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當今世界佛教 > 超越宗教的道德

超越宗教的道德

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弗萊堡,瑞士,2013年4月
編輯:亞歷山大•伯金略有改動

強調次級層次差異的缺點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有幸能和你們交流,我非常高興。首先,我一直在給人們講話時喜歡表明這一點,請將你們看作是人類的一員。這就是說,例如不要想著“我是瑞士人”、“我是意大利人”、或者“我是法國人”。我的翻譯不應該想著他是法國人!我也不應該想著我是藏人。更有甚者,我不應該想著自己是一名佛教徒,因為通常在我的講話中,一種幸福的、少有煩惱的生活是以人類的一員為其基礎的。

70億人中的每一員都嚮往幸福的生活,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去追求這一目標。如果我們強調次一級的差異如“我是藏人”,那麼這就會使我更關切西藏。同樣,“我是佛教徒”讓我與其他佛教徒有一種親切感,但是這又和其他宗教信仰者自然產生一些距離。

這種觀點實際上是各種問題的根源,包括在過去以及延續到21世紀,人類所面臨的許多問題和巨大的暴力。如果你認為其他人像你一樣也是人類,暴力就永遠不會發生。沒有理由互相殘殺;但是,如果我們忘記了人性的統一性,而將注意力集中在次一級的差異上如“我們民族”和“他們民族”,“我的宗教”和“他們的宗教”,我們就製造了區別,而更加關心我們自己的民眾和我們自己宗教的追隨者。於是,我們就忽視其他人的權利,甚至不顧惜其他人的生命。甚至我們今天面臨的很多問題就是以此為基礎產生的,是對次一級層次上的差異給予了過分的強調和重要性。

現在,它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在人類的層次上符合邏輯地自我思量,不要劃分界限或製造障礙。我發表談話的時候,例如,如果我想著自己是一名藏人佛教徒,或許更有甚者,想著我自己是“達賴喇嘛尊者”,這就在我和聽眾之間製造了一種距離,這是愚蠢之舉。如果我真誠地關心你們的福祉,我就必須在人類兄弟姐妹 – – 和我一樣的人的層次上與你們交談。在現實的事實上,我們是相同的:智力上、情感上、以及生理上。更重要的是,每一個人都想有一個幸福的生活,沒有任何苦惱,我也一樣。因此,我們將在這個層次上交流。

世俗道德

世俗道德與生物因素極其相關,但是宗教信仰乃是唯有人類所有之物。在人類當中,信仰得到了發展,但這絕非是一種生物因素。世俗道德覆蓋了整個70億人類。正如我昨天提到的,70億人當中,10億人正式表白他們是不信教者,因此如果我們想一想那60億所謂的信徒,其中也有很多墮落之輩。有醜聞、有剝削、有腐敗、有欺騙、有謊言和恐嚇。我相信,這些是因為對道德原則缺乏真正的信念。因此,即便宗教,也被用於錯誤的目的。不管我昨天是否提到了這一點,有時候我覺著宗教確實教給我們如何偽善地行事。我們嘴裡說著“愛”與“慈悲”這樣的好東西,但在現實中我們並不如此行為,卻有著諸多不公。

宗教用一種傳統的方式講述這些好東西,但不是用一種真正與你心系相連的方式。這是因為人們缺乏道德原則,或者缺乏對道德原則之價值的信念。不管一個人是信教者還是不信教者,如何教導人們認識這些道德原則,我們對此需要作出更嚴肅的思考。然後,在此之上,你可以加上宗教,這樣它就成為真實的宗教。正如我昨天提到的,所有的宗教都在談論這些價值。

培養對自身領域的超脫

在上一世紀,人們互相殘殺之際,雙方都在向上帝祈禱。多難辦呀!即便今天,你有時候能夠看到在宗教名義下的衝突,我想這雙方也在向上帝祈禱。我有時候開玩笑說,看起來上帝被搞糊塗了!兩邊都在向他祈禱,尋求某種祝福,他怎麼能夠做出決定呢?這很難辦的。有一次在阿根廷,科學家和一些宗教領袖進行一場討論,儘管這不是一次跨宗教會議,我碰到一位名叫邁特羅納的物理學家。他是已故的巴雷拉的老師,我在瑞士、後來在阿根廷都碰到過他,但此後再也沒有遇到過。他在言談中提到,作為一名物理學家,他不應該培養對自己研究領域的執迷。這是我所學到的一個非同凡響、富有智慧的高論。

我是一名佛教徒,但是我不應該培養對佛教的執迷,因為執迷是一種負性的情感。當你培養起執迷的時候,你的觀點就偏頗了。一旦你的思維有了偏頗,你就不能客觀地看待事物了。

這就是為什麼,對那些在宗教名義下捲入衝突的人來說,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認為真正的原因不是宗教信仰,而是經濟或政治利益。但是還有一些情況,例如原教旨主義者,他們過分地執迷於自己的宗教,因此之故,看不到其它傳統的價值。

邁特羅納的言論對我是一個偉大的建議。因為和很多人會晤,我敬仰很多其它宗教傳統,理所當然,我不希望自己是一名原教旨主義者或者狂熱分子。我有時候會提起我曾去過法國北部的露德。我去那裡朝聖,在耶穌基督的像前,我喝了一點水。我站在雕塑前,浮想聯翩,數世紀以來,數百萬人來拜訪這個地方,尋求慰藉,其中有一些患病的人通過他們的信仰和某種賜福得以痊癒,我都聽說了。因此,我回味著這些事,對基督教產生一種深切的感激,幾乎要潸然落淚。後來又有一次,在葡萄牙的法蒂瑪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的簇擁中,在一座聖瑪麗的小雕像前,我們做了很短的一會兒靜寂的禪思。我和其他人正要離開的時候,我轉身發現,聖瑪麗真的在向我微笑。我看了又看,是的,她的確在微笑。我覺得聖瑪麗似乎對我無宗派的做法有一定的認識!但是,如果我花更多的時間和聖瑪麗討論哲學,或許會產生更玄奧的東西呢!

不管怎麼樣,即便對自己的信仰執迷也是無益的。有時候宗教造成衝突和分裂,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宗教被認為是一個增進慈悲和寬恕的路徑,而慈悲和寬恕是憤怒與憎恨的治療劑。因此,如果宗教本身對其它宗教製造更多的憎恨,這就像一種藥被認為能夠治病,但反而卻造成了更多的病痛。那怎麼辦呢?所有這些悲劇本質上是因為缺乏對道德準則的信念,因此我相信我們需要各種修持,需要各種影響因素,為提升世俗道德做出真正的努力。

世俗主義和尊重他人

現在談一談世俗道德。我很熟悉印度前副首相阿德瓦尼。他有一次提起,一家加拿大電視台採訪他,問他印度成功的民主實踐的基礎是什麼。他回答說,在印度,數千年來,有一個傳統就是一直保持對他人的尊重,不管是論爭還是觀點差異。他告訴我,大約三千年前,查瓦卡 – – 或者說“虛無主義”哲學觀點在印度得到發展。持其它印度哲學觀點的人們批評他們,譴責他們的觀點,但是持查瓦卡見解的人仍然被視作“利仕”,意思是聖者。這表明,儘管有爭議或者熾熱的討論,但仍然存有尊重。這意味著我們也必須要尊重不信教者。

昨天我說,我的有些朋友,一些基督徒和穆斯林,對“世俗主義”這個詞有一點保留意見。我想這是因為在法國革命和布爾什維克革命期間,有一種反對宗教的傾向。但是,我想在宗教和宗教機構之間做出明確的區分,這是兩種不同的東西。任何有識之士怎麼能夠反對宗教呢?宗教意味著愛與慈悲,而沒有人可以批判這些。但是,宗教機構卻是另一回事。在法國和布爾什維克革命期間,兩場革命中的統治階層確實濫用了民眾。此外,統治階層還得到了宗教機構的全力支持,因此,很符合邏輯,為了形成反對這一統治階層的決心,革命也包括了反對宗教機構。因此,就形成了一種反對宗教或上帝的趨勢。

即便在今天,如果在包括藏人佛教社團在內的宗教機構內部發生了某種剝削,我們就必須反對它。我自己的作法是,在兩年前,我就已經自行終結達賴喇嘛作為藏人世俗與精神上的領袖之四百年俗規。我結束這項舊習,是出於自願,而且感到愉快且驕傲。此類事情實際上破壞了宗教或佛法的真正價值。因此,我們必須要在宗教機構與真正的宗教修持和要旨之間做出區分。

根據印度對世俗主義的理解,對宗教從來沒有一種消極感,而是尊重一切宗教,也尊重所有不信教者。我認為這一點很智慧。我們如何提倡這一點呢?通過宣教嗎?不。那麼自然是通過祈禱了?不。通過教育。是的。我們接受了生理衛生的教育,那麼為什麼不接受精神或心智衛生的教育 – – 關於如何關懷一種健康的心理的簡單知識呢?不需要談論上帝或後世,佛陀或涅槃,而只是如何培養一個心智健全的幸福的人。一個幸福的人創造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個幸福的家庭創造一個幸福的社團。因此,我認為我們需要一些精神衛生方面的課程。

精神衛生

什麼是精神衛生呢?它的意思是消滅那些破壞我們思維平靜、心神和平的因素。這些因素就像一種精神疾病,因為這些負性的情緒不僅會毀滅我們平靜、健康的心理,也會破壞我們判斷現實的心智能力。它造成很大的破壞,因為充滿憤怒的時候,你就看不到現實,你的思維就有了偏頗。懷著執迷,你同樣無法正確認識現實。這就是一種心智的疾病。我們心智的真正本質是認識,因此任何削弱這種認識能力的心理因素是一種負性的東西。

因此,精神衛生就是減輕此類情感,為維護一個人的心智能力保持清晰和平靜,這就是一個健康的心理。為了能夠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首先要培育和發展出這樣做的興趣。沒有興趣,你不能強迫人們去這樣做。沒有法律或機構能夠迫使人們去做它。它必須通過個人的熱情來產生,而這只能在你認識到這樣做的價值時才能產生。而我們能夠教導的就是這些價值觀。

思維和情緒的科學發現

現在,讓我們看一看科學。起初,現代科學關注的是物質,你可以測量物質。我認為,在20時候後半葉,以及現在,即21世紀初,越來越多的科學家真正表現出對思維及其情感的興趣,因為涉及到健康的時候,思維和情感之間存在緊密的聯繫。有些科學家說:“健康的心理,健康的身體。”醫療科學家也說,持續的恐懼、憤怒和憎恨實際上會吞噬我們的免疫系統,而一個更富慈悲的心地基本上會維持,甚至能夠增強身體的健康。顯然,我們知道,對那些心理健康的人來說,對他們身體的積極效果是巨大的。

在負性的環境中認識正性

在我的生活中,我面臨著很多困難。在16歲的時候,我就已經背負不少的責任,而且當時的環境也變得非常艱困。之後在24歲時,我失去了我的家園,然後成為流亡難民直至今日。就在此際,西藏境內曾有許多苦難和困頓,因此人民都把希望與信任加諸於我身上,但我自己卻感到孤立無援。但是,我平靜的思維讓我能夠更加現實地看待這一切。正如寂天大師所言,如果困難能夠被克服,那麼就無需擔心了。如果困境沒有被克服的可能,那麼擔心也沒有用。這很現實,因此請實踐這些吧。

用一種更現實的方法看待問題,認識到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對的,這一點很重要。不管發生什麼,都會有一些積極的效果。就我而言,我離開了我的祖國,而成為了一名難民流亡者。但因此我有了機會去結識很多人,認識很多不同的觀點。我遇到過乞丐、領袖、不同領域的學者、以及反宗教人士。這很有幫助,因為如果我待在西藏,我想我的知識就會在現在的基礎上減半。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一種悲劇,但是從另一種意義上講,這給我帶來了很美好的機會。如果我們從不同的視角去看,那麼我們就會認為是合適的。壞事可能會發生,但其中也可能會有好東西在裡面。

在過去,藏人有一點孤立,但是現在,他們的思想廣闊的多了。多個世紀以來,藏人好像生活在一種睡眠狀態,現在,他們醒過來了。這很不錯!因此,你看,如果你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你就能發現一些積極的東西。在維護心靈的平靜方面,這是一個巨大的助益。這些日子,很多老朋友告訴我,我們相見時,我的臉仍然看起來多麼年輕,於是有些人問我其中有什麼秘密。通常我會告訴他們,8-9個小時的睡眠有助於心靈的平靜。實際上,這只是一個因素,但是,如果我的思維和心理狀態相對寂靜平和,這才真正富有饒益。

平靜的心靈甚至能夠幫助你從手術醫療中恢復。我做了膽囊手術後,情況的確很嚴重。手術大夫後來告訴我,這種手術一般需要15-20分鐘,但是我的病情很嚴重,我幾乎要3個多小時,因為我的膽囊比常規腫大了兩倍,裡面有大量的膿。但是我5天之內就恢復了,如此而已。因此,平靜的心靈和樂觀的態度確實有助於維護健康的體魄,即便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你也能夠迅速恢復。心靈的平靜是良好健康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內在美和外在美

這裡我還要半開玩笑半戲謔地提到,有些年輕女士們喜歡在化妝品上花大錢。有些女士在臉上塗上各種顏色 – – 藍色、綠色和其它顏色。這看起來並沒有多好,但是她們認為這漂亮極了!人們似乎更加關注外在的美。還有一天,在一次公眾演講時,有一位女士一頭藍髮,看起來很怪。因此,我當然戲謔了她,告訴她藍髮並不一定就漂亮!外在美當然重要,但是內在美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在外在美上花大把錢的女士們,請關註一點內在美,這要好的多呢!

作為學術主題的思維和情感

現在,我們談論科學發現。真正內心的平靜至為關鍵。內心平靜的基礎是自信和內在的力量,它們來自懷著對他人的尊重、對他人福祉的關懷的情感,對愛與慈悲的修持。這就是世俗道德。

從幼兒園到大學,我們可以對思維、對如何處理我們的情緒加以訓練。這個題目很大,對我們的思維和情緒,及其二者之間聯繫,有大量的解釋。我們可以看到一種因果律,如果在思維的某一部分發生了什麼,在別的一部分也會發生點別的什麼。因此,要處理這一點,我們需要嚴肅考慮心理和整個大腦相互聯繫的方式。

這樣一個大主題確實有學術價值。在美國,過去的幾年裡,科學家們致力於這一信息基礎的實驗,發現了一些相當明確具體的結果。結果,有了現在的世俗道德教育計劃。現在,我們正致力於基於政教分離的世俗道德課程草案,草案能夠適合世俗教育領域。

聽眾朋友們,尤其是在座的教育家和思想家們,應當多多考慮這方面,如果機會來了,應該就這個主題做一些探討。當前,教育體系似乎缺乏倫理道德方面的課程,因此,在這方面,大多數人依靠宗教教導。這當然很好,但是同樣還有那樣一些人,對宗教不感興趣,認為很難接受宗教觀念。這使得宗教教育變得很艱難。因此,我們需要找到一種世俗的方法,這樣可以被普遍接受。

演講到此結束。現在請提問吧。

問題

問題:您最後的評論涉及到了我打算要問的問題,但是為了得到一個全面的回答,如果您不介意,我打算再問一下。關於在學校和大學裡教世俗道德,您是不是和其他人正在努力開發一個適當的教學方案?如果是,您是否有任何教育或金融機構來支持呢?

尊者:在印度,在德里的一些大學的幫助下,我們已經開始製訂課程草案,就像我此前提到的。我們同樣還有心靈與生命學院。在美國,在自己領域 – – 例如在威斯康星大學、埃默里大學、斯坦福大學等地的個體成員等等,已經在做世俗道德的教育。我們已經將這種機構擴展到了歐洲。不久,我們要在德里或德里近郊建立這樣一個機構。目前,我們只是在這方面做出努力。一旦課程準備就緒,那麼我們或許能夠訓練一些教師,這樣就一定有成效了。或許這是值得的,我們將拭目以待。

問:我愛這個星球,以及組成這個星球的一切,地球、植物、動物,以及美妙的人類。但是,這些人卻總是破壞地球,或許通過一些瑣碎簡單的事,例如買塑料瓶,然後是一些更大更嚴重的事情如森林采伐。我知道,我一定要有耐心,但當看到這樣情形,看到生命在死亡和受苦的時候,我就怒從心頭起,我想訴諸打鬥。我的問題是,憤怒有健康的嗎?我能懷著愛去打鬥嗎?

尊者: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憤怒與動機有關。因此,出於關心某件事或關心他人的憤怒是一回事,受到憎恨驅使的憤怒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謝謝您能來到這裡。能夠看到您,聽您講座,實在很美妙。我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如果你明天有空做任何事情,你會做什麼呢?謝謝。

尊者:通常,不管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就讀佛經,主要是藏文的。藏傳佛教中,我們大約有300卷經。約有100卷是佛陀的言教,就像是一部聖經。我們還有另外200多卷注疏。因此,我一直告誡藏人,這些並不只是用來頂禮膜拜的東西,而是用來研究的典籍。我在給別人這樣說的時候,也努力來閱讀這些書籍。我想,在300多卷經典中,我到如今可能才讀了30或40卷。因此,還有很多書需要去研究。如果我有兩天的閒暇時間,我可能會去有雪山的地方。我喜歡看到更多的雪!

:您說到我們這個星球上或許有60億信教者和10億無神論者。我有這樣一個印象,有三分之一的人對傳統的製度化的宗教沒有一種如如在家的感覺,但也不是無神論者,而是在製度化的宗教之外尋求靈性。您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尊者:很多年前,我在斯德哥爾摩見到一小群人。他們不喜歡現存的傳統或宗教,但是仍然在追尋某種靈性。是的,有這樣的人。但是,我發現,你們所謂的“新時代”,或者東拼西湊,做成一個大雜燴,這並沒有多大用處。

我想,不僅是滿足於物質需求,而努力找尋更深沉的價值所在,這是好的。分析我們的生活,認識到我們的幸福並不是來自某種感官的滿足 – – 例如音樂響起時,你感到快樂,音樂停下來,這種滿足感也就終止了,這是值得稱道的。在心理層面,擁有巨大的信仰之情和慈悲 – – 由此而來的滿足感要持久的多得多。

:對您來說,什麼是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

尊者:我一直告誡人們,生活真正的目的就是過一種幸福的生活。現在,要獲得幸福或者快樂,我們不應該依賴於感官能力和經驗,而應該依靠心理狀態。因此,正如我平常所言,我們應該更加關注我們的內在價值。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