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历史、文化、及比较研究 > 佛教及苯教历史 > 突厥人的佛教信仰

突厥人的佛教信仰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埃及,开罗,1995年11月
起初作为:
Berzin, Alexander. Buddhism and Its Impact on Asia
Asian Monographs
, no. 8.
Cairo: Cairo University,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June 1996

世界上接受伊斯兰教的诸多民族中,有几个民族有深厚的佛教背景,即突厥人、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印度尼西亚人和马来人。让我们来仔细考察佛教在突厥人中的传播情况。

突厥沙希

突厥人中最早皈依佛教的是突厥沙希人。自三世纪中叶至四世纪初期,他们统治了印度西北,随后西迁,统治现在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中部和北部地区,直到九世纪中叶。他们承续了这些地区前任者贵霜人和白匈奴的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一种混合形式,成为这里业已存在的佛学研究中心的有力保护者。八世纪末到九世纪初,突厥沙希是结盟吐蕃的附属国之一,它影响了后者佛教的兴盛。

东突厥人和西突厥人

继之皈依佛教的是古突厥人。突厥之名即源出他们。从六世纪末到八世纪中叶,东突厥汗国统治蒙古里亚。在帝国王室的赞助下,来自印度、中亚和中国的佛学大师们将众多佛经翻译成古突厥文。其中有些古突厥语的佛教术语在中亚地区成为标准表述,后来被回鹘人和蒙古人所借用。古突厥人的佛教形式混杂了对其传统中古代突厥神“腾格里”(“登利”上天)以及他们通过其它中亚民族而认识的索罗亚斯德教神祗的崇敬。这种折衷主义后来也为回鹘人和蒙古人所沿袭。八世纪早期,东突厥王室的一位公主嫁给吐蕃赞普。这位公主负责从东突厥斯坦南地区的于阗邀请僧人到吐蕃。

七世纪初到八世纪初,西突厥汗国也是佛教的主要保护者。帝国的统治者在乌孜别克斯坦修建了新的寺院。从七世纪末至八世纪初,西突厥的一支 – – 突骑施部把佛教传播到现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东南地区。突骑施部也是吐蕃的盟友之一。

八世纪初,葛逻禄人取代了突骑施部在现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统治。葛逻禄人也信奉佛教、也是藏人的盟友之一。九世纪中叶,葛逻禄人的一支 – – 喀喇汗人在现在吉尔吉斯斯坦东部和东突厥汗国西南地区的喀什噶尔地区建立了一个王国。一个世纪以来,喀喇汗人信奉喀什噶尔佛教和他们本土信仰萨满教相混合的一种信仰。

回鹘人

然而,突厥人中最重要的佛教信仰形式属于东突厥斯坦的回鹘人。九世纪,回鹘人从蒙古里亚迁徙到现今新疆东北部的吐鲁番地区后信仰了一种形式的佛教。该形式佛教是现在乌孜别克斯坦的粟特商人社团、吐鲁番本地的吐火罗人和该地区汉地商人三种佛教信仰元素的混合。除了西南地区的喀什噶尔和于阗地区,该信仰传遍现在新疆境内的回鹘高昌王国。

十三世纪早期成吉思汗时代,回鹘人转而将他们的佛教形式、字母和管理技能传递给蒙古人。十三世纪晚期,回鹘人改变了他们的宗教修持,像他们的蒙古盟友一样接纳了藏传佛教。回鹘人将大量梵文、粟特文、吐火罗文、汉文和藏文佛经翻译成突厥语,同时他们也是将佛经翻译成蒙古文的开拓者。他们保存诸多梵文术语的翻译方式也为蒙古人所采用。佛教信仰在回鹘人中持续到大约十七世纪。

还有三支回鹘人也是佛教信徒。一支于九世纪中从蒙古里亚来到吉尔吉斯斯坦西北部的楚河河谷地区,他们信奉当地先后受葛逻禄人和此前突骑施突厥人所保护的佛教。另一支在同一时期迁入东突厥汗国的喀什噶尔地区,信仰了喀什噶尔佛教。一个世纪以后,统治该地区的喀喇汗人也信仰了这一形式的佛教。第三支为黄头回鹘,他们也于九世纪中从蒙古里亚来到现在的甘肃省中部地区。该地区当时属于吐蕃王国。尽管人数不多,黄头回鹘至今保持着藏传佛教信仰。

图瓦

突厥人中最后一支信仰佛教的是在现在西伯利亚、蒙古里亚正北地区的图瓦人。他们自十八世纪信奉着和蒙古支派关系紧密的藏传佛教。

[对于更详细的讨论,见:蒙古帝国之前的佛教-伊斯兰教文化之间的历史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