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藏传佛教的基要 > 第二层:道次第材料 > 培养道德自律

培养道德自律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墨西哥,墨西哥城
2001年9月
记录,略有编辑

准备活动(加行)

在拜佛之前保持平静很重要,这样我们的祈祷就不是机械性的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在站立时要关注呼吸。我们用鼻孔做正常呼吸。如果心思错乱,我们可以默数呼吸次数,一呼一吸为一次。如果心思不乱,我们只是关注呼吸,不用默数。这样做的时候可以看着眼前面的地板。如果今天日子不好过,我们心思烦乱、感觉紧张,还可以闭上眼睛,但最好还是眼观地板。努力放松自己。双肩下垂。

接下来,我们需要检讨为什么来这里?我们的目标或目的是什么呢?我们在走向人生的一个正性的平安之路,走向皈依。换句话说,我们努力获得法宝,它完全消解我们所有的缺点和各种问题,实现我们所有的优秀品质,这是诸佛所完全成就的道路,也是圣贤僧伽(高度证悟的团体)部分成就的道路。我们在此学习道德自律,以之为我们所选择道路上的一个进步,这条道路直达正觉,从而使我们能够做到最大限度地饶益他人。如果我们毫无纪律,怎么可能去帮助他人呢?

看着我们所行皈依的表象,看着眼前的佛(本尊)的形象、观想佛身上的优秀品质、以及他的言与思想。例如,我们提醒自己有理解一切事物的能力,特别是如何帮助所有其他人,如何很好地与所有其它人进行交流,我们也提醒自己有根据让他人达成正觉的方式行事的能力。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佛那样可以帮助任何人。我们心怀如是之想进行祈祷,怀着最深沉的敬意,全身心投入到皈依之中。这样做的同时,对那些已经获得正觉的人、我们怀着菩提心,致力于将来要获得的正觉、对能够使我们获得正觉的自身的佛性表示尊敬。做完祈祷后,我们想象本尊的形象化解到我们体中,启迪着我们达到那种状态。然后,我们落座。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可以用在学习和课堂阶段,也可以用在禅修阶段。

现在,我们想象在做供养。我们愿意施舍出一切以饶益他人 – – 我们的时间、精力、全部身心。如果我们在家里做这种准备活动(加行),我们在佛龛上可以至少放一只碗和象征我们皈依的佛的形象。佛龛可以是一个搁板状物,上面盖上一块干净的布。在落座之前,我们到佛龛前做供养。我们将左手的第四根手指伸入碗里轻弹三次,想象着我们为了达到正觉以饶益他人而奉献出了一切。

萨迦派大师八思巴教授了一种精妙的供养方法,我认为这很管用。它称为正定供养(offerings of samadhi,三摩地供施)。我们想象向诸佛供奉了我们所读所学的一切,也就是说,我们将这些全部贡献给别人 – – 我们想以此来帮助他人。我们以水的形式来做供奉。它是我们过去、现在、将来所拥有、所读及、所学得的一切。我们以鲜花的形式奉献出已经获得或将来获得的所有知识。我们以熏香的形式奉献出已经培养或将来培养的所有戒律以及运用这一知识的戒律。我们心怀给每个人带来光明和明性的愿望,以光的形式奉献出已经获得或将来获得的见悟。

我们以添加了香料的水或直接以香水的形式用佛法中已经得到或将来得到的坚信让每个人获得平静与振奋。我们不是那种对生活中的一切懵懂无知的人。我们处之泰然,洞悉当前的情况。这让人无比振奋。我们不会担心可能会发生战争之类的事情。我们只是想,“当然,从轮回中希望得到什么呢?”我们以食物的形式将我们的正定供养三次。我们做出这样的供养,这样,当我们现实中与想关注的人在一起时,我们不会旁骛想去做别的什么。最后,我们以音乐的形式贡献出我们所有过去、当前、未来的解释与教授的能力。

我们公开承认我们有困难,尤其在道德自律方面有困难。我们对自己有时候做出不善行深感懊悔。我们很愿意克服这一点。我们将尽全力不去重复这些弱点。我们通过皈依、心怀菩提心,不断肯定人生的方向。我们倾尽我之所学,用之于克服纪律性方面的困难。

我们为自己拥有施之约束的能力而欣喜。毕竟,我们确曾得到训练去如何上厕所,在饥饿的时候也不只是诉之以哭。我们确实拥有施之约束的能力,从而防止我们以孩子气的、破坏性的方式行事。这很了不起。我们具有佛性。对于在道德自律上得到全面发展的诸佛和高僧大德、尤其是伟大的印度大师寂天我们深以为欣喜。寂天在伟大的典籍《入菩萨行论》中,对如何培养道德自律给出了明确的教导。寂天大师,在此对您顶礼。

我们在此提出请求。我想学习如何培养自制力。请教给我吧,寂天大师。我静等接受。我敞开了心扉。我确实需要这些教导。如果没有自律,我何能救度他人呢?

接下来,恳求诸佛和众位大师与我们同在。请不要走开。教导我,直到修成正觉。对此,我庄严有加。

最后,愿我们通过学习、聆听和修持所积聚的正性力量(善力)是获得正觉的原因之一,而不仅仅是一个通过更多自律在轮回能够有所成就的原因。愿它成为成就佛之诸身的一个原因,愿它成为成就一个佛能够最大限度地饶益他人的完全自律。

然后,我们明确作出决定,专心致志聆听探讨。如果注意力游移,就努力让注意力回过来;如果累了,就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如果精力有点不济,就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如果感到沉重,就将意念集中在两眉之间,眼睛往上看,头部保持水平。如果感觉有点紧张或焦虑可以放松精力,我们只是将意念集中在脐下,眼睛往下看,头部保持水平。这样做的时候,做正常吸气,屏住气,在感觉需要呼气的时候再吐气。

导读

今晚,我将谈一谈道德自律问题。寂天大师在《入菩萨行论》中对此有大量涉猎,我将以此为根据。如果我们想成为菩萨,想了解如何自我努力并能救度他人,《入菩萨行论》是所有印度和西藏佛教大师公认的这方面最伟大的资源。

道德自律作为一种具德行为

道德自律是六种具德行为(波罗蜜多)之一。这些行为通常被称为“圆满(perfections)”。很多人发现“圆满”一词很难理解,因为他们会想,“我如何才能达到圆满呢?”我更喜欢直译表达。它们是带我们到达遥远的圆觉(智慧)彼岸的行为。

我们所谈论的不是成为一名优秀好运动员或好音乐家所需要的自律,而是到达圆觉、帮助(救度)他人所需要的自律。寂天在培养菩提心的语境中对此作了探讨。这向我们表明了动机 – – 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或目的 – – 的重要性。我们为什么要培养自律呢?培养自律能有什么用呢?宇宙中的一切有情众生确实有很多问题和苦难,我们自身就是一团糟。如果我们自身都这样,如何去帮助他人呢?我们必须具备适当的形式,这样才能够尽我所能地去帮助他人。我们必须自己努力达到正觉,从而能够饶益他人。要如此,我们需要自律。如果我们清楚为什么要自律、它能有什么用,那么培养自律就更容易了。否则,当我们听到训练,我们会想起体育、表演艺术或军事。这些不是我们要讨论的。我们不是在谈论如何服从命令的训练。

首先,我们培养菩提心的启发性或者说发愿状态。我们确实想达到正觉,因为这是我们能够尽我所能地去帮助他人的唯一途径。不管它有多艰难、不管需要多长时间,我们也绝不回头。我们决心满满。这就是我们要去做的。涉入菩提心的状态意味着我们实际上已经进入其中。我们纵身跃入其中,心怀对菩萨咒的坚定决心培养自律。

很神奇的是,诸佛和众位大师根据菩萨咒给指出了我们和别人交往中会犯的错误。第一个菩萨咒就是要避免为了荣誉或个人得失而自夸或诅咒他人引起的堕落。这就像是说,我们就是最伟大的老师, 我们的竞争者不行,他们糟透了。出于对权力、金钱、名声等的期望,我们想让其他人到我们的佛法中心,来聆听我们的教义。如果我们如此作为,谁会相信我们呢?

这些菩萨咒正是我们如何塑造我们的行为。它们在昭示我们应该避免哪些方面非常重要。这些菩萨咒标示出了能够带我们到达正觉的路径。如果没有明确标出边线,我们就无法知道如何达到正觉。这确实是一个观照咒语的饶益办法:路上的标界。如果我们需要一个为之欣喜的东西,菩萨咒这一现实就是让我们为之欣喜的不可思议之物。大道实际上就是那样标示的,真是奇妙!妙极了。

在正觉之路上,我们主要能修持什么呢?我们尽可能地将六种具德行为付诸修持。它们是伴随我们所作、所说、所想之任何事的行为和心态。它们不是我们孤立实践的事情,并非与我们的其他生活无涉。我们在谈论一定的心态,我们一直持此心态生活。

道德自律作为一种心理因素

道德自律是一种心理因素(藏文:sems-byung,心所、心数) – – 换言之,一种意识到事物存在的方式,这种事物伴随着我们感觉及心理认知。不管我们与他人在一起还是孤身一人,这是一种与我们同在的特定心态。

我把它称作道德自律,因为我们训导的不是别人。同时这种训导是道德方面的。这不是简单的自己练习演奏某种乐器。它被定义为一种心理因素或态度,用于卫护或者维持心识不会误入歧途。这一定义暗含的意思就是,有很多心理因素伴随着这种心理状态。其中主要的一个是观察智(藏文:shes-rab,梵文,prajna,般若),这是完全坚信不入歧途的益处、坚信如若不然的种种弊端,这样一种心理状态。因此,我们坚守某一建设性的事情,不旁骛到其它事上,因为我们看到了失去前者的弊端。

道德自律的三种形式

道德自律有三种形式。第一个是克制破坏性(不善)的行为、语言和思想。这是一种克制自己不做不善行的态度,因为我们坚信不善行的弊端,坚信不做不善行的益处。例如,当我们脑海里闪现想说某人坏话的冲动时,我们觉察到这是破坏性的,会造成很多苦难。因此,克制做出说某事很糟糕的冲动,这里训练的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道德自律的第二种形式是参与正性行为(善行)。这里特指从事禅观训练、听讲、研究、修习佛法。这种自律让我们坐下来观想,克制我们不去打开电视。它基于这样一种观察智 – – 换频道挑台找乐子是在浪费时间,而观想能够帮助我们达到正觉。我们用节食这一简单事情为例,这种道德自律就是这样一种心态,克制我们走近电冰箱、在蛋糕面前紧闭嘴巴,因为我们知道否则我们会更胖,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们不愿意这样。

道德自律的第三种形式是真正去帮助他人。这种自律控制我们不说太忙了或太累了之类的借口。我们清楚,我们不喜欢有人给我们说,“对不起,我太忙了,帮不了你。我得坐下来观想爱。”

这三种形式的道德自律将会引领我们达到正觉。寂天大师在这一具德行为方面倾注了两个章节加以阐述。这是大师唯一一个倾注两个章节去阐述的主题。当中每一章涉及了伴随道德自律的另一些心理因素,这样我们就能够了解如何培养这种道德自律,它如何能够运作。

关爱的态度

《入菩萨行论》的第四章是关于关心或关爱态度(藏文:bag-yod,梵文apramada,不放逸行)这一心理因素的。这个语汇不好翻译。它就是我们有时候指称的感觉训练(Sensitivity Training)中的关爱之心。我们关心我们的所做、所说和所思。这里没有担忧之意,而是认为这些事情很重要,因此我们加以严肃对待。我们也的确关心我们行为、言语和思考产生的效果。我们关心对自身及对他人产生的结果。如果我们不在乎我们的行为对自身及对他人产生的影响,我们就不会在现实中克制自己不去做不善行,也不会去做善行。

这不只是一种知识趣味。例如,如果我们不关心自己的健康和体重,我们就不会做节食。我们行为对自身及他人的结果对我们很重要。我们必须努力运用这种关爱态度,从而能够培养道德自律。寂天大师从不受烦恼情绪和态度的影响的方面探讨了关爱态度。烦恼情绪和态度有一长列。例如,我们不想在执迷(执)的影响下去找冰箱里的蛋糕。

如果我们不严肃对待自己,就不可能把关心自身的健康和体重放在第一位。当我们严肃对待自己时,我们会开始发现在建设性的心理状态下长存的两种心理因素。第一个是道德上的自尊感(藏文:ngo-tsha shes-pa,梵文:hri,知惭)。我们对自己做了充分考虑,我们不会像一个白痴那样行事。我们如果不自重,就无所顾忌。第二个是关心我们的行为如何影响到其他人(藏文:khrel-yod,梵文:apatrapya,有愧),例如影响到我们的家人、上师、宗教、国家、等等。如果我们对他们的荣誉毫不在意,我们只是在走老路而已。如果我们的确关心他们,那么我们就会进行道德自律的训练。

在意和警觉

第五章讨论了在意(mindfulness,藏文:dran-pa,梵文:smrti,念)和警觉(藏文:(alertness,藏文:shes-bzhin,梵文:samprajanya,审慎),这是道德自律需要的另外两个心理因素。因为这两个语汇同样难翻译,我们需要查看它们的定义。用简单的术语解释,在意(mindfulness)就像心理粘合剂。英语词汇“mindfulness”并没有很好地把它译出来。它是这样一个因子,在它的作用下我们坚持某事物而不放它走。它是在我们经过面包房时坚持节食这样一种心理状态。我们保持自律主要做的是持留而不放走。即便我们想要做别的什么事情,我们仍然做出坚持。为什么?我们想帮助他人;我们清楚,说、做或想某种负性的(不善)事将会毁坏这个目标;因此,我们关心自己行为的效果。这就是我们坚持自律。自律和心理粘合剂(在意)并行。

警觉这一心理因子随心理粘合剂而来。实际上,它是心理粘合剂的一部分。它不停地查验,确保我们没有放松所坚持的、没有受到烦恼情绪的影响。如果它发现我们开始受到烦恼情绪的影响,它就会拉响警报,另一个称为注意(attention,藏文:yid-la byed-pa,梵文:manasi,作意)的心理因子就会重新接续这种粘合。我们首先根据行为和道德自律训练在意、警觉和注意这三个心理因子,然后用之于修持定。我们西方语言中的词汇确实不能和这些心理因子相符合。

尊者一直强调不要将我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预警和报警系统上,主要强调的应该是粘合(在意)。如果在意了,报警系统就自动会介入。如果仅仅关注警报,我们就会丧失粘合(在意)。

这个操作指南具有不可思议的饶益性。想一想吧。当我们把所有注意力放在报警系统上时会怎么样呢?我们被心理上的游移和烦恼情绪困扰着,让我们既焦虑又紧张。接着我们就完全陷入一种愧疚之旅。在正常行为和禅修当中,这是一个大错误。主要的是坚持我们正在做的事,因为我们关心结果;我们不想失去目标。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目标上,而不是被那些不良思绪所困扰。

培养在意

寂天大师继续给我们教导了如何培养这种心理粘合剂。第一个要素是上师的陪同。如果有极其尊敬的上师的陪同,我们当然不会像白痴一样行事。我们太敬重我们的上师了,因此也非常自重。但是也很显然,我们不可能总是和上师在一起,因此,我们只是观想导师总是与我们同在。这又反过来会关心我们的行为会如何样影响我们的导师。如果我们当着上师的面做观修,我们就不会在半途中站起来走开而去打开电视,对吗?我们会保持这种粘合,坐在那里不动。

第二种辅助就是遵照上师的教诲,记住导师、大师、经典的言教。如果我们正向着救度众生的正觉之路上前进,对佛法教义能够引领我们到达智慧彼岸以饶益他人充满信心,那么不管做什么我们都能够保持这一心理粘合。这些教诲指出了各种破坏性的行为和建设性的行为、救度他人的方法、等等。我们记住、并坚持这些教诲。我们严肃对待教义。坦特罗密咒中强调我们不可小觑任何教义。佛陀并非为了乐趣才施教。他施教以饶益我们。这也是他施教的唯一原因。任何教义的目的就是为了饶益我们。如果我们确实皈依佛法了,就要严肃待之。因此,如果不明白某一教义会如何饶益我们,就要靠我们琢磨出其蕴含。

寂天大师提到的第三个因子是担心无法保持那种心理粘合。我们思考它将把我们引向何方。寂天大师讲述了不同的情形,每一偈以此结尾:持状如木。我们像一块木头一样,出现不善行的行为、言语或思维的冲动时,坚持不动。

结论

这些就是培养道德自律不做不善行、进入正性的佛法修持、现实中尽可能帮助他人的方法。我们为什么需要道德自律呢?因为我们想达到正觉,从而能够尽可能帮助他人。我们区分坚持这些事情的益处和游离于此的弊端。如何区分呢?出于道德上的自重而关心我们行为的后果。我们同样关心我们的行为如何影响到我们所尊敬的人,我们的家人、导师、等等。我们通过心理粘合坚持我们想要的,措置好报警系统,这样,万一我们落入烦恼情绪和态度影响的范围,注意会把我们带回来。要做到这一点,一个有用的办法就是好像我们总是与导师同在。我们坚信这些教义对我们有饶益,因此我们坚它们,我们害怕如果不能坚持,混乱和纷乱就随之而来。

尽管从外面看这很繁难,实际上能够有寂天这样的大师这样清晰明了地给出如何去做某事,我们会很快乐很欣喜。教义就在那里。这确实美妙。只是放手去做。不要浪费时间。如果想纵身跳入水塘,就跳入吧,不要仅仅把一个脚趾探到水中。犹豫踯躅(藏文:the-tshom,犹豫知)被列为六种根本烦恼情绪之一,因为它能完全麻痹我们,这样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我们需要下定决心付出行动。

问与答

问:我们想节食、或努力想获得定或道德自律时,我们可能对为什么这样做并没有如此深刻的理解,而只是持一种本本主义而已。我们压力很大,内心充满冲突。您能说说如何才能找到一种健康的平衡办法?

伯金博士:寂天大师说当我们考虑是否发出某一行为时,我们首先要仔细考虑我们是否能够去做。如果我们发现不能去做,我们就不能轻启开端。如果确实着手做了,就需要我们继续下去直到结束。我们必须克制没有原则性的热忱。感到压力的原因之一可能来自并没有考虑我们是否能够做某事。如果我们考虑了做一件事的益处和弊端,并且对此坚信不疑,我们也考虑了自己是否能具备做这件事的能力,并且坚信自己能够胜任,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 – 尤其在我们没有特别关注报警系统的情况下。

与帮助我们保持道德自律有关的次一级的菩萨咒共有九种。其中之一就是,当去做一件事的需要性越过了禁忌时,不要执着于克制不做它。如果我们正在节食,但是要参加一个大型的家庭聚会,如果我们只是吃一些利于节食的东西而不吃饭菜,那么就会冒犯其他人,节食的需要超越了禁忌。这是菩萨咒关于不要本本主义的一部分。如果一个人记住了这一点,就不会很紧张。

: 如果阅读寂天大师有关这方面的论述,您打算推荐什么典籍?

伯金博士:寂天大师本人的著作《入菩萨行论》。如果一个人一定要在佛法教义中找一本像佛教的圣经一样的典籍,它就是《入菩萨行论》。我想绝大多数藏人大师会同意这一点。如果你能够有机会,就花费上数年时间,慢慢琢磨加以研究。它非常值得去如此研究。不要只是浏览而已。对学员来说,求教于这上面的教义很重要。求教极其重要。

: 您说要克制不去做负性的(不善)行为、言语和思维。我认同前两个,但是第三个,我只是理解为培养一种生起正性(善)思想的意识。但我没有那种控制思想的感觉。我们如何能够克制自己不产生那些负性的想法呢?

伯金博士:其实完全是一回事。首先,我们要认识思维的负性方式。如果一个人一个月前做了一件不善事,而我们对此仍然耿耿于怀,那么这种思维就是负性的,是非常不善的。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并不幸福,是吗?这是一种很不愉快的心理状态,只是让我们感到沮丧。当产生对这样一些事情的想法时,我们必须尽快认识到它根本无济于事。然后,我们作出决断不会堕入这种心理陷阱。

终止对某一事项的思考并不容易,因此,通常建议转移思维去考虑别的事情。最容易记着的能够替代负性思维的是密咒。开始念“唵嘛呢叭咪吽”。在念的时候努力产生爱与慈悲的思想。如果念密咒的时候我们心思开始游移,警觉就没有了。我们把在意带回来并并坚持专注于密咒上面。不仅对于负性思维、对于音乐,这种办法也非常管用。听歌时,我发现我无法把它抛在脑后。我觉得这真是愚蠢透顶。唯一能够做的事就是念咒。念咒会中止它。

至于寂天大师这本典籍的注疏,讲耐心的第六章和讲观察智的第九章等,现在已经有好几种注疏。这些都是最佳的读物。

: 我的经验是,我能控制负性思想,但我无法控制强烈的情绪。强烈情绪就像我躯体的一部分一样无比有力。我们如何去控制情绪呢?

伯金博士: 我们英语中的情绪(emotion)一词含义很广。因某人的去世感到伤感和感到愤怒有很大的区别,尽管我们可以称二者都是“情绪”。爱与慈悲也是情绪,但它们不是负性的,不需要控制,尽管它们可能伴随着执迷(执),而后者是负性的。即便是伤感也可能是健康的情绪。例如,一个人在失去所爱的人之后需要经历一段哀痛的时间。如果我们深陷于悲痛中不能自拔却是一桩麻烦,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另一些情绪并不是很有帮助,例如害怕。但是同样,恐惧有健康型的也有不健康型的。我们害怕被车撞了,因此过马路前先看一看 – – 这是一种健康的害怕。另一方面,那种无法控制的、灾难性的恐惧,例如害怕黑暗,是不健康的。这会危害我们,使我们不能做一些可能有益的事情。对这种不健康的情绪,关键要做的是在它们失控前认清楚它们,然后通过自律做出抵消。如果不健康情绪很严重,可以通过某种呼吸修持加以抵消。此后,常见的控制恐惧的方法就是度母心咒。

如果是怨恨或仇恨等情绪,就去想它们的弊端。不要把负性情绪封闭起来,而是要用某种正性的东西来替代它。在佛教中,一个词的意思涵盖了烦恼的情绪和态度 – – 恼障(藏文:nyon-mongs,梵文:klesha);幸福和伤感是另一个词汇 – – 受(藏文:tshor-ba,梵文:vedana,内心的领纳作用),译作“感受(feeling)”。在西方,我们用一个词概括了两者,既可以是情绪也可以是感受,这就造成了困惑。

献词

现在,我们完成了一项正性行为(善行)。在我们聆听、学习道德自律的过程中就有正性的力量。我们不希望它成为利于轮回的善行,而是一个利于正觉的善行。因此,我们在此将它奉献给圆觉之目标。

愿今天学到的一切成为我们成佛并能够完全救度他人的善因。愿这一见解越来越深刻,接续我们所学的一切佛法,接续我们所有的善行,这样,在整个正觉之路上我们就能够培养更多的道德自律,能够不断饶益他人。愿宇宙中的众生能够够培养道德自律,尤其在当前的艰难时世。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