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佛教及苯教历史 > 东突厥斯坦地区的佛教伊斯兰教历史速写

东突厥斯坦地区的佛教伊斯兰教历史速写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1994年9月

于阗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

东突厥斯坦(汉文:新疆)佛教历史悠久。前一世纪,佛教就从印度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进入于阗。于阗人属伊朗人种。大约在一世纪,他们从犍陀罗(今巴基斯坦西北)和克什米尔来自到喀什噶尔,也有从犍陀罗、克什米尔和于阗来到毗邻于阗东部罗布泊、属于印欧人种居住的楼兰者。楼兰在四世纪由于沙漠化而被遗弃,楼兰人遂融入于阗人。

吐火罗人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

二世纪沿吐火罗人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将佛教带入库车(龟兹)和吐鲁番。吐火罗人源于罗马帝国,居于现在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一带并改信佛教。绝大多数维吾尔人是从阿勒泰山图瓦(古唐努乌梁海)地区来到西蒙古里亚北部的突厥民族之一,从四世纪起,他们中一小支系就居住在吐鲁番,信仰吐火罗佛教。

中原和粟特殖民者

从公元前一世纪到二世纪,汉人就在这些绿洲地带驻防。那时佛教还没有在中原流传。此后数百年中,由丝绸之路于阗和吐火罗两道行商殖民的中原商人将佛教影响带入中原。来自乌孜别克斯坦的粟特佛教徒商人也在这些绿洲地带 – – 尤其沿丝绸之路北道(于阗道)一带留居,从而也影响了佛教的发展。粟特人和于阗人一样,都属于伊朗人种。(丝绸之路在新疆地区分为三道:南道(又称于阗道):东起阳关,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经若羌(鄯善)、和田(于阗)、莎车等至葱岭。中道:起自玉门关,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经罗布泊(楼兰)、吐鲁番(车师、高昌)、焉耆(尉犁)、库车(龟兹)、阿克苏(姑墨)、喀什噶尔(疏勒)到费尔干纳盆地(大宛)。北道:起自安西(瓜州),经哈密(伊吾)、吉木萨尔(庭州)、伊宁(伊犁),直到碎叶 – – 译注)

和藏人的关系

从公元七世纪初期到九世纪中,吐蕃控制着吉尔吉斯斯坦东部、几乎甘肃全境、新疆除了喀什噶尔和叶尔羌 (莎车)之外的所有绿洲小邦。当中有一段时间,这些地方由汉人统治。考古证据表明藏人对这些地区影响微弱,但还需进一步做出考察。而另一方面,藏人从于阗获益良多 – – 特别是在语言文字和佛经术语翻译方面。吞弥桑布扎在克什米尔所学、并据以改造藏文书写形式的就是于阗文字。于阗文字派生于印度文字,但和藏文相似,也用'a-chung转写梵语中的长元音、而将本族语的元音置于字母之后。

回鹘人

九世纪中叶,大约在朗达玛政权后,藏人离开东突厥斯坦地区,大多数阿勒泰支系的回鹘人迁往吐鲁番。此前,他们统治蒙古里亚将近一个半世纪。他们由于属阿勒泰支系的柯尔克孜人的入侵而丢失了蒙古里亚,来到吐鲁番,一度建立了高昌王国,统治了从库车到哈密的整个沙漠北缘地区和罗布泊周围的沙漠南缘东部地区。蒙古裔回鹘人(正如他们现在的称呼)放弃了摩尼教而改宗他们吐鲁番同族的佛教信仰。然而,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在离开蒙古里亚之前有些回鹘人已经是佛教徒了,这部分由于他们和信仰佛教的粟特商人接触之结果,部分由于在他们之前统治蒙古里亚的突厥佛教徒的宗教影响残存。

喀喇汗人

九世纪中叶,藏人离开东突厥斯坦,于阗独立,并仍然信奉佛教。喀什噶尔周边的当地突厥人建立了喀喇汗王国。王国起初包括喀什噶尔、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东部和哈萨克斯坦地区。有些学者认为这些突厥人也属于迁徙至此的蒙古裔回鹘人之一支系。一个世纪以来,喀喇汗人的信仰是喀什噶尔佛教和萨满教的一种混杂形式。

喀喇汗人是首支成为穆斯林的突厥群体,时间大约是在十世纪末。十二世纪中期,喀喇汗人经过长期战争打败了于阗人并使他们改宗伊斯兰教。在这一系列战争中,藏人和信仰佛教的于阗人并肩作战。然而,高昌回鹘人仍然保持佛教信仰。他们将所采用的粟特文书写系统输入成吉思汗统治下的蒙古里亚,同时也首次将佛教介绍到蒙古里亚。继蒙古人之后,回鹘人也随即信仰了藏传佛教。伊斯兰教从十四到十七世纪渐次由西至东进入回鹘人当中。

准噶尔人和卡尔梅克蒙古人

从十六世纪晚期到十八世纪被满人打败而几乎种族灭绝的东突厥斯坦北部和现在哈萨克斯坦东部地区的准噶人一直信仰藏传佛教。十七世纪初,卡尔梅克人脱离准噶人迁徙到俄罗斯伏尔加地区。其中一部分人在十八世纪末返回东突厥斯坦北部,一直生活至今。他们信仰藏传佛教。现在,在回族和汉人移民大量涌入该地区之前,东突厥斯坦大部分居民是维吾尔人、信仰伊斯兰教。

[对于更详细的讨论,见:蒙古帝国之前的佛教-伊斯兰教文化之间的历史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