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藏传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层:道次第材料 > 米拉日巴道歌中对家庭、朋友和财富的不执

米拉日巴道歌中对家庭、朋友和财富的不执

那王达毅格西
根据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笔记
鲍林•叶芝编辑,2008年6月
萨巴仁波切口译,1974年,印度,达兰莎拉

米拉日巴有一个妹妹。他并没有娶妻、成家、生子,而是离家去找他的老师玛尔巴。当米拉日巴的妹妹得知玛尔巴已经娶妻成家时,她按住了米拉日巴的行李箱。

“你为什么不像你的老师那样做呢?”她问道。

“狐狸在狮子咆哮的地方吠鸣,可是个大错误。”

后来,米拉日巴拜访了一对夫妇。这对夫妇费劲周折却不能生育。他们想把米拉日巴过继过来,但被拒绝了。“让我作为继子和你们待在一起,势不可能。但请告诉我,是什么让你们如此不安呢?” 这对夫妇抱怨说老了的时候没人照顾他俩。

米拉日巴想了想,然后回答:

“姑娘小伙初相遇,曼妙如同神仙人,彼此慕望餍无足。相互了解有时日,难看脸色互相丢。不久二人尽够受,一人抛两言,一人回三语,最终相向打出手。你揪我头发,我抓你脖子。再一个威胁到其他用棍子打,和其他选秀权一个木勺还击。

“我的弟子惹琼巴有相似的经历。惹琼巴离开师父后违背誓言,娶了一个强悍的妻子。有一天,他在街上碰到一个乞丐。这个乞丐就向他讨要他的绿松石项链。惹琼巴就把项链给他了。回到家,老婆问他绿松石项链哪里去了。惹琼巴如实相告,老婆气急败坏,就从土巴饭锅里拿出勺子,用勺柄痛揍惹琼巴。惹琼巴抱怨道,‘我一生接受了无数加持,但从未接受过这勺柄灌顶。我领受过千般装饰,但从未用土巴汤涂饰过身体。’

“这件事过了不久,又一次我做加持时,惹琼巴来了。我手里晃着一串绿松石项链说道,‘如果你要领受此次加持,必须要给这个。’其实,我完全知道,惹琼巴已经把他的绿松石项链给人了。你瞧,两口子互相打斗不休。等到他们老掉牙了,就像两头老牛。最后,像一对鬼怪!因此,谢谢你,我不会接受你们的要求,做你们的养子。”

丈夫还很固执,坚持一定要有个儿子照看他和妻子,保护他们。“如果你当了我们的儿子,我们就给你操办婚姻,你就有孩子来照看你了。”但是,米拉日巴拒绝了。

“有孩子很不错。当初有孩子的时候,孩子们那么可爱 – – 像神的孩子一样!他们带来的幸福可真多。但是,他们慢慢长大,向你们要这要那。他们的做法就像你欠了他们的一样,不停地纠缠你,让你记着要还回来。到后来,儿子们就会把外人、伙伴、女朋友带到家里让父母照应。最后,他们就会掌管家务,慢慢把父母亲踢出家门。”

“如果你和蔼地问他们,他们会对你疾言厉色。在你老了时,他们蔑视你、因你而感到丢脸 – – 即便你是他的生身母亲。他们会一改往昔甜蜜的小王子的样子。他们从来不会给你的内心带来平静,永远不会报答你的善良。你要求他做什么,他就会反其道而行 – – 脏乱的头发、奇装异服、古怪的靴子。”

“如果儿子那么麻烦,我们就要个女儿吧。” 妻子还没有打算放弃,于是建议道。

“起初,”米拉日巴耐心地回答道,“女儿和小男孩儿几乎一样听话、循规导矩。但是,她们最终同样会变得强势、占有欲旺盛 – – 欲壑难填。她们不会给家里带来财富,反而会尽可能向你要钱去挥霍。她们哄骗父亲,偷窃母亲,不打招呼就拿。她们从来就没有感激之心 – – 想当然地认她们要什么父母就要给什么是天经地义。”

“她们和坏男孩子出去,很晚回家,……使父母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挫折和担忧。她们对父母疼爱的回报就是吊着一副讨厌的嘴脸,像发怒的耶提(雪人)。最终,她们会尽可能地带走东西,离家另起炉灶。只有在有难处的时候,她们才会来娘家。”

“因此,”米拉日巴说,“我已经永远放弃了所有这一切不必要的苦难。我不想要什么儿子和女儿。”

两口子仍然心有不甘,继续道,“朋友怎么样呢?没有任何可以亲近的人 – – 亲戚或朋友,这可真悲哀、真可怜啊!”

“都一样。你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他们都满面春风,令人愉快,让你感到幸福。不久,他们就开始家长里短,邀你到这儿去那儿,你自己一点时间都没有了。你还要回到家去看访亲戚 – – 他们对你家长里短,你一刻也不得清净。此后,你要礼尚往来、食尚往来,还要给每个人准备吃的。最终,互相之间又开始竞争。每个人都想知道别人在做什么,人人变得嫉贤妒能,争强好胜蜂拥而起。”

“如果你未曾亲近过他人,就不会有不同意见。但是如果你交往了朋友,必然就有争论。人们在说闲话的时候,闲话的就是和他们最亲近的人。如果你和某人生活近密,你总能发现缺点。非亲非故者会置你于不顾,看你来的朋友走后说你身上的缺点。我不需要这样的朋友,他们利用我的幸福时光而不愿和我共度不幸的时日。”米拉日巴说道。

两口子吓坏了,他们做出最后一搏。“我们理解,你不需要朋友、孩子或家庭。但是,我们很有钱。如果你和我们在一起,我们死后你就可以继承这些财富。”

米拉日巴摇了摇头。“财富同样没用处。我不会因为你们所给的钱财而牺牲我为了饶益众生而努力修成正觉的目标。”

“财富既非永恒也非不竭。贪恋财富如同喝盐水 – – 永不止渴,喝得越多越想喝。起初积累财富时,它给你快乐、让别人嫉妒。到后来,财富越多越吝啬,你变得越不愿意与人分享。正是你自己对财富的积累引起了敌意。亲戚朋友会围拢在你周围以图从你那里得到点东西,但他们仍然会因为对你的嫉妒而与你为敌。”

“最终,当你垂老矣,别人会花光你的所有积蓄。一个人可能因为财富而死于窃贼之手。你的财富会谋杀你。积聚财富如同去往低级转生的踏脚石。因此,谢谢你,我必须拒绝你慷慨的奉献。它只是一个诱惑,就好像魔鬼的把戏一样。但是,我们的相遇是饶益的,将来,我一定会帮助你进入佛境。既然你给我供奉了这么多,我会为你祈祷。”

最后,夫妇两人对上述所有的不利之处心悦诚服。他们潜心向米拉日巴,用他们的财产作为供奉。他们接受米拉日巴的教导,最终在死前获得了信心和洞见(观)。

这些就是米拉日巴关于与佛法愉悦同在,不执着于孩子、朋友、亲戚和财富所给示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