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藏传佛教的基要 > 第一层:起步 > 您相信转世吗?

您相信转世吗?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新加坡,1988年8月10日
修改节录自
Berzin, Alexander and Chodron, Thubten.
Glimpse of Reality.
Singapore: Amitabha Buddhist Centre, 1999.

:您相信转世吗?

:是的,我相信。但是我并不是立刻就相信转世的,而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相信的。对于有些人,转世是他们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情形发生在许多亚洲国家。因为人们从出生起就听到有关转世的概念,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地就相信转世的存在。不过,对于某些来自西方文化的我们来说,对于转世的概念起初显得很陌生。我们通常不会在彩虹和音乐的背景下突然间就“哈利路亚!现在我相信了!”般确信转世的存在。事情并不是这样运作的。

大部分人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习惯转世的概念。我是经过了许多阶段才确信它。首先,我必须对“我不是真的了解转世”的这个想法变得开放。承认我们对转世不了解是很重要的,因为有时当我们拒绝相信转世时,事实上我们所拒绝的,可能是一个连佛教也会拒绝的转世概念。某个人可能会想“我不相信转世,因为我不相信一个带翅膀的灵魂会从一个人的身体飞出来,然后飞进另一个身体。”而佛教徒也同意,“我们也不相信有带翅膀的灵魂。”所以为了决定我是否相信转世,我必须要了解佛教中所谓转世的概念,而这个概念并不简单。它是非常复杂的。就如同你可以看到先前我所解释的微细意识和能量,以及其所伴随的本质。

接着让我们姑且相信转世是真的。暂时性地,就让我们说转世是存在的。接下来,要怎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待我们的存在呢?我们可以依此建立所有菩萨道的训练,我们可以认定所有众生都曾经是我们的母亲,因此,我们可以感到与所有众生的某些联系。

它也可以解释为何发生在我生命中的事情会发生。为什么一个像我这样背景的人会被吸引去学习中文?为什么我会被吸引去印度向西藏人学习?考虑到我成长的家庭背景和环境,我对这些事情产生兴趣是没甚么道理的。然而,当我想到转世这个词时,我有了一个解释。我必然在不同世与印度、中国和西藏有联系,而这些联系使我对这些地方、他们的语言与文化产生兴趣。转世回答了许多我无法在其他地方找到答案的问题;如果没有前世及业力,那我生命中所发生的事情就没有道理了。转世也可以解释我曾有过一再重复的梦境。以这样的方式,我开始逐渐地变得对它比较熟悉。

在过去十九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印度学习,并在一些非常年长的大师们还在世时,有殊荣和机会向他们学习。许多这些大师们已过世,并且又再回到世间。现在,当我再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小孩子。我在他们的两世里都认识他们。

在成佛的路途中必然有某个点,你可以控制你的轮回。你不需要成佛或甚至成为一位获得解脱的阿罗汉才能控制自己的轮回。不过,你的确需要成为一位菩萨。你也需要在密法修行上达到一定的阶段,并且有非常坚强的决心要转世为一个可以帮助他人的形象。有某些观想和方法能够使在死亡、中阴身和再生中转化。假如你已经可以掌握到这样的程度,你就可以控制你的转世。在西藏人中已约有一千人达到这样的程度,当他们过世后,他们的转世再次被找到。在西藏的体系里他们被称为活佛(tulku)。活佛是指转世喇嘛,有些人被赋予仁波切的称号。不过,仁波切这样的称号并不是专属于活佛或转世喇嘛的。它也被用在称呼僧院的住持或退休住持。不是每一位被称为仁波切的都是转世喇嘛。

此外,我必须要指出喇嘛这个词在不同的藏传传统中有不同的用法。在一些传统里,喇嘛是指一个具有非常高道行的老师,比如格西(一位在佛学上具有相当于博士学位的人或是指转世喇嘛)。在一些传统里,喇嘛被用来称呼具有如同小区牧师功能的某人。这个人完成一次三年的闭关,并学习各种仪式。他或她将回到村庄并在人们的家里做仪式。喇嘛这个称号可以有不同的意思。

同样地,也有约一千名被公认的转世喇嘛或活佛,他们是经由他们自己留下的各种指示和其他比如神谕或环境中显著的迹象所认定。前世喇嘛的弟子会寻找新的转世。他们会带着前世喇嘛的法器和个人物品,连同其它相似的物品。这个孩子要能够辨识出哪些是他或她前世所拥有的。例如,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认出前往寻找他的人。他叫出他们的名字,并开始用拉萨的方言与他们交谈,那方言并不是这孩子出生地的语言。透过这些征象,他们能确定这个孩子就是尊者的转世灵童。

我在我的老师们的来世再次见到他们,对我而言是印象深刻的。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是林仁波切,他是达赖喇嘛尊者的资深亲教师。他也是格鲁派传统的精神头。当他过世时,他停留在禅修的状态将近有两个礼拜,虽然他的呼吸停止了,从医学的观点来看,他会被视为死亡。不过,他的细微意识还是在身体里,他处在一个非常细微的意识、非常深澳的禅修中。他心脏周围仍略有温度,而且坐着禅修的身体并没有腐烂。当他完成禅修,他的头垂下,少量的血从鼻孔流出。那时,他的意识离开了他的身体。

在达兰莎拉,我住的地方,这样的事情一年会发生两、三、四次。即使这需要具有高层次的修行才能做到,但它并不少见。这样的能力是可以达到的。

林仁波切的转世是在他一岁九个月的时候被公认的。通常转世孩童不会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被认定,因为当他们大一点,大约三或四岁,他们可以说话和表现出一些迹象。这个孩子被带回他的老家。在那有一个非常盛大的法会欢迎他。数千人林立在街上,我幸运地也在当中,他们穿上特殊的服装并唱着歌。那个时刻非常欢乐。

:孩子是如何被认定的?

:是经由神谕和媒介以及他能够认出他前世所拥有的不同物品而被认定的。此外,这孩子表现出某些身体特征。比如,他的前世总是以两手握着他的念珠,而这个孩子也是一样以两手持念珠。他也认出他前世的家眷。

然而,什么是对我最具有说服力的是这个孩子在典礼上的行为。这个孩子被带到一个房子里,法座被放在这房子靠近门口的地方,面对着一个大阳台和两、三千人聚在院子里。大多数小于两岁的孩子会非常害怕这样的场合。然而他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他们将他放在法座上,通常一个孩子会想要下来,如果他不能得到他想要的会哭。而这个孩子在大家为他举办的长寿法会时,一动也不动的盘腿坐了一个半小时。他完全地对正在进行的事情感兴趣,身处在这庞大的人群并没有困扰他。

法会中的一个部分是要供养喇嘛并祈求他长寿。有一长排的人每个人拿着一样供品,有佛像、经典、舍利塔、僧服和许多其它的东西。当有人献给他供品时,他应该用两手接过来,并将它递给站在他左边的人。这个孩子完美地接过每一件供品。这真是了不起啊!你怎么可能教会一个一岁九个月的孩子做这样的事?你没有办法。

当法会结束,所有的人列队接受他的摸顶加持。有人抱着这孩子,他以正确的姿势给予每个人摸顶加持。他全神贯注并没有失去兴趣或感到疲倦,他给两、三千人摸顶加持。之后,达赖喇嘛尊者与他一起共进午餐,并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唯一一次哭闹是在达赖喇嘛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不想要他走。

事实上,这个孩子甚至在他被认定为林仁波切的转世前就给予他人摸顶加持。因为他的母亲在他出生不久后就过世了,所以他和他的哥哥住在孤儿院里。他的父亲非常穷,所以必须把孩子们送到孤儿院。他经常给那里的人摸顶加持。他三、四岁大的哥哥总是告诉人们:“我的弟弟很特别。他是喇嘛。他是位仁波切。不要对他做任何不好的事。待他要特别。”

前世的仁波切连续三世是达赖喇嘛的老师。一位林仁波切是第十二世达赖喇嘛的老师;下一个林仁波切是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老师,再下一位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老师。无疑地,人们期待这一位将会是下一世达赖喇嘛的老师。

看到这样的例子,令我对未来生活的可能性有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因此,想到和听到这样的故事,和看到这样的事情,使我逐渐地变成越来越确信有关前世与来世的存在。如果你现在问我:“你是否相信有来世?”是的,我相信。

:转世喇嘛只在藏人间寻找吗?

:不是,在西方国家大约已经有七位喇嘛被认定。其中一位是宇色仁波切,他是图敦耶喜喇嘛的转世,一位西班牙裔的小孩。和宇色仁波切的会面,使认识耶喜喇嘛的人对于转世具有更多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