想我更希望不是藏人尼姑去進行這項工作,如果西方佛教尼姑去做,可能會更加有效。當然,我們的比丘尼並不富裕,你們需要錢,因此我願意用我的版稅來做捐贈。我從來沒有為了錢而寫書,而錢自動就來了!因此,我想就此建立一項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