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藏传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层:道次第材料 > 综论止与观

综论止与观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2001年5月

菩提心语境下的心态稳定

菩提心是聚焦于我们未来之觉悟的主要意识(藏文: gtso-sems,心王),它伴随着两种意图(藏文:‘ dun-pa,欲),即

  1. 达到这种觉悟,

  2. 通过这种成就最全面地饶益他人。

菩提心有两个方面,通过它对目标 – – 我们未来之觉悟的注意力(藏文: yid-la byed-pa,作意)方式而加以区分:

  1. 发菩提心(藏文: smon-sems,发心,想获得菩提心),

  2. 行菩提心(藏文:‘ jug-sems,行心,事菩提心)。

发菩提心是把注意力放在我们未来的觉悟这个我们向往或希望达到的目标上。它的两个阶段是:

  1. 仅仅是发菩提心的激发状态(藏文: smon-sems smon-pa-tsam),它只是对作为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而注意我们未来的觉悟,

  2. 发菩提心的承诺状态(藏文: smon-sems dam-bca’-can),它是对作为我们承诺永不放弃、直至达到的目标而注意我们未来的觉悟。

行菩提心注意我们未来的觉悟,以此为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完全投身于将会带领我们达到这个目标的各种修持。

培养行菩提心需要受持菩萨戒、行菩萨行(藏文: byang-chub-gyi spyod-pa)。

菩萨行要求在任何时间都以六种具德行为(六度)(藏文: phar-phyin,梵文: paramita,波罗蜜多,完满)行事。其中第五种是心态稳定(藏文: bsam-gtan静虑 梵文: dhyana禅那 日文: zen,定)。

心态稳定包括情绪的稳定和思想稳定的。 在 《入菩萨行论》 (藏文: sPyod-‘jug, 梵文: Bodhicaryavatara)中,八世纪印度大师寂天强调情绪随着思想的稳定而保持稳定, 不会大起大落。 其结果是,心不会受到各种思想的干扰,这 就意味着烦恼情绪和态度引发了各种思想。

有多种层次的稳定心态(各种 禅那),它们根据粗略的察觉(藏文: rtog-pa粗显推度)、精微的透视(藏文: dpyod-pa微细观察)、幸福的感受(藏文: bde-ba乐)、 安定的感受(藏文: btang-snyoms等舍)等心理因素的在场与否而加以区分。

获致心态稳定和稳定心态的多种层次并非为大乘佛教所独有。小乘各派同样有。此外,获致它们的修持也并非佛教所独有。印度的非佛教派别同样讲授达到各种定(禅那)的方法。

因此,对于心态稳定和更高状态的专注,例如止与观,对佛教徒来说,需要我们在皈依的语境下修持和实践它们。要使它们为大乘佛教所拥有,就需要我们在菩提心的语境下修持和实践它们。

专注的不同状态

要获得心态稳定,我们需要增强专注(藏文: ting-nge-‘dzin,梵文: samadhi三摩地)。这个术语也被译作心理固着( mental fixation)或心理上的固着( mentally fixating)。 专注心理固着就是将注意力停留在某一个具体的事物或一种特定的心理状态上,例如爱或者愤怒。

根据四世纪或五世纪的印度大师世亲所著的 《阿毗达摩俱舍论》(藏文: Chos mngon-pa’i mdzod,梵文: Abhidharma-kosha),某种层次的心理固着每时每刻都伴随着我们的体验。当达到完满时,注意力仍然毫不动摇地集中在该目标上,完全明晰而警醒。换句话说,它完全摆脱了思维不定( 藏文: rgod-pa掉举)和思维迟钝(藏文: bying-ba沉没),不会受到任何事物的干扰。这种层次的心理固着称为 正定

当正定集中在四圣谛上时,或者更具体一点,集中在人(藏文: gang-zag士夫)或者现象(藏文: chos法) – – 概念性的或者非概念性的 – – 没有不可能存在的“灵魂”(藏文: bdag-med无我)上时,它被称为 全身心的专注(藏文: mnyam-bzhag等至,禅定的平衡)。

在静坐期间,紧接着一段时间的对没有不可能存在的“灵魂”的全身心的专注,当专注力集中于像一种幻像一样的人或现象时,它被称为 随后成就(藏文: rjes-thob后得位,随后的了悟,后禅定)。在静坐其它主题之际、甚至在静坐间隙,随后成就认知有时候会持续。

专注的五个障碍

要提高我们的专注力需要努力消除五种有碍专注的障碍:

  1. 思维不定和悔恨(藏文: rgod-’gyod掉悔盖),

  2. 敌意(藏文: gnod-sems嗔恚盖),

  3. 思想模糊、昏昏欲睡(藏文: rmugs-gnyid睡眠盖),

  4. 体验想要得到之物的意图(藏文:‘ dod-la ‘dun-pa乐欲住地)(往这个总体方向上走的思维),

  5. 优柔寡断(藏文: the-tshoms犹豫知)。

这五种障碍可以概括为思维不定(藏文: rgod-pa)(对注意力分散的一种细分或者思维游移)和思维迟钝(藏文: bying-ba)。

:一种平静安定的心态

(藏文: zhi-gnas寂止,安住)是一种平静安定的心态,不仅仅是正定。它不仅仅是一种平息了妨碍专注力的障碍和单单指向(藏文: rtse-gcig专注一境)一个目标这样一种心态或者出于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此外,还有另一个心理因素(藏文: sems-byung心所)伴随着它:一种物理和心理的适应感(藏文: shin-sbyangs安,柔性、灵活性)。

一种物理和心理的适应感是一种感觉完全适合去做某件事的心理因素 – – 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完全专注于任何事物。这既令人振奋又充满喜悦,但不是以一种有所干扰的方式而为之。

在这两种重要的静坐中,透视性(藏文: dpyad-sgom观察修,分析性的禅定)和稳固性(藏文:‘ jog-sgom,安住修),止就是后者的一个榜样。

作为一种副产品,止带来超感觉的意识(藏文: mngon-shes神通,高级的觉悟),例如从很遥远的距离能看能听以及了解他人思想的能力。在 《菩提道灯》(藏文: Lam-sgron,梵文: Bodhipathapradipa)中,十世纪晚期的印度大师阿底峡强调获得这些能力、以便能够更好地帮助他人的重要性。

:一种极其敏锐的心态

止自身没有精微透视(藏文: dpyod-pa微细观察、伺察)的心理因素。 精微透视是对一件事物本质之精微细节的一种积极理解,对这些细节进行彻底的详查。这并不意味着言语思维,尽管它可能是由言语思维引起的。因此,在这两种重要的 – – 分别性和稳定性的禅定中,观 强调前者。

因此,在止之上,精微识别的心理因素和次一级的物理和心理的适应感都在场,心态成为 (藏文: lhag-mthong,巴利文: vipassana,殊胜的洞见),即一种极其敏锐的心态。额外的适应感是一种感到完全适合加以透视和充分理解任何事物的精微细节的感觉。止并非必然聚焦于空或者四圣谛,尽 管在显宗中这最为常见。

如果一种心态是一种止,它无处不在,是相结合的一组这样一种状态:止与观(藏文: zhi-lhag zung-‘brel止观双运)。在相结合的一组中,其中的一项 – – 在这个例子中,止 – – 首先达到,然后是第二项 – – 在这个例子中,观 – – 与止结合。因此,尽 管我们在获得止之前为观而努力,但是如果没有首先获得止我们实际上无法达到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