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佛教与伊斯兰教 > 回族穆斯林和藏人及其维吾尔人的关系,1996年

回族穆斯林和藏人及其维吾尔人的关系,1996年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1996年11月

维吾尔人

维吾尔族和回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较大的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二者都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其教派糅杂了不少中亚的苏菲主义。维吾尔人是突厥语系民族,起初源于蒙古西部的阿勒泰山区。他们在八世纪初至九世纪中叶统治了蒙古高原之后,迁徙到东突厥斯坦(新疆)地区。自那以后,维吾尔就成为这一地区的主要居民,并使用突厥语。但是,维吾尔人不是一个统一的民族。和过去一样,他们基本上以绿洲城市分群。实际上,“维吾尔”一词只是自十九世纪末抵抗满清王朝才开始采用的。

作为一个群体,维吾尔人和藏人的生活温雅闲适,没有清教徒式的奋斗传统。他们并不将工作本身视为一种美德却珍爱生活的享受。他们的伊斯兰教修养和实践程度不高,其清真寺风格也主要为中亚模式。新疆中部和北部的维吾尔人已经严重汉化。伊斯兰教的影响在南疆较强大,那里的汉族人口也相对较少。当地的伊斯兰教信仰比回族更为传统。

回族

回族族源颇为复杂,主要有阿拉伯人、波斯人、中亚人和蒙古人。回族人口分布遍及中国。自七世纪中期,他们就或作为商人或士兵来到中国。十四世纪中叶,回族被迫与汉人通婚。结果,他们以汉语作为母语,清真寺建筑风格也为多为汉式。中国的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对回族的伊斯兰教信仰和汉族生活方式相结合持强烈批评的态度。

总体上讲,回族缺乏中东和中亚人对生活闲适的态度却具有汉人在贸易和经济上富有侵略性。和藏人一样,很多回族都带刀,并经常使用。他们分为两大群体:西部回族主要居住在宁夏、甘肃南部和青海东部和西藏安多地区接壤;东部回族分散在北方中国和内蒙古东部。

西部回族

西部回族的伊斯兰教信仰相对强烈,伊斯兰教作为一种团结力量在他们中间的影响日益增强。年轻人和老年人都去清真寺。清真寺也作为一个聚会、交流信息的地方。这些清真寺比维吾尔人的更加富裕也更洁净。尽管在作为回族文化中心的临夏有很多穆斯林学校在教授很派系众多的苏菲主义,甚至其中不乏苏菲大师,但大多数西部的回族对伊斯兰教的认识层次不高。

西部回族对抵制当前汉化的压力比维吾尔人更强,或许使因为他们已经汉化严重、完全以汉语为母语之故。例如,只有在偏远农村的南疆维吾尔人妇女头戴面纱,而西部回族在即使在中国的大城市里也戴面纱。

东部回族

东部回族没有西部回族那样传统。尽管大约占回族人口的80%、年轻人和老年人都信仰伊斯兰教,但他们都很少去礼拜。东部回族仍然根据伊斯兰教仪式宰牲、禁食猪肉。然而,很多人抽烟喝酒,这有违于《古兰经》规定。尽管也有一些人在莱曼旦月闭斋,但很少有人行割礼,妇女一般也不戴面纱。

回族的特殊地位

回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比其他少数民族享有更多优惠,这主要因为他们善于交际、颇能合作。由于回族穆斯林的和汉族的合作和和对毛泽东思想和伊斯兰教的双重拥护,再加上中东各国以贸易优惠为条件,对中国伊斯兰教压力就尊,所以新的清真寺数目激增。而这些清真寺主要是回族所建,而非维吾尔人。

回族的迁徙

数世纪以来,回族在中国主要作为商人繁衍生息。即使在蒙元时期,穆斯林为了贸易曾经随行蒙古使团去北京。与之相反,回鹘和藏人穆斯林却在原地被孤立。差异的原因可能因为回族已经从商人和雇佣军地位有所上升,而回鹘穆斯林和藏人穆斯林是分别由蒙古里亚和克什米尔的故土被驱逐、作为难民来到现在居住地的缘故。因此,看到现在进入西藏中部经商的回族历史,没有什么新奇可言。他们并不是出于政府原因而在被迫迁居西藏,而是由于自身的经济动机驱使。

西部回族不仅进入西藏,也作为汉族殖民地区的先遣者而进入甘肃、新疆各地。他们在各路沿线开餐馆设商铺。只要任何地方有一小群回族,他们就建造清真寺 – – 通常作为一个聚集之地以使他们团结一致,而并非出于宗教热忱。不仅藏人憎恶回族移民,维吾尔人亦如此。虽然汉族军队和官僚首先进入这些地区,但是汉族生意人缺乏回族这种开拓精神而只能步其后尘。

回族和藏人之间的思想比较

许多藏人还有着游牧意识和强烈的独立思想以及行动自由的渴望。总之,他们不喜欢常规性工作。即使他们自己经营店铺,其中很多人只是季节性开张,且常常因为休假、朝拜、野营等原因而关闭。即使在印度,许多藏人还是季节性地在印度各大城市去兜售内衣、烧香、拜佛,每年只有部分时间在工作。相比之下,回族像汉族一样,只对金钱和商业感兴趣,他们从早上六点开张直到晚上十点休业,四季如一。

回族灵活而勤奋,他们控制这着藏人传统商品的制造和销售,而藏人无法、也似乎不想如此。回族制造藏式珠宝首饰、宗教用具、马匹用品、刀具、羊毛、毯子、乐器、鞋、针头线脑等等,也经营无所不在的餐馆。而汉族商人只是随后而至,经营国产的牙刷、便宜服装等。

藏人和维吾尔人的自治运动

藏人和维吾尔人将回族视作对他们的文化比汉族更具威胁的群体。回族和维吾尔人都信仰伊斯兰教,因此他们的紧张关系不是宗教原因,而是因为经济竞争使然。汉族似乎纵容这种紧张,这样他们可以以此合法化自己的军事存在来维护稳定,从而避免另一起波斯尼亚悲剧。

因此,藏人和维吾尔人要取得真正的自治甚至独立与佛教或者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毫无关系。二者的诉求都源自维护各自文化、宗教和语言,拒绝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政策指导下的回汉移民浪潮所吞没和边缘化。另一方面,回族永远没有这种抱负,因为他们和汉族有太多的共同点,也从来就没有过属于自己的独立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