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靈修導師 > 干擾靈修和修持的四十六種錯誤

干擾靈修和修持的四十六種錯誤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2006年3月

在《 現觀莊嚴論》(藏文: mNgon-rtogs rgyan,梵文: Abhisamayalamkara)中,彌勒枚舉了對培養可用之於諸菩薩(藏文: sbyor-ba'i skyon)的智慧造成乾擾的四十六種錯誤。正如自續派在其方案中所描繪的那樣,這些錯誤一直到聖菩薩的第七菩薩地(果位)層次都在發生。儘管它們是根據般若波羅蜜多( 深遠的分別智,智慧的圓滿)典籍,這些錯誤也適合於佛法研究和修持的其它方面。

僅同弟子有關的二十種錯誤

與弟子有關的十二種普遍錯誤

(1) 要理解般若波羅蜜多必須要花很長時間、面臨很大的困難。這是指造成這種錯誤的內在的和外在的障礙。

(2) 學得非常快,對此頗為自負,但是忽視學習其細節。

(3) 記錄般若波羅蜜多教義、或者繪畫唐卡時,體驗生理的阻障如打哈欠、發笑、玩笑、以此取樂。

(4) 如果在書寫般若教義時,存在一些心理障礙如同在做一件馬虎稀鬆的活兒,或者只有一半心思在上面,另一半心思在另一個人或一件事上。

(5) 存在語言障礙,例如念誦密咒或者做薈供只是為了獲得尊敬、金錢、或者一個人的服務。

(6) 從大乘修持轉向其它傳承,我們已經追隨著大乘傳統,並認識到這是正確的,但是因為沒有佛預言我們何時覺悟,因而失望沮喪。

(7) 對大乘之道先是懷著巨大的熱情,但是當發現它有多麼困難、要付出多麼長的時間時,我們信心減弱。

(8) 對佛陀關於般若的教義沒有一個正確的體驗,因而深深陷入(深深體驗)到俗事當中。

(9) 想通過修持小乘達到佛遍知一切的智慧。

(10) 在理解了大乘教義中的要點後,不是追而隨之,反而轉向小乘,因為後者更容易。

(11) 相信只追隨小乘,我們就能夠獲得覺悟。

(12) 相信大乘和小乘是一回事,會帶來同樣的結果。

造成思維游移的八種錯誤

(13) 因為執迷於某種感官上嚮往的東西而習得很多偏見性的、預先就有傾向的、偏頗的思想。

(14) 在復印或謄寫般若波羅密多這樣的經典,不是視該經典只是一冊書,而是將它看做佛陀的智慧本身。

(15) 試圖在不能確定存在的現象 – – 例如書本上 – – 獲得安全感(皈依)。

(16) 常常執迷或迷戀於打印的書籍。

(17) 執迷或迷戀於口授的教義和唪誦,視之為佛的真實智慧。

(18) 執迷或迷戀於好地方、美景、以及金錢。

(19) 滿足於被誇讚或被討好,心醉神迷於自己多麼了不起。

(20) 聽從摩羅(惡魔的勢力) – – 他們裝扮成僧人,進行錯誤的教導 – – 的言教並尋求解脫。

關係到師徒二者的二十三種錯誤

這些錯誤涉及到,我們學生在徹底檢驗了靈修教師,追認他或她為我們的導師之後,發現、並逐漸沉迷於苦想,與我們相比較,對導師的錯誤也要亦步亦趨。顯然,我們在接受他或她為我們的導師之前,已 經發現了其身上的這些錯誤,我們要避開這些教師。

與學生比照,教師身上的十四種錯誤

(21) 我們學生對般若波羅密多非常欽佩,懷著極大的熱情,但是教師卻很懶散,並不付出努力來教導我們。教師對教導不感興趣,而總是一拖再拖。

(22) 學生想像學習般若波羅密多,但是教師想要教別的東西。 教師對學生想學或需要學習的東西麻木不仁,而只是想教他或她喜歡的。 還有這種情況也是,即學生想在一個地方學, 導師卻想在另外一個地方教。

(23) 學生滿足了,但是導師對感性之物充滿了慾望。

(24) 學生遵循著十二種正性的訓練,例如住在墓地、而不是在屋子裡,但是導師則不然。

(25) 學生有積極的信仰這樣正性的品質,但導師卻沒有。

(26) 學生很慷慨大方,而導師很吝嗇。

(27) 學生想給導師很多供奉,但是導師卻加以拒絕。

(28) 只要對相關主題略加提及學生就能夠理解和學習,但是導師卻需要廣泛而全面的解釋。

(29) 學生擁有十二分教的經典知識,導師卻沒有。

(30) 學生培養了六種深遠的態度(六度),導師卻沒有。

(31) 學生精於獲得覺悟之道,而教師精於獲得世俗之道。換句話說,學生對達到覺悟的方法上面,比導師知道的更多、更好。

(32) 學生有很好的記憶教義的能力,但導師卻沒有。

(33) 學生想把全部般若波羅密多教義寫下來,但是導師自己卻不願意去寫或者不讓學生們去寫。

(34) 學生已經克服了每天的干擾因素,例如睡覺、懷疑、悔恨、傲慢、幻想、思維游移在美景之類的事物上,而導師卻沒有。

與教師比照,學生身上的三種錯誤

(35) 導師在談毫無樂趣可言的地獄界,學生驚慌不安,從為了幫助那些墮入其間的生眾而要往生地獄界的念想中退縮出來。

(36) 導師在談神聖的天界的樂趣,學生們生起對天界的嚮往,想著要往生那裡。

(37) 導師想教一小群學生,但是學生違背導師的意願,隨行帶來一大批其它學生。

師生身上都有的錯誤

(38) 導師不公,例如要求學生不跟隨其他導師學習,而學生卻不認同,而跟隨其他人去學習。

(39) 導師向學生就一定的事情提出需求和要求,而學生不願意給導師。

(40) 導師想去一個可能有生命危險的地方,並要求學生同去,學生不同意,也沒有去。

(41) 導師想去一個發生大饑荒的地方,而學生不願意同去。

(42) 導師想去一個小偷強盜盛行的地方,而學生不願意同去。

(43) 導師想去一個人們給予大量供奉和奉獻的地方,而學生不願意同去。

那些實際上在誤人子弟的所謂導師的錯誤

(44) 我們在學習真正的般若波羅密多教義時,所謂的導師就會來說:“你學習的東西並不好。來跟我學吧”,這時候他或她要教授的所謂般若波羅密多教義,實際上是他(她)自己編造的。

(45) 我們在正確地修行空時,所謂的導師就會來說:“不要那樣進行靜坐。為了獲得對空的正見,要修行身體上醜惡的方面,或者別的類似的東西。 ”通常,這意味著碰到了一個所謂的教師,他 說我們修行的正確方法是錯誤的。

(46) 錯誤地相信這種所謂的導師 – – “摩羅的表現” – – 真的就是一位覺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