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佛教与伊斯兰教 > 达赖喇嘛尊者接受新德里印度国立伊斯兰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的演讲

达赖喇嘛尊者接受新德里印度国立伊斯兰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的演讲

新德里,印度,2010年9月23日
肖恩•琼斯和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编辑,略有修改。

通过口译者:我感谢印度国立伊斯兰大学、在座的首席嘉宾[印度人力资源发展部部长] 卡比尔-西巴尔博士和副部长先生、各位教授、系主任、各位同学和所有来宾。我向各位致以亲切的问候,首先,我要感谢印度国立伊斯兰大学授予我这一荣誉。

达赖喇嘛尊者: 接过这个麦克风,我就努力说英语。当然,在座各位可能发现我的英语非常非常蹩脚,有时候我还会用词不当。因此,我常常向听众建议,我说蹩脚的英语时你可得“小心”了。我可能因为用错了词而造成一些误解。例如,我可能错误地把“pessimism(悲观主义)”说成“optimism(乐观主义)”;这可是个严重的错误。确实存在这种危险,因此各位在听我的蹩脚英语时可要小心。

被授予这个学位,我确实倍感荣幸。首先,我在接受这种学位的时候常说,我从来没有花费时间用于学习,但是却不学而获。对于那些获得博士学位的同学,我认为你们花费了很多时间、付出了很多努力,而我没有付出多大努力就从这些大学得到了学位,因此,我深感荣幸。现在,这里,尤其是一所伊斯兰大学的学位,对此我尤为感谢,因为我的责任之一就是推动宗教和谐。

自911事件以来,我就坚定地捍卫着伊斯兰教,因为几名有着穆斯林背景的坏人的行为,而整个伊斯兰世界就被笼统地视为负面的东西。这完全是错误的。合理地、实事求是地讲,伊斯兰教是我们这个星球上非常重要的宗教之一。在过去的诸多世纪、在当前、同样在将来,伊斯兰教已经、正在、仍将会给数以百万计的人以希望、信心和鼓舞。这是事实。从我童年时,我就有很亲密的穆斯林伙伴。例如,我认为至少在四个世纪以前,就有穆斯林商人定居西藏拉萨,并在那里创立了一个小小的穆斯林社团。没有任何有关这个穆斯林社团不和的记载,他们温和有礼。

在这里,我也认识一些穆斯林,他们告诉我伊斯兰教的真正实践者一定将爱与慈悲扩展到所有生物;同样,如果一个穆斯林导致了流血,那么他实际上已经不再是穆斯林了。“吉哈德(圣战)”的意思不是“攻击他人”。 “吉哈德”更深层的含义是我们自己内心的斗争[掌声]:针对所有的烦恼情绪的斗争,例如愤怒、憎恨、执迷:这些情绪在一个人的心理上制造出更多的麻烦,并由此在家庭和社团中制造出更多的麻烦。因此,与这些负性的情绪、与这些破坏性的情绪的斗争和战斗,这正是“吉哈德”在更深层上的含义。

因此,尽管哲学思想不同,伊斯兰教的本质和其它宗教并无二致。因为和其它不同宗教信徒有着更多的交流和接触之故,我发现尽管在哲学领域差异巨大,但在修行的层面上,所有宗教都修持爱、慈悲、宽恕、宽容、自律、以及知足。因此,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机会,我就告诫人们,我们不应该因为穆斯林中的个别坏分子而殃及整个伊斯兰教。印度教徒中也有一些坏分子;犹太教徒中也有一些,基督教徒中也有,佛教徒中也有 – – 在一些藏传佛教小社团中也有一些坏分子,这很清楚。因此,被一所伊斯兰大学授予学位,我确实倍感荣耀。

因此,关于责任。我有两项责任,直至死亡。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一项责任是推动宗教和谐;另一项是,在人类的层面上,提升人的内在价值,与生俱来的优秀品质,主要是人性的爱。自打我们降生,从母亲那里,母亲就给予孩子强烈的关爱。同样,从孩子那里,自从降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孩子会本能地完全依靠这个人。母亲这样带孩子,孩子就感到非常幸福;母子分离,孩子就感到不安全。即便动物,都有同样的体验,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开始的。一个人在出生时接受了最大程度的关爱,那么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以至于在他的余生,他会继续成为一个更健康、更富有爱心的人。但是那些人,在同样小的时候,如果他们那个时候缺乏关爱,甚至被虐待,那么这种经历也会伴随他们一生。不管他们如何表现,内心深处有恐惧感和不信任。人类中间的不信任实际上有悖于基本的人类天性:我们是社会性动物。对很多社会性动物来说,充分合作对个体利益至关重要。个体是社会的一部分,个体的未来完全依靠社会或团体。

因此,从你自身人生成功的基础看,如果你有某种程度的不信任和恐惧感,如果你保持距离,一个个体如何样能够幸福呢?很难!因此,要培养真正的合作精神,友谊极其重要。而友谊的基础是信任。信任的基础是公开、透明;这样就能培养出信任。它的基础是热忱,一种关切他人福祉的感情。有了这种感情,就不会有剥削他人、欺骗他人、欺诈他人或欺负他人的空间了,因为你对他人的福祉确实怀有一种关切。因此,它并非必然出自宗教,而是源于生物因素。

因此,我的一项主要责任就是告诉人们,与大家分享这样一个现实,即“我们是社会性的动物” 。如今,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世界,因为全球经济、还有环境问题以及整个世界现在几乎有七十亿人口,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因此,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和“你们”的概念没有什么重大意义。现在,我们必须要将人类看做是一个家庭。因此,我常常告诉人们,我们一定要这样培养一种态度,整个世界是我的一部分,是我们的一部分。当“我们”和“你们”之间有了坚实的界限,暴力就随之而来。如果我们培养整个人类是“我”的一部分、“我们” 的一部分,这样一种感情,那么就没有空间可供诉诸暴力了。

因此,我和我的很多其他一些朋友们主要的努力是,现在我们认为过去的20世纪是一个暴力的世纪。在那个世纪里,有超过2亿人死于暴力。我刚从日本广岛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聚会上回来,广岛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遭受核武器的城市。确实很可怕!那个世纪甚至将核武器用在人类身上!因此,那个世纪尽管获得了很多发展,在某种程度上,那个世纪也成为一个流血的世纪。但是,如果那种大规模的暴力、大规模的流血确实解决了一些人类的问题,带来了一些饶益,那么好吧,它可能有一定的正当性;然而没有。因此,在我们过去经验的基础上,我们现在必须竭尽所能努力保证让21世纪成为一个对话的世纪。所以,我们需要有一种一体感来浸润整个人类。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种族、不同的信仰 – – 我认为这些都是次级的。重要的是,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我们是相同的人类。

因此,有时候我想,我们现在面临的多少问题,本质上都是我们自己造就的。我们制造的麻烦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过分强调次级层面,而忘记了最基本的层面。而现在,到时间了;为了建设一个幸福的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我们必须强调人类层面的重要性。我们每一个人拥有同样的成为一个幸福的人的权利;每一个个体的利益依赖于其他人。因此,我们必须要关心他人的利益。这是为自己获取最大利益的正确途径。

因此,这就是我的第二项责任。我的第一项责任是推动宗教和谐;第二项是提升基本的人类价值。因此,我致力于这两件事,直至生命结束。

因此,你们,年轻人们,你们当中的学生们,首先,我想表达我的祝贺。我想,作为你们巨大努力的成果,你们现在得到了学位。或许,我认为,在刚过去的几天里,你们可能失眠了;太多的兴奋。今晚,我想你们可以睡得安稳一点了,我想是的。不管怎么样,我想给你们表达我的祝贺,我也想告诉你们这一点,我想与你们共同分享:人生不易;没有保证。你们会面临很多问题;不过,我们是人类社会的一部分。因此,不管我们面临哪一种问题,我们有能力克服它们。因此,自信和乐观非常关键。对年轻人来说,你们还需要更多的耐心。作为年轻人,有时候所有你想要的,你想立刻就得到。当你面临一些阻碍或障碍时,就会变得意气消沉。有一句藏人谚语:“九次失败,九次努力。”这很重要,请牢记在心。

接下来,另一件事:你们是真正属于21世纪的一代。我属于20世纪,还有在座的一些教授和部长们,我想我们都属于20世纪。而至于21世纪,现在只过去了10年,还有90年要来。因此,真正能够塑造这个世纪新面貌的是你们;你们要为此做好准备。为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一个幸福的世界,你们一定要富有远见,不仅要有教育,还要有道德原则。我想,我们在20世纪、甚至本世纪初期制造的很多问题不是因为缺乏教育,而是因为缺乏道德原则。因此,为了发展创造一个幸福和平的世界,教育和道德原则一定要齐头并进。

关于道德,我认为有很多不同的层面。其中一个层面就是宗教信仰。在更基础的层面上,没有宗教信仰,只通过共同的人类经验和共同的感情以及最新的科学发现,你就会确信,热忱和更加开放拥有巨大的饶益,甚至及于一个人的生理健康。每个人都关心自身的健康。良好健康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内心的平静。因此,付诸更多的努力培养更多的慈悲之情,这实际上是一个人生理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对创造一个幸福的家庭也非常重要。

因此,从教育这方面来说,你们已经接受了更高的教育。现在,请更多地关注你们的内在价值:这就是,真正的人类的价值和道德。副部长刚才已经提到了道德,这是一种人文主义的方法;这些都非常、非常重要,我想与各位共享。这就是我要说的,非常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