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佛教的現代適應 > 關於海外佛法中心的建議

關於海外佛法中心的建議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印度,達蘭薩拉,1987年8月18日

1987年8月18日,我在達蘭薩拉一個私人覲見達賴喇嘛尊者的場合,向尊者報告了我最近剛完成在二十四個國家長達十五個月的巡迴演講情況。我提出關於國外佛法中心經營政策的幾點建議。尊 者指出直接將這些建議傳達給這些國家的各個相關單位也許會有所裨益。因此,我提出了下列幾點觀察和建議:

一、藏傳佛教的未來並不在外國人手中,而是掌握在年輕一代藏人的手裡。因為僅有少數的傳統典籍被翻譯,以及極少數的外國人可以擁有空閒時間百分之百地奉獻在以藏文為主的傳統佛法訓練上,在可預見的未來,外 國人是不可能繼承傳承和灌頂,或是給予完整的教學和訓練。這將會是年輕藏人的任務。因此,假如每一個國外的佛法中心都有長住的格西或喇嘛以及譯者或致力留住這些人,而且假設這些人的佛學造詣高深,那 麼可預見的結果將是嚴重的人才流失。由於大多數的外國人都太忙碌,以致於無法騰出超過一個禮拜兩次的時間到佛法中心,於是格西和喇嘛大多數的時間都被浪費了,而印度僧院的僧人們的教學資源則缺乏。結果,高 品質的藏傳佛教將會在下一代失傳。

因此,我建議大約四到六個在地理位置相近的佛法中心共享一位格西、喇嘛或譯者。在這些中心完整建立前不需要派格西等前往,不然只是再次浪費他們的時間。老師們可以輪流居住在這些中心,例 如輪流在每一個中心待一個月的時間,如此,他們每年可以兩、三次探訪每一中心。當學生們隨時可以見到老師們時,學生們常會將之視為理所當然 ​​,從而使得出席率降低,因為學生們的生活是常常忙碌在其它事情上。假 如老師們在中心只停留一個月的時間,這將會被視為一個特別的時期,學生也許會騰出更多的時間,這樣他們的出勤更更有規律、更密集。在其它時間裡,學生將有時間消化所學並在資深學生的指導下修練。

而且為了避免將最優秀的老師帶離印度、尼泊爾、錫金或不丹的教學崗位,所以在選擇格西、喇嘛和譯者方面也要特別謹慎。讓我舉例來說,僅僅為了教數學,而沒有必要擁有一位世界著名的核子物理學教授。然而,假 如真的需要時,可以在一個大的地理範圍裡建立一個中心,在這裡舉辦更密集的教學課程,但這樣的需求必須被限制在一定的數量。

二、在許多傳統藏傳中心仍存宗教派系主義的問題,這嚴重地分裂和危及佛教的未來。如同達賴喇嘛尊者經常強調的,對保守的宗教派系主義最有力的對治方法是教育。雖然對每個中心而言,保 持自己傳承的純淨和不要將所有的傳統混合成一團是重要的,但是向學生教導其它傳承和藏傳及非藏傳的佛教傳統是必要的,因為這樣他們可以自己看到佛陀的教誨是沒有矛盾的。

因此,我建議佛法中心以開放的態度邀請來自他們自己傳承以外、不論是藏傳或非藏傳的客座老師和講師。學生將會從這樣的方式得到更全面的佛教教育,這樣的作法只會促進了解、和諧和進步。

三、一些中心會在公開的大型法會上,以英文或其他歐洲的語言唱頌密續本尊和護法薈供。這些包括諸如“飲血者”等等詞句,這樣的詞句會引發非常奇怪的想法,並使得新來者和參訪的家長們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我 建議以他們的語言唱頌皈依、菩提心、七支供養和迴向文,但密續法本可以用藏文唱頌。例如,《上師薈供》可以用藏文唱頌,而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部分則用英文唱頌。這樣的建議是特別針對公開集會。那 麼那些想要學習和了解藏文意義的人將會產生學習的動力,而那些只是偶然參與的人則不會產生好奇的想法。密續儀式的完整翻譯本須要限制在私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