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佛教的現代適應 > 應對蒙古現代化的挑戰

應對蒙古現代化的挑戰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應蒙古出版社要求而做
蒙古,烏蘭巴托,1997年8月

我來到蒙古繼續我在兩個地方的工作,這些工作是我上次1996年11月份最後一次造訪蒙古時開啟的。我一直要求在蒙古建立和組織一個大型項目,以幫助佛教的複興。這 一項目的主旨是將基本的佛教經典由英文翻譯成現代蒙古文、  出版並向全國發行。 此次訪問特地計劃為該計劃建立執行基礎設施及印刷安排。 我此行的第二個目的是應蒙古國立大學和甘丹寺邀請繼續我關於佛教的講座。

佛教在西方的傳播

十七世紀初,佛教隨著卡爾梅克蒙古人進入俄羅斯伏爾加河流域來到歐洲。學者將佛教典籍譯成歐洲語言始於十八世紀末。儘管佛教禪修教師開始在西歐和美國開始授業始於二十世紀,但直到二戰後,由 於兵士接觸到亞洲文化,西方對佛教產生濃厚興趣。禪宗和南傳上座部佛教首先在西方傳播,但近幾十年來西藏金剛乘成為西方流傳最廣泛也最受歡迎的佛教形式。在全世界範圍內,一百多非佛教傳統國家有一萬多佛學中心。這 些地方包括北美、南美、西歐、東歐、前蘇聯地區、非洲、亞洲、澳大利亞及南太平洋地區。幾乎所有的佛教傳統都有傳播。

佛教對現代西方的吸引

佛教對西方人有吸引力,原因眾多。世界上所有宗教中,佛教最適應現代科學。例如,佛教關於宇宙起源的解釋,相對性理論。此外,佛陀教導說不要因為信仰或者出於對他的尊重信奉他的言教,而 要像購買黃金一樣對事物要進行驗證和分析。因此,佛教的基本方法是批判性的,對教義要根據邏輯和個人體驗進行考量。只有在教義具有意義並產生它所宣稱的目標時才能為人所接受。現代人,尤其是西方人,並 不喜歡聽命而安靜,不加驗證或無所疑問地接受某一事物。

同時,佛教也就心智和情緒的運行機制給出了最明晰的解釋,並為克服情緒障礙、獲得專注、慈悲和智慧提供了明了且有效的方法。所有宗教都教導其教眾以忍耐、愛和智慧,但 佛教以最為可操作的方法教人如何達到上述目標。此外,佛教深諳個體差異,因而不會教導說培養上述優秀品質只有唯一的正確途徑。佛陀根據個體背景、智慧和秉性的不同因材施教。西方人喜歡個體性,因 此在個人和社會進步上,很欣賞給予多種方法以供選擇。

西方人珍愛自由,因為這意味著選擇權。佛教待人以尊重而從不強人皈依。佛教供給世界其慧眼和方法以分享。如果有人能從佛陀的言教中獲益,歡迎將之用諸自己的生活。佛 教並沒有說他們所信奉的宗教是愚蠢而低劣的,而要求他們必須放棄。佛教要求我們放棄的是貪婪、忿怒、自私和困惑。西方人喜歡被視為成人、受到尊重,而不是被看做頑冥不化的孩童。在這個意義上,西 方人發現佛教的方法很圓熟、不自大,因此能夠吸引人。

佛教對蒙古現代化的貢獻

我想要說的是,佛教的複興對蒙古並不是決定性因素,但是關鍵因素。蒙古要在世界市場經濟中前進和競爭,其民眾有深刻的自我價值觀念和文化身份至為重要。民 眾只有對自己的文化遺產感到自豪時才能滿懷信心地在世界上去競爭。如果讓蒙古人民感到不僅在此前的被統治時期、而且甚至在整個歷史上,他們國家的所有所為毫無價值,他們會形成負面的、低微的自我意象。這 將是災難性的,因為這將使他們失去感情支撐來直面現代社會的種種困難。當人被剝奪了尊嚴、感到自身的一切都落後時,他們自然就借酒自我麻木。這又導致犯罪、暴力、社會墮落,這些又阻礙社會進步。

蒙古人民並非像迷路的孩童一樣糟糕而無用,前進中需要通過一個道義上高高在上成年人皈依某一外國宗教。蒙古人民是成年人,也只有在成年狀態下才能前進,他 們擁有和世界上任何別一民族同等價值的文化和宗教遺產。如果國外勢力說蒙古人民是愚蠢、糟糕的頑童,那麼愚蠢、糟糕的頑童怎能在一個成年人的世界競爭成功呢?

此前的政權企圖剝奪蒙古的宗教和文化,使其民眾失去民族身份而成為蘇聯人。這種政策的災難性後果人所共知。中國滿人統治者曾同樣試圖將所有蒙古人同化成中國人。很多西方人似乎亦步亦趨、延 循類似的帝國主義政策,試圖剝奪蒙古人民的傳統信仰,迫使他們改宗,使蒙古人成為西方人。此前的政權使用蠻力迫使民眾轉變,西方人通過經濟力量、利用金錢和國外旅行進行誘惑。二 者都通過將所有的罪惡歸咎於蒙古傳統的文化方式,歪曲歷史;二者都通過破壞文化和外國統治來達到同樣目的。如果蒙古人當時能起而反對滿人宗主、繼而反對蘇聯支持的前政權,他 們必然同樣會拒絕企圖剝奪他們文化遺產的外國勢力。

在蒙古,此前的政權和傳教團都忽略了佛教。如果蒙古人自己也忽略佛教,他們將相信對他們傳統宗教的歪曲宣傳。如果蒙古人民研究、學習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他們將發現自己有很多值得驕傲的東西。在蒙古,佛 教是促進教育的主要力量。醫藥、數學、天文、語法、詩歌、哲學、邏輯、心理學等等,研究這一切都需在佛教修持的背景中進行。這種強調個人和教育基礎上的社會進步正是現代發展的基礎。此外,因 為佛教強調通過邏輯和理性觀照事物,而非盲目接受一勢力路線,這就為智力上的靈活性及其現實方法提供了一個良好的構架,這正是處理現代社會中復雜的事物所需要的。

有些人誤解了佛教關於忍耐的教義,以為完全是被動的、任憑他人利用。事實並非如此。忍耐的意思是在逆境中並不憤恚,而是保持冷靜,這樣就能找到最好的方法解決問題。如果心生憤恚,我們就不能理性思考,說 話做事與事相背,事後又為此悔恨。忍耐意味著力量而不是軟弱。如果我們因細微的刺激而屈從於怒氣,如同一名武士屈從於一隻蚊子,我們就太軟弱了。如果能在困難面前保持耐心,我們就不會氣餒,會 像成人一樣去應付這些困難。如果蒙古騎手不能隱忍騎馬遠行的困難,他們如何能夠比其他任何民族征服地球上更多的土地。取得經濟上的成功需要同樣的忍耐。

還有一些人誤認為佛教是迷信,僧人通過儀式召喚超自然力來解決所有問題。這也非實情。我們通過自身前期的行為積聚成敗因緣。如果我們行為不端,為賺錢而欺騙別人,那麼沒人會信任我們。我 們就為顧客以後不來惠顧造就了因緣,也為別人欺騙我們積累了因緣。另外,如果我們在商務中誠信,別人會信任我們。我們也為成功積累了因緣。這就是果報律。我們造就的潛在因緣在條件適合時將彰顯成敗。

進行佛教宗教儀式是為我們有益的果報提供環境、促使潛在的因緣成熟。不管你如何澆水,不植入種子,無說成長。同樣,如果不通過我們的行為為成功植入果報之種,不管多少宗教儀式也無濟於成功會奇蹟般出現。然 而,當我們將倫理行為和傳統禮儀相結合,我們就擁有了現世的成功正確配方。此一方法無所迷信。

簡言之,蒙古擁有值得所有蒙古人自豪的輝煌的文化和宗教遺產,這將為現代進程提供基礎。當然,否認曾經有人濫用蒙古傳統也是盲目的過度簡單化。任何文化中都有人達不到其倫理理想。但是,據 此判斷一個傳統業已破產、完全無用是沒有理由的。儘管西方宗教已經使傳統的佛教國度中的一些人改宗,但要認為這些國家的大多民眾已經放棄被視為原始落後的傳統宗教和文化而促成其經濟上的成功並不正確。在台灣、香 港、新加坡、日本、韓國和泰國,人們經過努力勞動取得經濟繁榮、國家和個人也都取得自尊。蒙古同樣也能做到。

佛教關於衛生的建議

佛陀教導說,敬尊諸佛及其教義和僧伽極其重要。示以敬尊並非為了討好諸佛或僧人,抑或為了謀求富貴,這是對我們自身及自身生活目標的禮遇。佛教修持的目標是自度成佛。成 佛意味著在生活中克服自身所有缺陷和困難、發揮自身所有智慧和潛能,這樣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達到自利和利他。人人皆能成佛,因為人人都擁有天賦資源或者說“佛性”,這能使我們實現此目標。不管我們是男是女、是 貧是富,我們都同樣擁有心智和肉身,都有交流的能力。這就是修持的原材料,據此我們可以修行成佛。因此,敬尊諸佛,我們就是敬尊自身和他人。

清潔是表達敬尊的主要方法之一。佛教要求信奉者每日都打掃廟宇和寺院、安排乾淨美麗的供奉,如同恭迎尊朋貴友。同樣,佛教教導我們每天清潔身體和屋宇,以示自我尊重和對見面者的禮遇。佛 教有關倫理的戒律之一就是不要做出任何使他人對我們不做好念想或者不尊重我們之事。

如果我們保持個人衛生,我們會自我感覺良好並提升自我形象。他人也樂意我們在場並留給他們好印象。這些是生活中成功的重要因素。如果因為別人說我們愚昧落後而我們也相信對方所言,我們就會喪失自尊。這 種喪失自身價值的感覺不僅會導致酗酒,也會使我們不能正確照顧自己、穿著打扮、收拾家務、管理寺廟。如果別人甚至在我們臟兮兮時仍然無端禮遇我們,我們可能不會改變自身的行為方式。只有在尊重自我、尊 重自己所為時,我們才能改善個人習慣。而這些自尊行為來自佛教教育,來自擺脫企圖使我們覺得自身原始落後的外國勢力的壓力。在現代社會,清潔和發展問題是相互關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