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靈修導師 > 崗波巴大師得道史

崗波巴大師得道史

那王達毅格西
達蘭莎拉,印度,1979
洛桑堅贊口譯
三昧耶•哈特、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編輯,2003年12月

《解脫寶鬘論》被稱為聯繫噶當和大手印傳承的珠串。它的著述者崗波巴(1079 – 1153年)在修持和觀念上師承諸多噶當派大師。從上師米拉日巴處得到大手印教義和傳承後,崗波巴才將二者貫通為一。

要深入理解和研究這部著作,需要我們對著者崗波巴大師本人有所了解。對著者的生平一無所知,他的教義也將沒有多少意義。因此,我們要熟悉崗波巴,了解他在尋常人的平凡一生中,如何通過修持得道。這些教義正是他自身經歷和佛法修持的結果。

預言

米拉日巴授受門徒前,本尊金剛亥母向他顯現並預言在不久的將來,他會收到一位太陽一樣的弟子,一位月亮一樣的弟子,還有星星一樣眾多的其他弟子。太陽一樣的弟子就是崗波巴,也稱達波拉傑(達波大醫師)。崗波巴和惹瓊巴(1084 – 1161年)等眾多弟子一道成為米拉日巴的傑出弟子。

崗波巴並非凡人。他在這一時代、這一宇宙的出現在許多佛經中早有預言。尤其在《白蓮經》中,對他的到來有著清晰的描述:

在佛陀釋迦牟尼時代,有一天,佛陀轉向阿難達說,“阿難達,我進入究竟涅槃後,在此一大洲的北部將有一位授具足戒的僧人,人們會稱他為比丘醫者。”崗波巴正是一名比丘,一名具有醫學天賦的成功醫生。“他的無數前生都依止佛法修持,他將擁有眾多精神導師。”

居士階段

崗波巴出生在西藏位於尼泊爾邊界達波地方南部的一個小村子裡。他的父親是村里知名的醫師。兩個兒子中,崗波巴居長。兒時的崗波巴天資聰穎,他子承父業,也成為一名有成就的醫師。十五歲時,崗波巴學習了很多寧瑪派的經典,積累了大量寧瑪派的知識。他追求學習諸多精神修持,二十五歲時娶卓梅 – – 鄰村一家富戶的女兒為妻。他們婚後育有一男一女。

幾年後,崗波巴的兒子突然亡故。崗波巴將兒子的屍體運到公墓,按照當地習俗做了安葬。送葬回家後,崗波巴發現女兒也去世了。女兒去世不久,他的妻子也疾病纏身。身為醫生的崗波巴給妻子使用了所能及的各種醫藥,也求教其他醫師,做各種法供以求妻子康復,但都無濟於事。隨著妻子病情日漸惡化,他們絕望了。最終,崗波巴坐在病榻旁邊給妻子誦讀了一段經文,為死亡做準備。但妻子咽不了氣。

崗波巴對妻子頗感驚訝。是什麼使她遠離死亡呢?是什麼使她不願意放棄生命、一個只有無盡的苦痛的、無望的生命呢?看著重病的妻子躺在那裡,崗波巴滿懷慈悲,他輕輕地問,“我盡我所能,希望使你痊癒。我請來了很多醫師,試了很多治療方法,做了很多法事,期望你能恢復健康,但都失敗了。由於你前世的業行,這些方法無一起效。我們前世的業力和修行使我們相依連。但是現在,雖然我對你飽含愛與情,我還是必須得問,到底是什麼使你留戀此岸呢?不管是家中的財富、不管是我們積攢的物品,如果在阻遏你、或者你對它們有所依戀,我將捨棄一切。我會賣掉它們,或者奉送到寺院,或者施散給窮人。我要去除阻遏你去往彼岸世界的任何羈絆。不管你希望我怎麼做,我都會盡力而為。”

卓梅回答說,“我沒有依戀家中的財富或其它東西,它們沒有阻遏我。我最難釋懷的是你的將來,為此,我無法結束生命。我死後,你可以很容易地另娶妻子,兒女成群,比我們所生的還多。但是,我知道,這種生活對你沒有任何意義。這就是我對你如此牽掛的緣故。如果你答應我不會過這種生活,你就會一心依止佛法。這是你獲得幸福,也是所有有情眾生獲得幸福最有成效的方法。如果這樣,我就能夠平靜地離開此世。否則,我可能會一直這樣活下去。”

“如果是這樣,”崗波巴說道,“那麼,不管怎麼樣,我發誓會一心依止佛法,放棄這種居士生活。”

卓梅回答道,“雖然我信任你,為了使我完全心悅,也為了保證你的誓約,請帶一名證人來吧。”

崗波巴請來他的叔父為他的誓約作證。他站在深愛的妻子和作為見證人的叔父面前,立誓畢生一心依止佛法。卓梅對此非常高興,說道,“即便在彼岸,我也將看護著你。”這樣說著,她拉著崗波巴的手,流著眼淚,離開了人世。

崗波巴為妻子精心安排了火葬儀式。他用妻子的骨灰做成很多供奉用的匾牌,上面印上覺悟者的像,為她修建的捨利塔 – – 卓梅曲單至今仍然屹立在西藏。

此時,崗波巴孤身一人。他把家裡所有財富分成兩份,其中一份變賣成錢財,奉獻給三寶,施捨給窮困者,另一份以為生活和宗教修 ​​行的資糧。

有一天,崗波巴的叔父 – – 崗波巴向卓梅起誓時做證的人,來探望他。叔父料想崗波巴一定深陷於失去愛妻的悲痛之中,於是來勸勉他,要他不要太過憂傷,並通過解釋果報律安慰崗波巴。

崗波巴沒有憂傷,反而為妻子的棄世深感快慰。聽到這些話,叔父異常震怒,抓起一把土仍在他臉上。“你什麼意思啊?”叔父咆哮道,“你還能找到一位比她更好的妻子嗎?她是多麼善良啊!”

崗波巴對叔父的暴怒大為驚訝,他問叔父,“你怎麼做的證啊?我立誓依止佛法修持時你不是在場嗎?你沒聽到我的誓言嗎?”叔父滿懷羞愧地說道,“的確如此啊。儘管我已經老邁,但我從未想過修持佛法。而你正當年輕,卻能有如此的抱負投身解脫之路。如果我對你能有所幫助,我一定會深感幸福!”

出家為僧和追隨噶當派大師

有一天,崗波巴收拾了大堆食物和衣物決定獨處靜修。他沒有告訴任何親朋好友就離家到塔布地方尋找上師。

不久,崗波巴碰到了夏瓦林巴,一位仁慈寬厚的噶當派親教師。崗波巴請求完受沙彌和比丘戒,並起法號為索朗仁欽(福寶)。成為沙彌後,崗波巴師從諸多噶當派格西精進修持,和他們一道修禪、研習。他常常數日水米不進,完全進入身心福樂的觀想。崗波巴已經達到了能夠七日間專心住於三摩地的極高境界。

這樣,在求見尊師米拉日巴時,崗波巴已經在佛法修持上有了很深的洞見,也有了很大的信心。他已經完全掌握了噶當派的所有教義。他做了很多殊勝的夢,夢見自己屬於十地覺位,還頻繁地夢見一個拿一根路杖的藍色瑜珈士將右手放在他的頭上並不時向他吐口水。崗波巴以為這一怪異的夢兆示一個有害的神祗企圖極力擾亂妨害他的佛法修行,於是潛心靜修依止不動明王。不動明王示現忿怒形象。特別在噶當教法中,通過觀想不動明王來消弭有障修習之物。然而,潛心靜修之後,這種夢更頻繁、更突出、也更栩栩如生。崗波巴毫不知情,這一夢境預示著他不久會遇見他後來的上師 – – 瑜珈行者米拉日巴。

會晤米拉日巴

崗波巴第一次聽到米拉日巴的名字是在途中繞舍利塔轉經時,他遠遠聽到三個乞丐在談論什麼。其中一個抱怨時下遍及全國的飢荒,說自己很長一段時間已經沒有吃東西了。另一個反駁說他們應感到羞愧,而不應該總是談論食物問題,以防那轉經的比丘聽見而讓他們自覺尷尬。“此外,”那乞丐說道,“並非只有我們無所充飢。有一位著名的大成就者、瑜珈行聖者米拉日巴,他一直沒有食物,只是住在深山中,完全潛心佛法修持。他從未因食物而有所抱怨。我們需要的是祈禱,希望我們也能夠修得信心,像他一樣過一種簡樸的生活。”

聽到米拉日巴的名字,崗波巴心生無上的福樂。他將此匯報給自己的老師,老師說,“自始我就知道,你和這位禪脩大師因緣頗深。去找他吧,你會取得大成就。”

是夜,崗波巴徹夜難眠,他祈禱許願能夠盡快見到這位瑜珈大師。終於,他開始打瞌睡,做了一個奇怪的睡夢,夢見吹奏白海螺,那是世界上最嘹亮的聲音。崗波巴將這個夢告訴他的老師,老師說,“這是一個極其祥瑞的徵兆。你應當立刻去找米拉日巴大師。”

崗波巴飛跑到三個乞丐露宿的地方,問他們是否認識米拉日巴大師本人,是否知道他的行止,如果知道,能否引領他到大師跟前去。崗波巴告訴他們,他有十六兩金沙。如果見到大師,他將把其中一半送給他們作為酬謝,另一半則敬奉給大師本人。年紀最長的乞丐說認識米拉日巴大師,同意給崗波巴帶路到大師修行的洞穴。

老乞丐不是個誠實人。半路上,承認他撒謊了,並不知道去大師修行的洞穴的路徑。他坦言自己不好,不能再給崗波巴往前帶路了。最後,他們到了一個完全荒寂的地方,沒有房子、沒有人、沒有牲畜。老乞丐走了,崗波巴發現自己孤身一人。他漫無目的的走了好多天,食物也沒有了。最終,他碰到一個商隊。崗波巴問其中一位商人,在哪裡可能見到米拉日巴大師。商人回答,他很熟悉大師,他是個偉大的禪修者和瑜珈行者。商人還說大師經常從一個洞穴移住另一個洞穴,從一個鎮子搬往另一個鎮子,而目下,他正住在某鎮的某處洞穴裡。商人向這位雄心不已的弟子詳細指明了到大師處的洞穴和具體路線。崗波巴驚喜過望,滿懷感激地久久擁抱了這位商人。

此行又花費了數日,崗波巴一路沒有食物,最終昏倒在地上。醒過來後,他想他一定快死了,再也無緣面見大師了。於是,他雙掌合十,滿懷虔敬地祈禱能夠來世轉生為人,那樣就可以成為米拉日巴的弟子了。

正當崗波巴躺在地上等待死亡降臨時,一位噶當派大師看到了他。他見崗波巴倒在堅硬的地面上,於是就過去幫他。他問崗波巴,“你在這裡做什麼呢?”崗波巴回答,“我在尋找米拉日巴大師。我已經水米沒進地跋涉了好幾天。現在,我覺得我可能要死了,但我無緣見到大師,心裡好難過。”這位噶當派大師給崗波巴找了些食物和水,然後領他來到米拉日巴所在的鎮子上。

到鎮子後,崗波巴向許多人諮詢,如何才能見到這位上師,如何才能學到他想學習教義。最後,他碰到另外一位大師,而他也正是大成就上師的弟子。崗波巴告訴他渴望見到大師並接受教誨。那位大師告訴他不可能馬上就見到上師。在真正接受教授前,他須得等上幾天接受考驗。

幾天前,米拉日巴曾經和眾弟子晤面,告訴崗波巴要來的事情。米拉日巴說,他在等待一位比丘醫師來和他共同研修,這位比丘會將接受他的所有教義,並將之傳播十方。米拉日巴告訴他們此前所做的一個夢,夢裡這位比丘醫師帶給他一個空的玻璃罐子。米拉日巴給罐子盛滿了水,這兆示這位比丘來時對所有教義懷著完全開放、接受的心態。米拉日巴將會給他的思想之容器裝滿全部教義及正見的甘露。

接著,米拉日巴欣喜地說道,“現在,我對佛法像太陽一樣照耀四方大有信心了!”接著,他向聚集在他周圍的弟子唱道,“白獅之乳固營養,不飲怎能利益身?親嘗些許既受益。我之教義亦如是。先需親受歷練之,方能饒益如如實。”

“帝洛巴和那洛巴,所傳教法雖精深,觀想修特方能證。惟有受想行正行,方得甚深之心要。尊師瑪爾巴如我父,求取教法自印度,瑜珈行者我得授,觀想覺受與證解。”

“白獅之乳需殊盛,尋常器皿斷不行。陶缽如若置欲盛之,未註缽則碎裂矣。如此深廣之傳承,必需殊異之根器。不相應者來求法,我當嚴正拒絕之。因緣有定慧根具,我當傾情育教之。”

眾弟子問米拉日巴,“您夢中的人甚麼時候來呢?”米拉日巴回答說,“他可能後天到這裡。他現在陷入昏迷,請求我的幫助。我將通過法力帶他到這兒。”

次日觀想時,米拉日巴不時發出陣陣笑聲。這笑聲使大家有點驚慌,於是一位虔誠的女施主到他跟前來詢問究竟。“怎麼了啊?您有時如此嚴肅,有時候又這樣發笑。您應當解釋一下,因為人們以為您發瘋了呢。發生什麼事了?請您不可這樣故做神秘!”

米拉日巴回答道,“我沒任何事。我心志完全正常,也沒有故做神秘。我只是看到來尋我的一位弟子身上發生了一些可笑的事。先前,他暈倒了。現在,他又渾身酸痛,但他很堅強,竭盡全力來見我。看到的這些讓我發笑。我感到幸福,同時也覺得可笑。”

“他很快就到這個鎮子了。不管是誰首先邀請他到家裡,不久就會因此功德而修成覺悟。那慷慨的主人會迅速獲得正見和法力達到覺悟。”

不久,崗波巴抵達該鎮子。他疲病交加。碰巧,他敲的第一家門就是那位向米拉日巴詢問上述問題的女施主。她也正在守望他的到來。她立刻走出來詢問求援者的身份和目的。崗波巴講述了他在尋訪米拉日巴途中的具體故事。女施主馬上明白了,這就是米拉日巴給她談起的那個人。她牢記著米拉日巴的預言,把崗波巴邀請到家裡,給他很多供奉。

女施主向崗波巴講述了米拉日巴預言的故事。她說道,“你的上師在等你呢。他已經向我們所有人講述了你的事。他說你曾經昏倒了,他施法幫助了你。現在,他正迫不及待地等候你的到來呢。你現在就可以去見他。你會受到熱情的接待。”聽到這裡,崗波巴不僅有些自傲,心想,“哈!我一定大有成就,我的上師在等我呢。”米拉日巴知道了崗波巴心生驕傲,於是半個多月以來,看都不看他一眼,有意對他視若不見,崗波巴不得不另找棲身處。

兩週後,女施主將崗波巴領到米拉日巴的住處,詢問米拉日巴是否願意接見崗波巴。米拉日巴同意了。崗波巴進去後,發現米拉日巴坐在正中,惹瓊巴坐在米拉日巴旁邊同樣的座次上,另一邊同樣的座次上是另一位弟子。他們穿著一樣,都是白色僧裝;他們形像也一樣,擺著同樣的姿勢;他們臉上的表情也一樣。米拉日巴靜觀崗波巴,看他能否認出他們。聰慧的崗波巴可能注意到惹瓊巴輕微點了一下頭,表明三個人中米拉日巴居中。崗波巴匍匐在米拉日巴身前,將所有供奉呈在他面前。他講述了想面見上師、接受教誨、修持覺悟的熾熱願望。

米拉日巴陷入沉思。過了一會,他抓起些許崗波巴供奉的金沙揚撒在空中,“我把它供奉給我的上師瑪爾巴”,他說道。與此同時,天上雷聲大作,閃電裂空,出現了彩虹和其它祥瑞。

米拉日巴剛飲了一點“羌”,一種家釀的酒。還剩一些在桌上的頭骨碗裡。過了一會兒,他拿起頭骨碗給崗波巴。起初,崗波巴有點猶豫,因為他是受了具足戒的僧人,要遵守戒酒的誓言。坐在眾弟子麵前,崗波巴頗為尷尬。米拉日巴說道,“別再考慮了。把我給你的喝掉。”於是,崗波巴就不假思索地一飲而盡。

接著,米拉日巴問崗波巴叫什麼名字,他回答說叫索朗仁欽,這是那位噶當派大師給他的法號。米拉日巴說這是一個很不錯的名字,“索朗”意思是“正力如意”,“仁欽”意思是“大寶”,因此崗波巴就是如意寶。米拉日巴欣悅地將包含這一名號的讚詞吟頌了三遍。崗波巴覺得給他的這個名號富含深意。

米拉日巴的故事

接著,米拉日巴說道,“首先,我告訴你一些我個人的故事。但此前,我們須得向我們偉大的上師瑪爾巴致敬行禮。我們都師承他的教授。”致敬行禮後,米拉日巴講述道,“當時在印度,現世最富盛名的大悉達(大成就者)是那洛巴和梅紀巴(彌勒巴)。因為巧緣,瑪爾巴成為這兩位大師的靈修子。偉大的上師瑪爾巴於是成為我們如此親近依隨的教法之淵源和掌持者。勇父、空行母及護法使他盛名四傳。聽到瑪爾巴無上的威名後,我決定不計千難萬險,一定要找到他。面見瑪爾巴上師的時候,我沒有物質財富可以敬奉,但是我以身、口、意供奉。由於我的虔心告求,上師發慈悲心,說他有此世就能修成覺悟的良方。這一良方是他的偉大上師那洛巴傳給他的。”

“在印度,我以數年時間從上師處接受精深的教法修持,生活中樸素謙虛,一心修法,心地純淨,全心全意為一切有情眾生的覺悟。我接受了瑪爾巴大師的所有教法。上師發誓說他毫無保留地教我所有了。我的腦海裡註滿了上師瑪爾巴教法的甘露。”

“下面是瑪爾巴告誡我的,這極其重要,'人類的壽命一直在退減,而今目下正值第五次衰退。其壽在減少而非增加。不要渴望遍求一切學問。努力理解佛法修持深意,使其達到至善。唯此才能此生修成覺悟。不要試圖面面具精。'”

“我志堅如磐,根據上師瑪爾巴的教授,深知人生短暫,調服執著,從這些大師的教授中我體驗並達到了饒益的正見。我清楚見證佛之三身。通過修持和觀想,我親身見證、心生無上信心。我誠信證見三身。正如我通過修行獲得正見和體驗,我願意將我從上師瑪爾巴那裡學到一切傳授給你。你也要以這些教法為理論和對佛法的理解。你一定要像我一樣通過修行身受體驗。”

接著,米拉日巴向崗波巴說道,“收回你供奉的金沙吧,金沙對像我這樣一個老頭子沒用。收回你供奉的茶葉吧,像我這樣的老頭子沒有茶壺和炊具熬茶。收回你的所有供奉吧,金沙和茶葉對我都沒有處用。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做好準備完全依止我,在我的教授和教導下修法,那麼你必須像我一樣生活。你必須生活簡樸,對我的生活方式和修行做到亦步亦趨。”

崗波巴回答道,“如果您因為沒有茶壺和炊具而不接受我的茶葉,那麼我就另找地方熬茶吧。”於是,崗波巴到附近一所房子,熬好茶端回來敬獻給上師。米拉日巴非常高興。他招呼其他弟子一道享用了崗波巴煮的茶。

米拉日巴教導崗波巴

米拉日巴詢問了崗波巴已經接受教法修持的情況。崗波巴詳細講述了曾經教授他的導師及其教法,以及他修定觀想的情況。米拉日巴說所學教法都很美善,他已經具有修習靈熱功“拙火定” – – 一種認識實相本性是空的方法。

米拉日巴又說道,“經管你從前面各位導師跟前得到的教法、加持和祝福在你的傳承中極其合宜,但我必須給你新的灌頂,以確保你先前的一切不會因你的世間因緣而失去效力。讓我給你施以金剛亥母加持。”加持後,米拉日巴就在短時間內將一切法教給崗波巴。崗波巴迅即沉浸於修持,迅速習得對這些教義的經驗和正見。崗波巴正見與日成長,猶如新芽破土。他對自己取得的進步非常滿意,頗感喜悅。

崗波巴觀修拙火定,經驗日新日異。一個酷冷的冬夜,他在洞穴裡全身赤裸著禪修,以驗試練就的內(靈)火之功。崗波巴整夜通體溫暖,但早上剛收工,他就被完全凍僵了。他這樣禪修了一周,第七天,修見了五智如來。回去向米拉日巴報告了他的所有經驗和修見。上師說,“這無益也無所害。繼續觀想去證見。不要執著於修見,而要使內(靈)火達到極致。”

崗波巴又精進觀修了三個月,最終他感覺整個宇宙如同一副旋轉的巨輪。經歷了這樣一陣感受後,他又向米拉日巴諮詢。上師答道,“這無益也無所害。這表明進入了不同靈量諸脈的各種思慮和精力現在正進入中脈。你應當繼續觀想禪 ​​修。”

再做禪修時,崗波巴修見觀音菩薩至頭頂進入他體內和他融合為一。當崗波巴就此向米拉日巴詢問,上師答道,“這無益也無所害。這表明你的頂輪進根已經打開了。”

做禪修時,崗波巴經歷了諸多身體內在的變化。他感覺到有一股暴烈的風和一股熱氣沿著他的脊柱上下竄動。當他向米拉日巴詢問時,上師答道,“這無益也無所害。這表明不同靈量諸脈在你體內正在結合。當你控制了諸脈,它們結合之後,你會有上述感受體驗。現在,你必須回去再做禪修。”

還有一次,崗波巴修見了各色神眾及諸神。他證得清淨觀,看到列次高的神用甘露為列次低的神灌頂。米拉日巴解釋說,“這無益也無所害。這表明頂輪進根的咽喉通道已經打開了。不同淵源和地處的福樂在你身體上述各位置正不斷增強。”

這時候,米拉日巴教給崗波巴許多瑜珈修煉方法、印契手勢和體位運動,打開體內其它靈量中心。米拉日巴還告誡,“不要過分執著於這些修煉。只將這一切視作你進步的標示,不要讓它們分散你的注意力。儘管繼續這樣修煉,直至達到極致。”

禪修到這樣一個境界的時候,作為修煉者的弟子和上師的緊密相處非常重要,因為弟子必須接受具體入微的教導。如果弟子居處距離上師遙遠,上師就無法及時親自指導弟子,而這種指導對弟子取得進步至關重要。如果上師本人未能親身體驗弟子正在經歷的一切,這將是一個極為嚴重的問題。這時候,弟子所取得的一切進展將被迫終止。因此,有一位完全業已具現、富於經驗的上師,就禪修的逐次進展施以隨時的指導,極其關鍵。

崗波巴取得進步

在這個階段,崗波巴完全能夠通過入定三摩地進食,而從來不依靠現實中的吃食。一個夜晚,崗波巴夢見一次月蝕和一次日蝕。根據藏人占星術,如果天體出現蝕,表明太陽或者月亮正在被魔鬼吞噬。崗波巴也夢見有兩種生物在吞食太陽和月亮:其中一隻體型如同馬尾巴上的一根毛;而另一隻如同昆蟲的行跡。崗波巴就這個夢到米拉日巴跟前詢問,上師告訴他不要擔心修煉可能誤入歧途,這無益也無所害。這個夢是他禪修進步的徵兆。這表示兩側靈量脈的靈風正開始流入中脈。

米拉日巴鼓勵崗波巴繼續觀想,因為他知道這些都是這位弟子成就的兆示。如果一個修習者能使氣息和靈量風從側脈流入中脈,那麼他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一切有情眾生的靈量系統都是一樣的。通常,有情眾生主要通過右脈呼吸就可以取得大成就,或者主要通過左脈呼吸產生諸多憤怒。我們很少產生出自中脈的善思維,因為中脈被“介(結)”阻塞。當一個經驗豐富的瑜珈行者能夠通過中脈呼吸時,他們已經將“介(結)”打開了。他們能夠使氣息和左右兩脈的靈風直入中脈,因此只產生善念。

嗣後,崗波巴又去見米拉日巴。上師顯得異常滿意。但是聽完崗波巴歷次的體驗和證見後,只是說到,“哦,繼續吧,繼續吧,繼續。”(原文是de-nas,意為由此,復次、此後等意思。)意思是,隨著不同體驗層層深入,崗波巴應當繼續往後一階段修煉,直至達到覺悟。米拉日巴並不是不敢直接告訴崗波巴取得的進步,而是擔心崗波巴會驕傲,從而妨害他在以後修行之道上取得進步。

於是,崗波巴到洞穴裡禪修了一個月。出關前夕,他完整觀想了喜金剛和喜金剛本尊及空行者的蔓荼羅。觀想上述一切後,崗波巴思忖,這就是大喇嘛(上師)說“哦,繼續吧,繼續吧,繼續”的深意吧。這就是他的修行最終的指歸了。但是,上述觀想不時還伴隨著其它本尊及其蔓荼羅形象。一天,崗波巴觀想見黑茹迦的形象,其中包括本尊由骨殖構築的蔓荼羅。米拉日巴告誡不要認為這是取得了大成就,這仍然無益也無所害。這只是表明臍輪中心打開了。臍輪中心完全打開時,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將是白色的,一切如同被陽光曬白,這是因為白菩提心之能量完全聚集。

接著,他體驗了一個絕非夢境的經歷。他感覺自己變的極其壯大,如同巨人。他感到不同轉生趣處的各類有情眾生在他的四肢、甚至腳趾等身體各個部分爬行。這兆示他已經完全修成了現實的靈量系統。達到這個境界後,他只是做普通的拙火定 – – 靈熱禪修。至此,崗波巴可以接受拙火定最高階段的修持了。

體驗、夢境及其成就

我們已經註意到,無論什麼時候聽到崗波巴不同階段的修持體驗,米拉日巴總是說,“這無益也無所害,繼續觀想。”他總是全面解釋弟子所體驗的意義,但從不做任何誇讚。這正是一位上師教導弟子時應當做的。如果上師過分讚揚一個弟子或者鼓舞他,例如說,“這極其重要啊”,或者“現在,你獲得了一個很重要的體驗”,那樣這位弟子就會忘乎所以,這將會成為一大障難。他再也將不會取得進步,而是執迷於經歷的各種體驗,並受之擺佈。

儘管崗波巴的生活故事數頁即就,但他的禪修卻以月計。獲得這些體驗並不容易,需要數年的精勤觀修。到這一階段,崗波巴連續經歷了三十三個殊異的夢,要全部呈現太過繁多,在此只對只最後一樁給予詳述。

當米拉日巴要他的三大弟子,即崗波巴、惹瓊巴和林惹巴向他敘說他們所做的夢時,林惹巴敘述了一樁日出的夢。他告訴上師,在夢中,太陽剛從山頂升起,陽光就照射他的心,心變成了巨大的光亮。惹瓊巴告訴米拉日巴他夢見在三個鎮子穿行,引起巨大的喧嘩。

崗波巴不願向米拉日巴訴說他的夢。他向大師行了觸足之禮,哭泣著將頭放在大師的腿上,淒哀地說他的夢不值一提。那樁夢好恐怖,這一定表明他是一個極其令人厭惡的人。他擔心這意味著他障難眾多,因此乞求米拉日巴不要讓他把這樁夢講出來。米拉日巴說他知道一個夢什麼時候算好什麼時候算壞,崗波巴但講無妨。

林惹巴的夢似乎是當中最美好的一樁。這使他自認為他當是三弟子中最傑出的一個。因為他的夢中充滿了吉兆。米拉日巴解釋說他的夢是當中做壞的,這表明林惹巴的慈悲心極小,他饒益眾生會極其有限。陽光照射他的心房表示此生他將前往空行母金剛亥母的佛境。米拉日巴解釋說惹瓊巴的夢意思是他不會在一次輪迴中證得覺悟。他還要再等三生,因為他曾經向米拉日巴作出許諾,但又三次食言。

崗波巴的所謂噩夢是,夢見自己身處一片開闊地,地裡有很多動物,他邊四處走動,邊砍下這些動物的頭。當看到米拉日巴對這樁顯然恐怖的夢表現出喜悅時,崗波巴非常吃驚。剛講完,米拉日巴說,“把你的手給我。”隨後,米拉日巴慈愛地拉住崗波巴的手說對他非常有信心,一定不辜負他。米拉日巴告訴眾弟子,夢裡砍掉那些動物的頭意味著崗波巴能夠使眾有情擺脫輪迴的羈絆,達到覺悟。

米拉日巴說,“現在,我饒益眾生的工作,我維護和宣揚佛法的工作都完成了。我有接替者了。”

崗波巴超越了不再像芸芸眾生那樣呼吸的境界。每天他只吸氣一次、呼氣一次。他不斷體驗著正見和對諸佛實在的觀想,其中包括藥師八佛和三十五懺佛。

米拉日巴告訴崗波巴已經具備接受報身佛的教義的條件了。報身佛是只有對空的非概念性認知的阿利也(聖)菩薩方能見到的佛之細微三身之一身。不久還能體驗法身 – – 只有證得覺悟者方能見體驗的遍知一切之身。

分別

一天,米拉日巴對崗波巴說,“我老了,想有你陪伴著了此一生。但是,由於此前的祈願,我們必須分手,你必須要去藏地中部衛藏。”

米拉日巴給崗波巴很多建議,警告他要戒傲,因為他現在已經有諸多法力。米拉日巴告訴崗波巴既不要為業已取得或將來獲得的知識所困,也不要為法力所擺佈,這些都有可能成為他的大障難。米拉日巴特別囑咐崗波巴不要左右挑毛病,意思要他謹慎行事,不要從自己周邊的事物中找差錯。米拉日巴教導說,一個人永遠無法了解別人真正是什麼樣子,人人只能自己裁判自己。不管他們的行為是善是惡,崗波巴無法作出準確的判斷。

接著,米拉日巴告訴崗波巴去一個地方並在那裡建造寺院,並告訴他會在那裡找到他所有的弟子,所有與他將來宏揚佛法有著“羯磨”因緣的人眾。米拉日巴告誡崗波巴生活中不要與受執、嗔、昧三毒奴役的人過分親近,因為他們可能會影響他。米拉日巴還告誡崗波巴不要住在有大好或大惡的人周圍。此外還要遠離吝嗇之士,如果和他們在一起久了,到頭來他自己會即便柴屑也將珍惜不捨。米拉日巴忠告崗波巴要富有耐心,即便以覺悟者自視,永遠不可輕視自己的喇嘛(上師)。和任何人相處都要乾淨、整潔、隨和。最後,米拉日巴要求崗波巴繼續觀想修煉,增強他所獲得成就之力,直到達到高境界 – – 覺悟。

米拉日巴用他的上師瑪爾巴同樣的方式送別了崗波巴。他為崗波巴做了諸多準備、帶上食物,和其他弟子送了崗波巴一程。離別上師前,崗波巴念頌了很多讚美的詩句,感贊此生有幸師遇米拉日巴。他唱誦了師遇米拉日巴如何成為他唯一的渴望,如何欣慰他不僅能夠根據米拉日巴的傳承進行修習,而且能將這些知識和此前習自噶當派諸師的教義相貫通。崗波巴自信他的前半生已經完美。

最後一道橋

他們來到一道橋前,米拉日巴說道,“現在,請你上路吧。請你自便。出於一些吉祥的原由,我就不過橋了。”隨後,祝福了崗波巴。崗波巴到橋對面後,米拉日巴又招呼他回來。“再到我跟前來一次,我還有一個極其殊勝的教義要給你。我不給你這一建議,又能給誰呢?”

崗波巴問道,“要我為你這殊勝的教義和建議供奉曼荼羅嗎?”米拉日巴答道不需要供奉。他告誡崗波巴不可忽略建議,而要將它藏在內心最深處。隨後,米拉日巴轉身背對著崗波巴,揭起僧袍,露出赤裸的臀部。崗波巴看到米拉日巴的整個臀部粗糙如同沒鞣的皮革。

米拉日巴說,“就修持而言,如果你知道觀想什麼、如何觀想,那麼沒有比禪修更重要了。我擁有禪修的知識,也掌握著多種修行方法,我禪修啊禪修,直到臀部粗糙如同沒鞣的皮革。你也當如此修持。這就是最後的教義。”

最後,米拉日巴告訴崗波巴該啟程了。於是,這位弟子離開上師來到拉薩以南地區。在那裡,他根據米拉日巴的預言建造了他的主寺。

結論

《解脫寶鬘論》是崗波巴對噶當派和米拉日巴傳承的禪修及其教義發展的結果。他撰寫這一典籍時,他已經對兩種教法傳承都已經具現了悟,因此他在典籍中融會貫通了二者的智慧。

這是講道的傳統。為了使著者的言說對弟子產生更大的影響,通常要簡要介紹著者的生平。如果你只是閱讀或者研究而對著者一無所知,那麼將意義不大。我遵循此一傳統。

實際上,我們和崗波巴或米拉日巴之間並沒有差別。起初,米拉日巴也是凡人一個,由於不善行而充滿惡力。但是他精進修持,消滅痴與惑情,逐漸修習正見和體驗。崗波巴也如此,為取得成就,他必須勤苦修持。初始階段,他們並不偉大覺悟者,修禪、修得大智慧和成就對他們而言都非易事。假如我們樂於精進修持,獲得成就總有機會,米拉日巴甚至可能是我們當中最差的一個。當我們像這些大師們一樣不屈不撓、富於勇氣時,我們也能取得崗波巴和米拉日巴一樣的成就。

《解脫寶鬘論》就是這樣一位大師的傑作,為了饒益我輩,他將噶當派教義和大手印傳承貫通成一光明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