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佛教的現代適應 > 信仰斷層?

信仰斷層?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採訪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 北京, 1997
Newsweek Magazine, Asia & Atlantic editions,
January 13, 1997, 56.

在斯大林主義下,蒙古佛教幾乎滅絕。現在,蘇聯解體已過五年,蒙古的宗教傳統又面臨一新的威脅 – – 基督教傳教團的入侵 – – 或如亞歷山大·伯金博士如是說。亞歷山大·伯金博士年屆五十二歲 ​​,是 畢業於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一位優秀的美國佛教徒。最近,他遠旅蒙古做了一系列有關該國歷史宗教的講座。他說,此次旅行也讓他見證了外國福音傳教士的衝擊。除了 ​​下述內容,伯金博士還與《新聞周刊》駐 北京的喬治·魏爾費茲分享了他的觀感。

魏爾費茲:是什麼促使了你最近的這次造訪?

伯金博士:我受蒙古國立大學邀請做有關佛教的系列講座。自從共產主義統治覆滅,美國基督教傳教團浪潮從各個層面侵入蒙古。這對蒙古民眾 – – 尤其是年輕人造成巨大壓力,他們皈依基督教。這 對重建蒙古傳統文化與宗教的努力極具破壞性。

魏爾費茲:傳教團如何具有破壞性的?

伯金博士:蒙古 ​​要適應新的市場經濟和民主,民眾的自信非常重要。而這種自身價值的認可植根於自身的文化當中。因此,一旦去除前蘇聯文化,再 去掉這些傳教團企圖破壞的蒙古傳統文化及價值觀念,民眾將一無所有。他們將感覺到自身沒有價值,他們為之而生存的一切也將只是毫無價值的廢物。

魏爾費茲:具體點說,基督教傳教團是如何破壞蒙古傳統價值的?

伯金博士:他們說蒙古的貧窮和倒退都是因為佛教之故。當你看看東南亞、台灣、韓國、日本和香港等佛教社會的發展,就明白這純粹是顛倒黑白。此外,傳教者還偽裝成英語教師來到蒙古。他 們用蒙古現代文和英文的形式免費印製基督教經典以吸引語言專業的學生。他們向大學捐贈資金和電腦、給有影響力的官員子女授予學位。他們拿錢鋪路。而佛教無力競爭。

魏爾費茲:為什麼無力競爭呢?

伯金博士:佛教還在努力重建自身。斯大林時代有七百多座佛教寺院被毀。共產主義政府只允許一座寺院開放。現在,有一百五十五座寺院重新開放。但是,健 在的老喇嘛只能給年輕喇嘛們教授一些宗教儀式。他們沒有資金印製經典或將它們翻譯成蒙古現代文。當然,傳教者還提供年輕人的聚會,音樂、免費食品 – – 這可是改宗的重拳出擊。

魏爾費茲:傳教者想做成什麼?

伯金博士:傳教者堅信他們正在拯救這些人的靈魂、將他們帶入天堂。從長遠看,他們會破壞蒙古社會。

魏爾費茲:佛教社團可能有什麼回應?

伯金博士:步驟很多。我正在進行一項將藏文、英文抑或是古蒙文翻譯成現代蒙古文的項目。目前進行的另一項工作是達賴喇嘛尊者從印度已派遣教師,幫助重新建立一個佛教教育體系。自十三世紀,蒙 古就開始從西藏接受了其佛教形式。因此,二者關係源遠流長。

魏爾費茲:另一種策略就是派遣像你一樣的美國佛教徒,是嗎?

伯金博士:傳教團是美國的,因此給蒙古年輕人的印像是:他們對基督教的熱忱就是西方文化的主旨。對蒙古人或藏人佛教教師來說,要對此與此相競爭並不同樣有效。但是作為美國人,我 的到來發出了另一種信息:並非每個美國人都有上述傳教之熱情;美國還有很多其它宗教,除了基督教,我們還從其他宗教中汲取力量。

魏爾費茲:基督教在蒙古有市場嗎?

伯金博士:我舉個例子吧。達賴喇嘛尊者和教宗多年來進行了很多接觸。他們安排的事情之一就是僧侶互派。一部分天主教僧侶來到印度的藏傳佛教修寺院學習禪修,尤其是有關專注的修持。同樣,達 賴喇嘛尊者派佛教僧人到基督教修道院學習建設孤兒院、老人院、學校和醫院。在西藏,這一切傳統上都由家庭負擔。但目前在印度,並沒有那種機構,因此需要寺院去完成。去印度的基督教僧侶當然不會成為佛教徒,佛 教僧人也不會變成基督徒。但是,他們可以互相學習以造福各自的宗教及社會。這種基於互相尊重的交流在蒙古必有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