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佛教介紹 > 生活中的三學與八正道 > 第三期:正念,專注,識見,以及意願

生活中的三學與八正道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基輔,烏克蘭,2013年6月

第三期:正念,專注,識見,以及意願

识见識見

我们在如何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救度我们,这样的语境下继续讨论三学(三种训练),而这需要将所谓的八正道付诸修行。我們在如何能夠在日常生活中救度我們,這樣的語境下繼續討論三學(三種訓練),而這需要將所謂的八正道付諸修行。

三学是:三學是:

  • 道德自律(戒),道德自律(戒),
  • 专注力(定),專注力(定),
  • 以及辨别性智慧(慧)。以及辨別性智慧(慧)。

为了培养道德自律,我们运用或者努力做出正确的言语、正确的行动或行为,以及正确的生计方式。為了培養道德自律,我們運用或者努力做出正確的言語、正確的行動或行為,以及正確的生計方式。现在,我们开始关于专注力的讨论,这里所需要的三件事是正确的努力、正确的念想,和正确的专注。現在,我們開始關於專注力的討論,這裡所需要的三件事是正確的努力、正確的念想,和正確的專注。

我们看到了,正确的努力(正精进)就是在以下方面付诸努力:我們看到了,正確的努力(正精進)就是在以下方面付諸努力:

  • 努力避免令人烦恼的思考方式和破坏性的思考方式。努力避免令人煩惱的思考方式和破壞性的思考方式。
  • 就我们所具有的各种品质而言,努力消除我们自己的坏习惯和短处,不管这些品质是什么 – – 懒惰、自私、等等。就我們所具有的各種品質而言,努力消除我們自己的壞習慣和短處,不管這些品質是什麼 – – 懶惰、自私、等等。
  • 培养优秀的品质,像更富有耐心和更善良 – – 不管是什么样的好品质,只要是我们没有的、需要我们培养的 – – 或者,如果我们已经拥有了,就培养更多的。培養優秀的品質,像更富有耐心和更善良 – – 不管是什麼樣的好品質,只要是我們沒有的、需要我們培養的 – – 或者,如果我們已經擁有了,就培養更多的。
  • 我们自己努力消除妨碍专注力的东西。我們自己努力消除妨礙專注力的東西。

我们自己努力消除妨碍专注力的东西 – – 这一点可能范围极广。我們自己努力消除妨礙專注力的東西 – – 這一點可能範圍極廣。我们经历了经典中提到的五种类型的妨害注力的障碍,但是我们有很多超越这一点的措施可以采用。我們經歷了經典中提到的五種類型的妨害注力的障礙,但是我們有很多超越這一點的措施可以採用。我想着,例如,我们工作的时候,我们可以关掉手机,或者作出决定,每天只在一定的时间去查看我们的信息或邮件等此类东西,而不是完全处在接受开放状态,这样,我们就能够专注或者集中在任何我们需要去做的事情上面。我想著,例如,我們工作的時候,我們可以關掉手機,或者作出決定,每天只在一定的時間去查看我們的信息或郵件等此類東西,而不是完全處在接受開放狀態,這樣,我們就能夠專注或者集中在任何我們需要去做的事情上面。就像一名大夫或者教授有办公时间一样:你不能随时就来。就像一名大夫或者教授有辦公時間一樣:你不能隨時就來。他们在一定的时间可以去会见。他們在一定的時間可以去會見。因此,我们自己也可以这般去做。因此,我們自己也可以這般去做。就像和一名大夫打交道那样,如果有急诊,那么当然可以和他们联系。就像和一名大夫打交道那樣,如果有急診,那麼當然可以和他們聯繫。但是除此之外,设置一定的时间或时间段用在社交等方面,并且严格遵守。但是除此之外,設置一定的時間或時間段用在社交等方面,並且嚴格遵守。因此,这就会帮助我们培养专注力。因此,這就會幫助我們培養專注力。

如果我们看一看社会发展,就会发现很有趣。如果我們看一看社會發展,就會發現很有趣。在以前的时代,妨碍专注力的主要障碍与我们的心理状态有关 – – 思维游移、做白日梦,这样一些东西。在以前的時代,妨礙專注力的主要障礙與我們的心理狀態有關 – – 思維游移、做白日夢,這樣一些東西。但是现在,东西可多得多了。但是現在,東西可多得多了。有更多的障碍来自外界,来自所有这些手机短信、脸谱、推特和电子邮件,所有此类东西。有更多的障礙來自外界,來自所有這些手機短信、臉譜、推特和電子郵件,所有此類東西。所以,我们确实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不要让这些东西压倒我们。所以,我們確實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不要讓這些東西壓倒我們。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认识这些媒体的有害功能,其中最为有害的一项功能就是我们的关注范围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認識這些媒體的有害功能,其中最為有害的一項功能就是我們的關注範圍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因为推特上只有数量有限的几个人,脸谱上不断滚动的信息,等等 – – 一切都转瞬即逝,因此你不能够深入任何东西;它总是在变动。因為推特上只有數量有限的幾個人,臉譜上不斷滾動的信息,等等 – – 一切都轉瞬即逝,因此你不能夠深入任何東西;它總是在變動。因此,这就养成一种损害专注力的极其有害的习惯,因为你的注意力不会集中在一件事物上;注意力不得不经常改变。因此,這就養成一種損害專注力的極其有害的習慣,因為你的注意力不會集中在一件事物上;注意力不得不經常改變。所以,这是需要加以警惕的。所以,這是需要加以警惕的。

正念正念

OK ,现在,八正道中涉及到专注的下一个特征,下一个方面,就是正念:OK,現在,八正道中涉及到專注的下一個特徵,下一個方面,就是正念:

  • 正念(藏文: dran -pa )基本上是思维胶水。正念(藏文:dran-pa)基本上是思維膠水。在专注的时候,你盯紧一个目标。在專注的時候,你盯緊一個目標。这就会防止你游移。這就會防止你游移。
  • 它伴随着机敏(藏文: shes-bzhin )。它伴隨著機敏(藏文:shes-bzhin)。机敏就是为了监察你的注意力是否在游移或者你是不是变 得 迟钝或昏昏欲睡。機敏就是為了監察你的注意力是否在游移或者你是不是變得遲鈍或昏昏欲睡。
  • 然后,你运用注意力(藏文: yid-la byed-pa 作意 ) – – 你如何看待目标,你如何观照目标。然後,你運用注意力(藏文:yid-la byed-pa作意) – – 你如何看待目標,你如何觀照目標。

这里所涉及到的是,我们的注意力如何集中在我们的身体、感情、思维、我们各种心理因素 – – 换句话说,我们如何看待这些,或者我们如何认识它们?這裡所涉及到的是,我們的注意力如何集中在我們的身體、感情、思維、我們各種心理因素 – – 換句話說,我們如何看待這些,或者我們如何認識它們? – – 然后,紧紧抓着它的正念。 – – 然後,緊緊抓著它的正念。因此,我们想要避免的就是抓紧,不要让它随着不正确的认识我们的身体和情感等东西的方法而脱离。因此,我們想要避免的就是抓緊,不要讓它隨著不正確的認識我們的身體和情感等東西的方法而脫離。当我们不让它游移开的时候,它就造成我们分心,无法集中专注力。當我們不讓它游移開的時候,它就造成我們分心,無法集中專注力。

哦,这有一点让我们分心了,不是吗?哦,這有一點讓我們分心了,不是嗎?所以,我们需要解释一下。所以,我們需要解釋一下。

看待我们的身体看待我們的身體

我们的身体 – – 我们谈论身体的时候,总体而言,我们谈论的是我们的身躯或者各种生理感觉或者我们身体的各个方面。我們的身體 – – 我們談論身體的時候,總體而言,我們談論的是我們的身軀或者各種生理感覺或者我們身體的各個方面。对此不正确的考虑就是,身体天性爱享乐,或者它天性明净而美丽。對此不正確的考慮就是,身體天性愛享樂,或者它天性明淨而美麗。我们消耗了所有的时间,我们为我们看起来怎么样而非常担心 – – 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做头发、打扮以及如何着装,等等。我們消耗了所有的時間,我們為我們看起來怎麼樣而非常擔心 – – 花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做頭髮、打扮以及如何著裝,等等。这就是一种巨大的分散注意力。這就是一種巨大的分散注意力。现在,我们当然需要保持整洁、看着舒服,但是你却走向极端,认为外在的形象观瞻是快乐的来源,这一定要总是保持美妙,就像这样 – – 总是想通过身体的外在形象来吸引别人 – – 你并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更有意义的东西上,是吗?現在,我們當然需要保持整潔、看著舒服,但是你卻走向極端,認為外在的形象觀瞻是快樂的來源,這一定要總是保持美妙,就像這樣 – – 總是想通過身體的外在形象來吸引別人 – – 你並沒有把注意力集中在更有意義的東西上,是嗎?

而如果我们观照身体:如果你坐着,你变得不舒服,于是你必须要活动。而如果我們觀照身體:如果你坐著,你變得不舒服,於是你必須要活動。你躺下来,而这个姿势也不舒服,那个身体姿势也不舒服。你躺下來,而這個姿勢也不舒服,那個身體姿勢也不舒服。这就有问题了,不是吗?這就有問題了,不是嗎?我们有病了。我們有病了。我们衰老了。我們衰老了。所以,你必须要照顾你的身体,确保你身体健康,进行锻炼,等等,但是不要过分专注于此 – – 这会成为贪恋快乐的源泉 – – 这是一个麻烦。所以,你必須要照顧你的身體,確保你身體健康,進行鍛煉,等等,但是不要過分專注於此 – – 這會成為貪戀快樂的源泉 – – 這是一個麻煩。

因此,这种我们要消除的不正确的念想,这种错误的念想,就是抓住这种想法不放,即你的发型是最重要的东西,你的着装颜色搭配协调,一切都井井有条,等等 – – 这就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能够给你带来幸福的源泉。因此,這種我們要消除的不正確的念想,這種錯誤的念想,就是抓住這種想法不放,即你的髮型是最重要的東西,你的著裝顏色搭配協調,一切都井井有條,等等 – – 這就是非常重要的,這就是能夠給你帶來幸福的源泉。抓着这些不放。抓著這些不放。而正念就是“它不是幸福的来源。它只是一个麻烦,它会浪费我的时间,妨碍我把专注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物上。”而正念就是“它不是幸福的來源。它只是一個麻煩,它會浪費我的時間,妨礙我把專注力放在更有意義的事物上。”

或者“我必须总是抱保持洁净。我一直要吸收,保持干净。”哦,即便你摸到了什么脏东西,那又怎么样呢?或者“我必須總是抱保持潔淨。我一直要吸收,保持乾淨。”哦,即便你摸到了什麼臟東西,那又怎麼樣呢?你可以去洗手。你可以去洗手。因此,不要养成这种洁癖,害怕接触任何不干净的东西。因此,不要養成這種潔癖,害怕接觸任何不干淨的東西。我不想过分深入去说,但是有很多东西我们确实不想染指(请发挥你的想象力)。我不想過分深入去說,但是有很多東西我們確實不想染指(請發揮你的想像力)。但是,即便你手上沾上了,那又怎么样呢?但是,即便你手上沾上了,那又怎麼樣呢?你可以洗手啊。你可以洗手啊。不要担心:“哎呀呀!”不要擔心:“哎呀呀!”

看待我们的感情看待我們的感情

接着,下一个是关于感情。接著,下一個是關於感情。这里我们谈论的是幸福或者不幸的感受,而这基本上跟苦难的根源、麻烦的根源有关。這裡我們談論的是幸福或者不幸的感受,而這基本上跟苦難的根源、麻煩的根源有關。你瞧,当你不幸福的时候 – – 这里用来表示的词语是渴望 (梵文: trishna 贪执),所以,这就像你真的很渴望“我必须要消除这个不幸”。你瞧,當你不幸福的時候 – – 這裡用來表示的詞語是渴望(梵文:trishna貪執),所以,這就像你真的很渴望“我必須要消除這個不幸”。如果我有一丁点儿幸福,这就像你确实很口渴,有了一小口水 – – 你感到一点快乐,但是你仍然口渴,必须要有更多。如果我有一丁點兒幸福,這就像你確實很口渴,有了一小口水 – – 你感到一點快樂,但是你仍然口渴,必須要有更多。因此,从最上讲,这就是麻烦的基本来源。因此,從最上講,這就是麻煩的基本來源。

当我们把这种不幸看作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认为“无论用何种手段我必须消除它”,这就给专注力造成一种麻烦。當我們把這種不幸看作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認為“無論用何種手段我必須消除它”,這就給專注力造成一種麻煩。它如何给专注力造成一种麻烦呢?它如何給專注力造成一種麻煩呢?我们坐着,“我感到有点不舒服”或者“我心情不好”或者“我不幸福” – – 嗯,就像我上一次在这里所解释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們坐著,“我感到有點不舒服”或者“我心情不好”或者“我不幸福” – – 嗯,就像我上一次在這裡所解釋的,沒有什麼特別的。那怎么样呢?那怎麼樣呢?你只是继续你的工作,或者继续你手头上的任何事。你只是繼續你的工作,或者繼續你手頭上的任何事。“我头疼”或者“我的心情不是很好”或者别的什么。“我頭疼”或者“我的心情不是很好”或者別的什麼。那又怎么样呢?那又怎麼樣呢?不要执着于此,认为“这是最可怕的事情”,然后为此担心 – – “我怎么样消除它呢?这真可怕” – – 在心里给自己抱怨,向身边的任何人抱怨。不要執著於此,認為“這是最可怕的事情”,然後為此擔心 – – “我怎麼樣消除它呢?這真可怕” – – 在心裡給自己抱怨,向身邊的任何人抱怨。对你正专心致志去做到任何事情,这造成严重的障碍 – – 当你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更不要说工作了。對你正專心致志去做到任何事情,這造成嚴重的障礙 – – 當你在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更不要說工作了。

或者,如果我们感觉 OK ,我们心情不错,等等,不要因为执着在这些上而分心 – – “哦,这真了不起。我想要更多。我不想失去它。”做禅定感觉不错的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 – – 你会因为想着这多么美妙而注意力被分散。或者,如果我們感覺OK,我們心情不錯,等等,不要因為執著在這些上而分心 – – “哦,這真了不起。我想要更多。我不想失去它。”做禪定感覺不錯的時候,會發生這種情況 – – 你會因為想著這多麼美妙而注意力被分散。或者,当你和某个人在一起,感觉非常不错,或者你正在吃东西,享而受之。或者,當你和某個人在一起,感覺非常不錯,或者你正在吃東西,享而受之。怀着错误的念想就是执着于“这真奇妙”,从中获得这样大的乐趣,它让你分心。懷著錯誤的念想就是執著於“這真奇妙”,從中獲得這樣大的樂趣,它讓你分心。享受它之为它,不要从中制造任何特殊的东西。享受它之為它,不要從中製造任何特殊的東西。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看待我们的思维看待我們的思維

下一个是看待思维。下一個是看待思維。如果我们的思维在其本质上被愤怒或者自私或者“我愚蠢”或者“我懒惰”等这样一些思想所占据并紧抓不放,我们执着于这样一种事实,即在我们的思维里有什么东西从内在上就是错误的、玷污了我们的思维,那么同样,我们无法集中专注力。如果我們的思維在其本質上被憤怒或者自私或者“我愚蠢”或者“我懶惰”等這樣一些思想所佔據並緊抓不放,我們執著於這樣一種事實,即在我們的思維里有什麼東西從內在上就是錯誤的、玷污了我們的思維,那麼同樣,我們無法集中專注力。我们总是想着自己,“哦,我还不够好” – – “我不是这个 。我不是那个 ” – – “我无法理解。”你甚至连试也不试一下。我們總是想著自己,“哦,我還不夠好” – – “我不是這個。我不是那個” – – “我無法理解。”你甚至連試也不試一下。如果我们执着在这种思想上,“我搞混了,我不理解”,那么,这就没指望了,不是吗?如果我們執著在這種思想上,“我搞混了,我不理解”,那麼,這就沒指望了,不是嗎?同时 – – 正念 – – 如果你坚持事实,“恩,当时我可能迷惑了,当时我对这个事情不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我的思维的本质,以为就我愚蠢,等等。”你只是运用专注力,去努力完成它。同時 – – 正念 – – 如果你堅持事實,“恩,當時我可能迷惑了,當時我對這個事情不理解,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就是我的思維的本質,以為就我愚蠢,等等。”你只是運用專注力,去努力完成它。

看待我们的心理因素看待我們的心理因素

接下来,第四个是关于我们的心理因素,就像智力、善良、耐心、等等。接下來,第四個是關於我們的心理因素,就像智力、善良、耐心、等等。这就是 – – 通过思维胶水 – – 不让这种想法失去,“这就是我的德行,每个人必须得接受”,“我没有任何可做的来改变或者培养它。”这是错误的念想。這就是 – – 通過思維膠水 – – 不讓這種想法失去,“這就是我的德行,每個人必須得接受”,“我沒有任何可做的來改變或者培養牠。”這是錯誤的念想。反之,正确的念想是,所有这些因素能够得到培育,它们并没有固化在一定的层次上,因此,基于这种语境,我们可以应用它们来进行专注力培养。反之,正確的念想是,所有這些因素能夠得到培育,它們並沒有固化在一定的層次上,因此,基於這種語境,我們可以應用它們來進行專注力培養。

控制自己控制自己

如果我们分析自身如何处理糟糕的心情或者被压抑感,这确实很奇怪。如果我們分析自身如何處理糟糕的心情或者被壓抑感,這確實很奇怪。我们怀着错误的念想。我們懷著錯誤的念想。这意味着什么呢?這意味著什麼呢?我们只是紧紧抓住它,不让它走开,然后我们陷入其中,陷入这种糟糕的情绪或压抑感中,不是吗。我們只是緊緊抓住它,不讓它走開,然後我們陷入其中,陷入這種糟糕的情緒或壓抑感中,不是嗎。或者负罪感,负罪感同样是一个错误的念想。或者負罪感,負罪感同樣是一個錯誤的念想。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們犯了一個錯誤。我们做了一件错事。我們做了一件錯事。对,不错。對,不錯。人人都犯错误。人人都犯錯誤。我们是凡人。我們是凡人。但是,我们怀着错误的念想执着于此,我们不放手。但是,我們懷著錯誤的念想執著於此,我們不放手。“我这么糟糕。我所做的这么差劲。”然后,你抓着它,不让它离去。“我這麼糟糕。我所做的這麼差勁。”然後,你抓著它,不讓它離去。你因为自己多么糟糕而自我摧残。你因為自己多麼糟糕而自我摧殘。你必须让它离开。你必須讓它離開。因此,正念就是,“情绪会变化。它们源自因缘和条件,通过因缘和条件会发生改变。一切都不会永远保持不动。”因此,正念就是,“情緒會變化。它們源自因緣和條件,通過因緣和條件會發生改變。一切都不會永遠保持不動。”

我们在佛教教义中发现的一个非常、非常有帮助的建议就是从根本上控制自己 – – 听起来有点两面性,但是在任何情况下 – – 尽管这样去做。我們在佛教教義中發現的一個非常、非常有幫助的建議就是從根本上控制自己 – – 聽起來有點兩面性,但是在任何情況下 – – 儘管這樣去做。就像我们早上如何起床:你躺在床上。就像我們早上如何起床:你躺在床上。你确实不想起床。你確實不想起床。躺着真舒服,你也感到有点反应迟钝。躺著真舒服,你也感到有點反應遲鈍。好,就控制自己起床。好,就控制自己起床。这就是你如何起床的,不是吗?這就是你如何起床的,不是嗎?我们确实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 – 否则,我们早上永远起不了床 – – 因此,我们心情糟糕或情绪低落时同样如此。我們確實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 – 否則,我們早上永遠起不了床 – – 因此,我們心情糟糕或情緒低落時同樣如此。控制自己 – – “赶快” – – 不要屈从它;只是去做你要做的事。控制自己 – – “趕快” – – 不要屈從它;只是去做你要做的事。

念想的其它方面念想的其它方面

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念想非常非常重要。在更廣闊的範圍內,念想非常非常重要。它让我们不会忘记某件事。它讓我們不會忘記某件事。因此,如果需要我们去做一件事,我们要有正确的念想(正念)帮助我们,从而专注于此并去做它;否则,你就忘记了。因此,如果需要我們去做一件事,我們要有正確的念想(正念)幫助我們,從而專注於此並去做它;否則,你就忘記了。你或许记得 – – 念想和记忆有关 – – 你或许记着今晚有你最喜欢的电视节目。你或許記得 – – 念想和記憶有關 – – 你或許記著今晚有你最喜歡的電視節目。因此你就执着在一件并非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于是你忘记了要买一些家里人要吃的东西。因此你就執著在一件並非真正重要的事情上,於是你忘記了要買一些家里人要吃的東西。你想着“哦,我忘记去杂货店了。我忘记取这个了。我也忘记要取牛奶了。”这样,你没有抓住你需要关注的东西,你只是紧抓你无需关注的琐事上。你想著“哦,我忘記去雜貨店了。我忘記取這個了。我也忘記要取牛奶了。”這樣,你沒有抓住你需要關注的東西,你只是緊抓你無需關注的瑣事上。“我要回家看球赛。”“我要回家看球賽。”

同样,如果我们遵循了某种形式的训练,就会有抓住它不放的正念。同樣,如果我們遵循了某種形式的訓練,就會有抓住它不放的正念。我的意思是,这可以是任何形式的训练。我的意思是,這可以是任何形式的訓練。就像如果我们锻炼身体,那么,就坚持每天都做。就像如果我們鍛煉身體,那麼,就堅持每天都做。或者,如果你在节食,就记着你在节食,给你端来一份奶糕的时候就不要吃它。或者,如果你在節食,就記著你在節食,給你端來一份奶糕的時候就不要吃它。这就是正念。這就是正念。

动物形象(它们在佛教训练中被大量使用)是非常有帮助的东西。動物形象(它們在佛教訓練中被大量使用)是非常有幫助的東西。因此,我们正在工作或者禅修或者做具有建设性意义的事,或者正帮助一个人,这个人说“哦,这里有一块蛋糕”。因此,我們正在工作或者禪修或者做具有建設性意義的事,或者正幫助一個人,這個人說“哦,這裡有一塊蛋糕”。这时候你就像一只小狗一样,高兴地跳起来 – – “啊呀呀,蛋糕呀!” – – 像这样一样,兴奋透顶了。這時候你就像一隻小狗一樣,高興地跳起來 – – “啊呀呀,蛋糕呀!” – – 像這樣一樣,興奮透頂了。因此,如果你这样想着,“我的表现是不是像这只小狗得到了一块骨头或者一顿餐而异常兴奋呢?”,那么这就很荒唐了。因此,如果你這樣想著,“我的表現是不是像這隻小狗得到了一塊骨頭或者一頓餐而異常興奮呢?”,那麼這就很荒唐了。

正念 – – 坚持你正在做的,不要让上述这些事分心。正念 – – 堅持你正在做的,不要讓上述這些事分心。所以,它关乎我们如何看待我们的身体和情感(幸福、不幸),等等。所以,它關乎我們如何看待我們的身體和情感(幸福、不幸),等等。这是一个范围很广的话题。這是一個範圍很廣的話題。

关于念想的问答關於念想的問答

OK ,这方面有任何疑问吗?OK,這方面有任何疑問嗎?

听众 :聽眾:我发现,和一般人在一起时保持念想要比和一个关系密切的人 – – 例如亲戚 – – 在一起时保持念想容易的多,因此,你或许很难在意你的道德意识。我發現,和一般人在一起時保持念想要比和一個關係密切的人 – – 例如親戚 – – 在一起時保持念想容易的多,因此,你或許很難在意你的道德意識。如果你认识到你会和一个会削弱你的念想的人打交道,你或许能提供一点建议如何去做。如果你認識到你會和一個會削弱你的念想的人打交道,你或許能提供一點建議如何去做。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在这种情况下,通常的建议是,从开始时就确立坚决的意愿。在這種情況下,通常的建議是,從開始時就確立堅決的意願。因此,你要见你的亲戚或者和他们要度过一段时间的时候,这种强烈的意愿,即“我要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我要努力记住,他们对我很友善。他们与我关系密切。我对待他们的方式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这样一类事。因此,你要見你的親戚或者和他們要度過一段時間的時候,這種強烈的意願,即“我要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氣。我要努力記住,他們對我很友善。他們與我關係密切。我對待他們的方式會影響到他們的感情,”這樣一類事。从开始就怀着这种坚决的意愿非常重要。從開始就懷著這種堅決的意願非常重要。

要以此开始,就记住你是人类。要以此開始,就記住你是人類。换句话说,不要仅仅以母亲、父亲、姊妹、弟兄的角色来认识自己 – – 不管你要造访的是哪类亲戚或者是谁来看你。換句話說,不要僅僅以母親、父親、姊妹、弟兄的角色來認識自己 – – 不管你要造訪的是哪類親戚或者是誰來看你。因为如果我们看着他们,并抓住这一点 – – 这种念想 – – 只是作为一定的角色(母亲、父亲、等等)而抓住他们,那么我们就易于通过何为母亲、父亲、以及我们拥有的关于他(她)的所有历史这样一种投射,对此作出反应 – – 很多期待和很多失望。因為如果我們看著他們,並抓住這一點 – – 這種念想 – – 只是作為一定的角色(母親、父親、等等)而抓住他們,那麼我們就易於通過何為母親、父親、以及我們擁有的關於他(她)的所有歷史這樣一種投射,對此作出反應 – – 很多期待和很多失望。反之,只是和他们就像人类的一员和另一员那样相处。反之,只是和他們就像人類的一員和另一員那樣相處。如果他们并没有在意这一点,他们仍然像我们只有十二岁那样对待我们,不要坠入接着就像一个十二岁的小孩一样去行为的模式。如果他們並沒有在意這一點,他們仍然像我們只有十二歲那樣對待我們,不要墜入接著就像一個十二歲的小孩一樣去行為的模式。怎么样做呢?怎麼樣做呢?通过记住,他们是人类,不要游戏而为(团结就是力量)。通過記住,他們是人類,不要遊戲而為(團結就是力量)。

就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姐姐来看我,待了一周。就在我來這里之前,我姐姐來看我,待了一周。晚上,她会很早就去睡觉,然后她会像妈妈一样告诉我,“好了,现在去睡觉”,这样一些事。晚上,她會很早就去睡覺,然後她會像媽媽一樣告訴我,“好了,現在去睡覺”,這樣一些事。现在,如果我像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一样做出反应,说“不,太早了。我不想睡觉。我想熬夜。你为什么要叫我去睡觉呢?”,那么这就是老调重弹了,不是吗?現在,如果我像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一樣做出反應,說“不,太早了。我不想睡覺。我想熬夜。你為什麼要叫我去睡覺呢?”,那麼這就是老調重彈了,不是嗎?这根本无助于事。這根本無助於事。接下来,我只有感到沮丧了。接下來,我只有感到沮喪了。因此,需要让自己记着的是,她给我这样的建议是因为关心我。因此,需要讓自己記著的是,她給我這樣的建議是因為關心我。她不是为了惹我生气而这样做的。她不是為了惹我生氣而這樣做的。她认为这对我有好处。她認為這對我有好處。因此,关于他们在做什么,你要努力有一个更加现实的观点,而不是在你姐姐身上投射为她是妈妈,你是一个十二岁或者八岁大的孩子。因此,關於他們在做什麼,你要努力有一個更加現實的觀點,而不是在你姐姐身上投射為她是媽媽,你是一個十二歲或者八歲大的孩子。

因此,在意愿产生之前,就要对此有所思想准备,因此他们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再次肯定我们的动机(同样,在我们和他们在一起之前,定好动机)。因此,在意願產生之前,就要對此有所思想準備,因此他們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再次肯定我們的動機(同樣,在我們和他們在一起之前,定好動機)。动机意味着:動機意味著:

· 目标,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目标?目標,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目標?目标是和这个人形成很好的互动。目標是和這個人形成很好的互動。他们关心我,我关心他们。他們關心我,我關心他們。我们在一起有很长的历史了,因此,我们的目的就是在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我們在一起有很長的歷史了,因此,我們的目的就是在一起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 其次是它所伴随的情绪。其次是它所伴隨的情緒。情感是对这个人作为人类的一员而加以关怀。情感是對這個人作為人類的一員而加以關懷。

另一个看待它的方式,一个有帮助的方式是,不是(想着)“这是可怕的折磨啊。我必须得和亲戚们打交道”,而是把它看做是挑战,是一个成长的机遇 – – 就像你在玩电脑游戏 – – “这是一关。我做得到吗?”所以,这样就变得有趣了。另一個看待它的方式,一個有幫助的方式是,不是(想著)“這是可怕的折磨啊。我必須得和親戚們打交道”,而是把它看做是挑戰,是一個成長的機遇 – – 就像你在玩電腦遊戲 – – “這是一關。我做得到嗎?”所以,這樣就變得有趣了。这是一个挑战。這是一個挑戰。“我能不能和父母共进晚餐而不发火呢?”“我能不能和父母共進晚餐而不發火呢?”

然后,父母开始对你唠叨,就像父母亲们常做的那样:“你为什么不结婚呢?你为什么不找一份好工作呢?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孩子呢?”这样一类事情。然後,父母開始對你嘮叨,就像父母親們常做的那樣:“你為什麼不結婚呢?你為什麼不找一份好工作呢?你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孩子呢?”這樣一類事情。(我的姐姐 – – 她见到我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你需要理发了。”)所以,要明白他们询问时因为他们关心,“恩,谢谢你如此关心。”(我的姐姐 – – 她見到我說的第一件事就是“你需要理髮了。”)所以,要明白他們詢問時因為他們關心,“恩,謝謝你如此關心。”

认识他们的源来背景。認識他們的源來背景。他们所出的背景,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而言,所有的朋友会问:“哦,你的儿子在做什么?你的女儿在做什么呢?”,而他们不得不在社会的层面上与朋友展开交往。他們所出的背景,對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而言,所有的朋友會問:“哦,你的兒子在做什麼?你的女兒在做什麼呢?”,而他們不得不在社會的層面上與朋友展開交往。这就是他们关心的背后的东西。這就是他們關心的背後的東西。他们不会问你这个 – – “你为什么现在还没结婚呢?” – – 出于恶意。他們不會問你這個 – – “你為什麼現在還沒結婚呢?” – – 出於惡意。他们必须和朋友们打交道。他們必須和朋友們打交道。他们同样也关心你的幸福。他們同樣也關心你的幸福。因此要认识这一点。因此要認識這一點。这是第一步。這是第一步。认识这一点。認識這一點。告诉他们。告訴他們。“我发现你有这方面的压力,你有朋友等,我也发现你关心我。对此我很感激。”冷静。“我發現你有這方面的壓力,你有朋友等,我也發現你關心我。對此我很感激。”冷靜。然后你解释 – – “恩,这不容易,”或者这样一些事 – – 但是保持冷静。然後你解釋 – – “恩,這不容易,”或者這樣一些事 – – 但是保持冷靜。但是,我只是想着知道这种情况,即他们有困难,因为这对他们非常有帮助。但是,我只是想著知道這種情況,即他們有困難,因為這對他們非常有幫助。这表明,你了解他们,你关心他们。這表明,你了解他們,你關心他們。这变得更富于人性化,一个人与人的关系,一种相互对等的关系,而不是父母和一个十二岁孩子之间的关系。這變得更富於人性化,一個人與人的關係,一種相互對等的關係,而不是父母和一個十二歲孩子之間的關係。

这种念想 – – 我们在坚持、不让离去的是什么?這種念想 – – 我們在堅持、不讓離去的是什麼?经常,我们所坚持的根本就没有成效。經常,我們所堅持的根本就沒有成效。常常是“哦,你十年前就这样做了”和“三十年前你就说过”这样的老生常谈,我们坚持着这个,我们不给任何人以机会。常常是“哦,你十年前就這樣做了”和“三十年前你就說過”這樣的老生常談,我們堅持著這個,我們不給任何人以機會。而这阻碍 – – 在目前的语境下 – – 它们现在的所处妨碍了我们专注,不是吗?而這阻礙 – – 在目前的語境下 – – 它們現在的所處妨礙了我們專注,不是嗎?我们坚持着先在的成见 – – 这种念想、胶水 – – 我们坚持着这样的成见,“这可能会很糟糕。我的父母亲要过来了”或者“我必须得和我母亲一起用餐,而这会很糟糕。”怀着成见,我们就已经料定了会很糟糕,这样就已经让我们很紧张了,不是吗?我們堅持著先在的成見 – – 這種念想、膠水 – – 我們堅持著這樣的成見,“這可能會很糟糕。我的父母親要過來了”或者“我必須得和我母親一起用餐,而這會很糟糕。”懷著成見,我們就已經料定了會很糟糕,這樣就已經讓我們很緊張了,不是嗎?所以,让我们放开这种错误的念想。所以,讓我們放開這種錯誤的念想。你要付诸实践的是 – – 正念 – – 即,“这是一个认识他们怎么样的好机会”。你要付諸實踐的是 – – 正念 – – 即,“這是一個認識他們怎麼樣的好機會”。我要根据情况的进展做出反应,不抱成见。我要根據情況的進展做出反應,不抱成見。””

关于念想,还有任何问题吗?關於念想,還有任何問題嗎?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這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

听众 :聽眾:你提到了这种错误类型的念想,例如,我们惦记着电视上的足球赛而没有惦记去杂货店去做最起码的事情。你提到了這種錯誤類型的念想,例如,我們惦記著電視上的足球賽而沒有惦記去雜貨店去做最起碼的事情。但是,我们在阅读历史上那些伟大的导师们的生活时,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的例子 – – 获得非常高深的训练和极其觉悟的人 – – 他们除了修行几乎什么也不做。但是,我們在閱讀歷史上那些偉大的導師們的生活時,我們可以看到這些人的例子 – – 獲得非常高深的訓練和極其覺悟的人 – – 他們除了修行幾乎什麼也不做。他们无法做所有这些基本的事情。他們無法做所有這些基本的事情。那么,我们如何去找到这种微妙的平衡呢?那麼,我們如何去找到這種微妙的平衡呢?

亚历山大: 好的,我在印度和藏人大师们一起生活了二十九年。伯金博士:好的,我在印度和藏人大師們一起生活了二十九年。我和他们在一起度过了很多时间。我和他們在一起度過了很多時間。很明显有个体差异,但是我发现那些确实达到高度发展的大师们,他们也完全能够应对实践的事情。很明顯有個體差異,但是我發現那些確實達到高度發展的大師們,他們也完全能夠應對實踐的事情。每件事都取决于每个人的性格。每件事都取決於每個人的性格。你不能说训练本身让你无法应付生活实践。你不能說訓練本身讓你無法應付生活實踐。总体上讲,有些人并不是很善于实践,而另一些人却擅长于此。總體上講,有些人並不是很善於實踐,而另一些人卻擅長於此。所以,是的,我碰到过一些大师,他们不是很善于实践,但是和我亲自打过交道的大多数大师非常务实,非常脚踏实地。所以,是的,我碰到過一些大師,他們不是很善於實踐,但是和我親自打過交道的大多數大師非常務實,非常腳踏實地。

汪贾格西是一位伟大的卡尔梅克蒙古格西,是我在美国相遇的第一人。汪賈格西是一位偉大的卡爾梅克蒙古格西,是我在美國相遇的第一人。在美国新泽西州,有很多学生和他在一起,他不仅教给他们佛法,还会教给他们如何缝补、如何制作衣服、如何做饭、如何建房子。在美國新澤西州,有很多學生和他在一起,他不僅教給他們佛法,還會教給他們如何縫補、如何製作衣服、如何做飯、如何建房子。他具有让人不可思议的实践性。他具有讓人不可思議的實踐性。还有我的主要导师什贡仁波切,他因为能预测并处理复杂的问题而广为人知、声名卓著 – – 让我们假设在一个村子或者一个家庭或者此类的环境 – – 人们总是来到他跟前求取一些实用的建议。還有我的主要導師参查什貢仁波切,他因為能預測並處理複雜的問題而廣為人知、聲名卓著 – – 讓我們假設在一個村子或者一個家庭或者此類的環境 – – 人們總是來到他跟前求取一些實用的建議。就时间表、如何处理事情等等而言,嘉木样大师也很务实。就時間表、如何處理事情等等而言,達賴喇嘛尊者也很務實。

因此,你当然可以阅读那些只待在洞穴里、所有时间只做禅修、总是看着各种形象 – – 勇父、空行母、各种神 – – 这样一些事物的大师们的故事。因此,你當然可以閱讀那些只待在洞穴裡、所有時間只做禪修、總是看著各種形象 – – 勇父、空行母、各種神 – – 這樣一些事物的大師們的故事。在一种意义上讲,非常不实际。在一種意義上講,非常不實際。但是我们不能说大多数都像这样,根本不是。但是我們不能說大多數都像這樣,根本不是。

听众 :聽眾:我们谈到停止某些破坏性的意愿时,可能想到压抑我们的感情,对此变得极为焦虑、感情压抑。我們談到停止某些破壞性的意願時,可能想到壓抑我們的感情,對此變得極為焦慮、感情壓抑。那么,我们如何通过一个更加平衡的方式处理这一点呢?那麼,我們如何通過一個更加平衡的方式處理這一點呢?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办法并不是你有了怒火的时候仅仅去压制它,将它藏在心里。辦法並不是你有了怒火的時候僅僅去壓制它,將它藏在心裡。我们努力要做的是消除怒火的原因,这样就不存在怒火了。我們努力要做的是消除怒火的原因,這樣就不存在怒火了。因此,这有很大的差异。因此,這有很大的差異。

现在,确实如此,第一层次的训练、第一种修行,就是自我控制。現在,確實如此,第一層次的訓練、第一種修行,就是自我控制。这就是道德自律的内容,即自我控制。這就是道德自律的內容,即自我控制。因此,例如,我可能很生气,想冲着你大嚷大叫。因此,例如,我可能很生氣,想衝著你大嚷大叫。我会给出一个好例子。我會給出一個好例子。你有一个小孩儿,他两岁了,你要他给你端一杯水过来。你有一個小孩兒,他兩歲了,你要他給你端一杯水過來。孩子把水端过来了,水倒出来了,你非常生气:“哎呀呀,你把水泼到毯子上了(或者你把水泼到电脑上或别的什么东西上,我的书上了)。”因此,你变得很生气,你想大骂孩子,甚至打他。孩子把水端過來了,水倒出來了,你非常生氣:“哎呀呀,你把水潑到毯子上了(或者你把水潑到電腦上或別的什麼東西上,我的書上了)。”因此,你變得很生氣,你想大罵孩子,甚至打他。现在,这里有两条路。現在,這裡有兩條路。对,第一个要做的事是进行自我控制,不要冲着孩子大声嚷嚷或者打他。對,第一個要做的事是進行自我控制,不要衝著孩子大聲嚷嚷或者打他。现在,在这种自我控制的基础上,你可以:現在,在這種自我控制的基礎上,你可以:

· 把这种怒火压抑并深藏在心里,但确实非常、非常懊恼,常常对孩子感到很不快。把這種怒火壓抑並深藏在心裡,但確實非常、非常懊惱,常常對孩子感到很不快。

· 或者,你现在分析,考虑“哦,实际上是我的懒惰造成了这件事,因为我没有起来自己倒水。让一个两岁的小孩子给我倒来一杯水的时候,我还期待什么呢?两岁的小孩子只会把事情弄糟。他们磕磕绊绊。他们不小心。如果我冲着孩子大嚷大叫或者打孩子,他们就会哭 – – 这会成为大麻烦 – – 甚至会更糟糕。”或者,你現在分析,考慮“哦,實際上是我的懶惰造成了這件事,因為我沒有起來自己倒水。讓一個兩歲的小孩子給我倒來一杯水的時候,我還期待什麼呢?兩歲的小孩子只會把事情弄糟。他們磕磕絆絆。他們不小心。如果我衝著孩子大嚷大叫或者打孩子,他們就會哭 – – 這會成為大麻煩 – – 甚至會更糟糕。”

因此,不要把这种怒火压抑并深藏在心里,我们可以分解这种愤怒,因为我们发现,确实没有理由发火。因此,不要把這種怒火壓抑並深藏在心裡,我們可以分解這種憤怒,因為我們發現,確實沒有理由發火。这样,我们就可以平静地对孩子说“请再小心一点。看看做了些什么”等等,而不是将它演变成一场可怕的情况(孩子要哭了诸如此类)。這樣,我們就可以平靜地對孩子說“請再小心一點。看看做了些什麼”等等,而不是將它演變成一場可怕的情況(孩子要哭了諸如此類)。

还有问题吗?還有問題嗎?

听众 :聽眾:训练这种正念,有任何现实性的建议吗?訓練這種正念,有任何現實性的建議嗎?要在这些有用的事情上保持念想确实很困难,我们总是丧失念想。要在這些有用的事情上保持念想確實很困難,我們總是喪失念想。因此,针对这个,有实实在在的训练吗?因此,針對這個,有實實在在的訓練嗎?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保持正念的实际训练是,正如我所说过的:保持正念的實際訓練是,正如我所說過的:

  • 意愿。意願。努力铭记在心的强烈意愿。努力銘記在心的強烈意願。
  • 熟悉。熟悉。熟悉的意思是,如果你做笔记或者在网页上阅读,你反复阅读。熟悉的意思是,如果你做筆記或者在網頁上閱讀,你反复閱讀。你是 怎样 在学校里学东西的?你是怎樣在學校裡學東西的?六乘以七 – – 你是如何记住这个的呢?六乘以七 – – 你是如何記住這個的呢?你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记住它。你一遍又一遍地重複,直到記住它。所以,这是同样的过程。所以,這是同樣的過程。或者学习一门语言。或者學習一門語言。也是同样的过程。也是同樣的過程。它只是通过重复、熟悉,以及就我们的行为而言,通过这种意愿。它只是通過重複、熟悉,以及就我們的行為而言,通過這種意願。
  • 然后,你运用机敏 – – 警戒系统 – – 在你丧失了念想的时候来检查并带回这种注意力 – – 重新获得这种心理坚持。然後,你運用機敏 – – 警戒系統 – – 在你喪失了念想的時候來檢查並帶回這種注意力 – – 重新獲得這種心理堅持。

所有这一切都以我所称的关切态度(藏文: bag-yod 戚)为基础。所有這一切都以我所稱的關切態度(藏文:bag-yod戚)為基礎。你关心如何行为以及你的行为对他人和你自身的结果。你關心如何行為以及你的行為對他人和你自身的結果。如果你不在乎 – – “我才不管呢。我做什么、我的行为如何,我才不买账呢” – – 你就不会保持这种念想;你就不会遵守任何规范。如果你不在乎 – – “我才不管呢。我做什麼、我的行為如何,我才不買賬呢” – – 你就不會保持這種念想;你就不會遵守任何規範。我们为什么要在乎呢?我們為什麼要在乎呢?因为你是人类的一员。因為你是人類的一員。我的母亲和父亲是人类。我的母親和父親是人類。他们想要幸福。他們想要幸福。他们不想得到不幸。他們不想得到不幸。我和他们说话的方式、我对待他们的方式,将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正如他们对待我的行为方式会影响我的感情。我和他們說話的方式、我對待他們的方式,將會影響到他們的感情,正如他們對待我的行為方式會影響我的感情。所以,我关心他们。所以,我關心他們。这样,你就能够保持你的念想,能够保持这种机敏来检查你是否丧失了这种念想。這樣,你就能夠保持你的念想,能夠保持這種機敏來檢查你是否喪失了這種念想。

因此,这就是我培养的整个敏感性训练的基础 – – 我的网站上有这些 – – 帮助我们克服对别人如何感受、我们的行为对别人如何影响表现得不明感,或者克服过分敏感、过分担心的一整套规划。因此,這就是我培養的整個敏感性訓練的基礎 – – 我的網站上有這些 – – 幫助我們克服對別人如何感受、我們的行為對別人如何影響表現得不明感,或者克服過分敏感、過分擔心的一整套規劃。如果我们确实用一种平衡的方式去关心 – – 关心我们行为对别人和对我们自己的影响,关心别人身上以及我们自己身上正在发生的实际情况,那么我就会保持念想。如果我們確實用一種平衡的方式去關心 – – 關心我們行為對別人和對我們自己的影響,關心別人身上以及我們自己身上正在發生的實際情況,那麼我就會保持念想。你有理由这样做。你有理由這樣做。

我们确实需要做出自我检查。我們確實需要做出自我檢查。我们的动机是什么?我們的動機是什麼?如果动机是“哦,我想做一个好姑娘(或者我想做一个好男儿),这样爸爸妈妈就喜欢我”,这就很幼稚,不是吗?如果動機是“哦,我想做一個好姑娘(或者我想做一個好男兒),這樣爸爸媽媽就喜歡我”,這就很幼稚,不是嗎?我喜欢我的一位导师使用的一个意象。我喜歡我的一位導師使用的一個意象。“我只是想做一个好姑娘(或者我想做一个好男儿),我想在头上享受轻拍,我想摇尾巴” – – 你知道,就像只小狗一样。“我只是想做一個好姑娘(或者我想做一個好男兒),我想在頭上享受輕拍,我想搖尾巴” – – 你知道,就像隻小狗一樣。这就是你想要的吗?這就是你想要的嗎?这很傻。這很傻。因此,对于保持念想,对于有所规范,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我认为这种关心的态就是基础。因此,對於保持念想,對於有所規範,要有一個正當的理由,我認為這種關心的態就是基礎。这就是八世纪印度伟大的佛教大师寂天菩萨对此进行解释的方式。這就是八世紀印度偉大的佛教大師寂天菩薩對此進行解釋的方式。

正确的专注力(正定)正確的專注力(正定)

OK ,让我们继续。OK,讓我們繼續。再次,我们从八正道中要应用的关于专注力的第三个方面称之为正定(即专注力自身)。再次,我們從八正道中要應用的關於專注力的第三個方面稱之為正定(即專注力自身)。这是在一个物体上实际的思维定位。這是在一個物體上實際的思維定位。因此,我们需要去做的是对任何想要专注其上的东西,获得一种实际的把握不放。因此,我們需要去做的是對任何想要專注其上的東西,獲得一種實際的把握不放。一旦获得这种把握,念想就将它保持住,这样我们就不会失去它。一旦獲得這種把握,念想就將它保持住,這樣我們就不會失去它。但是,首先要把握这个目标,这是专注力的全部内容。但是,首先要把握這個目標,這是專注力的全部內容。

当我们在这上面犯了错误 – – 例如,如果我们在对某个人说话 – – 我们甚至无法投注我们的注意力。當我們在這上面犯了錯誤 – – 例如,如果我們在對某個人說話 – – 我們甚至無法投注我們的注意力。为了获得这种专注力,你要运用注意力,运用这种思维定位。為了獲得這種專注力,你要運用注意力,運用這種思維定位。所以,这可能变成心不在焉。所以,這可能變成心不在焉。我对你说的毫无兴趣,所以我甚至听都不听;我对你说的东西也不专注。我對你說的毫無興趣,所以我甚至聽都不聽;我對你說的東西也不專注。或者,我太忙了。或者,我太忙了。

或者,现在更常见、比过去更多的情况是,我们注意力分散,所以没有完全关注任何一件事。或者,現在更常見、比過去更多的情況是,我們注意力分散,所以沒有完全關注任何一件事。如果你看电视上的新闻 – – 我不知道这里你们是否有这个(或许有) – – 你看到电视屏幕或者你的电脑屏幕中央有一个人在播送新闻,但是在屏幕下方有一行字转播另一则新闻,而或许在某个角上显示的是你的脸谱信息流或者别的什么,而你没有注意或者没有充分关注其中任何一个。如果你看電視上的新聞 – – 我不知道這裡你們是否有這個(或許有) – – 你看到電視屏幕或者你的電腦屏幕中央有一個人在播送新聞,但是在屏幕下方有一行字轉播另一則新聞,而或許在某個角上顯示的是你的臉譜信息流或者別的什麼,而你沒有註意或者沒有充分關注其中任何一個。因此,即便我们可能说,“哦,我可以一心多用”,没有人能够 – – 除非你是佛 – – 能够对同时在做的多项工作予以 100% 的关注。因此,即便我們可能說,“哦,我可以一心多用”,沒有人能夠 – – 除非你是佛 – – 能夠對同時在做的多項工作予以100%的關注。

我们的思维定位就我们的手机上,而这时候有人正想和我们说话。我們的思維定位就我們的手機上,而這時候有人正想和我們說話。这是一个错误的思维定位,因为他们正在向我们问什么,而我们甚至未加注意。這是一個錯誤的思維定位,因為他們正在向我們問什麼,而我們甚至未加註意。因此,我们注意力分散着,我们太忙了 – – “哦,我太忙了” – – 因此,对于别人正在做什么或者说什么,或者在他们需要和我们有某种互动或者想要某种反应的时候,我们甚至没有去注意,去关注,去思维定位。因此,我們注意力分散著,我們太忙了 – – “哦,我太忙了” – – 因此,對於別人正在做什麼或者說什麼,或者在他們需要和我們有某種互動或者想要某種反應的時候,我們甚至沒有去注意,去關注,去思維定位。

接下来,在当代,发生频率越来越多的另一件事就是,即便我们确实思维定位在某件事上,但很难坚持这一点。接下來,在當代,發生頻率越來越多的另一件事就是,即便我們確實思維定位在某件事上,但很難堅持這一點。我们习惯于事物变化飞快,看完一个接着另一个接着又一个,所以我们厌倦了,因此,任何一种延长的时间段内集中注意力都会变得艰难。我們習慣於事物變化飛快,看完一個接著另一個接著又一個,所以我們厭倦了,因此,任何一種延長的時間段內集中註意力都會變得艱難。因此,那种类型的专注 – – – – 只是几分钟在这个上,几分钟在那个上,几分钟在另一个上 – – 是一种障碍。因此,那種類型的專注 – – – – 只是幾分鐘在這個上,幾分鐘在那個上,幾分鐘在另一個上 – – 是一種障礙。这是错误的专注。這是錯誤的專注。如果我们想要作出正确地专注,我们需要能够做出所需的足够长时间的专注,而不是因为我们不再感兴趣了就厌倦了或者游移过去。如果我們想要作出正確地專注,我們需要能夠做出所需的足夠長時間的專注,而不是因為我們不再感興趣了就厭倦了或者游移過去。

你看,麻烦就是,我们想获得娱乐。你看,麻煩就是,我們想獲得娛樂。这就回到了这种错误的念想,即想着我们从娱乐中获得的即时的快乐会满足我们,但是我们渴望得到更多再多。這就回到了這種錯誤的念想,即想著我們從娛樂中獲得的即時的快樂會滿足我們,但是我們渴望得到更多再多。我们为什么要获得娱乐呢?我們為什麼要獲得娛樂呢?社会科学家发现,你要做的事、你要看的东西,其可能性越大 – – 互联网给予我们极大的可能性 – – 你就会觉得越枯燥,我们就会更加神经紧张,努力要找到一个令人愉悦的东西。社會科學家發現,你要做的事、你要看的東西,其可能性越大 – – 互聯網給予我們極大的可能性 – – 你就會覺得越枯燥,我們就會更加神經緊張,努力要找到一個令人愉悅的東西。而当你看着一个东西,想着“哦,或许别的什么东西更让人快乐呢”,因此,你继续前进,不会集中注意力并去关注任何一件东西。而當你看著一個東西,想著“哦,或許別的什麼東西更讓人快樂呢”,因此,你繼續前進,不會集中註意力並去關注任何一件東西。因此,这尽管难做,但这对努力简化你的生活很有帮助 – – 同一时间内不要从事多项东西 – – 随着你的专注力越来越发展,你就能够增加你所能观照和处理的范围。因此,這儘管難做,但這對努力簡化你的生活很有幫助 – – 同一時間內不要從事多項東西 – – 隨著你的專注力越來越發展,你就能夠增加你所能觀照和處理的範圍。

如果你有专注力,专注力很好,那么你就可以专注在这个上,然后又专注在那个上,继而又专注在另一个上 – – 但是每次就一个,不要分心。如果你有專注力,專注力很好,那麼你就可以專注在這個上,然後又專注在那個上,繼而又專注在另一個上 – – 但是每次就一個,不要分心。如果你要考虑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就是医生。如果你要考慮一個例子,這個例子就是醫生。医生一个接一个地治疗病人。醫生一個接一個地治療病人。医生在和某个病人在一起时,在这个时间段就需要关注这个病人,而不是想着下一个病人或者刚才此前的病人。醫生在和某個病人在一起時,在這個時間段就需要關注這個病人,而不是想著下一個病人或者剛才此前的病人。因此,尽管一名医生一天能看很多很多病人,但他们一个时间内完全关注一件事。因此,儘管一名醫生一天能看很多很多病人,但他們一個時間內完全關註一件事。这对专注力大有裨益。這對專注力大有裨益。

我必须得说,这一点很富有挑战性。我必須得說,這一點很富有挑戰性。因为我们根据自己的情况知道,我在处理这样一大堆数量令人难以置信的不同任务,管理网站、处理各种语言、等等,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上面很困难;有那么多东西同时涌入。因為我們根據自己的情況知道,我在處理這樣一大堆數量令人難以置信的不同任務,管理網站、處理各種語言、等等,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上面很困難;有那麼多東西同時湧入。所以,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上,而不要因为考虑需要完成的其他事,还要保持惦记着而不是忘记这些事情需要去完成,这是个大挑战。所以,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上,而不要因為考慮需要完成的其他事,還要保持惦記著而不是忘記這些事情需要去完成,這是個大挑戰。任何一个从事复杂业务的人都存在同样的问题。任何一個從事複雜業務的人都存在同樣的問題。

OK ,让我们继续吧,这样我们就能够在给定的时间内搞定一切。OK,讓我們繼續吧,這樣我們就能夠在給定的時間內搞定一切。只有一句关于培养正念的结束语:我们在佛教教义中发现,培养越来越好的专注力具有明确的阶段,我想这一点可以被看作是佛教科学的一部分 – – 你怎么样才能获得越来越好的专注力呢?只有一句關於培養正念的結束語:我們在佛教教義中發現,培養越來越好的專注力具有明確的階段,我想這一點可以被看作是佛教科學的一部分 – – 你怎麼樣才能獲得越來越好的專注力呢?

训练辨别性意识(分别智)訓練辨別性意識(分別智)

现在,辨别性意识就是区分何为正确何为不正确,何为有益何为有害。現在,辨別性意識就是區分何為正確何為不正確,何為有益何為有害。这方面,我们有八正道上的最后两个:這方面,我們有八正道上的最後兩個:

  • 正确的见地(藏文: yan -dag- pa ' i正確的見地(藏文:yan-dag-pa'ilta-ba 正见)。 lta-ba正見)。
  • 以及正确的意愿或者动机思想(藏文: yan -dag- pa ' i以及正確的意願或者動機思想(藏文:yan-dag-pa'irtog -pa 正想)。 rtog-pa正想)。

在进行正确区分何为正确何为不正确、何为有益何为有害的基础上,我们相信所判断是真实的,正确的见地与此有关。在進行正確區分何為正確何為不正確、何為有益何為有害的基礎上,我們相信所判斷是真實的,正確的見地與此有關。正确的动机思想或者意愿是它引发的建设性的心理状态。正確的動機思想或者意願是它引發的建設性的心理狀態。

错误的见地錯誤的見地

因此,关于正确的见地。因此,關於正確的見地。我们既可以有一个正确的也可以有一个不正确的辨别性智慧(我们谈论的是关于能够区分什么是有帮助的、什么是有害的):我們既可以有一個正確的也可以有一個不正確的辨別性智慧(我們談論的是關於能夠區分什麼是有幫助的、什麼是有害的):

  • 我们能够做出正确的辨别,并相信这是真实的。我們能夠做出正確的辨別,並相信這是真實的。
  • 或者我们可能做出不正确的辨别,并相信这是真实的。或者我們可能做出不正確的辨別,並相信這是真實的。

因此,错误类型的见地就是我们做出不正确的辨别并信以为真,而正确类型的见地就是我们做出正确的辨别并信以为真。因此,錯誤類型的見地就是我們做出不正確的辨別並信以為真,而正確類型的見地就是我們做出正確的辨別並信以為真。

错误的见地可能是,例如,宣称并相信我们的行为没有某些是破坏性的、某些是建设性的这种道德范围,相信我们所体验的并不会带来结果。錯誤的見地可能是,例如,宣稱並相信我們的行為沒有某些是破壞性的、某些是建設性的這種道德範圍,相信我們所體驗的並不會帶來結果。其特点是很多人所具有的这种思想,即“无论什么”的思想。其特點是很多人所具有的這種思想,即“無論什麼”的思想。“这不要紧。没什么要紧的。不管如何。如果我做这件事了或者没做这件事,并不要紧。不管怎么样。”不要紧 – – 这是一种不正确的想法。“這不要緊。沒什麼要緊的。不管如何。如果我做這件事了或者沒做這件事,並不要緊。不管怎麼樣。”不要緊 – – 這是一種不正確的想法。不管你抽烟还是不抽烟,这不要紧。不管你抽煙還是不抽煙,這不要緊。“哦,不管什么事。不要紧。”这怎么不要紧。“哦,不管什麼事。不要緊。”這怎麼不要緊。如果你抽烟,这就对你的健康有负面的影响。如果你抽煙,這就對你的健康有負面的影響。如果你不抽烟,就很有希望会防止这一点。如果你不抽煙,就很有希望會防止這一點。

或者相信,我们无法提升自己来克服我们的缺点,因此何苦去做呢?或者相信,我們無法提升自己來克服我們的缺點,因此何苦去做呢?这就在做一个错误的区分,认为对改变处境你什么也做不了,对吗?這就在做一個錯誤的區分,認為對改變處境你什麼也做不了,對嗎?我们总是有事可做的。我們總是有事可做的。事情并不是一尘不变,僵化固定的。事情並不是一塵不變,僵化固定的。

或者相信,努力对人友善或者帮助别人没有什么意义,因此,我们应该尽力利用每个人,最大限度地获取好处;相信能够带来幸福的错误的辨别。或者相信,努力對人友善或者幫助別人沒有什麼意義,因此,我們應該盡力利用每個人,最大限度地獲取好處;相信能夠帶來幸福的錯誤的辨別。它带不来幸福。它帶不來幸福。它带来冲突、嫉妒、担心别人偷盗我们的东西,等等。它帶來衝突、嫉妒、擔心別人偷盜我們的東西,等等。

存在如此多不同类型的错误辨别。存在如此多不同類型的錯誤辨別。它会涉及到苦难及其因缘,例如。它會涉及到苦難及其因緣,例如。举个例子,我们的孩子在学校或者在工作上表现得很糟糕,或者我们的孩子不想看我们 – – 孩子身上出什么问题了,不管孩子是未成年人还是成年人。舉個例子,我們的孩子在學校或者在工作上表現得很糟糕,或者我們的孩子不想看我們 – – 孩子身上出什麼問題了,不管孩子是未成年人還是成年人。错误的辨别就是想着,“这全是因为我。作为父母亲,这都是我的错。”这就是对因果律的错误辨别。錯誤的辨別就是想著,“這全是因為我。作為父母親,這都是我的錯。”這就是對因果律的錯誤辨別。事情不会因为仅仅一个原因而产生。事情不會因為僅僅一個原因而產生。事物的产生是因为很多、很多因素和境况的结合,而不是仅仅某一个。事物的產生是因為很多、很多因素和境況的結合,而不是僅僅某一個。我们可能有所贡献,但我们不是该问题唯一的因素。我們可能有所貢獻,但我們不是該問題唯一的因素。有时候我们甚至不是其因素 – – 这完全是错误的。有時候我們甚至不是其因素 – – 這完全是錯誤的。就像我想起一个颇受困扰的人:他们去看一场足球赛,他们的队输了,这个人认为他们的队输球的唯一原因是他们来看球赛了,因此他们倒了霉了:“我们的队输了,这是我的错。”这很荒谬。就像我想起一個頗受困擾的人:他們去看一場足球賽,他們的隊輸了,這個人認為他們的隊輸球的唯一原因是他們來看球賽了,因此他們倒了霉了:“我們的隊輸了,這是我的錯。”這很荒謬。这就是对因果律的不正确的区分。這就是對因果律的不正確的區分。

正确的见地正確的見地

因此,正确的辨别性智慧非常、非常重要,对此,我们需要了解现实,例如像现实中的因果关系 – – 即很多因素和条件影响着所发生的情况。因此,正確的辨別性智慧非常、非常重要,對此,我們需要了解現實,例如像現實中的因果關係 – – 即很多因素和條件影響著所發生的情況。就像天气一样 – – 很多东西影响着它;而不仅仅是一件事或者两件事。就像天氣一樣 – – 很多東西影響著它;而不僅僅是一件事或者兩件事。因此,不要错误地以为“我就像上帝一样,我必须只做一件事,而这就会改变我孩子的一切或者我的工作环境的全部。”这不是事物运行的方式。因此,不要錯誤地以為“我就像上帝一樣,我必須只做一件事,而這就會改變我孩子的一切或者我的工作環境的全部。”這不是事物運行的方式。

所以,这就是正确的见地。所以,這就是正確的見地。它需要常识和智力。它需要常識和智力。而且,很明显,我们需要发挥专注力,保持注意力在正确的区分上。而且,很明顯,我們需要發揮專注力,保持注意力在正確的區分上。而要做到这一点,你就需要训练。而要做到這一點,你就需要訓練。所以,这些东西组成一个整体。所以,這些東西組成一個整體。

正确的意愿正確的意願

最后一个是正确的动机性想法,即指一个正确的意愿。最後一個是正確的動機性想法,即指一個正確的意願。因此,在什么是有帮助的和什么是有害的、什么是现实和什么不是现实之间做出正确的区别,这影响我们说话和行为的方式,并调整我们对事物的态度。因此,在什麼是有幫助的和什麼是有害的、什麼是現實和什麼不是現實之間做出正確的區別,這影響我們說話和行為的方式,並調整我們對事物的態度。这个就被解释为错误的动机性想法(或者错误的意愿)和正确的动机性想法。這個就被解釋為錯誤的動機性想法(或者錯誤的意願)和正確的動機性想法。因此,让我们看一看这些是什么。因此,讓我們看一看這些是什麼。

感官欲望感官慾望

一个是错误的动机性想法可能会纠缠着感官欲望,对感官对象怀有长久的渴望和执迷 – – 不管不错的东西、音乐、可口的食物、好衣服、这样一些东西 – – 我们视之为动机性想法,因为我们做出了错误的区分,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东西。一個是錯誤的動機性想法可能會糾纏著感官慾望,對感官對象懷有長久的渴望和執迷 – – 不管不錯的東西、音樂、可口的食物、好衣服、這樣一些東西 – – 我們視之為動機性想法,因為我們做出了錯誤的區分,認為這是最重要的東西。然而,如果我们做出了正确的区分,我们就会平和。然而,如果我們做出了正確的區分,我們就會平和。这里,平和的意思就是不执迷于感官对象的平衡思想。這裡,平和的意思就是不執迷於感官對象的平衡思想。

OK ,这里有个例子。OK,這裡有個例子。不正确的区分会是,“今晚我们吃什么饭、到哪里去吃,这确实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我们选择了正确的地方、选择了正确的事物,这确实将会给我带来幸福。”因此,你对此忧心忡忡,你甚至无法集中注意力,因为你在想“今晚我们去哪里吃饭呢?”但是,如果你做出了正确的区分 – – “这确实没有如此重要。生活中有很多其它的东西,要比今晚吃什么或者今晚电视转播什么重要的多” – – 这样,你就有了一个平衡的思维。不正確的區分會是,“今晚我們吃什麼飯、到哪裡去吃,這確實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我們選擇了正確的地方、選擇了正確的事物,這確實將會給我帶來幸福。”因此,你對此憂心忡忡,你甚至無法集中註意力,因為你在想“今晚我們去哪裡吃飯呢?”但是,如果你做出了正確的區分 – – “這確實沒有如此重要。生活中有很多其它的東西,要比今晚吃什麼或者今晚電視轉播什麼重要的多” – – 這樣,你就有了一個平衡的思維。“这不要紧。这并非如此重要。我们找一个地方吃就行了。”你有这种平和、这种平衡。“這不要緊。這並非如此重要。我們找一個地方吃就行了。”你有這種平和、這種平衡。

恶意惡意

接下来,第二种错误的动机性想法或者意愿就是恶意 – – 伤害他人、造成他们受伤害的希冀。接下來,第二種錯誤的動機性想法或者意願就是惡意 – – 傷害他人、造成他們受傷害的希冀。就像有人犯了一个错误 – – 你的孩子把水或茶洒到你的电脑上了,你说,“坏孩子。你很糟糕。”因此,根据好坏来考虑:“你坏,你应该受到惩罚”,这就是一个错误的区分。就像有人犯了一個錯誤 – – 你的孩子把水或茶灑到你的電腦上了,你說,“壞孩子。你很糟糕。”因此,根據好壞來考慮:“你壞,你應該受到懲罰”,這就是一個錯誤的區分。

我们做出错误的区分,认为两岁大的孩子会像一个大人一样负责任地行事,这很荒谬。我們做出錯誤的區分,認為兩歲大的孩子會像一個大人一樣負責任地行事,這很荒謬。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区分。這顯然是一個錯誤的區分。在整个火车行驶期间,一个两岁大的孩子会安静地坐着,表现得像一个大人一样吗?在整個火車行駛期間,一個兩歲大的孩子會安靜地坐著,表現得像一個大人一樣嗎?这很荒谬。這很荒謬。但是,如果我们做出这样错误的区分,你就真的会很生气,如果孩子在过道里跑上跑下、在车上大吵大闹,你可能想出手打他。但是,如果我們做出這樣錯誤的區分,你就真的會很生氣,如果孩子在過道裡跑上跑下、在車上大吵大鬧,你可能想出手打他。但是,如果我们做出正确的区别,我们就会培养仁慈。但是,如果我們做出正確的區別,我們就會培養仁慈。仁慈是帮助他人、给他们带来幸福的意愿。仁慈是幫助他人、給他們帶來幸福的意願。这样你就做好准备。這樣你就做好準備。如果你和孩子要长途坐火车,你就带些东西逗孩子开心 – – 一本彩色图书或者别的什么。如果你和孩子要長途坐火車,你就帶些東西逗孩子開心 – – 一本彩色圖書或者別的什麼。这种仁慈包括或者涵盖了力量、宽恕、以及爱(要别人快乐的希冀)。這種仁慈包括或者涵蓋了力量、寬恕、以及愛(要別人快樂的希冀)。如果他们犯了错误或者吵闹了,不要心生怨恨。如果他們犯了錯誤或者吵鬧了,不要心生怨恨。你要宽恕,你有力量能够保持这种善良的心理状态。你要寬恕,你有力量能夠保持這種善良的心理狀態。

暴行暴行

第三种,第二种错误的动机性想法,是充满了残酷行为的思维。第三種,第二種錯誤的動機性想法,是充滿了殘酷行為的思維。这里,它有各种不同的方面:這裡,它有各種不同的方面:

  • 流氓行为,当流氓 – – 这是严重缺乏慈悲,据此我们希望别人受苦和不幸福。流氓行為,當流氓 – – 這是嚴重缺乏慈悲,據此我們希望別人受苦和不幸福。我们认定对方足球队的球迷们只是一些可怕的、一群可怕的人,所以我们可以表现得像流氓一样,对他们大打出手,伤害他们,因为他们就像那支球队一样。我們認定對方足球隊的球迷們只是一些可怕的、一群可怕的人,所以我們可以表現得像流氓一樣,對他們大打出手,傷害他們,因為他們就像那支球隊一樣。我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区分。我的意思是說,這是一個多麼愚蠢的區分。
  • 它的第二种形式是自我憎恨。它的第二種形式是自我憎恨。这是一种严重的缺乏自爱,据此我们不希望自己幸福,所以我们蓄意破坏我们的幸福、自我伤害。這是一種嚴重的缺乏自愛,據此我們不希望自己幸福,所以我們蓄意破壞我們的幸福、自我傷害。因此,我们不正确地做出区别“我不好。我是个坏人。我不配享有幸福”,于是我们在某种意义上,通过卷入不健康的关系、养成不健康的习惯,进行自我惩罚。因此,我們不正確地做出區別“我不好。我是個壞人。我不配享有幸福”,於是我們在某種意義上,通過捲入不健康的關係、養成不健康的習慣,進行自我懲罰。吃的过多的人成为超级胖子 – – 他们常常充满了自我憎恨。吃的過多的人成為超級胖子 – – 他們常常充滿了自我憎恨。他们对自己抱有这种极其负性的态度。他們對自己抱有這種極其負性的態度。他们通过吃的越来越 多甚至更多,从而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即便他们可能想要找一位伙伴,也把这一点给破坏了。他們通過吃的越來越多甚至更多,從而變得越來越沒有吸引力,即便他們可能想要找一位夥伴,也把這一點給破壞了。在体重有两百或三百公斤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有伙伴。在體重有兩百或三百公斤的時候,他們永遠不會有夥伴。
  • 最后是获取不正当的快乐。最後是獲取不正當的快樂。当看到或者听到别人的苦难时极其开心。當看到或者聽到別人的苦難時極其開心。你区分出“这个政治人物很糟糕。他们是些极可怕的人”,然后他们输掉了选举,而我们感到高兴:“啊,真不错,他们输了。”或者我们不喜欢的一个人身上发生了不好的事,于是“哇,他们活该。”于是,我们再一次做了不正确的区分,认为一些人是坏的,该受惩罚,让事情变坏,而另一些人,尤其是我们自己,应该事事如意。你區分出“這個政治人物很糟糕。他們是些極可怕的人”,然後他們輸掉了選舉,而我們感到高興:“啊,真不錯,他們輸了。”或者我們不喜歡的一個人身上發生了不好的事,於是“哇,他們活該。”於是,我們再一次做了不正確的區分,認為一些人是壞的,該受懲罰,讓事情變壞,而另一些人,尤其是我們自己,應該事事如意。

因此,基于正确的区分的正确的动机性思想将是一个非暴力的态度、一个非残酷的态度。因此,基於正確的區分的正確的動機性思想將是一個非暴力的態度、一個非殘酷的態度。它不仅仅是没有愤怒,它还是沉着冷静。它不僅僅是沒有憤怒,它還是沉著冷靜。你不会被打扰。你不會被打擾。它是这样一种心理状态,在此之中,你不希望对正在受苦的人造成伤害,或者激怒或者打扰他们。它是這樣一種心理狀態,在此之中,你不希望對正在受苦的人造成傷害,或者激怒或者打擾他們。我们做出正确的区分:“作为人类的一员,他想要幸福,不想得到不幸。他有和我一样的权力得到幸福、免于不幸。”因此,在这种正确的区分的基础上,我们不想给他们造成伤害。我們做出正確的區分:“作為人類的一員,他想要幸福,不想得到不幸。他有和我一樣的權力得到幸福、免於不幸。”因此,在這種正確的區分的基礎上,我們不想給他們造成傷害。当他们的事情进展糟糕的时候,我们不快乐。當他們的事情進展糟糕的時候,我們不快樂。我们不想激怒或者打扰他们。我們不想激怒或者打擾他們。而且,此外还有慈悲 – – 希望他们脱离其苦难及其因缘的愿望 – – 因为我们看到,每个人都在受苦,而没有人愿意受苦,也没有人活该受苦。而且,此外還有慈悲 – – 希望他們脫離其苦難及其因緣的願望 – – 因為我們看到,每個人都在受苦,而沒有人願意受苦,也沒有人活該受苦。人们犯错误的时候,那是因为他们迷惑了 – – 他们搞错了 – – 而不是因为他们是坏的。人們犯錯誤的時候,那是因為他們迷惑了 – – 他們搞錯了 – – 而不是因為他們是壞的。因此,根据正确的区分和正确的动机性思想,从中产生的意愿,就自然引导我们到正确的言语、正确的行动、正确的行为。因此,根據正確的區分和正確的動機性思想,從中產生的意願,就自然引導我們到正確的言語、正確的行動、正確的行為。

整合八种因素整合八種因素

因此,将这些、这八种因素或八正道整合到一起:因此,將這些、這八種因素或八正道整合到一起:

  • 正确的见地和动机性思想提供正确的修行基础,然后我们修持正确的言语、正确的行为、正确的生计。正確的見地和動機性思想提供正確的修行基礎,然後我們修持正確的言語、正確的行為、正確的生計。根据我们行为的影响和别人的条件等,我们区分出什么是正确的。根據我們行為的影響和別人的條件等,我們區分出什麼是正確的。我们的意愿是帮助而不是伤害他们,因此我们有规范 地 不去用一种会造成破坏或者伤害的方式向他们说话或者行动。我們的意願是幫助而不是傷害他們,因此我們有規範地不去用一種會造成破壞或者傷害的方式向他們說話或者行動。这很有道理。這很有道理。它整合为一。它整合為一。
  • 在这样一种最佳的基础上,我们将 付诸 努力来自我提升,培养更多优秀的品质,不让那些关于我们的身体和情感这样一些东西扭曲我们的思想,让我们分心。在這樣一種最佳的基礎上,我們將付諸努力來自我提升,培養更多優秀的品質,不讓那些關於我們的身體和情感這樣一些東西扭曲我們的思想,讓我們分心。然后运用专注力,让它集中在富有饶益的事物上,或者努力培养更好的品质,通过正确的辨别性智慧运用专注力,然后运用随之而来的意愿。然後運用專注力,讓它集中在富有饒益的事物上,或者努力培養更好的品質,通過正確的辨別性智慧運用專注力,然後運用隨之而來的意願。

因此,所有这些都相互联系着。因此,所有這些都相互聯繫著。

译者: 对不起。譯者:對不起。在获得饶益的品质后,我又失去了它。在獲得饒益的品質後,我又失去了它。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当你保持注意力集中,专注精力于培养优秀的品质时,那么你当然就能够通过正确的辨别性智慧应用它。當你保持注意力集中,專注精力於培養優秀的品質時,那麼你當然就能夠通過正確的辨別性智慧應用它。你能够更加深刻地认识什么是饶益的、什么是有害的,然后你将它付诸实施的意愿就会变得更加强大。你能夠更加深刻地認識什麼是饒益的、什麼是有害的,然後你將它付諸實施的意願就會變得更加強大。

因此,尽管一个人可以通过序列来呈现三学与八正道 – – 它们可以用多种不同的序列加以呈现 – – 其最终的目的是将所有这些都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付诸实践(修行)。因此,儘管一個人可以通過序列來呈現三學與八正道 – – 它們可以用多種不同的序列加以呈現 – – 其最終的目的是將所有這些都作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付諸實踐(修行)。

问答問答

我们还有几分钟时间最后提几个问题。我們還有幾分鐘時間最後提幾個問題。

听众 :聽眾:你提到其中一个错误的见地就是我们以为我们无法改变一个东西。你提到其中一個錯誤的見地就是我們以為我們無法改變一個東西。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无法改变自身。無法改變自身。

听众 :聽眾:佛陀说,一切事物相互依存。佛陀說,一切事物相互依存。有一整打这么众多不同的东西,他们相互依存,但我们不理解其整个系统,而在一种状态在和前一种状态没联系的情况下不可能显现。有一整打這麼眾多不同的東西,他們相互依存,但我們不理解其整個系統,而在一種狀態在和前一種狀態沒聯繫的情況下不可能顯現。所以,我们可以做出结论,我们现在的状态依赖于我们过去的状态,而这也可能成为我们将来状态的一个因素。所以,我們可以做出結論,我們現在的狀態依賴於我們過去的狀態,而這也可能成為我們將來狀態的一個因素。因此,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在这个机制当中有自由意志的位置吗?因此,一個問題就出現了:在這個機制當中有自由意志的位置嗎?摆脱这种机制,佛教能否给予处理这种情况的任何方法吗?擺脫這種機制,佛教能否給予處理這種情況的任何方法嗎?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嗯,这里牵扯到很多很多因素。嗯,這裡牽扯到很多很多因素。如果你想到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就暗示你在没有任何因缘的情况下可以做任何事。如果你想到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就暗示你在沒有任何因緣的情況下可以做任何事。这是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一切事物通过因缘和条件产生,这是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够作出努力(即所谓的意志力)去切实做一件事情。一切事物通過因緣和條件產生,這是事實,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夠作出努力(即所謂的意志力)去切實做一件事情。

如果我们确实付诸努力了,那么这当然是出于因缘。如果我們確實付諸努力了,那麼這當然是出於因緣。我的意思是说,存在这样做的因缘和条件,但是一个人不应该走入这种极端。我的意思是說,存在這樣做的因緣和條件,但是一個人不應該走入這種極端。这里有两种极端:這裡有兩種極端:

  • 没有任何相关的因缘你能够完全去做任何一件事;沒有任何相關的因緣你能夠完全去做任何一件事;
  • 因为一切都已经预先注定,所以你无事可做。因為一切都已經預先註定,所以你無事可做。

这不像是这样。這不像是這樣。我们必须要根据为事情付出努力并作出选择等去看这一点,而不像这样:有一个孤立于所有选择之外;所有选择都在这里,就像一份菜单,我只是选择去做什么。我們必須要根據為事情付出努力並作出選擇等去看這一點,而不像這樣:有一個孤立於所有選擇之外;所有選擇都在這裡,就像一份菜單,我只是選擇去做什麼。

这种二元的看待方式是错误的。這種二元的看待方式是錯誤的。我的意思是说,这并不是事物存在的方式。我的意思是說,這並不是事物存在的方式。一个人只是做事就可以了 – – 你只管做 – – 付出努力。一個人只是做事就可以了 – – 你只管做 – – 付出努力。可以从灵修导师那里、从教义当中、从诸佛上获得启迪,来帮助我们。可以從靈修導師那裡、從教義當中、從諸佛上獲得啟迪,來幫助我們。如果我们从中得到了帮助,受到了鼓舞,这同样也是因缘之故。如果我們從中得到了幫助,受到了鼓舞,這同樣也是因緣之故。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问题在于考虑到这两个分类: 自由意志决定论 。因此,在這件事情上,問題在於考慮到這兩個分類:自由意誌或決定論。这是一种错误的区分。這是一種錯誤的區分。它基于这样一种事实,即认为有一个真实存在的 ,他能够从菜单上自由地选择东西,或者这个固定在一个不动的位置上永远不会改变。它基於這樣一種事實,即認為有一個真實存在的,他能夠從菜單上自由地選擇東西,或者這個固定在一個不動的位置上永遠不會改變。这种试图用这种两分法作分析的整个方法是错误的,因为这两种分类不存在。這種試圖用這種兩分法作分析的整個方法是錯誤的,因為這兩種分類不存在。

但是,你的问题是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不是一个可以很简单地予以回答,或者可以给你一个简单的回答而说“哦,是的。我懂了”。但是,你的問題是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不是一個可以很簡單地予以回答,或者可以給你一個簡單的回答而說“哦,是的。我懂了”。这是一个确实需要极其深刻的对因果律,即所谓的因果之空做出思考和理解 – – 因与果实际上是如何运作的。這是一個確實需要極其深刻的對因果律,即所謂的因果之空做出思考和理解 – – 因與果實際上是如何運作的。关键在于不要用一种二元的方式去看因果律,即存在一个 ,独立于整个过程,他可以做出选择,也可以因为别的什么事而被迫去做一件事。關鍵在於不要用一種二元的方式去看因果律,即存在一個,獨立於整個過程,他可以做出選擇,也可以因為別的什麼事而被迫去做一件事。就像我只是一名小卒,一颗棋子,我受外在于我的决定性事物的摆布。就像我只是一名小卒,一顆棋子,我受外在於我的決定性事物的擺佈。这样又变得很具有二元性了,因此,这就是这件事的问题所在,即二元性。這樣又變得很具有二元性了,因此,這就是這件事的問題所在,即二元性。

那么,还有别的吗?那麼,還有別的嗎?最后一个问题。最後一個問題。

听众 :聽眾:你提到,你不仅要对别人,也要对自己富有慈悲心 – – 正确的饮食、适量的睡眠、合适的锻炼等同样如此。你提到,你不僅要對別人,也要對自己富有慈悲心 – – 正確的飲食、適量的睡眠、合適的鍛煉等同樣如此。但是我们看到,这些获得极高觉悟的修行者在闭关中静坐,他们在数小时的长久静坐中肢体僵硬,他们饮食不合理,睡眠也不够。但是我們看到,這些獲得極高覺悟的修行者在閉關中靜坐,他們在數小時的長久靜坐中肢體僵硬,他們飲食不合理,睡眠也不夠。那么,这二者之间的联系在哪里呢?那麼,這二者之間的聯繫在哪裡呢?因此,有些弟子也试图像这些修行者们一样去做。因此,有些弟子也試圖像這些修行者們一樣去做。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嗯,这是一个很严重很严重的错误。嗯,這是一個很嚴重很嚴重的錯誤。这是指就像一只狐狸在狮子跳跃的地方去跳跃。這是指就像一隻狐狸在獅子跳躍的地方去跳躍。想着我们和米拉日巴或者其他这些大师们处在同一个层次上完全是一种自大,不是吗?想著我們和米拉日巴或者其他這些大師們處在同一個層次上完全是一種自大,不是嗎?我们不在那个水平上。我們不在那個水平上。因此,试图模仿他们的做法 – – 那么这只会毁坏我们自身。因此,試圖模仿他們的做法 – – 那麼這只會毀壞我們自身。如果我们想要达到他们所达到的状态,那么,很实际地,步步为营,训练以达到那个层次。如果我們想要達到他們所達到的狀態,那麼,很實際地,步步為營,訓練以達到那個層次。

当你达到一种极其发达的专注力水平时,你就会达到被称为一种健康柔软的身心状态。當你達到一種極其發達的專注力水平時,你就會達到被稱為一種健康柔軟的身心狀態。因此,你不会僵硬。因此,你不會僵硬。身体不会僵硬。身體不會僵硬。他们全然控制着能量(灵量)以及身躯,因此他们不需要睡眠。他們全然控制著能量(靈量)以及身軀,因此他們不需要睡眠。对他们来说,几乎不睡觉并不伤害他们的身体。對他們來說,幾乎不睡覺並不傷害他們的身體。而且他们能够吃很少很少的东西而得到大量的能量。而且他們能夠吃很少很少的東西而得到大量的能量。因此,这不是他们在受苦或者忽视自身。因此,這不是他們在受苦或者忽視自身。作为这些极其高级的状态之成就的一部分,他们具有这种能力。作為這些極其高級的狀態之成就的一部分,他們具有這種能力。但我们并不在这个层次上。但我們並不在這個層次上。

这些大师们展现给别人的往往是一种展示,这样人们就能够和他们更好地联系。這些大師們展現給別人的往往是一種展示,這樣人們就能夠和他們更好地聯繫。我将用我自己的导师的一个例子。我將用我自己的導師的一個例子。上一世什贡仁波切,年纪非常大了,体重非常大,像他们中很多人一样。上一世参查什貢仁波切,年紀非常大了,體重非常大,像他們中很多人一樣。我跟随他九年,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要在他起床之类的时候协助他。我跟隨他九年,幾乎每天都在一起,要在他起床之類的時候協助他。但是,有一次,我在这样一种仪式上,其中所有的僧人聚在一起,他们诵读经典,每个人都大声朗读不同的一部分(这些经文都在活页纸上;它们并没有订在一起)。但是,有一次,我在這樣一種儀式上,其中所有的僧人聚在一起,他們誦讀經典,每個人都大聲朗讀不同的一部分(這些經文都在活頁紙上;它們並沒有訂在一起)。于是,嘉木样仁波切坐在这里,什贡仁波切坐在他旁边,我坐在后面。於是,達賴喇嘛尊者坐在這裡,什貢仁波切坐在他旁邊,我坐在後面。嘉木样仁波切读着,有风在吹,他正在读的一页经文掉到了地板上。達賴喇嘛尊者讀著,有風在吹,他正在讀的一頁經文掉到了地板上。什贡仁波切 – – 我总是要帮他一把,帮他起身 – – 像只有二十岁一样跳了起来,跳起来拿起那页经文交给嘉木样仁波切。什貢仁波切 – – 我總是要幫他一把,幫他起身 – – 像只有二十歲一樣跳了起來,跳起來拿起那頁經文交給達賴喇嘛尊者。因此,这只是一种展示,他需要在起床的时候有人来帮助。因此,這只是一種展示,他需要在起床的時候有人來幫助。显然,他能够自个儿起床。顯然,他能夠自個兒起床。

他总是独自在房间里睡觉。他總是獨自在房間裡睡覺。但是有一次,我和他一起旅行,这样做了安排,跟随他的藏人参会者没有单独的房间,于是,他们必须和仁波切住同一个房间。但是有一次,我和他一起旅行,這樣做了安排,跟隨他的藏人參會者沒有單獨的房間,於是,他們必須和仁波切住同一個房間。仁波切在别人睡觉前就去睡觉,然后在别人都睡着的时候,他就起身 – – 侍从看到他起床了 – – 他就去做禅修,他根据那洛巴六法(六种瑜珈)进行这些训练(你无法想象一个年迈、肥胖的老人能够去做)。仁波切在別人睡覺前就去睡覺,然後在別人都睡著的時候,他就起身 – – 侍從看到他起床了 – – 他就去做禪修,他根據那洛巴六法(六種瑜珈)進行這些訓練(你無法想像一個年邁、肥胖的老人能夠去做)。直到别人早上快要起床的时候,他会躺下来装作一晚上都在睡觉。直到別人早上快要起床的時候,他會躺下來裝作一晚上都在睡覺。

因此,你碰到这样一类事情。因此,你碰到這樣一類事情。他们给别人一种他们是普通人的印象,但是他们隐藏了所有的品质。他們給別人一種他們是普通人的印象,但是他們隱藏了所有的品質。这就是大喇嘛 – – 至少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处世方式。這就是大喇嘛 – – 至少他們其中一些人的處世方式。非常富有启发。非常富有啟發。我们通过三学与八正道发展到这种阶段(次第)。我們通過三學與八正道發展到這種階段(次第)。这是开始。這是開始。它可以在帮助我们提升此生的层次上来做。它可以在幫助我們提升此生的層次上來做。或者,它可以在更深刻的层次上来做,帮助我们获得更好的来世,从苦难和无法控制、反复发生的转生中解脱以及达成觉悟,以最好的方式帮助所有人。或者,它可以在更深刻的層次上來做,幫助我們獲得更好的來世,從苦難和無法控制、反復發生的轉生中解脫以及達成覺悟,以最好的方式幫助所有人。

因此,我们可能到此就结束了。因此,我們可能到此就結束了。非常感谢你们,我希望这将能有所饶益。非常感謝你們,我希望這將能有所饒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