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藏传佛教的基要 > 第三层:修心材料 > 如何处理负面情绪

如何处理负面情绪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英格兰,诺丁汉,2008年5月24日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记录并略作编辑
括号内紫罗兰色字体为进一步说明

“好”与“坏”、“正面”与“负面”的定义

我们如何处理负面情绪呢?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 – 它又带来什么是正面、什么是负面的问题。有完全正面、或者完全负面的东西吗?我确实不知道。任何事物都是互相依存的,任何事物都有不同的方面。一位观察者从一个角度看一个事物,看到的是一幅画面。但是,同样的观察者如果走到该事物的另一侧,那么观察的视角就变了。

那么,为什么每一个人对这个世界有着不同的观点呢?这是因为我们每个人从不同的视角在看世界。即便是对同一个人,同样的物体看起来也并不一样。因此,好与坏的区别是什么?它们的定义是什么? – – 我不知道。即便是一只蚂蚁,它也无法作出区分。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讲,一只蚂蚁知道对它的生命有帮助的东西是好的,因此会认为这个东西是好的;它认为对它的生命有危害的东西是坏的,因此它就绕开这个东西跑掉了。

因此,或许我们可以说[好与坏的问题] 基于生存。我们想要幸福舒适。因此,如果什么东西有助于我们的生存,我们就认为它是好的:这就是正面的。如果什么东西攻击我们,觉得它是我们生存过程中的一个危险 – – 我们就认为它是坏的:[这就是负面的。]

“负面情绪”的定义

因此,根据上述路子[关于正面和负面的定义],至于我们如何处理负面情绪,[我们首先需要处理] 如何对此下定义?首先是那些干扰我们内心平静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之为“负面”。那些[情绪] 带来内心的安宁与力量的就是“正面的”。

通过和科学家们的讨论,尤其是通过和我的亲密朋友、大科学家瓦雷拉的探讨,我们得出结论,纯粹的慈悲就是一种情绪,是一种完全有益于人的情绪。我们一致认为,即便在佛陀的心中,也怀有一定的源于慈悲的情绪。因此,情绪并非必然就是坏的、负面的东西。佛陀无尽的慈悲 – – 我们必须视之为一种情绪。因此,佛陀是拥有无限的情感的。如果我们视慈悲为一种情绪,那么它是极其正面的。另一方面,恐惧和怨恨破坏我们内心的平静和幸福,因此,我们必须视之为负面的。

在理性的基础上处理负面情绪

那么,我们如何处理[负面情绪如]恐惧和怨恨呢?[我们需要考虑如何样] 那些有害的情绪没有坚实的基础。它们源自一种不现实的态度;而正面的情绪通常源自一种现实的态度。例如,有些情绪可以通过理性或者逻辑得到增强;因此,它们具有坚实的基础。一个负面的情绪是自动生起的,但是,当我们运用分析能力和理性时,这种情绪就减少了:它没有坚实的基础。因此,一个正面的情绪是与现实相联系的,而一个负面的情绪基于对现实的歪曲或忽视。

例如,我们对敌人产生愤怒,在此之际,愤怒会让我们觉得敌人的行动会伤害我们。因此,我们会以为他是一个坏人。当我们作出分析时,[我们会认识到] 这个人并非天生就是敌人。如果他们伤害我,一定是基于不同的理由,而非出于那个人本身之故。如果那个人确实属于“敌人”之列,他们就应当是与生俱来的敌人,而且永远也无法成为朋友。但是,在不同的条件下,他们可能成为我们最好的朋友。因此,对一个人产生恐惧和怨恨是错误的。

错误之处在于他们的行为,而非他们自身。但是愤怒[只是基于一个人的错误行为] 却直指那个人。另一方面,慈悲主要针对那个人而非他们的行为。因此,我们可以在敌人也是人,这样一个基础上对一个敌人心怀慈悲。

因此,我们一定要在一个人和他的行为之间做出区分。从人类的一面看,我们要对他心怀慈悲,但从行为的一面看,我们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情绪。因此,负面情绪通常与气量狭窄相随。它只关注一个方面[一个人错误的行为。]

但是,我们必须要对慈悲做出区分。有基于生物因素的慈悲。[这种慈悲偏向那些对我们有益的人,例如母亲。]或者,我们谈一谈基于理性、无所偏向的慈悲?基于理性的慈悲要好的多,它是无所偏向的 – – 它出自理性。它针对那个人而非他的行为。一个只是基于行为的负面情绪是不可理喻的,此外,它也不会带来幸福。

对负面情绪如愤怒的缺点分析

因此,要处理负面情绪,分析最为重要。例如,我从愤怒中能够得到多少饶益呢?愤怒会带来很多强大的能量,这的确如此。即便在每天的音容表情中,我们能够看到这一点。当陷入愤怒时,双方都非常尖刻。都打算付诸那些最能伤害对方的刻薄言辞。后来,随着怒火平息,曾经强大暴烈的能量也随之减小,而思维确实逐渐敏锐。因此,带来愤怒的能量是一种盲目的能量[因为有这种能量时,思维并不敏锐]。因此,愤怒确实永远不会有所裨益;但是,如果我们一直用一种智慧的、现实的方式行事,就会多有饶益。即使在法庭上,律师愤怒嚷嚷也于事无补;但是,如果运用智慧,他就能够打败对方。

因此,愤怒破坏智慧明确地发挥其功能的能力。我们的判断可能受到愤怒中错误言辞的妨害。因此,我们通过智慧能够明白,愤怒无助于事。如果面对危险困境时,我们能够运用智慧、采取合适的对应措施,这将更能助于解决问题。换句话说,如果对他人怀以慈悲之心,我们就敞开了此后可能与之为友的可能性。如果我们心存愤怒,与之为友的可能性之门也就关闭了。这样去考虑,就能够减弱负面情绪。即便这种情绪再次出现,它也将变的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