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走近佛教 > 宗教對話與和諧 > 宗教和諧的共同知識及其理解

宗教和諧的共同知識及其理解

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
克拉根福,奧地利,2012年5月18日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記錄,略有編輯

给大多数是来自非佛教国家的人谈佛教哲学,我感到很有趣。給大多數是來自非佛教國家的人談佛教哲學,我感到很有趣。这对培养相互理解非常重要。這對培養相互理解非常重要。相互理解很必要,因为我们都生活在这样一个星球上,而这个星球上有很多宗教。相互理解很必要,因為我們都生活在這樣一個星球上,而這個星球上有很多宗教。关于这么多传统的信息现在都可以获得。關於這麼多傳統的信息現在都可以獲得。在过去有些时候,人们更多处在一种孤立状态,因此,有一个真理、一个宗教的概念是可以的,这也很不错。在過去有些時候,人們更多處在一種孤立狀態,因此,有一個真理、一個宗教的概念是可以的,這也很不錯。这适合于他们。這適合於他們。但是现在,我们真正的生活方式表明,我们需要互动,我们也确实在互动。但是現在,我們真正的生活方式表明,我們需要互動,我們也確實在互動。在这样一个时代,有时候一个宗教和一个真理的信仰对一个个体可能非常有帮助;对这个人培养单纯的信仰非常有用。在這樣一個時代,有時候一個宗教和一個真理的信仰對一個個體可能非常有幫助;對這個人培養單純的信仰非常有用。但是就更大的社会而言,我们必须要培养多元真理的概念。但是就更大的社會而言,我們必須要培養多元真理的概念。这是现实。這是現實。在过去的数个世纪,有很多对真理理解,有很多宗教的发展。在過去的數個世紀,有很多對真理理解,有很多宗教的發展。因此,培养多种宗教和多种真理的概念,对于理解其它的宗教传统非常有用。因此,培養多種宗教和多種真理的概念,對於理解其它的宗教傳統非常有用。

就我自己来说,在西藏,穆斯林、藏人穆斯林,在那里生活了好几个世纪,因此,我们知道伊斯兰教的存在,但是对他们的信仰并没有多少严肃的讨论。就我自己來說,在西藏,穆斯林、藏人穆斯林,在那裡生活了好幾個世紀,因此,我們知道伊斯蘭教的存在,但是對他們的信仰並沒有多少嚴肅的討論。我们只是以为我们的佛教传统是最好的。我們只是以為我們的佛教傳統是最好的。但是来到印度后,我们遇到了很多信仰,很多人,因此,我们开始对不同的宗教进行严肃的探讨。但是來到印度後,我們遇到了很多信仰,很多人,因此,我們開始對不同的宗教進行嚴肅的探討。我们认识到了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锡克教、耆那教、索罗亚斯德教,以及苏非主义,等等,和信仰这些不同宗教的人也有了更多的接触。我們認識到了基督教、伊斯蘭教、印度教、錫克教、耆那教、索羅亞斯德教,以及蘇非主義,等等,和信仰這些不同宗教的人也有了更多的接觸。要培养尊重,了解它们非常重要。要培養尊重,了解它們非常重要。这就是培养宗教和谐的基础。這就是培養宗教和諧的基礎。这就是为什么,当有人问到我关于佛教的基本教义时,我的想法不是让他们皈依,而只是告诉他们信息。這就是為什麼,當有人問到我關於佛教的基本教義時,我的想法不是讓他們皈依,而只是告訴他們信息。

有些藏人佛教僧人和僧尼在基督教修道院住过数周时间,他们学着认识基督教传统的价值。有些藏人佛教僧人和僧尼在基督教修道院住過數週時間,他們學著認識基督教傳統的價值。我告诉他们,我们佛教僧人和僧尼一定要更多地关注社会服务、教育、以及健康,这正是基督教修道院所做的。我告訴他們,我們佛教僧人和僧尼一定要更多地關注社會服務、教育、以及健康,這正是基督教修道院所做的。基督徒兄弟姐妹们在教育和健康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也必须对人类做出伟大的贡献。基督徒兄弟姐妹們在教育和健康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們也必須對人類做出偉大的貢獻。但是,在另一方面,有时候传教工作造成了一些麻烦。但是,在另一方面,有時候傳教工作造成了一些麻煩。我们可以从其它传统中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而你们不同的信仰也从我们这里能够学到很多。我們可以從其它傳統中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而你們不同的信仰也從我們這裡能夠學到很多。

佛教佛教是是印度古老的宗教之一。印度古老的宗教之一。印度在过去的三千年里发展出世俗主义的概念。印度在過去的三千年裡發展出世俗主義的概念。这并不是说对宗教不尊重,而是尊重所有宗教,包括尊重不信教者。這並不是說對宗教不尊重,而是尊重所有宗教,包括尊重不信教者。古代的虚无主义者、查瓦卡(无神论派),不相信来世生活;他们不相信任何灵性;但世俗主义意味着同样尊重这些不信教者。古代的虛無主義者、查瓦卡(無神論派),不相信來世生活;他們不相信任何靈性;但世俗主義意味著同樣尊重這些不信教者。佛教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因此,佛教同样尊重持有不同见解的各种人。佛教就是在這樣一種環境下發展起來的,因此,佛教同樣尊重持有不同見解的各種人。这就是为什么佛陀教授了不同的哲学观点,因为在他自己的弟子中间有一些人有着不同的心理倾向(秉性)。這就是為什麼佛陀教授了不同的哲學觀點,因為在他自己的弟子中間有一些人有著不同的心理傾向(秉性)。有些观点和哲学立场看起来相互矛盾,既然他的弟子们有着多种不同的秉性,那么一种哲学观点就不可能助益所有人。有些觀點和哲學立場看起來相互矛盾,既然他的弟子們有著多種不同的秉性,那麼一種哲學觀點就不可能助益所有人。因此,这就意味着佛陀尊重不同的个人观点,并根据他们的秉性而施教。因此,這就意味著佛陀尊重不同的個人觀點,並根據他們的秉性而施教。这是即便不信教者也尊重和接受他们是人类兄弟姐妹的明确的标志。這是即便不信教者也尊重和接受他們是人類兄弟姐妹的明確的標誌。因此,佛教有些我们关于不信教者的思维、情感的知识,同样有助于能够处理烦恼情绪。因此,佛教有些我們關於不信教者的思維、情感的知識,同樣有助於能夠處理煩惱情緒。这就是为什么在这里听众中有其他宗教信仰者和不信教者的情况下,我乐于在这里讲一些关于佛教的讲座。這就是為什麼在這裡聽眾中有其他宗教信仰者和不信教者的情況下,我樂於在這裡講一些關於佛教的講座。

我们人类在这个星球上开始出现,最终我们的智力增长,这样给我们提供了一定的概念。我們人類在這個星球上開始出現,最終我們的智力增長,這樣給我們提供了一定的概念。这些概念在我们生活中确实面对无助、艰难的境遇时帮助着我们。這些概念在我們生活中確實面對無助、艱難的境遇時幫助著我們。我们需要培养某些思想、某些概念,能够帮助人们保持他们的希望,而这又的确演化成信仰:相信在困难的境地存在一定的希望。我們需要培養某些思想、某些概念,能夠幫助人們保持他們的希望,而這又的確演化成信仰:相信在困難的境地存在一定的希望。

在过去的五千年里,在不同的地方,人们形成了不同的信仰形式。在過去的五千年裡,在不同的地方,人們形成了不同的信仰形式。信仰在保持希望方面很有用;这种信仰逐渐和理性在一起,发展成一些哲学观点,从而增强这种信仰。信仰在保持希望方面很有用;這種信仰逐漸和理性在一起,發展成一些哲學觀點,從而增強這種信仰。然后,在此基础上,不同的宗教和不同的哲学观点就产生了。然後,在此基礎上,不同的宗教和不同的哲學觀點就產生了。我们主要的世界性宗教体系就是从中形成的。我們主要的世界性宗教體係就是從中形成的。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我们只是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宗教信仰上,但是在过去的三百年里,人类的智慧再次找到了关于什么是现实进行更多考察的方法。在過去的幾千年裡,我們只是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宗教信仰上,但是在過去的三百年裡,人類的智慧再次找到了關於什麼是現實進行更多考察的方法。因此,现代科学发展了,然后现代技术从中也获得发展。因此,現代科學發展了,然後現代技術從中也獲得發展。技术给我们带来了马上需要的东西,因此人类对物质主义产生了兴趣。技術給我們帶來了馬上需要的東西,因此人類對物質主義產生了興趣。因此之故,很多人不再严肃对待上帝宗教信仰。因此之故,很多人不再嚴肅對待上帝宗教信仰。

今天,我们能看到,那些追随耶稣基督、或者其他的神灵的人、甚至那些追随佛陀的人,自认为是信教者,就像在佛教信仰者中一样,但是在现实生活的情境中,他们对自身信仰教导什么并不太在意。今天,我們能看到,那些追隨耶穌基督、或者其他的神靈的人、甚至那些追隨佛陀的人,自認為是信教者,就像在佛教信仰者中一樣,但是在現實生活的情境中,他們對自身信仰教導什麼並不太在意。为了得到更多的财富和权力,他们遵循了世俗的手段,于是他们利用谎言,他们仗势欺人。為了得到更多的財富和權力,他們遵循了世俗的手段,於是他們利用謊言,他們仗勢欺人。这表明他们对自己的宗教信仰并不严肃对待。這表明他們對自己的宗教信仰並不嚴肅對待。这类人看起来在不断增加。這類人看起來在不斷增加。因此,我认为所有那些以这种方式宣称追随宗教的人实际上就是不信教者。因此,我認為所有那些以這種方式宣稱追隨宗教的人實際上就是不信教者。

一名真正的信教者是每天二十四小时在践行爱与慈悲。一名真正的信教者是每天二十四小時在踐行愛與慈悲。至于爱自己,即便动物也有之。至於愛自己,即便動物也有之。但是真正的那种爱关乎对他人福祉的关心。但是真正的那種愛關乎對他人福祉的關心。一个人以此为基础,就没有空间可供撒谎、欺骗、和仗势欺凌了。一個人以此為基礎,就沒有空間可供撒謊、欺騙、和仗勢欺凌了。我们怎么能够用一种不正当的方法来为所欲为呢?我們怎麼能夠用一種不正當的方法來為所欲為呢?我认为那些这样做的人不是信教者,或者他们不属于严肃的信教者。我認為那些這樣做的人不是信教者,或者他們不屬於嚴肅的信教者。有些人甚至公开评判宗教,因为有这么多所谓的信教者实际上并不修行教导。有些人甚至公開評判宗教,因為有這麼多所謂的信教者實際上並不修行教導。因此,我们需要做出一定的努力提升内在价值,不管我们是信教者抑或不是 – – 一个更科学的方法。因此,我們需要做出一定的努力提升內在價值,不管我們是信教者抑或不是 – – 一個更科學的方法。

现在,这样做是可能的。現在,這樣做是可能的。有两个因素表明了这一点。有兩個因素表明了這一點。首先,有很多人有各种便利条件过一种轻松的生活,但是作为人类,内在某种深刻的东西却不见了。首先,有很多人有各種便利條件過一種輕鬆的生活,但是作為人類,內在某種深刻的東西卻不見了。他们感到焦虑、恐惧和压力,因此,他们不快乐,他们非常孤独。他們感到焦慮、恐懼和壓力,因此,他們不快樂,他們非常孤獨。这些人最终认识到物质价值的局限。這些人最終認識到物質價值的局限。他们看到,仅此不能带来内在的力量,或者一种快乐、更为平静的思维。他們看到,僅此不能帶來內在的力量,或者一種快樂、更為平靜的思維。

第二点是,在过去的两百或三百年里,科学获得发展。第二點是,在過去的兩百或三百年裡,科學獲得發展。科学研究在寻求真理。科學研究在尋求真理。它们研究现实。它們研究現實。真正的科学家们拥有开放的思维。真正的科學家們擁有開放的思維。他们敢于怀疑,他们进行调查。他們敢於懷疑,他們進行調查。佛教同样强调怀疑主义;怀疑主义带来问题追寻,而这带来考察和寻求答案。佛教同樣強調懷疑主義;懷疑主義帶來問題追尋,而這帶來考察和尋求答案。因此,如果是客观的,怀疑主义就有用。因此,如果是客觀的,懷疑主義就有用。因此,科学研究发现现实。因此,科學研究發現現實。

因此,在二十世纪晚期,现代科学开始对大脑、粒子、物质进行更多的研究,尤其是拥有医学科学的大脑研究专家已经认识到情绪对健康很重要。因此,在二十世紀晚期,現代科學開始對大腦、粒子、物質進行更多的研究,尤其是擁有醫學科學的大腦研究專家已經認識到情緒對健康很重要。在我们的情绪和大脑如何运行以及身体如何反应之间存在很强的联系。在我們的情緒和大腦如何運行以及身體如何反應之間存在很強的聯繫。根据有些科学家的研究,我们产生恐惧时,血液循环向双腿流的更强,这根據有些科學家的研究,我們產生恐懼時,血液循環向雙腿流的更強,這就为我们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就為我們做好了逃跑的準備。当我们心生愤怒的时候,血液循环更多流向双手,于是我们准备打斗和自卫。當我們心生憤怒的時候,血液循環更多流向雙手,於是我們準備打鬥和自衛。与此相同,情绪和生物因素紧紧相互依存。與此相同,情緒和生物因素緊緊相互依存。有时候,生理方面带来情绪的影响,有时候情绪带来生理的影响。有時候,生理方面帶來情緒的影響,有時候情緒帶來生理的影響。因此之故,当今的大脑研究专家对情绪以及情绪如何发展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兴趣。因此之故,當今的大腦研究專家對情緒以及情緒如何發展表現出越來越多的興趣。

情绪是思维的一部分。情緒是思維的一部分。有些科学家已经在进行一些实验:他们给人 – – 甚至儿童,进行一些关于专注和慈悲的训练。有些科學家已經在進行一些實驗:他們給人 – – 甚至兒童,進行一些關於專注和慈悲的訓練。在这种训练之前,他们检查血压和应激激素水平,三至四周以后再次进行测量。在這種訓練之前,他們檢查血壓和應激激素水平,三至四周以後再次進行測量。他们发现,这些训练降低了血压和应激激素水平。他們發現,這些訓練降低了血壓和應激激素水平。甚至学生们发现他们的注意力提高了,他们的社会联系变得更和平友好。甚至學生們發現他們的注意力提高了,他們的社會聯繫變得更和平友好。因此,有些大学,尤其在美国、还有印度,正在进行一些实验项目。因此,有些大學,尤其在美國、還有印度,正在進行一些實驗項目。因此现在,自二十世纪晚期到二十一世纪初期,科学领域进行了更多的关于情绪、关于思维的研究。因此現在,自二十世紀晚期到二十一世紀初期,科學領域進行了更多的關於情緒、關於思維的研究。

数千年的方法各异的宗教传统同样也处理思维问题。數千年的方法各異的宗教傳統同樣也處理思維問題。所有宗教传统都带着爱、宽恕、慈悲、以及自我发展的信息;这些都联系着思维。所有宗教傳統都帶著愛、寬恕、慈悲、以及自我發展的信息;這些都聯繫著思維。信仰也是心理层次上的东西。信仰也是心理層次上的東西。单纯的信仰带来内在的力量,某种天赐之福。單純的信仰帶來內在的力量,某種天賜之福。主要宗教有两类。主要宗教有兩類。一类是有神论的,它们信仰作为造物主的神,完全永恒的一种神;在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中,以及很多印度人也信仰这个。一類是有神論的,它們信仰作為造物主的神,完全永恆的一種神;在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中,以及很多印度人也信仰這個。第二类是耆那教徒、佛教徒和数论派中的一个群体,他们不接受作为造物主的神。第二類是耆那教徒、佛教徒和數論派中的一個群體,他們不接受作為造物主的神。因此,不存在作为造物主的神的概念;事情的发生时因为它们自身的因缘和条件。因此,不存在作為造物主的神的概念;事情的發生時因為它們自身的因緣和條件。印度的这三种宗教对因果律的信仰和达尔文主义类似:一切事情根据原因和结果而发生,不存在造物者。印度的這三種宗教對因果律的信仰和達爾文主義類似:一切事情根據原因和結果而發生,不存在造物者。

有神论宗教相信上帝创造了一切,尤其创造了我们,因此他是我们真正的父亲。有神論宗教相信上帝創造了一切,尤其創造了我們,因此他是我們真正的父親。怀着这种单纯的信仰,他们顺从作为造物主的神。懷著這種單純的信仰,他們順從作為造物主的神。这削弱了自我中心和自高自负。這削弱了自我中心和自高自負。“我是神之创造物,因此我要服侍神。”服侍神的一部分就是祈祷,但是服侍神的主要原则是对同样的被造者、被造物表现出爱。“我是神之創造物,因此我要服侍神。”服侍神的一部分就是祈禱,但是服侍神的主要原則是對同樣的被造者、被造物表現出愛。因此,有神论的宗教或多或少对削弱自我中心和培养利他主义有着同样的影响。因此,有神論的宗教或多或少對削弱自我中心和培養利他主義有著同樣的影響。

佛教和耆那教也努力削弱自我中心和自高自负。佛教和耆那教也努力削弱自我中心和自高自負。佛教徒强调不信仰一种独立、实有、存在着的自我;“我”或者“自我”只是一个标注性的东西。佛教徒強調不信仰一種獨立、實有、存在著的自我;“我”或者“自我”只是一個標註性的東西。这就是一种减轻自我中心态度的方法。這就是一種減輕自我中心態度的方法。因此,方法不同,但效果相同:削弱自我中心和增加利他主义。因此,方法不同,但效果相同:削弱自我中心和增加利他主義。

如果我们看古代印度的佛教传统,尤其是那烂陀传统,我们会看到他们的经典总是会提到不同的哲学观点。如果我們看古代印度的佛教傳統,尤其是那爛陀傳統,我們會看到他們的經典總是會提到不同的哲學觀點。后来的藏人著作想当然地以为受众绝大多数是佛教徒,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回归到印度传统。後來的藏人著作想當然地以為受眾絕大多數是佛教徒,因此,我認為我們需要回歸到印度傳統。那里有这么多的传统,因此,他们分析这些不同的观点,有时候就这些观点展开辩论。那裡有這麼多的傳統,因此,他們分析這些不同的觀點,有時候就這些觀點展開辯論。但是在西藏,自八或九世纪以来,大多数藏人都成为佛教徒了,因此探讨这些不同的哲学观点无关宏旨。但是在西藏,自八或九世紀以來,大多數藏人都成為佛教徒了,因此探討這些不同的哲學觀點無關宏旨。但是现在,在西藏以外,有这么多不同的宗教和观点,因此对我们来说这一点很重要:即了解它们,这样我们通过正确的认识来培养相互的理解,通过相互理解培养相互尊重和宗教和谐。但是現在,在西藏以外,有這麼多不同的宗教和觀點,因此對我們來說這一點很重要:即了解它們,這樣我們通過正確的認識來培養相互的理解,通過相互理解培養相互尊重和宗教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