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獻館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學文獻館

切換至本頁文本格式. 快速進入主導航.

主頁 > 高級專題 > 時輪金剛法 > 香巴拉的神話與蒙古探源

香巴拉的神話與蒙古探源

亞歷山大•伯金博士
2003年4月

外國勢力對蒙古的分治

滿洲、中國、俄羅斯、日本對東北亞 – – 特別是蒙古地區控制權的爭奪由來已久。從成吉思汗時代到十三 – 十四世紀的蒙古帝國時期,蒙古周邊各種力量視蒙古人為潛在而危險的軍事力量。因此抑或通過阻止蒙古人的團結瓦解其力量,抑或通過加強其團結來進行治理。

1636年,滿洲人製造內外蒙 古之分。他們擢取內蒙古地區為征服中國、建立清王朝(1644 – 1911年)的基地。1691年取得對外蒙古的統治後,滿洲政府維持了內外蒙 古的人為分化,以阻止蒙古人對它的聯合對抗。1729年,俄羅斯征服併吞並了布里亞特 – – 外蒙古以北、貝加爾湖附近的蒙古人居住區,從而進一步削弱了蒙古人的聯合。

中國 – 俄羅斯 – 日本在東北亞的角力

十九世紀後半葉,清王朝的統治江河日下,各種力量尋求機會擴張其政治和經濟勢力範圍。這些力量不僅包括歐洲各國如英、法、德、葡萄牙,也包括亞洲諸力量。讓我們對俄羅斯和日本圍繞滿洲 – – 蒙古以東地區的鬥爭做一考察。滿洲的戰略位置不僅是因為其南部沿渤海灣的不凍港,也因為這裡是清王朝控制蒙古地區的基地。

[見圖。]

隨著獲得1894 – 1895年甲午戰爭的勝利,日本擢取了滿洲以南的遼東半島。半島尖端部分即為阿瑟港(大連)。1896年,沙皇尼古拉二世與中國政府達成聯盟以應付日本,從而獲得了將泛西伯利亞鐵路延伸至穿越滿洲北部,連接俄羅斯太平洋沿岸港口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這樣,俄國人就名義上得到了對滿洲北部的控制。結果,迫於中俄兩國的壓力,日本退出了滿洲南部地區。

渤海灣另一端,和阿瑟港相對的是山東半島。1897年,德國人取得其主要港口青島後,俄國人向中國政府又進一步提出享受優惠待遇。1898年,俄國人得到了阿瑟港的控制權及其滿洲內陸貿易區,阿瑟港隨即通過鐵路和符拉迪沃斯托克港相連。日本人看著上述的發展事態,如芒刺在背,急切尋求在亞洲大陸重新確立一個軍事基地。

1904年,日俄戰爭在滿洲領土爆發。1905年,日本贏得戰爭,簽署的《朴茨茅斯條約》給予其對阿瑟港長期租界權,這類似於1898年《拓展香港界址專條》中英國對香港和新界的擢取。日俄兩國均同意將滿洲交歸中國管轄,但都虎視眈眈、伺機再奪。1910年,日本佔領併吞並了和遼東半島東部接壤的朝鮮國。

蒙古人和日本人的友好開端

1911年,中國舊民主主義革命推翻滿清王朝前夕,八世哲卜尊丹巴宣布外蒙古脫離中國獨立。歷任哲卜尊丹巴(博格達汗)是蒙古地區傳統的佛教精神和政治領袖,其尋訪和西藏的達賴喇嘛相似。1912年,俄羅斯和中國通過壓力迫使哲卜尊丹巴接受了中國民族主義政府下的自治,其中由俄人協助維持這種自治地位。

乘中國形式變化之機,日本很快將控制權擴張到了阿瑟港、從朝鮮至滿洲南部及內蒙古東部地區。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俄羅斯和英國結盟以對抗德國和土耳其聯盟。俄羅斯忙於歐洲事務,於是在1914-1915年間和中國簽定了《中俄蒙協約》,重申了中國政府對外蒙古的宗主權,默許了日本在亞洲內陸的擴張。

同時,日本加入協約國,擢取了德國占領的山東半島。1915年,中日簽定了《二十一條》,中國承認日本佔領山東半島,以及在南滿和內蒙古東部地區的權力。

1917年俄國革命後,列寧撕毀了沙皇此前和中國政府簽署的不干涉蒙古的政策。他希望能將共產主義傳遍亞洲地區。但世界大戰仍在進行,俄國國內、特別是在西伯利亞地區革命爆發,從而阻礙了列寧的這一行動。

哲卜尊丹巴對中國和俄國均不喜歡。他希望建立包括從西伯利亞的布里亞特直到內蒙古和滿洲西北的大蒙古國。在亞洲地區的各個軍事力量中,哲卜尊丹巴傾向於日本,翼望其能成為他想像的大蒙古國的支持者和保護者。畢竟,日本是個佛教國家。同時,日本也急於將其影響從東北亞擴展到所有蒙古地區。於是在1918年,日本成立了日-蒙佛教協會並支持大蒙古國計劃。

在蒙古建立共產 主義政權

1919年底,幾位蒙古王公在中國政府的巨大壓力下沒有經過哲卜尊丹巴的同意就宣布了外蒙古的自治地位,並接受了中國的統治。結果,中國以防衛蘇聯對蒙古的侵略和日本支持的泛蒙古運動為藉口,加強了對蒙古地區的干涉。

兩支蒙古人向蘇聯尋求幫助,以驅逐中國勢力,建立某種形式的蒙古人自治政權。其中一支是由蘇黑巴托爾領導的蒙古人民黨,尋求和蘇聯完全達成同盟,建立社會主義政權。另一支是由哲卜尊丹巴領導的保守勢力。當時,朝鮮剛剛擺脫日本統治宣布獨立。由於日本正集中精力鎮壓朝鮮的獨立運動,哲卜尊丹巴一派無法取得日本的幫助。最終,兩支蒙古力量達成和解,蘇黑巴托爾接受哲卜尊丹巴為君主立憲制下的君主。

羅曼·弗里德里希·尼科勞斯·馮·恩琴-斯特恩伯格,是定居俄羅斯的德國貴族,他年輕時就對佛教興趣濃厚。他也因其狂熱殘暴地反對布爾什維克而惡名昭彰。1920年代後期,在西伯利亞抗擊布爾什維克分子後,他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下率領白軍入侵外蒙古。中國已經在庫倫(烏蘭巴托)囚禁了哲卜尊丹巴,恩琴以神聖使命的名義前去解救。

恩琴支持大蒙古國理想,並受到日本的支持。因此1921年他佔領烏蘭巴託後,哲卜尊丹巴復辟。哲卜尊丹巴宣布解救他的恩琴為摩訶迦羅的轉世。接著,恩琴對中國人、親中國的蒙古人、布爾什維克俄國人及猶太人大肆搜尋屠殺。恩琴認為所有猶太人都是布爾什維克。

蘇黑巴托爾在布里亞特期間建立了蒙古共產主義地方政府,領導蒙古武裝以反對所謂的這位“白男爵”(又稱為“瘋男爵”)恩琴。共產指揮官利用蒙古人對時輪金剛的信仰,歪曲時輪金剛教義,告訴他的士兵,為解放蒙古的壓迫而戰,他們來世將會轉生成為香巴拉國的神兵。1921年底,蘇黑巴托爾在蘇維埃紅軍的支持下奪取了庫倫,嚴格限制了哲卜尊丹巴的權力。結果,蘇聯軍隊在庫倫一直待到1924年。日本曾迫使蘇聯軍隊撤離,但時間並不長久。

1922年,恩琴男爵被部下處死。1923年,蘇黑巴托爾死。1924年初,列寧死。同年底,哲卜尊丹巴圓寂。不久,外蒙古宣布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國。共和國政府延續了利用時輪金剛信仰消滅異己力量的政策。1925年蒙古人民黨代表大會宣布哲卜尊丹巴轉生的宗教和政治地位將不同以往。他將作為香巴拉國大將哈奴曼的化身而轉世。為了證實這一說法,他們宣稱將就此向十三世達賴喇嘛諮詢。但是否做了諮詢,至今仍然是謎。

香巴拉之戰

最初,因為宗教領導如達娃班第達等鼓吹回歸佛教早期的簡樸等教訓,蒙古人民黨政府的佛教政策比較寬容。蘇聯布里亞特蒙古人的宗教復興運動也是如此,蒙古僧人們嘗試著調和佛教教義和共產主義理論。布里亞特學者伽薩拉諾夫支持班第達的努力。自1926年以來,純淨佛教復興運動在蒙古獲得了推動。

1928年,斯大林統治蘇聯。1929年,斯大林開始集體化和反宗教運動,蒙古人民黨遂步其後塵。1929年,人民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譴責了佛教的調和行為,正式禁止第九世哲卜尊丹巴轉世,儘管其靈童已經在西藏被找到。向斯大林學習的人民黨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從1930年到1932年,強行實施了更為狂熱的集體化和宗教迫害政策。逃到蒙古以躲避斯大林政策的布里亞特知識分子支持眾多僧 人起來反叛。有些僧人甚至尋求班禪喇嘛的支持。

1924年以來,九世班禪喇嘛因為和十三世達賴喇嘛之間的不和而駐錫中國內地。班禪喇嘛只是堅持西藏的相對自治,而不是免除賦稅、擁有自己的軍事力量。中國的民族主義政府給班禪喇嘛提供了士兵護送其返藏,但達賴喇嘛對中國政府的用意表示懷疑,拒絕班禪返藏。蒙古反叛者請求班禪喇嘛帶領護送他的中國軍隊進入蒙古,以將蒙古大眾從共產主義下解救出來,保衛和蘇聯毗鄰的北部邊防,在中國宗主國的支持下讓第九世哲卜尊丹巴坐床。他們把班禪喇嘛及其中國軍隊比作能夠擊敗野蠻敵人的香巴拉國王及其麾下的勇猛戰士。儘管班禪喇嘛向反叛者致函表示支持,但他沒有去蒙古或者派遣軍隊。儘管如此,反叛及隨之發生的戰鬥被冠以“香巴拉之戰”。

同時,日本於1931年進攻了中國北方,1932年,在佔領以久的滿洲和內蒙古東部地區建立了“滿洲國”。斯大林猜疑日本可能利用佛教,通過和布里亞特及外蒙古的佛教徒聯手進一步進入亞洲。因此,1932年,他向蒙古派遣了蘇聯紅軍,不僅要粉碎叛亂、結束香巴拉之戰,還要修正“左傾”的蒙古人民黨。在蘇聯的領導下,從1932年到1934年,人民黨又實行了一項“新轉變政策”,放緩了對佛教的迫害,甚至允許一部分寺院重新開放。斯大林以為,如果對佛教徒過於敵對,後者將會更會轉向日本一方。但是,蒙古的佛教並沒有恢復元氣。

日本努力爭取蒙古的支持

1934年,斯大林的第二副手基洛夫遭到謀殺。基洛夫的遇刺導致了1934-1938年的“大清洗”,以消除反對斯大林的各種因素。“大清洗”殃及蒙古及那裡的佛教徒。1935年,駐“滿洲國”的日本軍隊和駐蒙古的蘇聯紅軍之間發生了邊境衝突。斯大林譴責蒙古和布里亞特的高層喇嘛和日本合作。

為了贏得蒙古人的支持,日本人利用了歷經時間檢驗的老辦法,宣稱日本就是香巴拉國。他們提出讓第九世哲卜尊丹巴在得到拉薩方面的准許下返回烏蘭巴托。這樣,哲卜尊丹巴可以扮演一個包括了布里亞特的泛蒙古運動的號召者。1937年,日本吞併了內蒙古餘部及整個中國北方。斯大林譴責布里亞特和蒙古高層喇嘛鼓吹日本人宣傳的香巴拉,實行了更大規模的清洗和對寺院的破壞。

1939年,日本入侵外蒙古,但在蘇聯紅軍和蒙古軍隊的聯合反擊下遭到失敗。自此以後,日本人將注意力向南轉往印度尼西亞和太平洋地區。斯大林在蘇聯和外蒙古地區對佛教的迫害再也沒有受到挑戰。1945年,蘇聯軍隊從日本人手裡“解放”了滿洲國時,斯大林將對佛教的迫害也延伸到這一地區。因此,遠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之前,斯大林已經破壞了滿洲和內蒙古地區的絕大多數佛教寺院。佛教在這一地區再也未能恢復元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