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西藏占星术和医学 > 藏医简介

藏医简介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墨西哥,墨西哥城,1993年8月30日

编辑后的课程记录

导读与历史

开始前必须说明,我不是医生,因此,请不要向我咨询各种病症。我学习了一点藏医药知识,也服用过几年藏药,因此,我只能给大家介绍一点藏医理论知识。

藏医历史悠长。西藏有本土的医学传统。公元七世纪,随着藏人帝国的建立,赞普们邀请了中国、印度以及中亚地区罗马和波斯的医师入藏。后来,到八世纪末,上述地区更多的医师受到邀请。同时,佛陀有关医药的教义也从印度被带到西藏。这与莲花生大师入藏和宁玛教义传入同时发生。

当时发生了一场关于西藏应采纳何种佛教与何种医学的大辩论。辩论的起因我们在此不做深究,印度佛教体系在上述两方面都赢得了胜利。当时,有一位伟大的藏人医师,他将一些中国和希腊(源自中亚)医学知识糅合到印度佛教医药的教义中。恰如当时许多佛教经典因为障难而被藏匿起来,这些医典也命运相同。十二世纪,这些典籍被重新发现,并做了轻微处理和改进。现代藏医体系就是在这次修订当中产生的。

藏医文化从西藏传播到蒙古高原、中国北部、西伯利亚和中亚很多地方,一直延伸到里海地区。藏医文化和其他藏文化和中世纪欧洲时的拉丁文化相类似。它的影响从里海延及太平洋,从西伯利亚一直到喜马拉雅。它是一个重要文明。让我们看一看藏医体系。

疾病分类

我们看到,藏医将疾病分成三类。第一类不能治愈,例如遗传疾病、先天缺陷等。不能治愈的病症完全是由前世的孽缘所致。按照藏医的观点,很难治愈,只能尽可能减轻痛苦。例如,如果我们从小就患有哮喘,就很难完全治好。

第二类因缘而起的病。包括因为各种条件如环境、污染、病菌及其它条件导致的体内失衡。这是疾病的常见形式,因此也是藏医的主要关注点。例如由于居住在污染严重的城市、经受很多压力而后天获得的哮喘。

第三类病按照字面意思可称为癔病。指受心理影响而产生的疾病或者藏人传统观念认为因有害力量侵犯所致。这类疾病包括战争期间所患的弹震症和神经崩溃。它们主要通过各种仪式进行理疗。对我们来说,这听起来有点荒谬可笑,但是,如果看一看非洲的例子,我们就可能理解这一点了。如果一个人病得很严重,他(她)的行为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免疫系统。现代医学已经描述并研究了这一点。如果一个人所在的整个社区通宵唱歌、举行仪式,那么就会使他(她)觉得人人都在支持他(她),并因之而精神振奋,这又回过来影响其免疫系统。一群僧人或尼姑为我们做法事同样如此。这将增强我们的免疫系统,使我们恢 ​​复得更快。

因缘而起的病:五源与三因

让我们看一看第二类疾病。首先,让我们看一看病变的性质。医生根据五源与三因是否平衡来检查身体。五源是土、水、火、风、空。他们并非是抽象古怪、与身体无涉的东西。土指体内的固体物;水指液体;火指热(消化热量和酸);风指体内的气体和能量,包括神经系统的电能;空指体腔内的空间形态 – – 各种器官的位置以及胃等中空态器官。病变被看做是这些不平衡,上述五源出现问题。

藏医关于疾病是三因失衡的观点来自古希腊,但所用词汇来自梵文和藏文,其字面意思是“可致病者”。三因是身体的三个系统,每一因有五部分。我还无法明确为什么要五者并在一起形成一个系统。三个系统称为风(藏文:“隆”)、胆(藏文:“赤巴”)和涎(藏文:“培根”)。让我们看一看,这三个系统又涉及到哪些东西。

风主要指体内的风。它们是人体上肢部分的各种风:我们在进行吞咽、言谈等时出入我们上肢的能量;以及人体下肢部分的各种风:我们下肢存储和排出排泄物、月经、精液时出入我们下肢的能量。这些能量的其中一个方面与体内的环流和血压有关。我们还有真正的物质能,它们与运动和各种与心脏有关的各种能量有关。

胆与消化的某些方面有关,例如来自肝脏的胆汁。它还与色素的不同方面有关,例如我们被晒伤时,与血红蛋白、红血细胞、以及与眼睛有关的东西。

涎与体内的粘液分泌系统和淋巴系统有关。它涉及感冒、窦疾等类似病症以及关节运动时的液态方面 – – 我不知道这里如何用西方的医学术语来表达,我想是关节液吧,例如,风湿病、关节炎以及分泌失调。消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其中风、胆和涎和这一过程的不同阶段相关。这些阶段涉及非常复杂的不同系统。正如我所说的,要认识三大因的五源如何合成一因,确实不容易。

疾病被看作是三因不平衡的结果。这可能是三因之一太过强盛、或者太过衰弱;可能是某一因的简单不调;也可能是几个系统同时在起作用。藏医学是一个整体系统,疗理整个身心,因为身体整个系统相互关联。

对疾病的分类方法各有千秋。血液有时候被作为第四因,其中包括了体内肌肉部分。根据这种分类法,我们可以将胆、血、热疾分为一类;将风、涎和冷疾归为另一类。藏人通常以热疾、冷疾来分析病症,但对何为热何为冷我确实不是很清楚。可以肯定的是,它与气温无关。

病因

通常,病因可能是食物。例如,食物不合口味或太油腻。病症也可能因为行为问题,如冷天出门时衣着不足。例如,坐在冰冷的地方或阴湿的石头上一定会引起肾脏疾病。病症可能因为小的有机体,细菌或微生物。这与西方医学所说的类似。然而,藏医学超出前者的是,它对病因的观照更深入。我认为,以我们的方式观照藏医的最富有趣、最有用的方法或许是整​​个这一观点 – – 物理失衡基本的潜藏原因是情感失衡和精神失衡。

如果要完全治愈疾病,我们需要在各个层次达到平衡,尤其是在情感/精神层次上。主要有三种惑情或态度。首先是贪和执。这是一种神经性欲望,认为我必须得到它,否则就会疯掉。其次是嗔。第三个是愚偏和固执。这些都与三因导致的病症相互联系。贪缘于风之失常;嗔缘于胆之失常;偏缘于涎之失调。这确实富有趣味。让我们进一步看。

风之失常往往表现为变得非常神经质。病症通常和高血压有关。也会感到非常胸闷。当我们描述所谓心碎时,我们感到非常沮丧。这些都属于很常见的与贪有关的风之失常。例如,如果我们醉心于赚大钱,工作不休,血压就会一直升高、精神紧张。如果我们执恋于某人,而他(她)会死、会离我们而去,我们就会心力交瘁。禅观不当且努力修持者也会患上风之失常。在任何事情上,我们如果过分努力,就会压迫体内能量,从而导致胸闷,紧张,偏执,等等。肠道和胃部不适也属于风之失常。贪和执同样也是造成这些病症潜在的心理原因。

胆病源于嗔怒。如果胃中粘液过多,异常恼怒将导致溃疡。恼怒时我们的脸色赤红,而胆汁影响色素沉积。肝炎(黄疸)时我们脸色蜡黄,恼怒时我们脸色赤红。还有胆病引起的头疼,这通常源于恼怒:眼睛灼烧、脑袋发烫。

涎病源于愚昧和狭隘。我们固执己见,对他人的意见寸耳不闻;或者我们对某些人心扉紧闭,不想和他们有任何交往。正如同我们紧闭心扉和思维,我们的窦房也闭合,形成窦疾或者胸腔产生疾病,如肺炎、哮喘,或者身体因关节炎或风湿病而曲闭、僵直。肢体反映出思维的僵化。

尽管这并不完全准确,我们也可以就其它疾病作出同样思考。癌症患者就是这样,我们发现,他们心怀很强的自毁品质。我伯母去世后,伯父就失去了继续生活的念头。他的生活态度开始变得自我毁灭,不久就身患癌症。这样,身体就毁坏了自身。一年不到,他就去世了。我们可以认为癌症的自我毁灭行为反映了一个人的思想状况。当然很明显,并非每一个癌症病例都是这样,但这给出了一些饶有趣味的东西供我们思考。

对艾滋病而言,身体失去了抗拒能力。有些艾滋病患者无法抗拒吸毒或混乱的性关系。正如他们自身无法控制欲望,他们的身体无法抵御身外之物。这是我发现藏医除了医学上的临床实践外最富鼓舞人心的一个方面。

疾病的诊断

让我们继续回到实际的医学系统。进行疾病诊断,我们要问、望(用肉眼检验)、切(检验脉搏情况)。藏人不太强调询问病况,更多注重后两者。肉眼检验包括察看舌头、但更注重察看尿液。医生观察患者早晨的第一次尿液。尿液装在一个透明的或者白色的容器中,医生用一小棍搅动尿液。医生要观察多个尿液样本。首先观察尿液颜色,接着观察搅动尿液时会形成什么形状的气泡,大小如何,持续多长时间。气泡何时消散?如何样消散?当中是否喊有油质?尿液粘稠还是稀薄?当中是否有沉淀物?医生还会检查气味。如果是早晨刚刚排出的尿液,还会观察尿液由热变冷时的颜色变化。通过上述变量,可以对病人做出精确的诊断。

就诊断而言,尿检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法,因为检验脉搏情况时医生还需要考虑患者的年龄、性别和就医的时节。尿检同样考虑时间问题。这就可以容许医生检查排自一周甚至两周前的尿液。这对西藏那些需要骑着牦牛携带患者尿液,花费一到两周才能就医的人家来说非常有帮助。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航空邮寄把尿液送到印度。

脉搏情况也受到检查。检查过程也非常复杂。医生通常用三根手指检查病人拇指根以上、手腕处的脉搏。医生给不同的手指施加不同的力量向下施压。食指感觉表面的脉搏跳动。中指施压稍重,无名指施全力下压。每根手指都轻轻向左右翻转。两只手腕的脉搏情况都要得到检查。这样,手指每侧解读到了身体不同器官的病症。

通过与医生呼吸的比照测量脉搏速率。古代西藏没有手表,因此,医生根据自己呼吸十次的时间段来计算脉搏跳动次数。此外,还要检查手指下压时脉搏的变化。脉搏不见了吗?跳动更强烈了吗?医生通过感觉脉搏、通过三根手指察看它在动脉中的运行情况。脉“象”就被记住了。它在滚动?运行时脉峰陡峭?左右游移不定?脉像有种种可能。显然,这要求医生手指敏感。虽然源于印度教的阿育吠陀和中医学中也有脉诊,但每一系统诊断方法各异。尿诊似乎为藏医系统所独有。

治疗

医生可以通过检查上述各项作出诊断。接着就需要治疗。治疗包括调节饮食、行为、以及吃药。还有其它方法应对不同病况,包括针灸和艾灸,后者指熏烤部分肢体。

食疗

如果得了风病,食用某些食物将极其有害。例如咖啡中的咖啡因将使风病恶化。我们因而变得紧张、血压升高。兰豆等豆类会促成风,放屁就是其表征。如果得了胆病,鸡蛋、油脂和煎炸食品非常有害。涎病要避免乳脂食品和大米,因为这二者产生大量粘液。在西方,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另一些食物对这些疾病很有裨益。例如饮用热水对涎病很有好处,因为热水能够清除粘液。

行为矫正

关于行为矫正,如果患有风病,保暖、和热心肠的朋友交往都非常重要。对风病而言,笑声是一大好事。如果我们心情沮丧、情绪紧张,笑声会起到缓解作用。眺望远景也很有效果。另外,我们要避免站在风扇前或者大风中出行户外。人们经常发现大功率机器如电动割草机和空调机会制造噪音,从而使人更加紧张。胆病患者保持清爽、避免太阳照射都很有裨益。锻炼身体、保持身体温暖对涎病患者很有好处。这将使身体关节更加灵活,也有助于清痰。

药疗

药疗是藏医主要的治病手段。药物主要用植物,也包括各种矿物等等。每一种药物可能由五十种甚至更多原料成分和合而成。通常,这些药物混合粉碎后制成丸状。药丸嚼服、用热水送下。如果不经咀嚼就咽下,药丸可能未经溶解就直接通过我们体内。药丸很坚硬。藏人牙齿很坚固。如果药丸很难嚼碎,可以将它包在手绢之类的东西里,再用锤子敲碎。

服药时间要么在饭前半小时、要么在饭后半小时。有时候,要求下午四点钟服用第四次药,因为藏人中午时分进午餐。在墨西哥或其它拉丁美洲国家,如果要求你每天服四次药,你需要午餐时服用一次,下午四点正餐后再服用一次。

藏药最大的一个优点是,在绝大多数实例中 – – 虽然有例外 – – 没有副作用。藏药首先聚合病症,从而集中处理、消灭病症,在这个意义上、而非在微剂量的意义上,藏药和顺食疗法药品有点相似。因此,在很多病例中,当然也并非全部如此,病人在服药的最初阶段病情有所加重。这只是表明药力正在聚合病症,从而将其消除。病人需要耐心,度过这一初始阶段。

咀嚼服药非常重要,这样不仅可以使药物彻底得到吸收,还可以品尝药物。通常,药物味道很不好,其味道你可能无法想像。尝药非常重要,因为它能刺激口腔内和消化道的分泌物。药物发挥的一部分作用就是通过刺激身体释放各种酶类等等。病人需要对药物的味道表现出耐心。

有意思的是,食物和藏药的各种成分是通过味道得到分类的,而不是像中医那样分为五元素或阴和阳,也不像阿育吠陀那样分为激质、明质和暗质。藏人医师根据初味和后味进行划分。不同味道适宜不同类型的疾病。

还有一个有关食物和草药的十八种品质的体系。当中有意思的是,草药的生长地将会影响到其品质。一个在迎风的地方长成的东西长和一个在干燥的地方长成的东西会有不同的品质。这对种植草药来说确实是一个问题,因为它们需要生长在其自然环境中。

推拿及针灸

藏医并不特别强调推拿。某些疾病需要通过药用油施以按摩,但这种按摩不需要讲求一定手法的推拿。藏医不制造像日本艺术灵疗(即指压疗法)那样的气氛。藏医有一种不同于中医针灸的针灸疗法;穴位不同、能量流经体内的经络不同;针灸所用的针也不同。藏医使用不同材质的针。其中金针最为常见。金针扎在头颅柔软部分以刺激各种神经。此法用于治疗癫痫类疾病。

艾灸

艾炷灸法利用热或熏烤部分肢体。施行艾灸的部位也是进行针灸的地方。在高海拔寒冷地带艾炷灸法更有效果;在低海拔的炎热地区针灸疗法更加有效。但是,某些特定疾病需要通过艾灸。

艾灸的原理是,能量流经过体内主要经络时受到阻碍,因此,通过熏烤或用针刺激这些部位消除阻碍。熏烤温度有差。最和缓的形式是用镶着木柄的某种石头。这是藏地特有的一种称为“兹”(zi)的白底黑纹石头。将“兹”在木板上进行摩擦加热,然后放在身体一定部分。此法非常管用。我自己就因为各种毛病,接受过上百次此种疗法。这里,让我给你描述一下。

当时,我有风湿性关节炎的早期症状,肩膀和臀部出现肿块,疼痛难忍。医生给我开了药,藏人称之为“淋巴”。药涂抹到病痛的部位后,医生就进行熏烤。这一过程持续了三到四年。尽管看起来很原始,熏烤没有想像的那样糟糕,和香烟点燃差不多,但并不那样疼。我不知道如何从西方医学的角度描绘艾灸,但我对此治疗的个人的看法是,关节处的淋巴结出现肿胀、或者关节滑液出现问题。不管何种情况,医生在这些部位进行熏烤时,里面造成压迫疼痛的液体因之形成疱,因为在医生实施熏烤时,疼痛感就立刻消失了。我的另一种解释是,如果身体某些部分受到熏烤,它就发出警示,有大量白血细胞进入那些区域,除了熏烤,它们将帮助疗救该区域的疾病。我发现这种治疗非常有用,我也痊愈了。

我患过另一种病。有时候,如果你上下山走了很长时间,膝盖处一根肌腱就开始和骨头摩擦,疼痛异常。我去看西医,他说“走路的时候在膝盖处系上一根有弹性的绷带就可以了。”我做了中医针灸,但毫无作用。最后,我返回印度到我的藏族医师跟前。他就在膝盖处和腿上部做了艾灸,我完全康复了。因此,根据个人经历,我认为艾灸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

一种更加有效的艾灸使用煤炭中烧的通红的铁质或银质小棒。我发现这种方法用于治疗椎间盘疾病或脊椎错位等脊椎毛病。医生熏烤脊椎旁边的特殊位置,使身体产生不可思议的颤动,身体从而自动得到矫正。这同样看起来很原始,但确实有效。

还有一种更加强效的熏烤是点燃一种小小的面团状锥形体。燃烧很缓慢。这种熏烤用于关节无法活动的严重关节炎和风湿病。

其它种类的治疗

还有一些药膏用油或者酥油混合各种草药制成,用来治疗皮肤疾病。甚至还有草药的灌肠剂,对治疗大肠疾病很有效。还有一些粉剂用来治疗窦炎,它们像鼻烟一样吸食。同时,藏人也大量利用矿泉治疗。

培训

藏医体系要求长期培训。医生通常受训七年。他们不仅训练如何医治人类,还训练医治动物;不仅学习医学,还学习药理学。他们还学习如何识别、采集医药用植物,并制药。

占星术

藏医体系还和占星研究有关。关于西藏占星术,一方面是一个人所出生的那个生肖纪年。因为每一生肖、每周的具体日子时或者利生或者利死。如果医生施行某种强力治疗如熏炙,如果时间允许,他们将通过占星来决定一周中最合宜的时间来进行。但这并非总是可能的,因为可能情况紧急或者时间不够。

手术

古代藏医系统施行一种外科手术。在关于手术器械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相关图片。但是,曾经有一名医生给女王进行心脏手术失败。从此以后,手术和外科手术都遭到禁止。藏医可以通过草药处理西方世界需要通过手术解决的多种疾病,例如阑尾炎。如果遭遇车祸,藏医还能够进行正骨。此外还有很不错的治疗休克和促进愈合的药物。但是,如果切实需要做手术,最好还是去看西医。

关键是我们不可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某一种医疗系统上。世界上不同类型的医疗系统对某些疾病有其特殊效果。藏医对一些疾病无能为力,例如天花和结核类疾病。但是,对另一些西方世界难以治愈的疾病如关节炎和肝炎,藏医却疗效非凡。对于某些 – – 并非全部 – – 类型的癌症,藏医疗效显著。即便不能完全治疗癌症,但能减轻病痛,提高垂危者的生活质量。

适应现代

很有意思的是,古代的书籍预言了新疾病的未来发展。现在,有了艾滋病和各种与污染相关的疾病。这些书籍给出了治疗这些疾病的药方,但看起来有点古怪。滇津秋达博士,除了作为达赖喇嘛尊者资深的医生,就是解密这些药方、制造新药的人士之一。

这些药中很多由脱毒汞制成。通过数月的缓慢脱毒过程和其它成分一起炮制成药。这种药对各种与污染相关的疾病很有效。现代病症中很大一部分和污染有关。这种药对治疗受印度鲍帕尔(Bhopal)化学灾难污染的人非常成功。几年前,我有幸和滇津秋达博士去俄罗斯旅行。当时,博士正受俄罗斯卫生部之邀在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受害者身上试验这一药品。最初的试验结果非常鼓舞人心。因此,藏医体系尽管古老而复杂,但它同样能作出适应以治疗现代疾病,对很多疾病很有效果。

对治疗的现实态度

我们不能因就藏医而期盼奇迹。我们还要考虑因缘(因缘)。可能有两个人患同样的病,吃同样的药,但药对一个人管用而对另一个人无效。当中可能涉及很多因素。其中之一就是与前世某一特殊疗法和特定医生有关的因缘关联。如果一个人没有经营治疗某一疾病的业力,不管要什么药、有什么样的医生,一切于事无补。不管求助于何种医疗体系、包括藏医,我们都应当看到这一点。我们也需要有一个积极的态度,因为这必然影响免疫系统。但是,我们不能盼望奇迹,然后在医药效果达不到我们的预期时向医生发难。

现场问答

问: 您能说一些有关治疗仪式方面吗?

答:对治疗仪式的论述和我们对因缘(业)的论述类似。有害力量导致的癔病和心理疾病通常通过仪式和祈祷来治疗。藏人通常通过煨桑(火供)和祷告作为治疗的辅助手段。一个人不可只煨桑而不吃药。否则就会像下面这则笑话一样。

一个人向上帝祈求帮助。最终,上帝说道,“你想要什么?”那人回答,“我想中彩票。”“好。”于是,这个人等啊等,但什么也没有。于是,这个人就又开始祈祷:“上帝啊,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上帝答道,“白痴,去买张彩票呀!”

没有买到彩票前,(祈祷)仪式不会生效;没有吃药前,(祈祷)仪式不会生效。买了彩票、吃了药,(祈祷)仪式才有所助益,但后者也不可能带来奇迹。一个人需要以现实的方式对待这些仪式。仪式助于增强我们的信心,但它实际上只是医疗的一个辅助手段,而非魔法或幻术。

:您能谈一谈用珍贵宝石炮 ​​制药物的情况吗?

答:藏药中有被称作“珍药”者。这些药物常常用脱毒汞或珍贵的宝石和矿物质成。我知道藏医使用金刚石粉和金银。尽管具体不太清楚,我知道还利用某些矿物。这些珍药用于解毒等。这些药通常包在蜡封的丝绸中,因为它们对光线敏感,因此要避免暴晒。有时候必须浸泡在水中,因此需要一个带盖的瓷杯。或者服用时去掉丝绸后就即刻置入口中。

:您治风病时,医生建议你用热水或冷水冲澡了吗?

:不,医生没有说任何具体关于冲澡的事。有些风病归为热,有些归为冷。有些病保暖有益,因此洗热水澡可能有好处,但不是蒸桑拿。例如,我们知道如果去蒸桑拿,对风病会不利,并增加血压。热对胆病非常有害。出汗对涎病很有助益,因为这会排出多余的痰。因此,桑拿对涎病很有帮助。

:病症没有表现出来前就能发现疾病,有可能吗?

:藏人确实能够治疗还在潜伏期的病症。就是这个缘故,我正在服用治疗眼睛的藏药,我的视力越来越弱了。我注意到,我并没有任何眼疾。但这种治疗通常是长期的。

:如果没有机会到藏医跟前就诊,在我们的文化中什么医学系统最接近藏医,特别是如果我们正服用藏药,而药快用完的时候?

:很难回答西方哪种医学体系最接近藏医。除了西方治疗体系,中医和印度医学系统可能是最接近藏医了。有时候在藏医治疗中,会给我们一种茶叶制成的粉末,但这不同于汉文化中的茶。汉文化中,茶并不加入其他成分;他们只给出几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我们自己泡茶。现代中医也做片剂,但传统中医没有。

如果我们发现藏药有效,可以多服用。如果有处方,可以将照片和一天的第一次尿样存放在不易碎的塑料小瓶中邮递给医生。海关方面,可以直接注明“尿样”字样。

:炮制药品时采取什么样的卫生措施?

:医药植物清洗后晒干,我认为这些并不符合西方的卫生标准。但是我也从未听说有人因此而肠胃不适。在西方,我唯一掌握的一个例子是,一位癌症重病患者因服药而腹泻。

:尿样能不放在小塑料瓶中吗?

:可以,希望首先用洗涤剂清洗!塑料和尿液很少起反应。

:能够将藏医和西医进行结合治疗吗?

:这方面已经有所行动了。医生建议不要同时服用两种药,中间间隔数小时。有时候,强效的维生素会使尿液变色,因此最好在就诊藏医的前一天服用维生素,特别是维生素B。

:如果病人病入膏肓,藏医会实施安乐死吗?

:不,藏医不会这样做。医生将努力较少病痛,尽量让病人感觉舒服。佛教徒的观点是让业力自行消亡。当然,他们也没有人为延续生命的器械。

:例如,西方往往给狗施行安眠。藏医这样做吗?

:从佛教徒的观点看,这并不可取。当然,这要看情况。应当对每一事例作出判断。达赖喇嘛尊者的言论一样。如果药物缺乏,我们可以选择花费大量资源人为延长一个无可救药者的生命,还有另外一些人,上述资源使他们有痊愈的可能,那么,必须要作出艰难的选择。

:治疗不同疾病有时间限制吗?

答:我不清楚。藏人在接受治疗前通常先到喇嘛跟前打卦,卜问治疗是否有效。喇嘛会建议进行某种仪式或煨桑,作为治疗的辅助手段。在印度,通常卜问就哪种医 – – 西医还是藏医,藏医中应到哪个医生跟前就诊。有些人可能和某一位医生较其他人更有业缘,某一位医生治疗某类疾病可能更胜一筹。

在西方,做上述预言很困难。藏医对绝大多数疾病的治疗并非立竿见影。如果患有哮喘,藏医不会机械地打开患者的肺腔。但有一次在印度我患了肝炎,经过藏 ​​医一天半的治疗,我就可以起床下地了。这在西方是不可能的。

:藏医体系中是否掺杂了苯教的萨满因素?

:何种仪式合适、与何种神灵有关的整个预言系统都来自苯教。占星术也属于苯教内容。

:藏医如何治牙?

:正如我在开头部分说的,我不是医生,所以无法回答具体的技术性问题。对不起。但是,我确实知道,通常认为牙病是由细菌引起的,我们也是这样看待蛀牙。藏医没有繁杂的牙病治疗系统。我也从未见过藏医治疗牙病。有所谓“从牙齿中取出蛀虫”一说,我想是去除神经吧。此外,还有拔掉蛀牙。我认为牙病并没有受到重视。藏人作为一个族群,牙齿都非常不错。我想是因为藏人祖祖辈辈以奶制品为主要食物的缘故吧。

:秋达博士说过,有些病是神灵造成的。您能再谈一谈这方面吗?

:这就是我所说的癔病。我想,我们的大部分认识基于对神灵的理解:这是否意味着一个幽灵穿着白布发出怪声,或是否说的更隐讳点,战争中的邪恶力量使一个人疯狂。导致精神崩溃的情景因素或环境因素可以看做是有害神灵。藏人常常说起龙(naga)引起的疾病。龙是一类与湖、树木、森林有关的神灵,如果我们污染了它们的领地,它们会制造麻烦。这也是一种看法,其中将疾病视作生态破坏的结果。

:黑魔法或巫术造成的疾病呢?

:藏人有克服上述法术的仪式。他们对这些极为重视。这些疾病属于癔病范围。 “癔想”并不是最好的翻译,但字面意思就是这样。

:对有些具体病症,有什么特定的禅观方法吗?

:我不知道是否有和治疗食欲不振的禅观一样治疗感冒的禅观,但确实有一些治疗性禅观可以用于各种治疗。禅观时通常观想某一特定的佛如度母、药师佛或长寿佛。观想根据开头部分所说的五因进行,因此需要想像每一因顺次得到医治。我们也可以想像心中有另一患者,进行同样的疗救观想。还有称为“予与取”的疗救禅观,这也通过想像实施。在藏医或禅观中,没有按手之类。如果没有效果,我们则完全是傻瓜 – – 在很多病例中禅观病不起效,因此假装我们能够为之是很危险的。拿别人的疾病为观想并给予不错的治疗是很寻常的。

当然,也有非藏医系统如灵疗等徒手就可治愈。以藏传佛教的观点看,这一类型的治疗并非仅靠双手的运作如按手之类,而是通过意念治疗行为。

不管我们采用了何种治疗体系,都有失败的病例。一切取决于我们如何展示它。如果我们将某事物表现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而效力却没有发生,我们就成愚人了。在任何医疗体系中,最好说“它可能有效,让我们试试看吧”。

:驱鬼也是藏医的一部分吗?

:藏医内部不包括驱鬼,但它在相关仪式中可作为辅助手段。

献词

让我们通过一段献词结束问答吧。愿借此汇集所有正力和潜能,使我们能够克服病痛、缺陷和毛病!愿人人能够得到健康,发掘出所有有益的潜能,从而最大限度地利益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