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佛教及苯教历史 > 格鲁派僧人黄帽源流

格鲁派僧人黄帽源流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1991年

朗达玛统治下发生了严重的迫害佛教运动。根据有些文献记载,此事发生在836至842年间;而根据另一些文献,事情发生在901至907年间。除了三名僧人,所有僧侣要么遭到杀戮,要么被迫还俗。这 三名僧人是玛·释迦牟尼、夭·格苇迥乃和藏·绕赛。三名僧人取道土蕃西部出逃、在东突厥斯坦(新疆)喀喇汗突厥人统治下的喀什噶尔暂时得到庇护。嗣后,他们继续东行,穿越藏人文化区域到达远离拉萨的甘肃敦煌,逃 脱了迫害。

[见: 蒙古帝国前的佛教伊斯兰教文化关系,第三部分,第十三章 。]

根据有些蒙古文材料,三名僧人经由柯尔克孜人统治的蒙古里亚地区,最终藏匿在西伯利亚贝加尔湖东岸。在那里,他们给成吉思汗第五世先祖、蒙古王勃提赤内之孙霍傪-磨根加持并教授佛法教义。根 据另一些材料记载,这三名僧人在唐古特佛教王国弥药(即西夏)得到蔽护。弥药国土由安多北部绵延达内蒙古地区。然而还有另一些材料进一步认为这三名僧人最初落脚之处为当时的宗喀国。安 多北部后来所建的洞穴寺院玛仓寺可能就是他们当年藏身之处。

数年后,这三位藏人僧侣迁居土蕃东南的康地,他们隐匿在但斗水晶寺附近。当地一名牧羊人想出家为僧。他们给他施了沙弥戒,取法号格瓦饶赛。但是由于没有必须的五名僧人见证,因此未能施行比丘戒。

当时,刺杀了朗达玛的僧人拉龙贝多吉逃到了隆塘。于是求他帮助施戒,但他解释说他已经失去资格。但是,他答应找其他僧人来施戒,并找到了两名汉人僧侣郭旺和季万,委派他们凑足了施戒要求之比丘数目。这 样凑足了五名僧人,藏·绕赛作为亲教师,为这位曾是牧羊人的沙弥施了具足戒,取法号贡巴饶赛。后来,人们在贡巴饶赛名前加上喇钦(大师)称号。

有些中部土蕃乌思(卫州,今拉萨及其附近地区)和藏(日喀则及其附近地区)地的年轻人对康地有僧人也有所耳闻。鲁梅·楚臣喜饶(戒慧)率领十名藏人寻求授予具足戒。这 可能已经在郎达玛灭佛五十三年或七十年以后了。他们请求藏·绕赛任亲教师,但后者因为年迈拒绝了。于是,他们又请求贡巴饶赛,但贡巴饶赛解释说他受比丘戒只有五年,仍然没有资格作亲教师。根据经典,新 教师至少要受比丘戒十年。藏·绕赛遂特许贡巴饶赛作为亲教师为十人授了比丘戒。

鲁梅一人留下来学习律部,而其余九人返回中部土蕃。在返回中部土蕃时,鲁梅在当地建造了数座庙宇。后来的弘扬佛法、特别是比丘戒都源出鲁梅。

数世纪以后,西藏的佛教戒律又一次衰驰。宗喀巴(1357-1419)施行宗教改革,发展成新噶当派或曰格鲁派。他要求弟子们戴黄色帽子,并解释说恰如鲁梅此前所戴黄帽一样,这 是他们能够恢复西藏佛教寺院戒律清规之吉兆。这样,格鲁派也被人们称为黄帽派。

格鲁派前其它藏传佛教派别所著红色帽子是源于印度佛教寺院那烂陀寺“旁底特”(大师)戴红色帽冠之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