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當今世界佛教 > 通過世俗道德獲得快樂心理

通過世俗道德獲得快樂心理

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克拉根福,奧地利, 2012 年 5 月 20 日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轉錄,略有編輯

今天我要談一談如何在利用世俗的手段的背景下獲得快樂的心理問題。 我很高興有這樣一個機會能夠在此向這樣一大群聽眾談一談。 我們的一位偉大的朋友,美國科學家大衛·利文斯通,現在已經離開我們了。 他曾經說過,一個富有熱心的人遇到別人時,他(她)的眼睛會睜得更大,他(她)的瞳孔會擴大。 他說,他看到我的時候,他的眼睛也會睜得那樣大,他的瞳孔也會放大,而這只在兩個人身上發生,一個是我,另一個是他的妻子。 但是現在,我去的每一個地方,當地的人都同樣如此,他們對我表現出真摯的溫暖情感,對此我深表感激。 也謝謝你們。

“世俗”是什麼意思呢? 我根據印度的傳統來運用它。 但是,我的一些穆斯林和基督教朋友覺得“世俗”暗含著一點反宗教的意味,因此,他們不喜歡我用這個詞彙。 同樣,一些人認為“道德”需要建立在宗教的基礎上,但是印度憲法卻建立在世俗主義的基礎上;它並不是反 – 宗教的。 在印度,人們很尊重宗教。 甘地和印度憲法的起草者們都是宗教信仰虔誠的人。 在這種語境下,“世俗”的意思是尊重所有宗教,不存在認為某一種宗教比別的其它宗教更好這樣一種思想;在印度,數千年來,這種世俗主義也尊重不信教者的權利。 因此,我用“世俗主義”的意思就是指此。

作為人類,甚至是動物和昆蟲,我們都渴望獲得更多的安寧和平靜。 沒有人想要煩惱;每一個人有權利獲得幸福,克服煩惱、麻煩和苦難。 對於這一點,無須邏輯或者實驗來證明。 天性如此;一切有情眾生,鳥類、動物、人類、我們全都在努力達到這個目標。 重要的是達到這個目標的方法。 它必須是現實性的,運用不切實際的方法只能讓我們達不到這個目標。 例如,我們有時候發現動物受到驚嚇以致於跑錯了方向;它們衝著傷害它們的方向跑去,而不是逃離。 但是,我們是人類,我們擁有非凡的智力,因此,我們更加有能力通過理性和智慧遵循一種現實的路徑,這樣我們更能成功。 我們擁有長遠的認識,因此有時候願意犧牲暫時的利益以饒益長遠的成功。 這是我們的智力在動物之上的一個明證。 因此,因為擁有這種智力,我們人類要努力達到長遠的饒益。

因此,問題在於,什麼層次的經驗會給我們帶來最大的饒益呢? 感官層次的經驗基本上是暫時性的。 例如,你欣賞一幅圖畫或一場運動賽事,或者一名遊客去不同的地方、欣賞不同的景緻、不同的風俗習慣和群體;對,從中你們得到某種感官享受,例如通過眼睛欣賞。 例如,我在德里的司機是一位印度人,酷愛板球。 我問他,有板球賽事的時候一晚上能睡多長時間,他說四小時。 於是我批評他,我說睡一場好覺要比看比賽好的多。 這對心理更有好處。 還有音樂、美妙的香水、佳餚美食,以及舒服的身體感覺。 這些感官層次上的舒適只是暫時的。 當它們結束的時候,唯一剩下的東西就是我們對它們的記憶。

另一方面,有些體驗屬於心理層次,它們並不依賴於感官體驗;從中產生的愉悅感會持續更長時間。 因此,認識到體驗幸福和不幸有兩種層次,這很重要。 一個是在感官層面,這是即時性的;另一種是心理層次的,它更深刻。

在當代世界,人們過多地置身於感官的層次,認為這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們為了幸福總是尋求外在的物質資源,從而忽略了內在的、更深刻的層次。 很多年前,有一次我在德國柏林,我住的賓館恰好正對著一家夜總會。 我晚上大概在 7:30 或 8 點時分睡覺,我能夠看到外面不同顏色的燈光,紅色的、藍色的,閃耀著,還有巨大的砰砰聲。 我去睡覺,半夜醒來了,外面的一切還在持續,我 4 點整起床,這時候仍然在持續。 夜總會里人們的所有精力都被吸引到這種感官層次上了。 我想,第二天,所有人都會精疲力竭。

最近,我碰到一家印度人,他 們有幾個孩子,父母親也在,我們只是隨便聊了一些。 我談到在過去的兩三年裡我再也沒有看過電視;我只是聽 BBC 廣播。 這家的年輕人對我說,“不看電視你一定很無聊!”這表明,他們看得很多。 尤其在美國和歐洲,孩子們看電視太多了。 這並不是很有幫助,因為這改變著他們通過敏銳的智力去思維的能力。 因此,在心理的層次上、而不僅僅是在感官的層次上努力以為找到幸福的途徑,這更有意義。

另一點是,對情緒的真正干擾主要來自心理層次;因此,幸福的生活需要平靜的心理。 既然干擾源來自心理層次,我們需要在心理層次上進行處理來達到這一點。 因此,首先我們需要更加關注我們的內在世界、內在的價值。 在大腦的小小空間裡,我們可以探索廣闊的內在的心理空間,但是實際上我們對這個內在的空間知之甚少。 因此,我們需要探究情緒。 當強烈的情緒產生時,我們用部分思維來查看這種情緒,那麼我們就會發現它逐漸減退了。 我們有能力發現心理被憤怒所左右,隨著我們檢查它,強烈程度就減弱了。 可以更深入地審視心理,這很有趣。

現在,我們身處 21 世紀。 看起來 20 世紀是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世紀。 這是因為在科學和技術領域有如此多的發展。 因此,我們的知識增加了,生活水平提高了。 但是,同時,這也是一個血腥的世紀。 很多人遭受了巨大的煩惱的苦難。 2 億多人慘遭屠戮,其中有些人死於核武器。 如果這種巨大的暴力行為製造出某種新秩序,我們或許可以認為其正當,但事實並非如此。 即便是現在, 21 世紀初,伊拉克、伊朗和阿富汗都有很多問題,很嚴重的恐怖主義;這是過去的錯誤與疏忽的症候。 過分只強調外在的事物。 現在,我們必須更加思考內在價值,而不僅僅是外在的條件。

同樣,貧富差距是個大問題,儘管物質上的進步總體上不錯。 在這裡,奧地利,平等的水平很不錯,但是去年我訪問了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我問了貧富差距情況,是大還是小,他們說差距很大很大。 但這裡,在奧地利,差距很小。

我還問道,“腐敗的程度是大還是小呢?”民主國家有自由的言論和媒體,可能仍然有很多腐敗問題。 這是因為缺乏自律,缺乏道德準則。 例如,印度民族是一個很具有宗教思維的民族,但是同樣也有很嚴重的腐敗。 很多印度人在家裡有神像,他們供香、獻花、祈禱,但有時候我回來玩笑說,他們的祈禱是“願我腐敗成功。”因此,這很讓人傷心。 他們具有宗教性思維,但很多人卻腐敗墮落。 他們被認為是信教者,但卻沒有達到真正實踐其宗教信條、敬畏神祗這樣一種信教者的程度。

幾年前,我和一位學者就跨國公司和它們的利潤如何不透明的問題做了探討。 我們討論了這些東西,我說,“經營這些公司的這些人們被認為是敬畏上帝的,因此他們應該有一定的原則”,而他說,“這是 18 世紀的想法。”因此,儘管這些人可能向上帝祈禱,但他們並不嚴肅以待。 如果他們嚴肅以待,他們應當遵循上帝的忠告而誠實、關愛他人、講道德。 因此,我們必須要關愛他人,關愛我們的環境。 因此,我們需要更加強調道德倫理,這意味著更加強調自律,不是從義務或畏懼的意義上說,而是自願地,基於對“如果我們參與其中,這有違道德”這樣一種認識。

我們需要為增進倫理道德做出努力,否則隨著人口如此增長和資源如此短缺,會產生越來越多的問題。 因此,我們要付出努力,將 21 世紀造就成一個慈悲的世紀。 這是倫理道德、世俗道德的基本原理。

倫理道德和熱忱待人聯繫緊密。 這就意味著對其他人越來越關心。 他人也想幸福;他們不想遭遇不幸,我們都互相聯繫著。 他們的幸福是我們自身幸福的源泉。 當我們理解了這一點,從而尊重他們,那麼就沒有謊言、欺騙、恐嚇或剝削的立足之地了。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熱忱待人是幸福的源泉;它源於我們和母親一起時候的生物因素:我們通過母愛和母親的乳汁而生存。 這種經歷深入到我們的基因和血液當中。 問題是:兒童更關心來自別人的愛,而不是他人的錢財或者文化的東西,但是隨著他們長大成人,除非他們更富有智慧,否則他們的價值觀就會降低。 為什麼呢? 這是因為他們變得更加自我中心了。 如果幫助別人,他 們完全是出於“我會得到什麼回報”這樣一種興趣。 因此,自我中心支持一種大“我”,這就是大麻煩的根源。 通過將自己看作是歐盟的一部分、或者整個世界的一部分,我們需要將整個人類群體看做是“我們”。 我們需要通過將這個世界上的 70 億人看作是“我們”,而我們是這個“我們”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僅僅根據這個小小的“我”來進行思考。 因此,我們需要尊重每一個人,包括窮人和富人。 在經濟上,在所有領域,每個人應該有同樣的權利。 如果我們培養對他人福祉的關切,這種尊重就會形成。

這並非必然屬於宗教的一部分;宗教是一種私人的事;而這些是對整個人類的關懷。 如果我們尊重所有其他人,就不會有剝削了。 同樣,熱心待人對身體健康也大有裨益。 有些科學家說,長期的危險和恐懼削弱我們的免疫系統,因此,當我們以自我為中心時,我們就會在自身上體驗很多擔憂,我們對他人就會有極其嚴重的不信任。 而這導致孤獨感和恐懼,進而又導致挫折感,最終是憤怒。 但是,一旦我們敞開心扉,我們有了關愛他人的情感,那麼我們就會培養起自信。 通過自信,我們能夠做事光明磊落。 不管我們遇到誰,看到誰,對我們周邊的所有人,我們都會視作兄弟姐妹;如果我們熱心待人,關愛別人,絕大多數人都會積極回應。 但這並非總是如此。 不管什麼時候我坐車走路,我總會看著路上的人們,對他們致以微笑。 有一次在德國,我朝著人行道上的一名女士微笑,這讓她不勝困惑,這樣,我們的微笑非但沒有讓她感到幸福,反而使她感到害怕,於是我把臉轉了過去。 但這種情況並不常見。

熱忱待人是我們從母親那裡學到的東西,因此這是我們需要終其一生攜帶的東西。 在一次科學會議上,我們有這樣一個口號:“健康的心理、健康的身體。”關於這一點,我們需要認識現實,我們需要有一個安靜的心理;如果我們受到干擾,我們就會變得偏激,從而看不清現實,那就會帶來很多麻煩。 因此,熱忱待人有助於我們培養安靜的心理。

如果我們沒有安靜的心理,那麼這就會在我們的教育中產生麻煩。 如果心理不安靜、不幸福,那麼學習就很困難;因此,安靜的心理有助於執行一切工作和所有職業,包括政治。 簡而言之,心理的安靜帶來自信,有了自信,我們就能夠更加清楚地認識現實,在此基礎上,我們能夠培養越來越濃郁的古道熱腸。

這些是世俗道德的基本原理,是幸福之藝術的關鍵。 就我自身而言,我發現它極其有助益。 如果你覺得這有一定的意義,那麼請實踐它。 如果它對你沒什麼意義,就請你忘記它。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