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宗教對話與和諧 > 伊斯蘭教與宗教和諧及慈悲

伊斯蘭教與宗教和諧及慈悲

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意大利,米蘭,2007年12月9日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記錄並編輯

在此,我想談一談宗教和諧的問題。有時候,衝突牽扯到宗教信仰。例如此前在北愛爾蘭,儘管衝突主要是一件政治事項,但很快就演繹成一樁宗教事件。這很不幸。如今,什葉派穆斯林和遜尼派穆斯林之間有時候也相互攻擊。這同樣很不幸。斯里蘭卡同樣如此,儘管衝突是政治性的,但有時給人以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之間的衝突的印象。這確實可怕。在古代,不同信仰的人們在很大程度上相互孤立。但是現在,相互之間接觸更密切了,因此,需要特地作出努力以增加宗教和諧。

9.11一周年時,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舉行了一次追悼祈禱。我參加了祈禱,並在講話中提到,如今的不幸是有些人製造了這樣一種印象,由於幾名品質惡劣的穆斯林,所有穆斯林都是好戰的、暴力的。這些人因此而大談西方世界和伊斯蘭教之間的文明衝突。這是不合現實的。

因為幾名品質惡劣的的教徒而將一個宗教完全描述成是壞的,這完全是錯誤的。伊斯蘭教、猶太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都是一樣的,這真實不虛。例如有些雄登的追隨者在我的住處附近殺害了三個人。其中一位是一名優秀的教師,曾對雄登多有批判,他身中十六刀;另外兩人是他的學生。那些兇手確實兇殘。但因為他們的緣故說佛教是好戰的,沒人會相信。佛陀時代一樣有凶殘的人 – – 雖然沒有特例。

9.11以來,雖然我是一名佛教徒、一名伊斯蘭教的門外漢,但我一直努力義務作為一名大伊斯蘭教的維護者。我的很多穆斯林兄弟 – – 還有些穆斯林姐妹 – – 向我解釋說,不管任何人,製造流血事件就不是伊斯蘭教信徒。理由是,一名真正的穆斯林、一名伊斯蘭教的真正的追隨者,應該如同愛安拉一樣愛萬物眾生。安拉創造了萬物。如果一個人尊崇、熱愛安拉,一個人就應該愛安拉所創造的一切。

在阿亞圖拉霍梅尼時代,我的一位記者朋友在德黑蘭。後來,他告訴我那裡的毛拉們從富人那裡募集財物,然後濟散給支付教育或家庭經濟有困難的窮人。這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式的進步。穆斯林國家不鼓勵銀行利息。因此,如果我們了解伊斯蘭教,認識到其教徒如何進行實踐,那麼,伊斯蘭教和其他宗教一樣精彩。一般情況下,如果了解其他人的信仰,我們就能培養相互尊重、仰慕和豐富充實。因此,我們需要不斷努力,促進宗教間的相互理解。

最近在里斯本,我在一座清真寺參加了一次教際會議。那是第一次在清真寺舉辦教際會議。會後,我們都去大殿做了默禱。這確實很不錯。因此,我們要經常為宗教和諧做努力。

有人說上帝存在,有人說上帝不存在 – – 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因果律。這在所有宗教中都一樣 – – 不可殺戮、偷盜、淫亂、撒謊。不同的宗教可能採用不同的方式,但目標一致。要看結果,而不是看原因。走進一家大飯店後,請享用各色美味,而不要爭辯食物原料是怎麼來的。欣賞、享用美食足矣。

因此,那些不同宗教間 – – 不要爭辯誰的哲學好壞如何,要看到它們都是向善的,都以教導慈悲為圭臬和目標。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是有現實意義的。我們必須要用現實的觀念和方法。

內在的和平和慈悲相關聯。所有的大宗教有同樣的福音 – – 愛、慈悲、寬容。我們需要一種世俗的方法來促進慈悲。對那些有宗教信仰並嚴肅誠信的人來說,他本身的信仰具有巨大的潛能來增加他的慈悲之心。對那些沒有宗教信仰的人 – – 那些沒有特殊的宗教興趣或甚至憎惡宗教 – – 有時候他們對慈悲之心同樣沒有興趣,因為人為慈悲是宗教的一個方面。這是大錯特錯。如果你將宗教看做一種消極的東西,那是你的權利。但是,對慈悲抱消極的態度是沒有意義的。

首先,我們是母親所生。其他人和一切動物都是母親所生,並在母親的呵護下成長大。這是一種生物因素。例如,我母親對我很慈愛。因此,我慈悲的第一粒種子來自我的母親,而不是佛教。研修佛教之後,這種慈悲只是增長了。如果我沒有這樣慈祥的母親,或者如果父母親寵壞我了,那麼如今我可能很難實踐慈悲之心了。因此,慈悲之心的種子是一種生物因素。我們需要它長存。

熱情是健康成長的一個關鍵因素。科學家曾經在幼猴身上做過實驗。那些和母猴在一起的幼猴很喜歡玩耍,只是偶爾打鬧;那些和母猴分離開的幼猴總是很緊張、神情沮喪,打鬧不已。因此,成長和母親的熱情有關。根據醫學家的說法,他們發現我們越慈悲,壓力和焦慮感就越少,內心的和平就越能得到培養。這樣,我們的血液循環就得到改善,血壓也就降低。有時候,還能增強免疫系統。但是,長期的惱怒和憎恨會吞蝕我們的免疫系統。因此,慈悲和寬恕對我們的健康長壽很有裨益。

從幼兒園階段就可以將這些作為衛生保健的一部分教給孩子們。因此,我們需要通過正確手段提升人類價值,而不是僅僅通過宗教、還要通過世俗教育。現代教育沒有對溫暖人心的感情給予應有的重視,在這方面是欠缺的。有些大學正在探索如何將溫暖人心的感情引入教育體系。這很有饒益。

我們需要用世俗的方法提升世俗道德。世俗並不意味著反對宗教或者不尊重宗教。我所說的“世俗”意思就像印度憲法。甘地強調世俗宗教:他為所有宗教祈禱。 “世俗”的意思是在所有宗教中無所偏向,而是給予同樣的尊重、包括對不信教者。因此,在共同經驗和科學事實教育的基礎上,我們需要通過世俗方法達到世俗道德。

問: 當今世界物質主義氾濫。如何看待那些物質主義者呢?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尊者: 物質只能提供物理享受,而不能帶來精神享受。物質主義者和我們有著同樣的大腦。因此,我們都能體驗精神的痛苦、恐懼、困惑、嫉妒。這些能夠擾亂我們的思維。通過金錢驅除這些?不可能。有些人心緒不安、壓力過大,於是就吃藥。他們當時減輕了緊張感,但也帶來很多副作用。一個人不可能買來內心的和平,也沒人會兜售它,但人人都需要它。因此,很多人服用鎮靜劑。其實,治療心緒緊張的真正靈藥妙丹是慈悲之心。因此,物質主義者需要的是慈悲之心。

內心的和平是健康的靈丹妙藥。它能使身體各要素更平衡。充足的睡眠同樣如此。如果我們心緒平靜地安然入睡,那麼就不會有乾擾,我們也不需要吃安眠藥了。有那麼多的人著意於臉蛋的漂亮。但是如果你怒氣沖衝,不管你臉上怎麼樣塗脂抹粉,也於事無補。你仍然是醜陋的。但是,如果你沒有憤恨,滿面微笑,你的臉會顯得更吸引人、更帥氣。

如果我們努力心向慈悲,那麼即便心生憤怒,也會閃念既逝。慈悲如同一個強大的免疫系統。當有病毒侵入時,也不會有多大的麻煩。因此,我們需要有全局的視角和慈悲之心。然後,通過熟悉、分析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關係,我們會變得更有力量。

我們擁有同樣的向善之潛能。因此,請做自我觀察,認識所有積極的潛能。消極的潛能同樣存在,為善的積極潛能同樣存在。人類的本性積極遠勝消極。我們的生命是從慈悲開始的。因此,慈悲的種子比憤怒的種子更有生命力。因此,請以更加積極的眼觀看待自己。這會使你的情緒更平靜。這樣,有問題出現時,會更易於解決。

印度佛教大師寂天寫道,但我們碰到問題時,如果加以分析、找到避免或克服的辦法,那麼我們就無需擔心。如果無法克服,那麼擔心也於事無補。要接受現實。

因此,如果你對我的話感興趣,那麼請您自身加以驗證。如果您不感興趣,就請自便。明天我要離開這裡了,但您的麻煩會和您待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