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佛教介紹 > 生活中的三學與八正道 > 第二期:對正確的行為、生活和努力的回顧

生活中的三學與八正道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基輔,烏克蘭,2013年6月

第二期:對正確的行為、生活和努力的回顧

昨天晚上,我们开始了对三学的讨论,我们看到可以根据以下来进行讨论:昨天晚上,我們開始了對三學的討論,我們看到可以根據以下來進行討論:

  • 只通过佛教科学和哲学,这里讨论的是基本的思维科学和道德哲学,关系到我们的情绪等等。只通過佛教科學和哲學,這裡討論的是基本的思維科學和道德哲學,關係到我們的情緒等等。这里的焦点在于,从最基本上讲,为了提升生活质量,通过这三学来利用物质。這裡的焦點在於,從最基本上講,為了提升生活質量,通過這三學來利用物質。
  • 然后是佛教宗教,它关注的是羯磨和转生、解脱、觉悟等这样的东西。然後是佛教宗教,它關注的是羯磨和轉生、解脫、覺悟等這樣的東西。因此,我们要用这三种训练帮助自己获得很好的转生,成就解脱或者达 成 觉悟。因此,我們要用這三種訓練幫助自己獲得很好的轉生,成就解脫或者達成覺悟。

但是,不管我们在哪种层次上应用三种训练,它总是针对帮助我们克服麻烦和苦难。但是,不管我們在哪種層次上應用三種訓練,它總是針對幫助我們克服麻煩和苦難。而方法就是努力认识麻烦和困难的因缘,采用大家知道的八正道来帮助我们消除苦难的因缘。而方法就是努力認識麻煩和困難的因緣,採用大家知道的八正道來幫助我們消除苦難的因緣。

我笑的原因是这个苍蝇似乎喜欢我,想待在我脸旁。我笑的原因是這個蒼蠅似乎喜歡我,想待在我臉旁。从佛教的观点看,你总想知道“这个苍蝇在上一世是谁呀?它这么想和我在一起!”用一个稍加平和的方式看它,而不是恶狠狠地拍打它。從佛教的觀點看,你總想知道“這個蒼蠅在上一世是誰呀?它這麼想和我在一起!”用一個稍加平和的方式看它,而不是惡狠狠地拍打它。

不管怎么样,三学在于道德规范(藏文: tshul-khrims 戒)、专注力(藏文: ting-nge-'dzin定)、以及辨别性意识(藏文: shes-rab慧),而这三者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有助于培养:不管怎麼樣,三學在於道德規範(藏文:tshul-khrims戒)、專注力(藏文:ting-nge-'dzin定)、以及辨別性意識(藏文:shes-rab慧),而這三者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有助於培養:

  • 如果你和别人打交道,那么观察我们如何与他们行为、如何与他们言谈,或者如果我们与他们有某种贸易往来,我们如何在贸易的层次上与他们互动,这一点当然非常重要。如果你和別人打交道,那麼觀察我們如何與他們行為、如何與他們言談,或者如果我們與他們有某種貿易往來,我們如何在貿易的層次上與他們互動,這一點當然非常重要。我们需要有道德规范,规范我们不做出任何伤害别人或破坏性的事。我們需要有道德規範,規範我們不做出任何傷害別人或破壞性的事。
  • 为了能够以一种合适的方式互动,我们同样需要把注意力放在他们在说什么,他们的需要是什么,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為了能夠以一種合適的方式互動,我們同樣需要把注意力放在他們在說什麼,他們的需要是什麼,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如果我们不加注意 – – 我们的思维四处游移 – – 在互动的每一分钟,我们的电话响起,我们又发SMS 信息,如此等等,那么这就确实使得与他人的交流变得艰难。如果我們不加註意 – – 我們的思維四處游移 – – 在互動的每一分鐘,我們的電話響起,我們又發SMS信息,如此等等,那麼這就確實使得與他人的交流變得艱難。
  • 而如果我们能够专注在对方人身上 – – 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如何行为 – – 那么,我们就能够运用辨别性意识,能够决定什么样的反应是合适的,什么样的反应是不合适的。而如果我們能夠專注在對方人身上 – – 他們在說什麼,他們如何行為 – – 那麼,我們就能夠運用辨別性意識,能夠決定什麼樣的反應是合適的,什麼樣的反應是不合適的。我们需要在这二者之间做出区分。我們需要在這二者之間做出區分。而这再一次促成对他人用一种正确的方式发出正确的行动、正确的言语。而這再一次促成對他人用一種正確的方式發出正確的行動、正確的言語。

因此,这三种训练相互关联,相互加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需要同时应用三者。因此,這三種訓練相互關聯,相互加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需要同時應用三者。

即便我们并没有和别人在一起,没有与他们发生互动,我们也需要就自身而言进行三种训练。即便我們並沒有和別人在一起,沒有與他們發生互動,我們也需要就自身而言進行三種訓練。在我们应对自己时,这一点很重要:在我們應對自己時,這一點很重要:

  • 不要用自我破坏的方式行为。不要用自我破壞的方式行為。
  • 让我们的思维专注起来,这样就能够完成任何我们想要完成的东西。讓我們的思維專注起來,這樣就能夠完成任何我們想要完成的東西。
  • 用我们起码的智力在什么适于去做与什么 和 不适合去做之间做出区分。用我們起碼的智力在什麼適於去做與什麼和不適合去做之間做出區分。

因此这三种更高层次的训练既应用在你个人的情况,也应用在我们的社会互动上。因此這三種更高層次的訓練既應用在你個人的情況,也應用在我們的社會互動上。因此,就像这样,它们是我们可以应用于日常生活的非常非常基本的原则。因此,就像這樣,它們是我們可以應用於日常生活的非常非常基本的原則。

我说更高层次的训练 ,这是一句口误。我說更高層次的訓練,這是一句口誤。这是我们发现用得频率最高的一个术语。這是我們發現用得頻率最高的一個術語。当我们听到更高层次的训练的时候, 更高层次的训练 (藏文: lhag-pa'i bslab-pa gsum 增上三学),这指的是为了获得解脱或者达到觉悟,我们使用这三者。當我們聽到更高層次的訓練的時候,更高層次的訓練(藏文:lhag-pa'i bslab-pa gsum增上三學),這指的是為了獲得解脫或者達到覺悟,我們使用這三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之为更高(藏文: lhag-pa'i 增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之為更高(藏文:lhag-pa'i增上)。它指的是运用这三者来达到更高的目标,一个高于仅仅此世或来世的目标。它指的是運用這三者來達到更高的目標,一個高於僅僅此世或來世的目標。

然后,我们根据所谓的八正道对三学进行更加详细的观照。然後,我們根據所謂的八正道對三學進行更加詳細的觀照。其中的第一个,即第一组 – – 它们是三组 – – 其中的第一组是这样三个,它们涉及到道德自律,这种训练属于道德自律。其中的第一個,即第一組 – – 它們是三組 – – 其中的第一組是這樣三個,它們涉及到道德自律,這種訓練屬於道德自律。OK ,因此,我们就道德自律谈一谈,这是众所周知的:OK,因此,我們就道德自律談一談,這是眾所周知的:

  • 正言(藏文: yan -dag- pa ' i正言(藏文:yan-dag-pa'ingag )。 ngag)。
  • 正业(藏文: yan -dag- pa ' i正業(藏文:yan-dag-pa'ilas-kyi las-kyimtha ' ),即正确的行为。 mtha'),即正確的行為。
  • 正命(藏文: yan -dag- pa ' i正命(藏文:yan-dag-pa'i' tsho-ba )。 'tsho-ba)。

昨天,我们谈到了正确的言语,也看到了要有规范来克制做出破坏性的言语行为 – – 撒谎、说两面三刀的话、用尖刻粗暴的方式讲话、无聊的闲谈 – – 以及不是有规范去用一种合适的、建设性的方式、一种实事求是的方式说话,它努力来创造和谐,它是和蔼的、文质彬彬的,它是富有意义的,它是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方式说的(而不是完全通过琐碎的事来干扰别人)。昨天,我們談到了正確的言語,也看到了要有規範來克製做出破壞性的言語行為 – – 撒謊、說兩面三刀的話、用尖刻粗暴的方式講話、無聊的閒談 – – 以及不是有規範去用一種合適的、建設性的方式、一種實事求是的方式說話,它努力來創造和諧,它是和藹的、文質彬彬的,它是富有意義的,它是在合適的時間以合適的方式說的(而不是完全通過瑣碎的事來干擾別人)。我们需要有这种规范,用一种有助于人的方式说话,例如像回答他们的疑问,如果他们不开心就安慰他们,等等。我們需要有這種規範,用一種有助於人的方式說話,例如像回答他們的疑問,如果他們不開心就安慰他們,等等。

错误的行为錯誤的行為

因此,让我们继续。因此,讓我們繼續。八正道中的第二个是有正确的语言边界(藏文: yan-dag-pa'i ngag 正言)。八正道中的第二個是有正確的語言邊界(藏文:yan-dag-pa'i ngag正言)。这是一个专业术语。這是一個專業術語。我们谈到边界(藏文: mtha' 边际)的时候,说的是一定的限制,即“我要在这个范围内行为而不是越过这个边界。”这是指三种破坏性的行为:我們談到邊界(藏文:mtha'邊際)的時候,說的是一定的限制,即“我要在這個範圍內行為而不是越過這個邊界。”這是指三種破壞性的行為:

  1. 杀生(即夺去生命)。殺生(即奪去生命)。
  2. 偷窃、拿走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偷竊、拿走不屬於我們的東西。
  3. 不适当的性行为。不適當的性行為。

那么,它们讲些什么呢?那麼,它們講些什麼呢?

杀生殺生

从基本上将,杀生是夺取他者的生命。從基本上將,殺生是奪取他者的生命。我们不只是就人类而言,我们说的是打猎、捕鱼、杀死昆虫、等等。我們不只是就人類而言,我們說的是打獵、捕魚、殺死昆蟲、等等。

现在,我想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放弃打猎和捕鱼没有多难,不杀虫子要困难很多。現在,我想對我們很多人來說,放棄打獵和捕魚沒有多難,不殺蟲子要困難很多。但是无需涉及到来世或者前世,有很多方法可以达到这一点,“在前世这只苍蝇可能是我的母亲”,等等诸如此类。但是無需涉及到來世或者前世,有很多方法可以達到這一點,“在前世這只蒼蠅可能是我的母親”,等等諸如此類。我想,这里主要强调的是,如果有什么东西打扰我们,我们无需第一反应就是杀死它。我想,這裡主要強調的是,如果有什麼東西打擾我們,我們無需第一反應就是殺死它。这养成了一种对任何不喜欢的东西就以暴力的方式毁而灭之的习惯,而这开始延伸到在你脸上嗡嗡叫的苍蝇之外。這養成了一種對任何不喜歡的東西就以暴力的方式毀而滅之的習慣,而這開始延伸到在你臉上嗡嗡叫的蒼蠅之外。我们其实要做的是,对令人烦恼的东西,找到一种和平的方式去处理。我們其實要做的是,對令人煩惱的東西,找到一種和平的方式去處理。因此,对昆虫而言 – – 一只苍蝇或者蚊子,或者别的什么 – – 当它们飞落到墙上的时候,这样做是可能的,即拿一只玻璃杯扣住它,用一张纸封住,然后把它拿出去。因此,對昆蟲而言 – – 一隻蒼蠅或者蚊子,或者別的什麼 – – 當它們飛落到牆上的時候,這樣做是可能的,即拿一隻玻璃杯扣住它,用一張紙封住,然後把它拿出去。在很多很多情况下,我们能够对不喜欢的东西找到更加和平的处理办法,也有很多极其简单的办法。在很多很多情況下,我們能夠對不喜歡的東西找到更加和平的處理辦法,也有很多極其簡單的辦法。

如果你生活在印度,像我一样,你就能学会与昆虫共处。如果你生活在印度,像我一樣,你就能學會與昆蟲共處。我的意思是说,在印度,你没有办法除掉所有的虫子。我的意思是說,在印度,你沒有辦法除掉所有的蟲子。我总是想起一则印度旅游代理的广告:“如果你喜欢昆虫,你就会爱上印度。”最初在印度生活的时候,我的生活背景是这样的,我当然不喜欢虫子,但是我很喜欢科幻小说。我總是想起一則印度旅遊代理的廣告:“如果你喜歡昆蟲,你就會愛上印度。”最初在印度生活的時候,我的生活背景是這樣的,我當然不喜歡蟲子,但是我很喜歡科幻小說。于是,我想象如果到了另外一个星球,那个星球上的生命形式就像这些昆虫,那么如果我在那里遇到任何一个生命体,都会惧怕至极,我全部想要做的就是一脚把它踩个稀巴烂。於是,我想像如果到了另外一個星球,那個星球上的生命形式就像這些昆蟲,那麼如果我在那裡遇到任何一個生命體,都會懼怕至極,我全部想要做的就是一腳把它踩個稀巴爛。因此,如果你把自己放到昆虫的位置 – – “昆虫只是做自己份内的事” – – 那么,你就会尊重它是一个生命形式。因此,如果你把自己放到昆蟲的位置 – – “昆蟲只是做自己份內的事” – – 那麼,你就會尊重它是一個生命形式。

但是,显然有一些害虫 – – 就像存在有害的人一样 – – 有时候你必须用强力的手段来控制它们。但是,顯然有一些害蟲 – – 就像存在有害的人一樣 – – 有時候你必須用強力的手段來控制它們。但是,一个人首先努力要做的是一种判断方式,不管我们谈论的是人类的冲突或者谈论的是你的房子被蚂蚁、蟑螂或类似的虫子给蛀坏了。但是,一個人首先努力要做的是一種判斷方式,不管我們談論的是人類的衝突或者談論的是你的房子被螞蟻、蟑螂或類似的蟲子給蛀壞了。

这就是杀生。這就是殺生。

偷窃偷竊

接下来,第二个是偷窃,拿走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接下來,第二個是偷竊,拿走本不屬於你的東西。显然,人们 – – 至少大多数人 – – 较之对他们所拥有的东西而言,对生命的迷恋更甚,但是,如果你拿走他人所拥有的东西,这会造成很多不幸,接着,我们感到不自在:“我们会被抓住吗?”等等这一切。顯然,人們 – – 至少大多數人 – – 較之對他們所擁有的東西而言,對生命的迷戀更甚,但是,如果你拿走他人所擁有的東西,這會造成很多不幸,接著,我們感到不自在:“我們會被抓住嗎?”等等這一切。

现在,要记着当谈论这些的时候,我们想要规避的是我们自己的麻烦。現在,要記著當談論這些的時候,我們想要規避的是我們自己的麻煩。显然,如果你杀它,对鱼或者昆虫来说就是一个问题。顯然,如果你殺牠,對魚或者昆蟲來說就是一個問題。但是对我们自己而言,麻烦是……例如,如果虫子对你的干扰不胜烦恼,你一直为此抓狂不已,不是吗,你总是担心 – – “有蚊子会进来,侵占我的空间吗?” – – 于是,你总是处在戒备状态。但是對我們自己而言,麻煩是……例如,如果蟲子對你的干擾不勝煩惱,你一直為此抓狂不已,不是嗎,你總是擔心 – – “有蚊子會進來,侵占我的空間嗎?” – – 於是,你總是處在戒備狀態。或者半夜三更发生了什么事,你起床,在屋子里四处搜寻,努力想找出来。或者半夜三更發生了什麼事,你起床,在屋子里四處搜尋,努力想找出來。这是一种很不轻松的心理状态,不是吗?這是一種很不輕鬆的心理狀態,不是嗎?因此,如果我们努力用一种和平的方式处理不喜欢的东西,我们的心理就会轻松。因此,如果我們努力用一種和平的方式處理不喜歡的東西,我們的心理就會輕鬆。我们心态放松着。我們心態放鬆著。

如果你总想着要回归到某种暴力的方法,那么你就会很紧张,不是吗,非常抓狂 – – 这般不幸的一种心理状态 – – 你失控了。如果你總想著要回歸到某種暴力的方法,那麼你就會很緊張,不是嗎,非常抓狂 – – 這般不幸的一種心理狀態 – – 你失控了。你狂拍蚊子或苍蝇,你打碎它们飞落其上的贵重物品,因为你只是想称你所欲。你狂拍蚊子或蒼蠅,你打碎它們飛落其上的貴重物品,因為你只是想稱你所欲。这样,你就毁灭了你自己的东西。這樣,你就毀滅了你自己的東西。你失去了控制。你失去了控制。而只要你能够对它找到一种和平解决的方法,就能够更加平静和理性的运用你的辨别力,找到另一种方法,一种和平的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而只要你能夠對它找到一種和平解決的方法,就能夠更加平靜和理性的運用你的辨別力,找到另一種方法,一種和平的方法,來處理這個問題。

因此,对于偷窃和拿走本不属于你的东西,同样如此。因此,對於偷竊和拿走本不屬於你的東西,同樣如此。你一定会变得鬼鬼祟祟 – – 你担心会被捉住 – – 而这通常基于一种极其强烈的渴望,你没有足够的耐心为得到某个东西而付出应该做出的努力,你只是从别人那里窃而取之。你一定會變得鬼鬼祟祟 – – 你擔心會被捉住 – – 而這通常基於一種極其強烈的渴望,你沒有足夠的耐心為得到某個東西而付出應該做出的努力,你只是從別人那裡竊而取之。

当然,也有因为相反的动机所作的偷窃和杀生:當然,也有因為相反的動機所作的偷竊和殺生:

  • 你非常想吃这种动物或者鱼,因此你可能杀生了。你非常想吃這種動物或者魚,因此你可能殺生了。同样,事情取决于环境。同樣,事情取決於環境。如果完全没有别的东西可吃,这是一回事;如果还有别的东西可吃,这是另一回事。如果完全沒有別的東西可吃,這是一回事;如果還有別的東西可吃,這是另一回事。
  • 你也可能因为生气而偷窃。你也可能因為生氣而偷竊。你想伤害某人,所以你从他们那里拿走属于他们的东西。你想傷害某人,所以你從他們那裡拿走屬於他們的東西。

因此,这些破坏性的行为方式基于 – – 正如我们昨天所说的 – – 基于烦恼的情绪。因此,這些破壞性的行為方式基於 – – 正如我們昨天所說的 – – 基於煩惱的情緒。

不合适的性行为不合適的性行為

接下来,第三种破坏性的行为时不合适的性行为。接下來,第三種破壞性的行為時不合適的性行為。这经常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因为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我们性行为背后的驱动力是贪念(藏文: 'dod-chags 贪)。這經常是一個難以啟齒的話題,因為對我們絕大多數人來說,我們性行為背後的驅動力是貪念(藏文:'dod-chags貪)。我们在这里设置了一些基本的指导方针的界限,它们是:我們在這裡設置了一些基本的指導方針的界限,它們是:

  • 不要通过我们的性行为造成伤害,如像强奸或者用一种会造成伤害的粗暴的方式侵害对方。不要通過我們的性行為造成傷害,如像強姦或者用一種會造成傷害的粗暴的方式侵害對方。很明显,也很清楚,我们想要避免某些东西。很明顯,也很清楚,我們想要避免某些東西。
  • 强迫我们自己委身于某人是一种较温和的形式,在他们不愿意的时候同房,这确实是在强人所难、即便他们是我们的伴侣。強迫我們自己委身於某人是一種較溫和的形式,在他們不願意的時候同房,這確實是在強人所難、即便他們是我們的伴侶。
  • 接下来,还有和别人的伴侣发生性关系,或者你有伴侣,却和别人发生关系 , 即通奸。接下來,還有和別人的伴侶發生性關係,或者你有伴侶,卻和別人發生關係,即通姦。不管我们怎样谨小慎微,这总会引来麻烦,不是吗?不管我們怎樣謹小慎微,這總會引來麻煩,不是嗎?

但是,关于不合适的性行为,这里还有很多别的方面。但是,關於不合適的性行為,這裡還有很多別的方面。它背后的整个思想是我们努力不要形同禽兽。它背後的整個思想是我們努力不要形同禽獸。动物只要有欲就一跃而上,不管什么情况,不管周围有谁,等等。動物只要有欲就一躍而上,不管什麼情況,不管周圍有誰,等等。它们完全处在肉欲的控制之下。它們完全處在肉慾的控制之下。这是我们需要避免的。這是我們需要避免的。

因此,我们下来需要做的是,设置边界 – – 记住这就叫做行为的界限 – – 设置一定的边界,即“就在此范围内我将发生性行为,而不是此范围之外。”这可能涉及到频繁程度。因此,我們下來需要做的是,設置邊界 – – 記住這就叫做行為的界限 – – 設置一定的邊界,即“就在此範圍內我將發生性行為,而不是此範圍之外。”這可能涉及到頻繁程度。这可能涉及到性姿势。這可能涉及到性姿勢。它可能涉及到任何方面,但有一定的指导方针,而不是像一头动物一样,在任何时间等条件下为所欲为的任何东西,“我想和你这样,但不想那样” – – 这样一种边界设置。它可能涉及到任何方面,但有一定的指導方針,而不是像一頭動物一樣,在任何時間等條件下為所欲為的任何東西,“我想和你這樣,但不想那樣” – – 這樣一種邊界設置。就规范而言,这一点确实极其重要。就規範而言,這一點確實極其重要。规范就是克制不要越过这个边界,因为我们看到这只是建立在肉欲的基础上,这在根本上完全不需要。規範就是克制不要越過這個邊界,因為我們看到這只是建立在肉慾的基礎上,這在根本上完全不需要。如同像我们在禅定的休息期间,“在这次禅修的休息间歇,我不会同房” – – 这样一种边界,不管是什么内容。如同像我們在禪定的休息期間,“在這次禪修的休息間歇,我不會同房” – – 這樣一種邊界,不管是什麼內容。关键在于要有边界。關鍵在於要有邊界。

饮酒飲酒

现在,尽管饮酒没有被包括在这些错误或者破坏性的行为当中,放弃饮酒对我们的发展极其重要。現在,儘管飲酒沒有被包括在這些錯誤或者破壞性的行為當中,放棄飲酒對我們的發展極其重要。我们想培养专注力。我們想培養專注力。我们想培养规范性。我們想培養規範性。嗯,喝醉 – – 你就失去了所有规范,不是吗?嗯,喝醉 – – 你就失去了所有規範,不是嗎?你吸食某些致幻剂,然后失去了所有的专注力 – – 因为吸食大麻等思维游移不停。你吸食某些致幻劑,然後失去了所有的專注力 – – 因為吸食大麻等思維游移不停。因此,如果一个人看一看各种毒品或酒类等东西的效果,与我们想要完成的个人思维、情绪、行为等的发展相比较,我们会见到喝醉或者吸毒与这些完全对立。因此,如果一個人看一看各種毒品或酒類等東西的效果,與我們想要完成的個人思維、情緒、行為等的發展相比較,我們會見到喝醉或者吸毒與這些完全對立。它制造障碍,这些障碍不仅在我们喝醉或者吸毒后持续,而且此后还会有后遗症(宿醉等等)。它製造障礙,這些障礙不僅在我們喝醉或者吸毒後持續,而且此後還會有後遺症(宿醉等等)。因此,从最初就设置一些限制条件;而最好的做法是完全弃绝。因此,從最初就設置一些限制條件;而最好的做法是完全棄絕。

行为的正确界限(正行)行為的正確界限(正行)

因此,道德自律的一个方面就是克制不要做出破坏性的行为。因此,道德自律的一個方面就是克制不要做出破壞性的行為。另一方面是去做建设性的行为,即所谓的正行。另一方面是去做建設性的行為,即所謂的正行。

不去杀生,你要帮助生命。不去殺生,你要幫助生命。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看到对这一点更为广泛的应用:不是完全破坏环境而导致动物无法生存,污染湖泊而导致鱼类死光,要关心生态。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看到對這一點更為廣泛的應用:不是完全破壞環境而導致動物無法生存,污染湖泊而導致魚類死光,要關心生態。这是保护生命的一个方法。這是保護生命的一個方法。喂好你的狗 – – 这就是帮助保护生命。餵好你的狗 – – 這就是幫助保護生命。喂饱你的猪 – – 不要给它催肥,这样就可以杀它吃肉,而是喂猪,这样让它活下去。餵飽你的豬 – – 不要給它催肥,這樣就可以殺牠吃肉,而是餵豬,這樣讓它活下去。这同样包括照顾病人,帮助他们维护生命。這同樣包括照顧病人,幫助他們維護生命。如果有人受到伤害了,你努力去帮助他们。如果有人受到傷害了,你努力去幫助他們。这样一些事情。這樣一些事情。保护生命。保護生命。

如果你想起一只苍蝇 – – 在印度,你必须和苍蝇打交道 – – 但是想一想一只苍蝇,一只苍蝇或者一只蜜蜂在你房间里飞来飞去。如果你想起一隻蒼蠅 – – 在印度,你必須和蒼蠅打交道 – – 但是想一想一隻蒼蠅,一隻蒼蠅或者一隻蜜蜂在你房間裡飛來飛去。现在,苍蝇或蜜蜂不想在这儿,是吗 – – 尤其是蜜蜂 – – 它想出去,但是不知道怎么样能够出去。現在,蒼蠅或蜜蜂不想在這兒,是嗎 – – 尤其是蜜蜂 – – 它想出去,但是不知道怎麼樣能夠出去。但是,如果你因为它误入你的房间而杀死它,这不是很好,对吗?但是,如果你因為它誤入你的房間而殺死它,這不是很好,對嗎?你帮助它飞出去,纵然只是打开窗户让它“嗖”的飞走,就像这样,因为它想出去。你幫助它飛出去,縱然只是打開窗戶讓它“嗖”的飛走,就像這樣,因為它想出去。你在帮助保护生命。你在幫助保護生命。它想活下去。它想活下去。如果一只鸟误飞入你的房间,你不会拿起枪射杀它,是吗?如果一隻鳥誤飛入你的房間,你不會拿起槍射殺牠,是嗎?你可能会试着打开窗户让它飞出去。你可能會試著打開窗戶讓它飛出去。那么,鸟和苍蝇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呢?那麼,鳥和蒼蠅之間的區別是什麼呢?大小。大小。它们发出的声响:你不喜欢苍蝇飞时发出的声音;你喜欢鸟的啼叫。它們發出的聲響:你不喜歡蒼蠅飛時發出的聲音;你喜歡鳥的啼叫。如果你特别不喜欢苍蝇进入到你的房间,就不要打开窗户,或者可以拉上帘子。如果你特別不喜歡蒼蠅進入到你的房間,就不要打開窗戶,或者可以拉上簾子。

下面,就偷窃而言,正确的行为是帮助别人保护他们的东西。下面,就偷竊而言,正確的行為是幫助別人保護他們的東西。如果有人借给你一个东西,你努力不要去弄坏它。如果有人借給你一個東西,你努力不要去弄壞它。你要好好看管它。你要好好看管它。做这样一些东西。做這樣一些東西。帮助他们保持美好的东西。幫助他們保持美好的東西。

不进行不适当的性行为,我们谈论的不仅是和别人发生性关系,也包括我们自己,以一种性爱的方式、一种温存、文明的方式,正确的方法,等等 – – 而不是就像一只、一只发情的狗一样。不進行不適當的性行為,我們談論的不僅是和別人發生性關係,也包括我們自己,以一種性愛的方式、一種溫存、文明的方式,正確的方法,等等 – – 而不是就像一隻、一隻發情的狗一樣。

正确与错误行为的其它例子正確與錯誤行為的其它例子

如果我们从我所拥有的感受性训练的角度来看一看这里探讨的内容延伸(就像我前面在言语的话题上所说的那样),我们还可以看到这里还有别的很多方面涉及到这三种类型的行为。如果我們從我所擁有的感受性訓練的角度來看一看這裡探討的內容延伸(就像我前面在言語的話題上所說的那樣),我們還可以看到這裡還有別的很多方面涉及到這三種類型的行為。

杀生的延伸部分是停止用一种肢体上粗暴的方式对待他人。殺生的延伸部分是停止用一種肢體上粗暴的方式對待他人。这不仅包括打人,也包括让别人超负荷工作或者在别人工作的时候过分施压 – – 换句话说,造成某种生理伤害。這不僅包括打人,也包括讓別人超負荷工作或者在別人工作的時候過分施壓 – – 換句話說,造成某種生理傷害。

同样对于自己 – – 再不要通过超负荷工作、饮食粗劣、睡眠不足、这样一些事情来虐待自己。同樣對於自己 – – 再不要通過超負荷工作、飲食粗劣、睡眠不足、這樣一些事情來虐待自己。我们通常考虑的是我们的行为对他人的影响,但实际上我们常常还存在极其自我破坏的行为 – – 例如,没有足够的锻炼。我們通常考慮的是我們的行為對他人的影響,但實際上我們常常還存在極其自我破壞的行為 – – 例如,沒有足夠的鍛煉。

接下来是关于偷窃 – – 这不仅仅是拿走别人的东西,还包括,例如不经征询就使用属于别人的东西。接下來是關於偷竊 – – 這不僅僅是拿走別人的東西,還包括,例如不經徵詢就使用屬於別人的東西。你不征询别人就用他的电话,拨打费用高昂的电话。你不徵詢別人就用他的電話,撥打費用高昂的電話。我们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给自己做事。我們在沒有獲得許可的情況下給自己做事。这就是偷窃。這就是偷竊。不掏钱就偷偷溜进音乐厅或做别的什么。不掏錢就偷偷溜進音樂廳或做別的什麼。其次是你陷入一种别人不喜欢的事情 – – 不纳税。其次是你陷入一種別人不喜歡的事情 – – 不納稅。现在,你当然可能会争辩“哦,我不想纳税,因为它会用于战争和购买武器。”但它也用于修公路和建造医院等,建造学校。現在,你當然可能會爭辯“哦,我不想納稅,因為它會用於戰爭和購買武器。”但它也用於修公路和建造醫院等,建造學校。如果你想要这些 – – 那么,快一点,你一定要纳些税了。如果你想要這些 – – 那麼,快一點,你一定要納些稅了。

同样,我们可以想一想自己:我们想要做的是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钱。同樣,我們可以想一想自己:我們想要做的是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浪費錢。这就是用错我们拥有的东西,花错钱 – – 例如像赌博。這就是用錯我們擁有的東西,花錯錢 – – 例如像賭博。或者给自己花钱的时候,实际上支付得起却吝啬。或者給自己花錢的時候,實際上支付得起卻吝嗇。你有钱能够吃一顿像样的饭,获得适当的食物,但是你小气吝啬,因此,你买了最便宜的,质量最差劲的食品。你有錢能夠吃一頓像樣的飯,獲得適當的食物,但是你小氣吝嗇,因此,你買了最便宜的,質量最差勁的食品。从最基本上讲,这就是你偷窃自己的。從最基本上講,這就是你偷竊自己的。

至于不适当的性行为,这不仅仅是将自己委身于他人或者别人的伴侣,还包括不要做可能危害自身生理或者情绪健康性行为。至於不適當的性行為,這不僅僅是將自己委身於他人或者別人的伴侶,還包括不要做可能危害自身生理或者情緒健康性行為。一个简单的例子:你和某人相遇,这个人被你吸引。一個簡單的例子:你和某人相遇,這個人被你吸引。一方面,你希望和这个人共度良宵。一方面,你希望和這個人共度良宵。但是这个人却有着令人吃惊的大量情感问题和其它困难,你认识到如果和这个人产生了纠葛,就会有麻烦;事情会变得艰难。但是這個人卻有著令人吃驚的大量情感問題和其它困難,你認識到如果和這個人產生了糾葛,就會有麻煩;事情會變得艱難。因此,为了你个人的健康 – – 不要碰这个人;不要纠缠进去。因此,為了你個人的健康 – – 不要碰這個人;不要糾纏進去。不要让华丽的肉欲驱使你。不要讓華麗的肉慾驅使你。

关于正确和错误行为的问与答關於正確和錯誤行為的問與答

OK ,因此,这就是我们对大家通常所说的正行和不正行的讨论。OK,因此,這就是我們對大家通常所說的正行和不正行的討論。对这些你有什么问题吗?對這些你有什麼問題嗎?

听众 :聽眾:我的问题是关于偷窃。我的問題是關於偷竊。我想就作者权利来讨论一下这个棘手的话题,因为,是的,人们对此有不同的想法。我想就作者權利來討論一下這個棘手的話題,因為,是的,人們對此有不同的想法。有些人说,存在权利问题;另一些人说根本没有什么权力。有些人說,存在權利問題;另一些人說根本沒有什麼權力。我想和你讨论的是,例如,下载一些未授权的软件或者盗版录像是否算一种偷窃行为。我想和你討論的是,例如,下載一些未授權的軟件或者盜版錄像是否算一種偷竊行為。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嗯,我认为这是偷窃。嗯,我認為這是偷竊。没有办法说这不是偷窃。沒有辦法說這不是偷竊。如果它明确说明了“收费下载”,那么这就很明显了。如果它明確說明了“收費下載”,那麼這就很明顯了。

我想,在这里,原则是我们在行为上设置一定的边界。我想,在這裡,原則是我們在行為上設置一定的邊界。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作是行为边界。這就是為什麼它被稱作是行為邊界。就我们的道德规范而言,这里有一整套范围,不是吗?就我們的道德規範而言,這裡有一整套範圍,不是嗎?因此,这个范围是从你愿意去做的任何事情 – – 不管对别人或者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 – 如果我们探讨关于不合适的性行为,一直到完全做一名独身的僧侣到一无所有。因此,這個範圍是從你願意去做的任何事情 – – 不管對別人或者對自己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 – 如果我們探討關於不合適的性行為,一直到完全做一名獨身的僧侶到一無所有。但是,在两个极端之间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但是,在兩個極端之間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关键在于确立某种边界,形成某种规范,这样你就不会越界而为。關鍵在於確立某種邊界,形成某種規範,這樣你就不會越界而為。

因此,就杀生而言,这可能是“我不会去打猎、捕鱼或杀人。但是对昆虫呢?嗯,对此我还无法处理。”你设置了某种界限。因此,就殺生而言,這可能是“我不會去打獵、捕魚或殺人。但是對昆蟲呢?嗯,對此我還無法處理。”你設置了某種界限。或者,就偷窃而言,你可能会说,“哦,我不会去抢劫银行或者从商店偷东西。但是不付费就下载东西?我确实没办法避免。”但是至少,你已经设立了一种界限。或者,就偷竊而言,你可能會說,“哦,我不會去搶劫銀行或者從商店偷東西。但是不付費就下載東西?我確實沒辦法避免。”但是至少,你已經設立了一種界限。然而,一个人需要知道不付费就下载东西就是偷窃。然而,一個人需要知道不付費就下載東西就是偷竊。这是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就拿走东西。這是在沒有獲得許可的情況下就拿走東西。同样,在你确实有钱可付、能够付账的情况下不付费就下载,你没钱可付而下载,二者之间有巨大的不同。同樣,在你確實有錢可付、能夠付賬的情況下不付費就下載,你沒錢可付而下載,二者之間有巨大的不同。我想,在你能够付资,而不只是占便宜、不只是表现恶劣的情况下,这一点很严重。我想,在你能夠付資,而不只是佔便宜、不只是表現惡劣的情況下,這一點很嚴重。我认为一定要避免这一点。我認為一定要避免這一點。

现在,作为一名作者 – – 我的意思是说,我拥有这么大的一家网站 – – 我避免盗版的全部办法就是一切都是免费的。現在,作為一名作者 – – 我的意思是說,我擁有這麼大的一家網站 – – 我避免盜版的全部辦法就是一切都是免費的。这样,有人要下载、使用、转载到自个儿的网页上、等等,就都不是问题了。這樣,有人要下載、使用、轉載到自個兒的網頁上、等等,就都不是問題了。只要对别人有饶益,这就行了。只要對別人有饒益,這就行了。所以完全靠捐赠 – – 这正是佛教的做法,但是这样做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完全靠捐贈 – – 這正是佛教的做法,但是這樣做的人並不是很多。

正确和错误的生计正確和錯誤的生計

OK ,让我们继续谈一谈生计 – – 我们以什么为生 – – 以及这方面需要的规范。OK,讓我們繼續談一談生計 – – 我們以什麼為生 – – 以及這方面需要的規範。我们要做的是要有规范,努力避免以某种有害的行业为营生,或者有害的方式,对他人或者对自身有害的方式为生。我們要做的是要有規範,努力避免以某種有害的行業為營生,或者有害的方式,對他人或者對自身有害的方式為生。因此,例如:因此,例如:

  • 制造或者从事与武器有关的。製造或者從事與武器有關的。
  • 屠宰动物、捕鱼、灭除昆虫。屠宰動物、捕魚、滅除昆蟲。
  • 制造、出售酒或毒品,或为此提供服务。製造、出售酒或毒品,或為此提供服務。
  • 经营赌博场所。經營賭博場所。
  • 出版或发行色情杂志。出版或發行色情雜誌。

这些类型的谋生手段既伤害他人,又激发 – – 像色情图片 – – 激起他们的肉欲。這些類型的謀生手段既傷害他人,又激發 – – 像色情圖片 – – 激起他們的肉慾。

但是,即便我们从事着一种没有给别人、也没有给自己造成伤害的生计,我们也要诚实。但是,即便我們從事著一種沒有給別人、也沒有給自己造成傷害的生計,我們也要誠實。因此,你需要避免不诚实:因此,你需要避免不誠實:

  • 向顾客或客户漫天要价。向顧客或客戶漫天要價。你只想着从他们身上尽可能多地获利。你只想著從他們身上盡可能多地獲利。
  • 贪污挪用。貪污挪用。意思是把业务上的资金归为己用。意思是把業務上的資金歸為己用。
  • 勒索、威胁他人钱财。勒索、威脅他人錢財。“如果你不给我一大笔钱,我要在新闻上公布你的某件极其糟糕的事。”这就是勒索。“如果你不給我一大筆錢,我要在新聞上公佈你的某件極其糟糕的事。”這就是勒索。就像这样:“如果你不给我要求的全部资金,我会杀了你的孩子。”这可不是 一个 谋生的好手段。就像這樣:“如果你不給我要求的全部資金,我會殺了你的孩子。”這可不是一個謀生的好手段。
  • 贿赂。賄賂。
  • 剥削他人。剝削他人。
  • 为了多挣钱,在食物或产品中掺假。為了多掙錢,在食物或產品中摻假。

所以,有很多很多不诚实的谋生办法。所以,有很多很多不誠實的謀生辦法。所以再一次,我们要用道德自律来避免这种生计。所以再一次,我們要用道德自律來避免這種生計。反之,我们努力用一种诚实的方式谋生,这种生计能够有利于社会。反之,我們努力用一種誠實的方式謀生,這種生計能夠有利於社會。因此,最好的职业是:因此,最好的職業是:

  • 医药。醫藥。
  • 社会工作。社會工作。
  • 公平买卖。公平買賣。
  • 制造或出售有助于人的产品或者服务。製造或出售有助於人的產品或者服務。

因此,做任何有利于社会健康运行和对他人有福祉的东西。因此,做任何有利於社會健康運行和對他人有福祉的東西。以及:以及:

  • 不要欺骗别人、不要漫天要价,所有此类事情。不要欺騙別人、不要漫天要價,所有此類事情。
  • 定价公平。定價公平。任何人显然都要赢利,但是要在合理的范围内。任何人顯然都要贏利,但是要在合理的範圍內。
  • 给工人以好酬劳。給工人以好酬勞。不要图谋剥削他们,通过付给他们非常非常微薄的工资而获得最多的工作。不要圖謀剝削他們,通過付給他們非常非常微薄的工資而獲得最多的工作。

同样,这里所涉及到的还有努力避免彻底的苦行主义这种极端,一方面 – – 在你能够生活得更好一点的时候却以一种非常非常窘迫的方式活着 – – 或者在另一方面,完全不必要的过分奢侈:例如浴室里的黄金装饰等。同樣,這裡所涉及到的還有努力避免徹底的苦行主義這種極端,一方面 – – 在你能夠生活得更好一點的時候卻以一種非常非常窘迫的方式活著 – – 或者在另一方面,完全不必要的過分奢侈:例如浴室裡的黃金裝飾等。这显然是一种极端。這顯然是一種極端。但是,更多有可能的例子是,我认识一些人,他们拥有大笔资金,他们出去购买最昂贵的服饰,他们有那么多的衣服,那么多的裙子 – – 女性尤其喜欢这样 – – 那么多裙子,那么多外套。但是,更多有可能的例子是,我認識一些人,他們擁有大筆資金,他們出去購買最昂貴的服飾,他們有那麼多的衣服,那麼多的裙子 – – 女性尤其喜歡這樣 – – 那麼多裙子,那麼多外套。她们之所以购物是因为感到厌倦,想着通过再买上千欧元的衣服就会找到快乐,而这根本不会给她们带来幸福。她們之所以購物是因為感到厭倦,想著通過再買上千歐元的衣服就會找到快樂,而這根本不會給她們帶來幸福。因此,这种过分的奢侈同样是一种不正确的生活方式。因此,這種過分的奢侈同樣是一種不正確的生活方式。

关于正确的生计方式,其中有一点常常被质疑。關於正確的生計方式,其中有一點常常被質疑。让我谈一谈这点。讓我談一談這點。有一次,在澳大利亚,我给一名藏人导师做翻译工作,他提到了这种正确的生计。有一次,在澳大利亞,我給一名藏人導師做翻譯工作,他提到了這種正確的生計。澳大利亚有大量的羊,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人问,“哦,在我生活的镇子里,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养羊,而羊用来获取羊毛和羊肉。”因此,他就问,“我该做什么呢?我没办法搬迁到城市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另找一份工作。我的意思是,养羊是我生活的地方、我的家庭生活的地方能做的营生,”等等。澳大利亞有大量的羊,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有人問,“哦,在我生活的鎮子裡,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養羊,而羊用來獲取羊毛和羊肉。”因此,他就問,“我該做什麼呢?我沒辦法搬遷到城市或者別的什麼地方另找一份工作。我的意思是,養羊是我生活的地方、我的家庭生活的地方能做的營生,”等等。这位藏人喇嘛说:“嗯,在你工作中,主要的是诚实,不要欺骗别人之类,不要虐待羊,而要善待它们,好好饲养,好好照料,”等等这些东西。這位藏人喇嘛說:“嗯,在你工作中,主要的是誠實,不要欺騙別人之類,不要虐待羊,而要善待它們,好好飼養,好好照料,”等等這些東西。因此,他说,主要要强调的是你在谋生之道上的善良和诚实,即便是涉及到养羊。因此,他說,主要要強調的是你在謀生之道上的善良和誠實,即便是涉及到養羊。现在,如果你的家乡唯一的产业是制造武器,显然这就很难了。現在,如果你的家鄉唯一的產業是製造武器,顯然這就很難了。哦,只是以公平的价格出售你们的武器?哦,只是以公平的價格出售你們的武器?我的意思是,这并不够,我想。我的意思是,這並不夠,我想。

因此,这里有三个因素,三个方面,它们涉及到我们道德原则训练中的八正道。因此,這裡有三個因素,三個方面,它們涉及到我們道德原則訓練中的八正道。我们想努力置身于道德准则之中,或者通过道德准则的训练克制自己不去做出破坏性的言语、破坏性的行为、破坏性的生计方式,通过道德准则训练自己做出建设性的交流方式、建设性的行为方式、建设性的生计方式,还通过道德准则来说话、行为,让我们以一种饶益他人的方式生活。我們想努力置身於道德準則之中,或者通過道德準則的訓練克制自己不去做出破壞性的言語、破壞性的行為、破壞性的生計方式,通過道德準則訓練自己做出建設性的交流方式、建設性的行為方式、建設性的生計方式,還通過道德準則來說話、行為,讓我們以一種饒益他人的方式生活。这用于我们如何应对社会以及我们的朋友,如何在家里处理家庭,如何对待自己。這用於我們如何應對社會以及我們的朋友,如何在家里處理家庭,如何對待自己。

有关道德自律的问答有關道德自律的問答

那么,在我们来探讨专注力之前,在道德自律方面有什么问题吗?那麼,在我們來探討專注力之前,在道德自律方面有什麼問題嗎?

听众 :聽眾:波罗的海有这样一种情况。波羅的海有這樣一種情況。那里有大蟹,它们杀死生活在那里的一切生物。那裡有大蟹,它們殺死生活在那裡的一切生物。有些公司正以捕杀这些大蟹为业。有些公司正以捕殺這些大蟹為業。这些大蟹杀死其它一切生物,那么杀死大蟹符合道德吗?這些大蟹殺死其它一切生物,那麼殺死大蟹符合道德嗎?

亚历山大 :伯金博士: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这并不仅仅限于这些大蟹 – – 我在一些科幻恐怖电影中看到过这种景象 – – 还有蝗虫飞来吃掉地里的所有庄稼或者家里满是臭虫,或者其它此类事情。這並不僅僅限於這些大蟹 – – 我在一些科幻恐怖電影中看到過這種景象 – – 還有蝗蟲飛來吃掉地裡的所有莊稼或者家裡滿是臭蟲,或者其它此類事情。除掉虫子、害虫,是个基本问题。除掉蟲子、害蟲,是個基本問題。

我想这与动机有很大的关系。我想這與動機有很大的關係。这里有一个用来说明的经典例子:佛陀前世是一艘船上的一名水手。這裡有一個用來說明的經典例子:佛陀前世是一艘船上的一名水手。船上有一个人阴谋要杀掉所有人,佛陀发现根本没有办法用和平的方式来阻止这次屠杀;他唯一能够阻止的办法就是亲手杀掉这个潜在的屠夫。船上有一個人陰謀要殺掉所有人,佛陀發現根本沒有辦法用和平的方式來阻止這次屠殺;他唯一能夠阻止的辦法就是親手殺掉這個潛在的屠夫。于是,佛陀就杀掉了这个人,但是,佛陀杀他的动机是慈悲而不是愤怒或者恐惧,是出于的慈悲,既挽救船上其他所有人的生命,同时阻止这个人积累这么巨大的负性羯磨,使他免于在来世苦难深重。於是,佛陀就殺掉了這個人,但是,佛陀殺他的動機是慈悲而不是憤怒或者恐懼,是出於的慈悲,既挽救船上其他所有人的生命,同時阻止這個人積累這麼巨大的負性羯磨,使他免於在來世苦難深重。同时,佛陀接受也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杀人,不管动机如何,是一个破坏性的行为。同時,佛陀接受也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殺人,不管動機如何,是一個破壞性的行為。于是,佛陀说:“为了挽救其他人免于一死,我愿意接受它带来的业果。”即便我们不考虑来世的业果,如果你枪杀一个人,一个大屠杀的凶手,你仍然要走进警察局,受到审判,作为这一行为的结果,有很多麻烦的事你必须要去经历。於是,佛陀說:“為了挽救其他人免於一死,我願意接受它帶來的業果。”即便我們不考慮來世的業果,如果你槍殺一個人,一個大屠殺的兇手,你仍然要走進警察局,受到審判,作為這一行為的結果,有很多麻煩的事你必須要去經歷。但是,佛陀说:“为了挽救其他人免于一死,我愿意接受它带来的业果。”但是,佛陀說:“為了挽救其他人免於一死,我願意接受它帶來的業果。”

因此,如果有必要杀死掠食者 – – 挽救庄稼或者其余的鱼类,等等 – – 那么,就不要出于愤怒、不要因为恐惧、不要出于“我要通过出售这些大蟹赚大钱,”但是们如果这是出于慈悲,那么它的结果要比出于愤怒轻微的多。因此,如果有必要殺死掠食者 – – 挽救莊稼或者其餘的魚類,等等 – – 那麼,就不要出於憤怒、不要因為恐懼、不要出於“我要通過出售這些大蟹賺大錢,”但是們如果這是出於慈悲,那麼它的結果要比出於憤怒輕微的多。但是,你要知道这是负性的,要接受从中可能会带来的任何结果。但是,你要知道這是負性的,要接受從中可能會帶來的任何結果。

听众: 你提到了不同的产品过高要价。聽眾:你提到了不同的產品過高要價。你的意思是什么?你的意思是什麼?如果你获得的利润大于零,这是不是一种产品的过高要价呢?如果你獲得的利潤大於零,這是不是一種產品的過高要價呢?

亚历山大: 不,如果利润合理就不是漫天要价。伯金博士:不,如果利潤合理就不是漫天要價。这里有一个不同,你在中国制造一个产品花三美分,你在欧洲用一百欧元卖掉。這裡有一個不同,你在中國製造一個產品花三美分,你在歐洲用一百歐元賣掉。这就是暴利,不是吗?這就是暴利,不是嗎?人们是这样做的。人們是這樣做的。或许说三美分太少了,但是在孟加拉做一件名牌 T 恤要花多少钱呢?或許說三美分太少了,但是在孟加拉做一件名牌T卹要花多少錢呢?他们实际上给工人们付了多少钱呢?他們實際上給工人們付了多少錢呢?在你的品牌店里,它们售价是多少呢?在你的品牌店裡,它們售價是多少呢?

一个人需要谋生,需要养家糊口等等,因此你需要获利。一個人需要謀生,需要養家糊口等等,因此你需要獲利。但是很难说一定的量或一定的百分比是不是合理的。但是很難說一定的量或一定的百分比是不是合理的。但是我们想,人们是知道的这一点的。但是我們想,人們是知道的這一點的。如果你发挥最基本的常识,你就有一个大体的想法,什么是太多,什么是不合理。如果你發揮最基本的常識,你就有一個大體的想法,什麼是太多,什麼是不合理。

训练专注力訓練專注力

OK ,让我们继续去讨论专注力。OK,讓我們繼續去討論專注力。下面,我们有关于八正道的另外三个部分:下面,我們有關於八正道的另外三個部分:

  • 正确的努力(藏文: yan -dag- pa ' i正確的努力(藏文:yan-dag-pa'irtsol-ba 正精进)。 rtsol-ba正精進)。
  • 正确的心念(藏文: yan -dag- pa ' i正確的心念(藏文:yan-dag-pa'idran -pa 正念)。 dran-pa正念)。
  • 以及正确的专注(藏文: yan -dag- pa ' i ting- nge – ' dzin 正定)。以及正確的專注(藏文:yan-dag-pa'i ting-nge-'dzin正定)。

正确的努力就是祛除破坏性的思想,培养有利于专注力的心理状态。正確的努力就是祛除破壞性的思想,培養有利於專注力的心理狀態。

心念(藏文: dran-pa ,忆)就像一种心理胶水,不让东西失掉,因此防止我们忘却某事。心念(藏文:dran-pa,憶)就像一種心理膠水,不讓東西失掉,因此防止我們忘卻某事。因此,正确的心念是:因此,正確的心念是:

  • 不要忘记我们躯体的、情感的、心理因素的真实本质,这样我们就不会被它们分散专注力。不要忘記我們軀體的、情感的、心理因素的真實本質,這樣我們就不會被它們分散專注力。
  • 同样,抓紧而不要放松我们的各种道德原则 – – 戒律或者戒咒,如果我们持咒了。同樣,抓緊而不要放鬆我們的各種道德原則 – – 戒律或者戒咒,如果我們持咒了。
  • 不要放开或者忘记关注的对象。不要放開或者忘記關注的對象。

因此,如果我们修禅定,显然,我们需要保持念想,不要失去我们关注其中的对象。因此,如果我們修禪定,顯然,我們需要保持念想,不要失去我們關注其中的對象。但是,如果你在和别人谈话或者你在工作,你需要这种念想来保持你的注意力在这个人以及他们说话的内容上面而不让它们失去,丧失你的注意力,所以,你就让别的东西分散了专注力。但是,如果你在和別人談話或者你在工作,你需要這種念想來保持你的注意力在這個人以及他們說話的內容上面而不讓它們失去,喪失你的注意力,所以,你就讓別的東西分散了專注力。

接下来,专注力自身就是在关注对象上的心理定位。接下來,專注力自身就是在關注對像上的心理定位。因此,如果我们正在听别人讲话,和他们交谈,那么专注就意味着你的注意力放在他们的所说、他们如何看、如何行为等方面,而念想就是那剂胶水,让你待在那里,这样你就不会变得迟钝或者分心如此等等。因此,如果我們正在聽別人講話,和他們交談,那麼專注就意味著你的注意力放在他們的所說、他們如何看、如何行為等方面,而念想就是那劑膠水,讓你待在那裡,這樣你就不會變得遲鈍或者分心如此等等。

错误的努力(精进)錯誤的努力(精進)

OK ,让我们以努力作为开始。OK,讓我們以努力作為開始。错误的努力就是将我们的能量导向有害的、破坏性的思想上。錯誤的努力就是將我們的能量導向有害的、破壞性的思想上。对吗?對嗎?这些负性的思想或者破坏性的想法是完全让我们分心的事。這些負性的思想或者破壞性的想法是完全讓我們分心的事。我们根本无法专注起来。我們根本無法專注起來。

贪婪之想貪婪之想

错误努力中的第一个就是贪婪的想法。錯誤努力中的第一個就是貪婪的想法。这就是心怀嫉妒地想着别人获得的成就或者他们所拥有的快乐或者所拥有的物质东西,并想着“我自己怎么样能够得到呢?”因此,是极端的嫉妒和渴望,执迷。這就是心懷嫉妒地想著別人獲得的成就或者他們所擁有的快樂或者所擁有的物質東西,並想著“我自己怎麼樣能夠得到呢?”因此,是極端的嫉妒和渴望,執迷。我们无法忍受别人拥有我们所没有的东西 – – 不管他们获得了成功、不管他们拥有了伴侣而我们却在孤独中,他们有一辆新车而我们却没车,不管是什么 – – 不停地想着这些,为此谋划。我們無法忍受別人擁有我們所沒有的東西 – – 不管他們獲得了成功、不管他們擁有了伴侶而我們卻在孤獨中,他們有一輛新車而我們卻沒車,不管是什麼 – – 不停地想著這些,為此謀劃。这是一种非常非常让人烦恼的心理状态。這是一種非常非常讓人煩惱的心理狀態。阻碍着我们的专注力,不是吗?阻礙著我們的專注力,不是嗎?

我还认为,要成为一个完美主义者这样一种想法也归入到这一类。我還認為,要成為一個完美主義者這樣一種想法也歸入到這一類。它是其中的一个次类,“我如何能够超越自己?我所做的还不够好,因此,我必须要努力再努力,掌握一切。”因此,这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嫉妒。它是其中的一個次類,“我如何能夠超越自己?我所做的還不夠好,因此,我必須要努力再努力,掌握一切。”因此,這實際上是一種自我嫉妒。

怀有恶意的想法懷有惡意的想法

接下来,第二种就是心怀恶意地想着如何去伤害别人。接下來,第二種就是心懷惡意地想著如何去傷害別人。“如果这个人说了或者做了我不喜欢或我曾经不喜欢的事,我就感到不平衡。”或者图谋着:“我下次见这个人的时候,就要说这个或者那个。”当对方给我们说了令人不快的事后,我们为没有以牙还牙而感到后悔,无法从脑海中除去这些,我们一直想着这件事。“如果這個人說了或者做了我不喜歡或我曾經不喜歡的事,我就感到不平衡。”或者圖謀著:“我下次見這個人的時候,就要說這個或者那個。”當對方給我們說了令人不快的事後,我們為沒有以牙還牙而感到後悔,無法從腦海中除去這些,我們一直想著這件事。

我的意思是说,还有很多自我毁灭的思考方式 – – 想着做一些确实蓄意破坏我们生活中努力去做的事。我的意思是說,還有很多自我毀滅的思考方式 – – 想著做一些確實蓄意破壞我們生活中努力去做的事。尽管我们可能意识不到这会对我们造成伤害,我们可能会这样去想。儘管我們可能意識不到這會對我們造成傷害,我們可能會這樣去想。“我付不起这个东西,但我确实想要,所以我愿意举更多的债要买到它。”这就是自我破坏。“我付不起這個東西,但我確實想要,所以我願意舉更多的債要買到它。”這就是自我破壞。正是无意识中的计划和谋划要得到某个东西,才给你造成更多的麻烦,因为你甚至有了更多的债务。正是無意識中的計劃和謀劃要得到某個東西,才給你造成更多的麻煩,因為你甚至有了更多的債務。

歪曲的、敌对的想法歪曲的、敵對的想法

接下来,第三种就是所谓的歪曲的、敌对的想法(藏文: log-lta 邪见)。接下來,第三種就是所謂的歪曲的、敵對的想法(藏文:log-lta邪見)。因此,如果别人也在努力提高自己以帮助别人,想着:“好呀,他们真蠢。他们做的事情一点儿也没用,因为这是我不喜欢的。”别的什么人选择了某件东西,你却想着“哎呀,他们做这件事可真蠢。”因此,如果別人也在努力提高自己以幫助別人,想著:“好呀,他們真蠢。他們做的事情一點兒也沒用,因為這是我不喜歡的。”別的什麼人選擇了某件東西,你卻想著“哎呀,他們做這件事可真蠢。”

有些人不喜欢运动,对于任何喜欢运动和喜欢看足球转播或现场去看某个队比赛的人,于是就会这样想 – – “哦,他们愚不可及。”喜欢运动没有什么害处,但是你却用一种歪曲了的想法认为这是愚蠢的,这是在浪费时间。有些人不喜歡運動,對於任何喜歡運動和喜歡看足球轉播或現場去看某個隊比賽的人,於是就會這樣想 – – “哦,他們愚不可及。”喜歡運動沒有什麼害處,但是你卻用一種歪曲了的想法認為這是愚蠢的,這是在浪費時間。这也是非常敌对的心理状态。這也是非常敵對的心理狀態。

或者,有人想帮助别人 – – 让我们假设他们给乞丐给了一些钱 – – 而你却想着“哦,你这么做确实愚蠢。这很荒唐”,等等这样一些事。或者,有人想幫助別人 – – 讓我們假設他們給乞丐給了一些錢 – – 而你卻想著“哦,你這麼做確實愚蠢。這很荒唐”,等等這樣一些事。我的意思是说,即便这个乞丐确实以此为业,他们并没有那样穷困等等,这依然是选择了一个糟糕的生活方式,成为一名乞丐。我的意思是說,即便這個乞丐確實以此為業,他們並沒有那樣窮困等等,這依然是選擇了一個糟糕的生活方式,成為一名乞丐。我的意思是,为了想着得到一点钱,躺在路边发抖打颤或者做些别的什么当然一点都不好玩。我的意思是,為了想著得到一點錢,躺在路邊發抖打顫或者做些別的什麼當然一點都不好玩。

如果一直想着别人多么样愚蠢,他们所作的多么不合理,诸如此类,我们就根本无法专注起来。如果一直想著別人多麼樣愚蠢,他們所作的多麼不合理,諸如此類,我們就根本無法專注起來。因此,如果能够,我们有一些类型的想法要消除掉。因此,如果能夠,我們有一些類型的想法要消除掉。显然,做到这一点需要很多规范。顯然,做到這一點需要很多規範。但是,如果我们已经就行为和说话方式养成了规范,这就赋予我们力量,使我们能够规范思维,在我们要开始以这些破坏性的方式去思考的时候停下来,不落入这个陷阱,这个思维的陷阱。但是,如果我們已經就行為和說話方式養成了規範,這就賦予我們力量,使我們能夠規范思維,在我們要開始以這些破壞性的方式去思考的時候停下來,不落入這個陷阱,這個思維的陷阱。

听清楚了吗?聽清楚了嗎?

正确的努力正確的努力

那么,何为正确的努力呢?那麼,何為正確的努力呢?正确的努力就是让我们的能量远离有害的、破坏性的想法,让我们的努力指向有利品质的发展上。正確的努力就是讓我們的能量遠離有害的、破壞性的想法,讓我們的努力指向有利品質的發展上。这一点,我们会根据四大精进(我们努力要完成的内容)来说。這一點,我們會根據四大精進(我們努力要完成的內容)來說。

四大精进四大精進

1. 首先,我们付诸努力,来阻止还未业已形成的负性品质的出现。首先,我們付諸努力,來阻止還未業已形成的負性品質的出現。

因此,那些我们可能没有但是想加以避免从而不让其出现的负性品质是什么呢?因此,那些我們可能沒有但是想加以避免從而不讓其出現的負性品質是什麼呢?如果我们有一种易于上瘾的性格特性,我们可能想要避免参加,让我们假设说,某种……我不知道在乌克兰是否有这些,但是我们有录像放映室。如果我們有一種易於上癮的性格特性,我們可能想要避免參加,讓我們假設說,某種……我不知道在烏克蘭是否有這些,但是我們有錄像放映室。我的意思是,现在你可以从互联网电影服务网站上下载东西。我的意思是,現在你可以從互聯網電影服務網站上下載東西。你们也有这种?你們也有這種?因此,如果你参加到其中一个,你要知道如果你参加到其中一个,你就会每天都下载东西来观看。因此,如果你參加到其中一個,你要知道如果你參加到其中一個,你就會每天都下載東西來觀看。既然你知道这对你很有害,付诸努力不要加入其中,这样你就能够避免陷入你知道可能会沉迷于其中的这种事情当中来。既然你知道這對你很有害,付諸努力不要加入其中,這樣你就能夠避免陷入你知道可能會沉迷於其中的這種事情當中來。

现在,有些人沉迷于 iPod ,没有音乐他们哪里也去不了。現在,有些人沉迷於iPod,沒有音樂他們哪裡也去不了。那么同样,你如果让音乐同时响着,如何能够专注一件事情呢?那麼同樣,你如果讓音樂同時響著,如何能夠專註一件事情呢?你不会专心致志。你不會專心致志。

听众 :但是你可以专注在音乐上呀。聽眾但是你可以專注在音樂上呀。

亚历山大:你可以专注在音乐上,但是这并不有助于你和别人谈话或者干工作。伯金博士:你可以專注在音樂上,但是這並不有助於你和別人談話或者乾工作。我的意思是说,这是一种分散注意力。我的意思是說,這是一種分散注意力。大多数人害怕陷入安静,害怕考虑任何问题,所以他们不得不一直听音乐。大多數人害怕陷入安靜,害怕考慮任何問題,所以他們不得不一直聽音樂。

因此,我们要做的是,如果我们没有这种类型的有害品质、有害习惯,就付诸努力去避免它。因此,我們要做的是,如果我們沒有這種類型的有害品質、有害習慣,就付諸努力去避免它。

2. 接下来,第二点是付诸努力祛除自身业已暴露的负性品质。接下來,第二點是付諸努力祛除自身業已暴露的負性品質。
如果我们已经沉湎于此类东西,那么,至少要限制它。如果我們已經沉湎於此類東西,那麼,至少要限制它。不要经常为之。不要經常為之。

3. 然后培养新的、正性的品质, 付诸努力 去培养新的、正性的品质。然後培養新的、正性的品質,付諸努力去培養新的、正性的品質。

4. 接下来付诸努力去保持和加强那些已经存在的正性品质。接下來付諸努力去保持和加強那些已經存在的正性品質。

当你看着这些,努力要看到实际应用时,这会很有趣。當你看著這些,努力要看到實際應用時,這會很有趣。举一个我个人经历中的例子,或许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我有一个很难改的习惯。舉一個我個人經歷中的例子,或許只是一個簡單的例子:我有一個很難改的習慣。我拥有这个大网站,每天我要不断地收到很多很多发给我的翻译稿或者编辑稿文件,诸如此类等等。我擁有這個大網站,每天我要不斷地收到很多很多發給我的翻譯稿或者編輯稿文件,諸如此類等等。每天送来很多很多 – – 十件、二十件、甚至更多。每天送來很多很多 – – 十件、二十件、甚至更多。我有一百一十名员工在网站上工作,所以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有一百一十名員工在網站上工作,所以每天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我把所有的东西下载到一个文件夹里 – – 这是我的坏习惯 – – 而不是分类放到合适的文件夹里,我可以、我的助手也可以找得到它们。我把所有的東西下載到一個文件夾裡 – – 這是我的壞習慣 – – 而不是分類放到合適的文件夾裡,我可以、我的助手也可以找得到它們。所以,这是个坏习惯 – – 很缺乏效率,而这阻碍了专注力,因为你在浪费时间(你什么也找不到)。所以,這是個壞習慣 – – 很缺乏效率,而這阻礙了專注力,因為你在浪費時間(你什麼也找不到)。因此,什么是正性的品质呢?因此,什麼是正性的品質呢?建立一个系统,只要有东西进入,它就能够立刻进入到正确的文件夹里,而不是一个巨大的下载文件夹中。建立一個系統,只要有東西進入,它就能夠立刻進入到正確的文件夾裡,而不是一個巨大的下載文件夾中。因此,作出努力,在有东西送来的时候,总是将它们存放在正确的地方以备使用 – – 不要撒懒,把它们下载到一个地方 – – 这样,一切就运行地更加有效了。因此,作出努力,在有東西送來的時候,總是將它們存放在正確的地方以備使用 – – 不要撒懶,把它們下載到一個地方 – – 這樣,一切就運行地更加有效了。

所以,你看,这就是一个负性的品质,一个根本不利的习惯,而这里存在一个更加正性的习惯。所以,你看,這就是一個負性的品質,一個根本不利的習慣,而這裡存在一個更加正性的習慣。尽量付诸努力去避免我的这种负性的品质,负性的习惯。盡量付諸努力去避免我的這種負性的品質,負性的習慣。建立一个正确的文件夹系统,这样就能够防止这种坏习惯继续发展,付出努力去建这种文件夹系统,付出努力去坚持这样做。建立一個正確的文件夾系統,這樣就能夠防止這種壞習慣繼續發展,付出努力去建這種文件夾系統,付出努力去堅持這樣做。这就是我们在一个非常简单的实践层次上所讨论的。這就是我們在一個非常簡單的實踐層次上所討論的。OK 。OK。

克服五种有碍专注的障碍克服五種有礙專注的障礙

正确的努力同样在于努力去克服五种有碍专注的障碍。正確的努力同樣在於努力去克服五種有礙專注的障礙。那么,这些障碍是什么呢?那麼,這些障礙是什麼呢?

追求任何五种类型的引起欲望的感性东西追求任何五種類型的引起慾望的感性東西

首先,追求任何五种类型的引起欲望的感性东西。首先,追求任何五種類型的引起慾望的感性東西。这是什么意思呢?這是什麼意思呢?其意思是,我坐下来努力关注某个东西 – – 让我们假设是我的工作或者你们做的什么工作 – – 但是,什么会阻止我专心致志呢?其意思是,我坐下來努力關注某個東西 – – 讓我們假設是我的工作或者你們做的什麼工作 – – 但是,什麼會阻止我專心致志呢?什么会伤害这种专注力呢?什麼會傷害這種專注力呢?它可能是想着“哦,我想看这部电影”或者“哦,我想看查看一下我的邮件。”但是,这里更加关系到感官的快乐:“哦,我想吃点什么”,“我想听点音乐”,“我想给一个朋友打电话”,什么都可以。它可能是想著“哦,我想看這部電影”或者“哦,我想看查看一下我的郵件。”但是,這裡更加關係到感官的快樂:“哦,我想吃點什麼”,“我想听點音樂”,“我想給一個朋友打電話”,什麼都可以。因此,你要付诸付诸努力不要追求这些,不要有这种意愿,即我要这样做,而是要保持专注力。因此,你要付諸付諸努力不要追求這些,不要有這種意願,即我要這樣做,而是要保持專注力。

怨恨的思想怨恨的思想

第二种是怨恨的思想,如何报复一个人。第二種是怨恨的思想,如何報復一個人。这与心怀恶意的思想类似。這與心懷惡意的思想類似。如果我们总是心怀怨恨地想着 – – “哦,这个人伤害了我。我不喜欢他们。我怎么能报复他们呢?” – – 这对专注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如果我們總是心懷怨恨地想著 – – “哦,這個人傷害了我。我不喜歡他們。我怎麼能報復他們呢?” – – 這對專注力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障礙。

因此,首先是欲望:因此,首先是慾望:

  • “我想得到这种或者那种快乐。”“我想得到這種或者那種快樂。”
  • “我什么时候能够度个假呢?”“我什麼時候能夠度個假呢?”
  • “这项工作什么时候是尽头啊?”“這項工作什麼時候是盡頭啊?”

这样一类的想法。這樣一類的想法。

而这第二种就是对别人和自个儿怀着各种讨厌而有害的想法。而這第二種就是對別人和自個兒懷著各種討厭而有害的想法。因此,我们需要以正确的努力来避免这些东西,在它们出现的时候予以对抗。因此,我們需要以正確的努力來避免這些東西,在它們出現的時候予以對抗。

思维混乱和倦怠思維混亂和倦怠

第三种是混乱的思想和倦怠。第三種是混亂的思想和倦怠。混乱的思想是我们的思维处在混沌状态 – – 我们思维飘渺,无法清楚地思考。混亂的思想是我們的思維處在混沌狀態 – – 我們思維飄渺,無法清楚地思考。其次是昏昏欲睡 – – 倦怠 – – 你就想睡觉。其次是昏昏欲睡 – – 倦怠 – – 你就想睡覺。你必须与此抗争。你必須與此抗爭。不管是通过一杯咖啡还是起身打开窗户做到这一点 – – 不管你做什么,努力不要屈从于此。不管是通過一杯咖啡還是起身打開窗戶做到這一點 – – 不管你做什麼,努力不要屈從於此。但是,要确立一个边界、做出限制,这确实很困难。但是,要確立一個邊界、做出限制,這確實很困難。“我要打个盹儿” – – 显然,如果你在办公室,你就无法这样去做,但是如果你在家工作呢 – – “我打算花二十分钟时间用来打盹或者休息”。“我要打個盹兒” – – 顯然,如果你在辦公室,你就無法這樣去做,但是如果你在家工作呢 – – “我打算花二十分鐘時間用來打盹或者休息”。“我要休息十分钟喝杯咖啡。”你设定一个限制,然后返回来干活。“我要休息十分鐘喝杯咖啡。”你設定一個限制,然後返回來幹活。

第一种情况,这种追求五种类型的感性东西 – – 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将这些归入此类,即你正在工作,你有了在网页上冲浪的欲望,在 YouTube 上看东西或者,如果你是一名新闻迷,不断在网页上浏览新闻。第一種情況,這種追求五種類型的感性東西 – – 我認為我們也可以將這些歸入此類,即你正在工作,你有了在網頁上沖浪的慾望,在YouTube上看東西或者,如果你是一名新聞迷,不斷在網頁上瀏覽新聞。这些都是你专注力方面的障碍之物。這些都是你專注力方面的障礙之物。或者我要查看我的脸谱(Facebook )或者发布我的推特(Twitter )或者我要查看我的臉譜(Facebook)或者發布我的推特(Twitter)。。这都是一样的。這都是一樣的。

轻浮的心态和遗憾輕浮的心態和遺憾

第四种是轻浮的心态和遗憾。第四種是輕浮的心態和遺憾。因此,轻浮的心态是我们的思维在脸谱网网页上徘徊,在别的事上逗留。因此,輕浮的心態是我們的思維在臉譜網網頁上徘徊,在別的事上逗留。而感到遗憾 – – 我的意思是,这里这些都放在一个范畴 – – 是你的思维飞到别处,“我确实感到后悔做了这个或者说了那个”,这些愧疚的想法。而感到遺憾 – – 我的意思是,這裡這些都放在一個範疇 – – 是你的思維飛到別處,“我確實感到後悔做了這個或者說了那個”,這些愧疚的想法。这些事情非常非常让人分心,确实阻碍我们,让我们无法专注起来。這些事情非常非常讓人分心,確實阻礙我們,讓我們無法專注起來。

优柔寡断和怀疑優柔寡斷和懷疑

接下来,我们需要作出努力去克服的最后一件事、专注力的最后障碍是优柔寡断和怀疑。接下來,我們需要作出努力去克服的最後一件事、專注力的最後障礙是優柔寡斷和懷疑。“我应该怎么做?”“中午饭我该吃什么?我该吃这个?我要吃那个?”不能下定决心。“我應該怎麼做?”“中午飯我該吃什麼?我該吃這個?我要吃那個?”不能下定決心。这浪费大量的时间。這浪費大量的時間。如果你总是充满了怀疑和犹豫,你不能集中注意力去处理你的工作。如果你總是充滿了懷疑和猶豫,你不能集中註意力去處理你的工作。所以,付诸努力解决它。所以,付諸努力解決它。

结论結論

因此,这是用来帮助我们培养专注力的八正道中的第一个因素。因此,這是用來幫助我們培養專注力的八正道中的第一個因素。它就是作出努力消除不利于专注力的让人分心的想法、情感状态,付诸努力培养优秀的品质,消除不利的习惯。它就是作出努力消除不利於專注力的讓人分心的想法、情感狀態,付諸努力培養優秀的品質,消除不利的習慣。总之,如果我们在生活中要成功完成一件事,我们必须为此付出努力。總之,如果我們在生活中要成功完成一件事,我們必須為此付出努力。事物不是无中生有而来的,没有人说做起来容易。事物不是無中生有而來的,沒有人說做起來容易。但是,正如我此前说过,在生活中就我们如何行为、说话、与别人交往而言,如果我们通过道德规范的来努力获得一些力量,在心理和情感状态方面作出努力,这样,我们就能够更加集中注意力。但是,正如我此前說過,在生活中就我們如何行為、說話、與別人交往而言,如果我們通過道德規範的來努力獲得一些力量,在心理和情感狀態方面作出努力,這樣,我們就能夠更加集中註意力。

以上就到早上内容的时间了,午饭后我们继续。以上就到早上內容的時間了,午飯後我們繼續。谢谢大家。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