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上師 > 龍樹傳

龍樹傳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2006年2月

龍樹和無著是大乘佛教傳統的兩位偉大的先行者。龍樹傳承了自文殊菩薩的甚深性空教義,而無著傳承了自彌勒菩薩的廣大瑜伽行派的修持。

龍樹大概約於第一個世紀中葉或第二個世紀初出生於一南印度毗達婆國婆羅門家庭。該國位於現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和安得拉邦。包括《楞伽經》在內的諸多經典對他都有所預言。在 他剛出生時就有預言者說他只能活七天,但是,如果他父母親能夠供奉一百名僧人,他 ​​便可以活七年。龍樹的父母為他的生命頗為擔心,在七歲時就將他送到北印度僧侶大學- 那爛陀寺。在那裡,龍 樹遇到了佛學大師沙羅訶。大師告訴他如果出家、誦念阿彌陀佛心咒,即可長壽。龍樹照大師的話做了,加入僧團,法號“西曼塔”。

在那爛陀寺,龍樹跟隨勒那摩提(寶慧) – – 文殊菩薩的化身學習顯經和密續;還特地跟隨沙羅訶大師學習《密集根本續》。此外,他還從婆羅門那裡學得煉金術,獲得了點鐵成金的法力。在饑饉時,他 曾運用此法供養了那爛陀寺的僧眾。最終,龍樹成為那爛陀寺主持。他將八千名操守僧律寺規不當的僧人逐出寺院。他還在論辯中擊敗了五百名外道。

龍王的兒子化身為兩名青年來到那爛陀寺。他們身上自然的散發出檀香。龍樹問為何有此香味,這兩名青年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於是龍樹要求用檀木製一度母像,並請求龍族助他建造寺廟。兩名青年返迴龍宮,向 他們的父親請求。龍王說只要龍樹能來到海底龍族居所為他們傳授佛法,他便願意幫忙。龍樹於是來到海底,供養許多寶物給龍王,並向龍眾傳法。

龍樹知道龍眾有《般若十萬頌》,於是請求得到一本。當佛陀在講授具足一切圓滿無礙之智慧的般若波羅蜜多經時,龍眾為了妥善保管,將一部請回他們的駐地,天神及藥叉財富之主也各請了一部。當龍樹帶著《 般若十萬頌》返回人天時,龍眾將最後兩章保存起來,為的是確保龍樹能再次回來教導他們。嗣後,這最後的兩章還是被加入《般若八千頌》,因此這兩頌最後兩章是完全相同的。除此之外,龍樹還帶來龍宮之土,修 建了許多寺廟和佛塔。

曾經有一次,龍樹正在講授般若,六位龍眾前來在他頭部上方圍成一傘狀以遮蔭。因此,龍樹的圖像都顯現出六龍在其頭部上方。從此他便得到了“龍”( Naga)之名。又 由於他講授達摩教義時直達要領,如同神箭手阿祖那(印度古典《薄伽梵歌》中的英雄)之箭,他又得到了“阿祖那”( Arjuna)之名。二者合成為“龍樹”。

後來,龍樹遠行北俱盧洲(北部大陸)施教。在路上,他碰到幾個孩童在路邊嬉戲。他當場便預言其中有一名為傑他卡的孩童將來會成為帝王。當龍樹從北俱盧洲返回時,該童已經長大成人,成為南印度一大國之王。龍 樹和他一起生活了三年,教授他佛法。龍樹嗣後的歲月在該國另一地方度過,即室利巴爾伐陀(大吉祥山) – – 俯瞰如今的那伽爾朱納康達(龍樹城)。龍樹為這位國王撰寫《寶鬘論》。此王與龍樹筆下《親友書翰》中 的國王是同一人,即禪陀迦王(藏譯作德西歐得王)。

西方有些學者認為禪陀迦王即位於現在安得拉邦的薩塔瓦哈納王朝(西元前230 – 199年)國王喬達彌普德拉·娑多迦爾尼(統治時間:西元106 – 130年);還 有一些認為是其繼承人喬達彌普德拉·耶奇涅娑多迦爾尼(統治時間:西元130 – 158年)。要確切澄清此王的身份其實是很困難的。當佛陀初授 ​​時輪金剛教法時,便 是在薩塔瓦哈納王族所捐資的阿摩羅婆提大佛塔處。此地靠近室利巴爾伐陀(大吉祥山)。

禪陀迦王之子鳩摩羅·薩克提曼意欲取代父王。王后告訴王子,由於禪陀迦王和龍樹同生死,除非龍樹死,否則他不可能繼承其王位,。王后授意王子向龍樹討其頭顱,既然龍樹以慈悲為懷,因 此一定毫不猶豫地同意將頭顱施給他。雖然龍樹確實答應了王子的請求,但是鳩摩羅無法揮劍取頭。龍樹告訴他,在前世時,他曾經在割草時傷害過一隻螞蟻,因此惟有用吉祥草葉才能割下他的頭顱。鳩 摩羅於是用吉祥草葉殺害了龍樹。龍樹頭顱莊嚴,流的血變成奶,其頭言:“吾欲往西方極樂世界,然我欲再駐此身。”鳩摩羅於是攜帶龍樹的頭顱遠離其軀體,但據說頭顱和身軀每年都在逐漸靠近。頭顱和軀幹相合之時,便 是龍樹回生施教之刻。龍樹最終在人間活了六百歲。

浩繁的經論中,龍樹所著述的有《中觀理聚論》、《頌集》和《論集》。

《中觀理聚六論》是:

  • 《中觀根本論》《中論》
  • 《寶鬘論》
  • 《回諍論》
  • 《七十空性論》
  • 《回淨論》
  • 《六十頌如理論》

《頌集》中包括:

  • 《法界贊》
  • 《妙吉祥勝義贊》
  • 《菩提資糧論頌》(《出世間論說》)。

《論集》中包括:

  • 《釋菩提心論》
  • 《諸經集要》
  • 《親友書翰》。

龍樹還著述了關於《密集根本續》的注疏,包括:

  • 《成就法略集》
  • 《密集金剛生起次第經集》
  • 《圓滿次第五支論》。

龍樹最富盛名的弟子是著述了《四百論》、並為《密集根本續》做了諸多注疏的提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