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佛教及苯教历史 > 西藏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戒律传承史略

西藏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戒律传承史略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2007年8月

尽管根本说一切有部戒律传承在西藏经过三次而得以确立,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僧伽的建立在西藏却从未稳固。因此,信仰藏传佛教根本说一切有之律部并意欲持戒的女性只能成为沙弥尼,即尼姑学生。

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在西藏第一次确立是775年。当时,印度大德寂护和随行三十名比丘造访落成于中部西藏的桑耶寺。桑耶寺由藏王赤松德赞兴建。然而,由于当时没有十二名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尼来土蕃,也 没有藏人妇女远行印度以接受高级的受戒,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此次未能在西藏第确立。

但是, 根据保存在敦煌文献中的汉文资料, 赤松德赞的妃子之 一 没卢氏甲茂赞和其他三十名妇女确实在桑耶寺接受了比丘尼戒。 给她们施戒的是781年应邀到桑耶寺从事翻译的汉人比丘。因 为709年唐朝中宗皇帝告令中国境内僧人持戒一律奉行四分律戒(昙无德律), 因此土蕃当时的比丘尼戒必当也是四分律戒传承。 可以推测,单 一 僧伽所施之戒及其传承在汉人桑耶寺辩经失败并被逐出土蕃后即告终结。

藏王赤热巴巾在统治期间诰令除了说一切有部论著、其余小乘佛教论著一概不得翻译成藏文。这有效限制了除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之外的戒律传承进入土蕃。

出自寂护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传承在九世纪末叶朗达玛灭佛期间几乎断绝。三位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幸存者在两位汉人昙无德律比丘的帮助下通过贡巴饶赛又复兴了此一传承。但在当时,并 没有与昙无德律比丘尼一道通过两种僧伽会合而建立类似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传承。

[见: 十世纪西藏僧侣受戒传承的复兴 。]

贡巴饶赛一系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传承后又被带回中部土蕃,称之为“下部戒律传承”。十世纪末叶在土蕃西部,藏王意希沃向印度求法在其王国建立、或者说重建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传承。他将东印度旁底特( 学者)达磨波罗及其数名弟子延请至位于西部土蕃的古格王国,建立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的第二次传承。此一系被称为“上部戒律传承”。

根据《古格王朝史》记载,当时古格还确立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意希沃的女儿拉伊梅朵就受了此戒。然而,此戒是比丘尼戒还是沙弥尼戒却不得而知。无论是何种戒,是 否邀请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来施戒也不得而知。没有证据表明西部土蕃在当时建立了稳固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僧伽。

1204年,绰浦罗扎瓦(大译师)将印度大德、那烂陀寺最后一任座主释迦希巴札延邀至土蕃以避入侵的廓尔王朝古斯突厥人的破坏。在土蕃,释 迦希巴札及其随行的印度僧侣根据萨迦派传统为要出家者施行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从而开始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的第三次传承。此一系分两支系,其一出自释迦希巴札对萨迦班智达之施戒,另 一形式为释迦希巴札为他后来所教训的一僧侣团体施戒,后者最终分裂形成萨迦四大僧伽。尽管有证据表明迟至十二世纪,北印度仍然有比丘尼存在,但并没有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随同释迦希巴札来到土蕃。因此,从 来没有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传承进入土蕃并与其三大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戒传承之任一一支相联系。

自释迦希巴札造访数世纪以来,土蕃至少有一次试图建立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但无果而终。十五世纪初,释迦族大德释迦•秋登特地为其母召集了单一的僧伽根本说一切有部比丘尼戒施戒。然而,当 时另一位萨迦大德果兰巴对上述施戒之有效性提出严正批评。结果,此类施戒就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