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当今世界佛教 > 对话的重要性

对话的重要性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欧洲第一次藏传佛教会议
苏黎世,瑞士,2005年8月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编辑、略有改动

非暴力与对话

现在,我们身处21世纪,物质发展自然达到一个很高、很先进的层次。但是,人类当中仍然有大量的人,对宗教信仰怀有真正的兴趣。存在一些不幸的灾难,所谓恐怖主义之流,但是这些很显然是因为缺乏远见之故。

因此,为了采取措施应对这类不健康的事物,我们需要从两个层面予以观照。第一个层面是即时性的,这是各个政府正持有的。第二个层面是长远性的,致力于一个更加健康、更富有慈悲的社会。现在,各种教育机构更加关注非暴力与对话。这些都是需要加以倡导的重要理念。更年轻的一代人研究它们也很重要,这样,对话与非暴力的思想就会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佛法的保存

藏传佛教佛法的保存和藏人之间的合作紧密相连。西藏幅员辽阔,交流非常困难。每一个喇嘛或者寺院僧侣待在自己的地界,对群体感的观念并有多少兴趣。因为这种缺乏合作与交流,因为这种缺乏共同责任感,我想所以发生了今天这样的情况。因此,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我们可以看到,群体感和密切的联系非常、非常紧要。对于星星点点、散居世界各国的小群的藏传佛教修持者们而言,独立自主并远离任何一种国际权威中心,召集会议讨论如何进行更紧密的合作来很重要。

我们都是佛陀的追随者,都是那烂陀寺大师们的追随者。佛陀的教义是根据现实而施教的,那烂陀寺大师们存留下来的一切著作帮助我们理解现实。为什么呢?很多灾难和不想意欲的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一种不切实际的方法。任何罪行或错误之所以发生,实际上是因为不了解现实,因此,一种错误的方法带来更多不健康的事情。要去而除之,我们需要通过坦率的讨论来实现,而这只能通过我们之间更紧密的交流、更密切的合作,在对话的基础上来实现。

复兴比丘尼戒

现在,在律宗传统仍然存在的国家,如泰国、缅甸、以及斯里兰卡,比丘尼(具足的尼僧)已经不存在了。在中国方面,台湾有些寺院确实在实施比丘尼戒,在我第二次访问台湾的一次会议上,一位中国比丘(具足的僧人)强调了在其它传承中复兴比丘尼戒的重要性。

这是21世纪,人人都在谈论平等。我最近也在藏人、欧洲人等中间表达了这一点,我们会发现更多的妇女们对宗教确实表现出真正的兴趣,尤其对佛法。无论我什么时候在喜马拉雅地区施教,听众中总是男少女多。

因此,我们需要教育和比丘长老们之间的对话。我想我更希望不是藏人尼姑去进行这项工作,如果西方佛教尼姑去做,可能会更加有效。当然,我们的比丘尼并不富裕,你们需要钱,因此我愿意用我的版税来做捐赠。我从来没有为了钱而写书,而钱自动就来了!因此,我想就此建立一项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