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佛教介紹 > “輕怡佛法”“真實的佛法” 對比

“輕怡佛法”“真實的佛法” 對比

亞力山大•伯金博士
2002年3月

生死輪迴的重要性

藏傳佛教遵循印度傳統,而所有的印度傳統對生死輪迴的信念視為理所當然。即便傳統的佛教追尋者們無法深刻理解生死輪迴的成因及其運作,但輪迴的概念作為一種文化習得仍然伴隨著他們的成長。他們僅僅需要精煉自己的領會,卻不需要證實生死輪迴的存在。因此,在《菩提道次第》(藏文:lam-rim)中甚至沒有提及證實輪迴存在的話題。

如果沒有輪迴,那討論無始無終的心就沒有意義了。沒有無始無終的心,整個因果教義就分崩離析了。這是因為業果通常是不會在造業當世成熟的。業因果報如果沒有以多生多世的輪迴呈現,那麼討論因果與緣起性之空也是不可能的。

此外,若從《菩提道次第》中所提到的“三士道”來理解,我們如果沒有來世的信念,又怎麼能真誠的以造福來世為目標?我們如果不信輪迴,又如何能夠真誠地期待從身不由己的生死輪迴(梵文:samsara)中解脫?我們如果不信輪迴是一個事實,又如何能夠期待獲得覺悟以及幫助他人從生死輪迴中解脫的能力呢?

從菩提心觀修方面來理解,如果我們不信前世,又如何能夠真誠地認知所有一切眾生在前世都曾是我們的母親?從無上瑜伽部方面來分析,如果我們不信中陰和輪迴的顯現,又怎麼能真誠地以如同死亡、中陰及輪迴的觀修使自己從這些無法操控的經歷中淨化開來?

因此,生死輪迴在佛法教義中佔據極為關鍵的部分,這是顯而易見的。

"輕怡"與"真實"的佛法

多數西方人接近佛法時都沒有輪迴的信念。多數接近和學習佛法只是為了提高今世生活素質,特別是在克服心理和情緒問題方面。這種態度把佛法降低成為一種亞洲心理治療的方式。

我借用 “可口可樂 – lite(輕怡)”一詞,杜撰了"輕怡佛法"這個名詞來表達這種接近佛教的方法。這是一個削弱版的佛法,不能與 “真實”佛法的強力相提並論。我將傳統的入佛方式 – – 其中除了包括輪迴,也詳細介紹了地獄和六道輪迴- – 稱之為 "真實"的佛法。

修學"輕怡佛法"的兩種方式

以下是修學"輕怡佛法"的兩種方式:

  1. 在修學佛法時,我們承認生死輪迴在佛教的重要性從而誠懇修學及研究與它相關的精準教誨。因此從這樣的角度,我們把以佛法的方式改善今生僅僅當成一個跳板,來幫助我們達到改善來生和達到解脫與證得覺悟的墊腳石。從而,"輕怡佛法"成為修學菩提次第道的一個前行,是共下士道之前的一步。這個方法對於佛教傳統來說是完全公允的,因為它沒有把"輕怡佛法"稱之為“真實佛法”。
  2. 我們修學佛法的時候或許認定,"輕怡佛法"不僅是實際的佛法,也是對西方佛教最恰當、最善巧的方式。這種方式對於佛教傳統來說是極為短淺和不公正的。這將容易引起文化傲慢的態度。

因此,如果我們發現自己現在的心靈發展及理解程度適合飲用"輕怡佛法",那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地使用它。

"輕怡佛法"綱要總結

以下是佛教成為“輕怡佛法”的跡象:

  • 修學目標只是為了改善今生
  • 修學者對於佛教生死輪迴的教義只是稍微理解或甚至完全不解
  • 其次,修學者並不相信來生且對來生毫無興趣
  • 即使修學者相信來生,他或她也不會接受六道輪迴的存在
  • 佛法老師避免討論生死輪迴,或即使討論生死也會避免談論地獄。老師將六道輪迴簡約為人的心理體驗。

“真實佛法"綱要總結

真實佛法是傳統佛教的真正教義,包括:

  • 修學者至少承認生死輪迴在精神法道上的重要性,並真誠希望能正確的理解它
  • 修學者的目的是 – – 要從無法自主的生死輪迴中解脫,或是有能力幫助他人達到解脫
  • 即便修學者為了改善來生,這只不過是達到解脫或覺悟道上臨時的臨時步驟
  • 即便修學者為了改善今生,這也只不過是改善來生及達到解脫或覺悟道上的臨時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