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高級專題 > 時輪金剛法 > 日俄干涉舊西藏:香巴拉神話的角色

日俄干涉舊西藏:香巴拉神話的角色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2003年4月

巴德瑪向俄羅斯吞併西藏的建議

十九世紀,中國滿清政府(1644 – 1911年)衰落。列強虎視眈眈,欲借中國貧弱之機在貿易和領土方面取得實惠。這些列強不僅包括英、德、葡萄牙,還包括俄羅斯和日本。

例如在1893年,布里亞特蒙古醫師皮歐特·巴德瑪向沙皇亞力山大三世獻計將清帝國一部分領土置於俄羅斯範圍,其中包括內、外蒙古和西藏。他建議將西伯利亞大鐵路從布里亞特經由貝加爾湖延伸到內、外蒙古,直到與西藏毗鄰的中國甘肅。鐵路建成後,他將在布里亞特人的幫助下在西藏組織起義,從而促成俄羅斯吞併西藏。巴德瑪建議在亞洲成立一家俄羅斯貿易公司。擔任1882-1903年期間俄羅斯的財政大臣謝爾蓋·葉爾蓋維奇·維特伯爵支持巴德瑪的這兩項計劃,但是遭到沙皇亞力山大的全盤否決。

[見圖。]

沙皇亞力山大三世死時,巴德瑪成為後繼者沙皇尼古拉二世(統治時期:1894 – 1917年)的私人醫生。不久,新沙皇支持成立貿易公司。然而,貿易注意力在太平洋沿岸,在那裡,俄羅斯和日本競爭位於滿洲南端的不凍港阿瑟港(大連港)的控制權。起初,日本取得了阿瑟港,但不久即為俄羅斯接管。沙皇政府將西伯利亞大鐵路從滿洲北部延伸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並連接了阿瑟港。但是,尼古拉二世沒有接受巴德瑪關於西藏的建議。

[更多細節請參閱:香巴拉的神話與蒙古探源。]

多杰和沙皇尼古拉二世

布里亞特蒙古僧人阿格旺多傑(1854 – 1938年)自1880年起就在拉薩學習,最終成為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辯經助手,也成為後者最信任的政治顧問。1890年的中英協約已經使錫金淪為英國的保護國。藏人對協約一事毫不知情,對中英兩國對藏事的籌劃都不滿意。因此,阿格旺多傑1899年訪問俄羅斯,尋求幫助以應對這些威脅。阿格旺多杰和巴德瑪是朋友,希望俄羅斯以中國為代價將在東北亞的擴張政策延伸到喜馬拉雅地區。維特伯爵接受了阿格旺多傑此次及後來的幾次來訪。阿格旺多傑還代表住在聖彼得堡的布里亞特和卡爾梅克蒙古人請求獲准在當地建造一座時輪金剛廟宇。儘管俄羅斯官方對上述提議均未置興趣。阿格旺多傑送信給達賴喇嘛說獲得幫助的前景看好。

起初,十三世達賴喇嘛及其屬下對此有所遲疑。阿格旺多傑返回拉薩後,說服達賴喇嘛去俄羅斯尋求庇護。他解釋說俄羅斯是北方國度香巴拉、傳說中衛護時輪金剛教義的地方,沙皇尼古拉二世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轉世。阿格旺多傑還舉例指出,沙皇對俄羅斯帝國境內布里亞人、卡爾梅克人、圖瓦突厥人當中的格魯派信徒進行保護。1900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受到阿格旺多傑的影響,派後者返回俄羅斯。

當時,烏克托木斯基親王掌管俄羅斯外國宗教事務局。親王對“喇嘛教”文化興趣頗濃,後來就此還撰有幾本著作。他邀請阿格旺多傑覲見了沙皇。這是阿格旺多傑代表達賴喇嘛覲見沙皇之始。在隨後的幾年中,阿格旺多傑在沙皇和達賴喇嘛之間穿梭。但是,他從未取得俄羅斯對西藏的軍事支持。

在《亞洲風暴》(1924年)中,德國特工人員威廉·菲爾奇納寫道,1900年至1902年間,聖彼得堡有一股強大的影響力,要求俄羅斯擢去西藏。然而,這股影響力似乎僅限在維特和巴德瑪支持下的阿格旺多傑的努力。瑞典考察家、德國的熱情崇拜者斯文·赫定在第二次西藏考察(1899 – 1902年)返程回歐洲途中會晤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後來,他寫道,他印像中烏克托木斯基親王當時正促成沙皇將西藏納入俄羅斯的保護國范圍。然而,親王的文章披露,對上述想法根本不感興趣。

日本、俄羅斯、英國、中國關於西藏的角逐及其結果

1900-1902年間,日本禪宗僧人河口慧海造訪西藏,蒐集梵文和藏文佛教典籍。在經由英屬印度返回時,他向英國的印度間諜薩羅特·旃陀羅·達斯錯誤地報告說西藏有俄羅斯的軍事存在。後者曾於1879-1881年間去過西藏。那時,日本正和俄羅斯就爭奪滿洲做準備。日本剛剛和英國簽署了英日聯盟(1902 – 1907年)。條約雙方同意,如果涉入戰爭,另一方保持中立。通過煽動英國和俄羅斯之間的不和,這位日本僧人似乎試圖確保在即將上演的大戰中,英國將不會支持俄羅斯。他或許還希望英國人對西藏的干涉能分散俄羅斯對滿洲的注意。

河口慧海1909年在貝拿勒斯的神智學社出版的《西藏三年》中報告說,他聽說阿格旺多傑在藏文、蒙古文和俄文的小冊子裡宣稱,俄羅斯就是香巴拉,沙皇就是宗喀巴的轉世。但他從未能夠親眼目睹此一冊子。河口慧海還談及日本 – 西藏之間的佛教同盟,但雙方均未能著手計劃之實施。

河口慧海的報告及其後來的著作在英屬印度的官員中廣為流傳。例如,錫金的英國行政長官貝爾爵士在《西藏今昔》(1924年)就有引述。他寫道,阿格旺多傑告訴達賴喇嘛俄羅斯如何樣統治和保護著一部分蒙古(布里亞特)、越來越多的俄羅斯人如何樣依止藏傳佛教、沙皇也有可能依止藏傳佛教,從而影響達賴喇嘛倒向俄羅斯一邊等等。

河口慧海的報告出台正值印度總督寇松勳爵期間。寇鬆對俄羅斯人極其懷疑,擔心後者佔領西藏、壟斷與彼之貿易,於是發動了榮赫鵬遠征(1903 – 1904年)入侵西藏。達賴喇嘛和阿格旺多傑一起逃往外蒙古首都庫侖。抵抗失敗後,藏人代表簽定了《拉薩條約》(1904年),承認了英國對錫金的控制,並接受和英國通商、在拉薩駐軍及官員以保護商團。

幾個月後,日俄戰爭(1904 – 1905年)在滿洲爆發,日本人戰勝了沙皇的軍隊。達賴喇嘛一直駐留蒙古。由於1906年中英簽署協議,重申了中國對西藏的管理權,協議加速了中國吞併西藏的步伐。達賴喇嘛再次派遣阿格旺多傑去俄羅斯宮廷尋求軍事援助。

1907年,阿格旺多傑向俄羅斯國家地理學會主席PP西門諾夫-泰安-山斯基遞交了一份名為《關於俄、蒙、藏三國間之睦鄰友好》的報告。阿格旺多傑在報告中號召三者團結起來,構成一個偉大的佛教同盟。這遭到俄羅斯的斷然拒絕。

1907年的《英俄條約》中,英俄同意不干涉西藏內部事務,涉藏事宜只通過中國來處理。1908年,阿格旺多傑頑固地請求俄羅斯外交部至少在聖彼得堡建造一座時輪金剛曼荼羅。此一要求在1899年第一次申請中就被拒絕。然而,沙皇這次同意了該計劃。時間是1909年。

1909年底,達賴喇嘛短期回到拉薩。不久,中國軍隊進藏。1910年初,達賴喇嘛逃往印度,駐留錫金以南英國保護下的達吉嶺。在那裡,達賴喇嘛和貝爾爵士成為朋友。後者影響了達賴喇嘛的革新思想。

1911年中國民族主義革命後的事件

1911-1912年,中國滿清政府倒台。中華民國新任總統袁世凱延續了滿清政府對西藏的擴張政策,歡迎達賴喇嘛回歸“祖國”懷抱。達賴喇嘛拒絕了,並切斷了和中國的所有聯繫。他成立了作戰部以領導針對中國的武裝起義。由於當時中國局勢混亂,駐藏中國士兵投降了。1913年,這些中國士兵離開西藏,達賴喇嘛隨即返回拉薩。

1913年後半年,聖彼得堡建造的時輪金剛廟宇舉行了首次公開慶典 – – 這是一場慶賀諾曼諾夫皇室三百週年的壽典。達賴喇嘛送去了賀禮,並有謠言說他已經認定沙皇繼承人亞歷山大是菩提薩埵的轉世,後者將會給北方非佛教地區帶來光明。然而,諾曼諾夫家族的軍事援助依然杳無踪跡。

從康多(西藏東南部)部分地區驅逐了中國軍隊之後,藏人和英人談判達成了《西姆拉條約》(1914年)。因為英人並不支持西藏獨立,達賴喇嘛妥協了。英國保證在中國僅僅保持名義上的“宗主國”條件下支持西藏的自治。英人還同意不會吞併西藏,也不會容許中國如此。

中國沒有簽署該條約。在康川交界與中國軍隊不斷的摩擦中,英人從未支持藏人。達賴喇嘛開始尋求他方的支持。

西藏接受日本的軍事指導

日本在日俄戰爭中的勝利給達賴喇嘛印象深刻。於是,他開始對“明治維新”和日本在佛教框架內實現現代化的範例表現出興趣。因此,面對中國持續的軍事威脅和缺乏英國、俄羅斯的支持,西藏轉向日本以將藏人軍隊現代化。達賴喇嘛的親信、西藏鑄幣廠兼軍事負責人擦絨尤其渴望和日本建立緊密的聯繫。

日俄戰爭中的退伍老兵矢島保治郎來到拉薩。1913-1919年期間,他負責訓練軍隊,並為抵禦中國出謀劃策。日本佛教教師青木文教將日本的軍事手冊翻譯成藏文。他還幫助設計了西藏國旗,在放射光芒的太陽上增加了藏人的傳統象徵符號。放射光芒的太陽這一圖式綜合了當時日本騎兵和步兵的軍旗,後來成為二戰時日本海軍和陸軍軍旗。

 

日本海軍和陸軍軍旗
西藏國旗

 

然而,達賴喇嘛尋求日本進一步軍事支持的努力失敗了。1919年,日本軍隊深陷鎮壓於1910年吞併的朝鮮之獨立運動中。1920年代,日本人的注意力進一步轉向滿洲和蒙古,對西藏的興趣只限於佛教的學術研究。1923年,關東大地震嚴重破壞了東京和橫濱,最後一名日本人離開了西藏。

次年,英人在拉薩建立了一支警察力量。警察和藏人軍隊之間發生了衝突,結果導致一名警察死亡。擦絨嚴懲了謀殺者。但是西藏政府中反對改革的集團藉此使達賴喇嘛反對擦絨。他們指出擦絨在未經達賴喇嘛的同意下擅自行動,並控告軍隊圖謀接管政府。1925年,達賴喇嘛撤消了擦絨軍隊司令的職務。1930年,又將他趕出政府。這樣,這位日藏聯盟的重要鼓吹者沉默了。

1933年12月,達賴喇嘛示寂。此後,西藏沒有和日本再進行接觸,直到1938年,擦絨復出,在日本和德國官方組織的反對國際共產主義傳播聯盟的遠征中發揮作用。

在俄羅斯和蒙古取得共產主義寬容的努力

1917年,俄國革命建立了蘇維埃政權。列寧起初並沒有發動共產主義反對宗教的政策。面臨風起雲湧的國內戰爭,鞏固政權成為首要。即便共產主義政權穩定後,1920年代,國家缺乏基礎設施以取代布里亞特、卡爾梅克和圖瓦佛教寺院的教育和醫療系統。因此,那一時期的共產主義政黨容忍了佛教。

1919年底,數名蒙古親王宣布放棄外蒙古的自治地位,並歸順了中國統治。中國軍隊藉口保護蒙古不受蘇聯威脅,進入了蒙古。1920年末,狂熱的反布爾什維克主義者恩琴男爵從布里亞特侵入蒙古,推翻中國統治,恢復了傳統的佛教領袖第八世哲卜尊丹巴對國家的領導。恩琴男爵不加區別地屠殺了所能找到的留居蒙古的中國人和蒙古人中與中國合作的嫌疑人員。

1921年,蒙古革命者蘇黑巴托爾在布里亞特建立了蒙古人民地方政權。時輪金剛教義在蒙古歷史悠長。蘇黑巴托爾利用蒙古人對這一教義的信仰,歪曲時輪金剛法,告訴追隨者,為解放蒙古的壓迫而戰將在香巴拉的軍隊裡獲得重生。

1921年末,蘇黑巴托爾在蘇聯紅軍的幫助下將恩琴男爵逐出蒙古。蘇黑巴托爾對哲卜尊丹巴的權力做了限制,並容許蘇聯軍隊保持對蒙古的控制。俄國人藉口蘇聯在保衛蒙古的獨立和防範中國的進一步侵略而滯留蒙古。1924年哲卜尊丹巴去世,稍後不久蒙古共和國宣布成立。

在此期間,巴成高 – – 一個與蘇聯共產黨政治局有瓜葛的俄國通靈學者,在蒙古羈縻達數月。在那裡,他得知時輪金剛法的一些東西。巴成高對時輪金剛法中物質離子(元素)、歷史輪迴、香巴拉軍隊和入侵者之間的戰爭深信不疑,入侵者兆示了共產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教條。他試圖將此匯報給布爾什維克高層幹部。因此,在他返回莫斯科之際,組織了一個時輪金剛法研究小組。當中最具影響力的參與者是格列卜·包基 – – 國家政治保衛局(格伯烏 – – 克格勃前身)格魯吉亞特別部門的領導。包基是保衛局的首席譯解密碼者,從事異常現象的譯解技術。

另一些俄國人也認為共產主義和佛教之間能夠互相調適。例如,尼古拉·列里赫(1874 – 1947年)是一名俄羅斯神智學者,為尋找香巴拉曾於1925-1928年間在西藏、蒙古和中亞阿爾泰地區旅行。他視這片時輪金剛法教義的神話母國為世界和平之地。由於和巴成高的關係和兩人對時輪金剛法的共同興趣,1926年,列里赫中斷了旅行返回莫斯科。在那裡,他通過蘇聯外交部長契切林向蘇聯人民發出了一封信。列里赫想起布拉瓦茨基夫人得自喜馬拉雅山聖人的信件,於是宣稱他的信也是來自喜馬拉雅山聖人。信中盛讚革命清理濁世、其中包括清除“私有財產的悲哀”,並為“亞洲的統一”提供了“幫助”。他還將喜馬拉雅山聖人送的一掊藏地泥土帶來作為禮物撒在“我們的弟兄,聖人列寧”的 ​​墳墓上。儘管在此信件中沒有提及香巴拉,但依然延續了通過中亞大賢慈悲襄助、創造世界和平的神話。不過,這一次卻變成了彌塞亞式的列寧的使命了。

[見: 國外香巴拉神話的謬誤。]

經過包基的影響,“格伯烏”想資助列里赫返回中亞繼續聯絡,但他們受契切林管轄。但是後來,分別在1926年和1928年,“格伯烏”確實資助了由卡爾梅克蒙古官員率領的兩支考察隊,在朝聖者的帶領下到達拉薩。考察隊的主要目的是蒐集情報,偵察在中亞進一步傳播國際共產主義、擴散蘇聯勢力影響的可能性。因此,卡爾梅克官員向十三世達賴喇嘛建議,作為聯盟的回報,蘇聯將保證西藏的獨立,並防範中國政府的干涉。

此一期間,蘇聯和蒙古的宗教領袖們也通過展示佛教與共產主義這兩個系統之間的相似性來試圖使佛教與後者相適應。從1922年起,列寧格勒(聖彼得堡)的時輪金剛廟宇成為佛教復興運動的中心。這一運動由阿格旺多傑領導,試圖改革佛教,通過回歸佛教早期的僧伽生活,使之適應蘇聯現狀。在第一屆蘇維埃佛教大團結大會上,阿格旺多傑進一步強調了佛教在為人民服務方面和共產主義的相似性。因此,作為“格伯烏”第一次拉薩考察的後續,阿格旺多傑給十三世達賴喇嘛送去一封信,盛讚蘇聯對少數民族的政策。信中說佛陀實際上就是共產主義的締造者,列寧對佛陀評價甚高,佛教精神就在列寧身上。阿格旺多傑再次打算通過自己的影響使達賴喇嘛轉向蘇聯,情形如同他此前將香巴拉和俄羅斯相聯繫、把沙皇和宗喀巴相聯繫。

阿格旺多傑主要關心的無疑是保護蘇聯和蒙古共和國的佛教。蒙古的宗教領袖們,例如達娃班第達和布里亞·嘉木薩拉諾夫都追隨阿格旺多傑,努力調和佛教和共產主義。因此,1928年,阿格旺多傑根據自己的衛道目的,在列寧格勒的時輪金剛廟宇建立了蒙藏使團。同年,“格伯烏”向拉薩派遣了第二支考察隊。

共產主義對佛教的迫害和日本作為佛教維護者的崛起

1928年底,斯大林鞏固了個人對蘇聯的統治。1929年,他開始實行集體化和反對宗教的運動,並且殃及佛教民眾。蒙古很快效法這些做法,對斯大林政策的貫徹更加極端和武斷。阿格旺多傑將發生的一切傾告達賴喇嘛,勸說後者不要信任蘇聯。在蒙古,很多僧人起義反對迫害,並發動了1930-1932年的所謂“香巴拉之戰”。 1932年,斯大林派出蘇聯紅軍撲滅了起義,也緩和了蒙古人民黨的“極左路線”。

同年早期,日本佔領了滿洲和內蒙古東部地區,建立了滿洲傀儡政權。這也激發了斯大林的政策。他擔心日本會圖謀聯合信仰佛教的布里亞特和外蒙古,從而形成一個佛教帝國。此外,斯大林需要蒙古作為蘇聯和日益擴張的日本之間的緩沖地帶。因此,在嗣後兩年裡,斯大林命令蒙古政府緩和反對佛教的政策,不要將治下的佛教人口驅趕到日本人的陣營。根據新轉變政策,蒙古人民黨甚至容許幾座佛教寺院重新開放。有了這一官方認可佛教的宣傳,“格伯烏”計劃在1933-1934年間交冬之際向拉薩再次派出考察隊。然而,由於斯大林不久就改變了主意,逐漸向佛教採取了更為嚴厲的迫害,這一考察計劃胎死腹中。

1933年,日本吞併熱河(承德)以南,進一步擴大了滿洲國范圍。熱河曾是滿清政府的夏都。滿洲人曾試圖使之成為清朝政府統治下藏蒙佛教的中心。同年底,斯大林禁止了列寧格勒時輪金剛廟宇的公眾宗教活動。1934年,副手基洛夫遭到暗殺後,斯大林對蘇聯和蒙古佛教的迫害更加徹底。這也標誌著“大清洗”的開始。

1935年爆發了日本滿洲國和外蒙古之間的邊界衝突,在列寧格勒,斯大林首次逮捕了一批佛教僧人。1937年,日本佔領內蒙古餘部和中國北部。為了取得和蒙古的聯盟,日本人建議恢復蒙古傳統的政教領袖第九世哲卜尊丹巴的統治,建立一個包括內外蒙 ​​古和布里亞特的大蒙古國。為了爭取蒙古人,日本人甚至宣稱日本就是香巴拉。面對共產主義的迫害,蒙古和布里亞特的許多僧人散播了日本的宣傳。

蘇聯共產黨報刊《消息報》就此譴責了阿格旺多傑,指責他是日本間諜。 1937年,斯大林下令逮捕了阿格旺多傑,列寧格勒時輪金剛廟宇的僧侶遭到槍決,蒙藏使團被關閉。1938年初,阿格旺多傑死亡。

[見: 香巴拉的神話與蒙古探源。]

中國統治西藏及英國保護西藏失敗

由於得到阿格旺多傑的通報,藏人謹慎地觀察著這一時期共產主義在蘇聯和蒙古對佛教的迫害。他們也擔憂中國對西藏的考慮。1928年底,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政府成立,同樣宣稱西藏和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政府對此的舉措之一就是成立蒙藏委員會。民國政府在九世班禪喇嘛和西藏政府的紛爭中支持前者。1924年以來,班禪喇嘛一直留居中國內地。他堅持相對的自治,而不是拉薩尋求的免稅、擁有自己武裝之權力,他希望拉薩方面容許他在中華民國政府所提供軍隊的護送下返回西藏。達賴喇嘛拒絕了。

1930-1932年間,西藏和中國就部分康多地區的控制權發生了戰爭。達賴喇嘛要求英國出面請求停火,但英國向蔣介石的示好無果而終。直到日本佔領滿洲和內蒙古東部地區,建立滿洲國後,中國才宣佈在康多暫時休戰,以便專注於東北前線。儘管1924年簽署了《西姆拉條約》,英國人再次表明無力保護西藏。

1933年12月,十三世達賴喇嘛示寂,熱振活佛成為攝政。中國政府派出代表團攜帶重禮,以探看西藏是否願意回歸國民政府。西藏政府拒絕了禮品,重申了西藏的獨立。其中一名西藏官員要求尋求日本的軍事幫助,從而使中國斷此念頭。但是,國民大會對此一建議置若罔聞。

熱振活佛願意就班禪喇嘛的要求作出一定讓步,但不容許中國軍隊護送。當熱振活佛請求英國提供軍事援助以防備中國軍隊進入時,英國拒絕了。英國祇是要求中國將軍隊撤出,卻遭到了蔣介石拒絕。

1936年初,班禪喇嘛及其中國護送軍離開西藏。國民軍和長征的中國共產黨起義軍(工農紅軍)之間的戰爭進一步阻礙了前者在康區的進展。在隨後的幾個月裡,中國、西藏和英國之間就班禪喇嘛的問題展開了複雜的談判。最終,熱振同意,在英國保證中國護送軍隊到達目的地即取道印度離開西藏的前提下,容許中國軍隊護送班禪喇嘛入藏。中國對由一外國政府作擔保的想法表示堅決拒絕,英國猶豫不決。這樣,三方又一次陷入了僵局。

1937年,日本擢取了內蒙古其餘部分及中國北部地區。中國全面陷入和日本的戰爭。中國方面建議班禪喇嘛在中國內地等待,後者同意並這樣做了。當年年底,班禪喇嘛病故。這件事也就此結束。但是,這一事件使西藏政府對中國政府深感不信任,同時也相信,英國徹底是一個不可靠的支持者。

西藏對日本再次感興趣及和納粹德國的接觸

1933年 – – 十三世達賴喇嘛示寂同年,希特勒成為德國總理。面對滿洲國及外蒙古的邊境摩擦和後來蘇聯在外蒙古的駐軍,1936年12月,日本和德國簽署了《反共產國際協定》。 《協議》宣布兩國共同對付國際共產主義的傳播,同意雙方都不與蘇聯締結政治條約。如果蘇聯向其中某一方發動攻擊,雙方將協商採取措施保護共同利益。

1937年,日本佔領了內蒙古西部和中國北方地區;同年,德國吞併了奧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隨著斯大林的大清洗達到高潮,中國在西藏確立軍事存在的意圖成為吞併西藏的序幕,而英國對實質性援助缺乏自信,西藏再一次將目光投往別處尋求幫助與保護。最符合邏輯的選擇就是日本了。因此,由熱振活佛獨自執掌的西藏政府開始與外界接觸。

很多藏人仰慕信仰佛教的日本成為了世界一霸權和佛教的護持者,特別對內蒙古。此外,早在二十年前,日本人就幫助藏人訓練過軍隊;藏兵的軍事手冊就譯自日語原本。同時,日本在西藏也有著戰略利益。隨著“大東亞共榮圈”的擴張,日本視西藏為與英屬印度之間必要而有效的緩衝帶。這也正合藏人想脫離中國獨立的願望。

納粹在西藏的考察

由於《反共產國際協定》,西藏也想和德國政府進行正式接觸。這一決定和支持納粹理想或政策之間毫無瓜葛,而是因為現實需要和時勢造化。然而,保守的西藏政府行事謹小慎微。政府邀請了一支納粹考察團到西藏參觀新年(洛桑)慶典。這導致了恩斯特・夏弗1938-1939年的第三次考察。英國表示抗議,但西藏 ​​對此毫不理會。

夏弗是一名獵人,也是一名生物學家。他的前兩次西藏考察分別在1931-1932年和1934-1936年間,目的是運動和動物學考察。但是,夏弗的此次考察由古代遺產研究學會派遣。德國人對向保護西藏或提供軍事幫助都沒有興趣。這點從考察團成員的配備上表現得很清楚。考察團除了夏弗還包括一名人類學家、一名地球物理學家、一名攝影師、一名技術組長。考察團的主要任務似乎是測量藏人的顱骨,將其確定為雅利安人的原種,從而將藏人視作日本人和德國人之間的過渡人種。

根據納粹的絕密文件,考察隊同時在為納粹事業尋求香巴拉大聖們的支持。這些大聖是超自然力量的主宰。香巴拉大聖拒絕幫助,但是地下王國阿哥哈提答應援之以手,於是數千藏人去了德國。然而,這些說法似乎非出實際。儘管德國人攜帶大量藏人頭蓋骨返回以為進一步的研究,但沒有報告表明有藏人伴隨他們回到德國。此外,也沒有德國後續的考察。

[見: 納粹和香巴拉及西藏的聯繫。]

夏弗考察後的發展

夏弗考察的幾個月內,政治軍事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1939年5月,日本入侵外蒙古,遭到蘇聯軍隊頑強抵抗。1939年8月,正當蒙古戰事激烈之際,希特勒撕毀《反共產國際協定》轉而和蘇聯簽署了《納粹-蘇維埃條約》以避免在歐洲兩線作戰。次月,希特勒入侵波蘭。大約與此同時,日本戰敗蒙古。所有事件向西 ​​藏表明,日本和德國都不是防範蘇聯的可靠保護人。另外,日本征服中國其餘地區進展維艱,於是將目標轉向印度支那和太平洋地區。日本再也未能表現出防範中國的保護者角色。因此,西藏除了依賴《西姆拉條約》賦予英國的軟弱的保護之外,別無選擇。

1940年10月,日本、德國和意大利達成軍事和經濟聯盟。1941年6月,希特勒撕毀和斯大林的協議對蘇聯發攻擊。然而,上述兩件事都未能影響西藏重新考慮向軸心國尋求保護。在整個二戰期間,西藏保持中立。

但是,日本對西藏興趣依然不減,甚至在1942年初入侵緬甸後更趨濃厚。日本天皇政府成立了大亞洲辦公室,計劃取道上緬甸進入西藏。政府任命青木文教作為辦公室藏事顧問。青木二十多年前曾將日軍事手冊翻譯成藏文。在青木的指導下,日本人準備了地圖和日-藏詞典。他們甚至印製了藏鈔,期待著將西藏納入其“共榮圈”。然而在1945年,隨著日本戰敗,這些計劃永遠未能得到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