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当今世界佛教 > 超越宗教的道德

超越宗教的道德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弗莱堡,瑞士,2013年4月
编辑:亚历山大•伯金略有改动

强调次级层次差异的缺点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有幸能和你们交流,我非常高兴。首先,我一直在给人们讲话时喜欢表明这一点,请将你们看作是人类的一员。这就是说,例如不要想着“我是瑞士人”、“我是意大利人”、或者“我是法国人”。我的翻译不应该想着他是法国人!我也不应该想着我是藏人。更有甚者,我不应该想着自己是一名佛教徒,因为通常在我的讲话中,一种幸福的、少有烦恼的生活是以人类的一员为其基础的。

70亿人中的每一员都向往幸福的生活,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这一目标。如果我们强调次一级的差异如“我是藏人”,那么这就会使我更关切西藏。同样,“我是佛教徒”让我与其他佛教徒有一种亲切感,但是这又和其他宗教信仰者自然产生一些距离。

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各种问题的根源,包括在过去以及延续到21世纪,人类所面临的许多问题和巨大的暴力。如果你认为其他人像你一样也是人类,暴力就永远不会发生。没有理由互相残杀;但是,如果我们忘记了人性的统一性,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次一级的差异上如“我们民族”和“他们民族”,“我的宗教”和“他们的宗教”,我们就制造了区别,而更加关心我们自己的民众和我们自己宗教的追随者。于是,我们就忽视其他人的权利,甚至不顾惜其他人的生命。甚至我们今天面临的很多问题就是以此为基础产生的,是对次一级层次上的差异给予了过分的强调和重要性。

现在,它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在人类的层次上符合逻辑地自我思量,不要划分界限或制造障碍。我发表谈话的时候,例如,如果我想着自己是一名藏人佛教徒,或许更有甚者,想着我自己是“达赖喇嘛尊者”,这就在我和听众之间制造了一种距离,这是愚蠢之举。如果我真诚地关心你们的福祉,我就必须在人类兄弟姐妹 – – 和我一样的人的层次上与你们交谈。在现实的事实上,我们是相同的:智力上、情感上、以及生理上。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想有一个幸福的生活,没有任何苦恼,我也一样。因此,我们将在这个层次上交流。

世俗道德

世俗道德与生物因素极其相关,但是宗教信仰乃是唯有人类所有之物。在人类当中,信仰得到了发展,但这绝非是一种生物因素。世俗道德覆盖了整个70亿人类。正如我昨天提到的,70亿人当中,10亿人正式表白他们是不信教者,因此如果我们想一想那60亿所谓的信徒,其中也有很多堕落之辈。有丑闻、有剥削、有腐败、有欺骗、有谎言和恐吓。我相信,这些是因为对道德原则缺乏真正的信念。因此,即便宗教,也被用于错误的目的。不管我昨天是否提到了这一点,有时候我觉着宗教确实教给我们如何伪善地行事。我们嘴里说着“爱”与“慈悲”这样的好东西,但在现实中我们并不如此行为,却有着诸多不公。

宗教用一种传统的方式讲述这些好东西,但不是用一种真正与你心系相连的方式。这是因为人们缺乏道德原则,或者缺乏对道德原则之价值的信念。不管一个人是信教者还是不信教者,如何教导人们认识这些道德原则,我们对此需要作出更严肃的思考。然后,在此之上,你可以加上宗教,这样它就成为真实的宗教。正如我昨天提到的,所有的宗教都在谈论这些价值。

培养对自身领域的超脱

在上一世纪,人们互相残杀之际,双方都在向上帝祈祷。多难办呀!即便今天,你有时候能够看到在宗教名义下的冲突,我想这双方也在向上帝祈祷。我有时候开玩笑说,看起来上帝被搞糊涂了!两边都在向他祈祷,寻求某种祝福,他怎么能够做出决定呢?这很难办的。有一次在阿根廷,科学家和一些宗教领袖进行一场讨论,尽管这不是一次跨宗教会议,我碰到一位名叫迈特罗纳的物理学家。他是已故的巴雷拉的老师,我在瑞士、后来在阿根廷都碰到过他,但此后再也没有遇到过。他在言谈中提到,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他不应该培养对自己研究领域的执迷。这是我所学到的一个非同凡响、富有智慧的高论。

我是一名佛教徒,但是我不应该培养对佛教的执迷,因为执迷是一种负性的情感。当你培养起执迷的时候,你的观点就偏颇了。一旦你的思维有了偏颇,你就不能客观地看待事物了。

这就是为什么,对那些在宗教名义下卷入冲突的人来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真正的原因不是宗教信仰,而是经济或政治利益。但是还有一些情况,例如原教旨主义者,他们过分地执迷于自己的宗教,因此之故,看不到其它传统的价值。

迈特罗纳的言论对我是一个伟大的建议。因为和很多人会晤,我敬仰很多其它宗教传统,理所当然,我不希望自己是一名原教旨主义者或者狂热分子。我有时候会提起我曾去过法国北部的露德。我去那里朝圣,在耶稣基督的像前,我喝了一点水。我站在雕塑前,浮想联翩,数世纪以来,数百万人来拜访这个地方,寻求慰藉,其中有一些患病的人通过他们的信仰和某种赐福得以痊愈,我都听说了。因此,我回味着这些事,对基督教产生一种深切的感激,几乎要潸然落泪。后来又有一次,在葡萄牙的法蒂玛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的簇拥中,在一座圣玛丽的小雕像前,我们做了很短的一会儿静寂的禅思。我和其他人正要离开的时候,我转身发现,圣玛丽真的在向我微笑。我看了又看,是的,她的确在微笑。我觉得圣玛丽似乎对我无宗派的做法有一定的认识!但是,如果我花更多的时间和圣玛丽讨论哲学,或许会产生更玄奥的东西呢!

不管怎么样,即便对自己的信仰执迷也是无益的。有时候宗教造成冲突和分裂,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宗教被认为是一个增进慈悲和宽恕的路径,而慈悲和宽恕是愤怒与憎恨的治疗剂。因此,如果宗教本身对其它宗教制造更多的憎恨,这就像一种药被认为能够治病,但反而却造成了更多的病痛。那怎么办呢?所有这些悲剧本质上是因为缺乏对道德准则的信念,因此我相信我们需要各种修持,需要各种影响因素,为提升世俗道德做出真正的努力。

世俗主义和尊重他人

现在谈一谈世俗道德。我很熟悉印度前副首相阿德瓦尼。他有一次提起,一家加拿大电视台采访他,问他印度成功的民主实践的基础是什么。他回答说,在印度,数千年来,有一个传统就是一直保持对他人的尊重,不管是论争还是观点差异。他告诉我,大约三千年前,查瓦卡 – – 或者说“虚无主义”哲学观点在印度得到发展。持其它印度哲学观点的人们批评他们,谴责他们的观点,但是持查瓦卡见解的人仍然被视作“利仕”,意思是圣者。这表明,尽管有争议或者炽热的讨论,但仍然存有尊重。这意味着我们也必须要尊重不信教者。

昨天我说,我的有些朋友,一些基督徒和穆斯林,对“世俗主义”这个词有一点保留意见。我想这是因为在法国革命和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有一种反对宗教的倾向。但是,我想在宗教和宗教机构之间做出明确的区分,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任何有识之士怎么能够反对宗教呢?宗教意味着爱与慈悲,而没有人可以批判这些。但是,宗教机构却是另一回事。在法国和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两场革命中的统治阶层确实滥用了民众。此外,统治阶层还得到了宗教机构的全力支持,因此,很符合逻辑,为了形成反对这一统治阶层的决心,革命也包括了反对宗教机构。因此,就形成了一种反对宗教或上帝的趋势。

即便在今天,如果在包括藏人佛教社团在内的宗教机构内部发生了某种剥削,我们就必须反对它。我自己的作法是,在两年前,我就已经自行终结达赖喇嘛作为藏人世俗与精神上的领袖之四百年俗规。我结束这项旧习,是出于自愿,而且感到愉快且骄傲。此类事情实际上破坏了宗教或佛法的真正价值。因此,我们必须要在宗教机构与真正的宗教修持和要旨之间做出区分。

根据印度对世俗主义的理解,对宗教从来没有一种消极感,而是尊重一切宗教,也尊重所有不信教者。我认为这一点很智慧。我们如何提倡这一点呢?通过宣教吗?不。那么自然是通过祈祷了?不。通过教育。是的。我们接受了生理卫生的教育,那么为什么不接受精神或心智卫生的教育 – – 关于如何关怀一种健康的心理的简单知识呢?不需要谈论上帝或后世,佛陀或涅槃,而只是如何培养一个心智健全的幸福的人。一个幸福的人创造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幸福的家庭创造一个幸福的社团。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些精神卫生方面的课程。

精神卫生

什么是精神卫生呢?它的意思是消灭那些破坏我们思维平静、心神和平的因素。这些因素就像一种精神疾病,因为这些负性的情绪不仅会毁灭我们平静、健康的心理,也会破坏我们判断现实的心智能力。它造成很大的破坏,因为充满愤怒的时候,你就看不到现实,你的思维就有了偏颇。怀着执迷,你同样无法正确认识现实。这就是一种心智的疾病。我们心智的真正本质是认识,因此任何削弱这种认识能力的心理因素是一种负性的东西。

因此,精神卫生就是减轻此类情感,为维护一个人的心智能力保持清晰和平静,这就是一个健康的心理。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首先要培育和发展出这样做的兴趣。没有兴趣,你不能强迫人们去这样做。没有法律或机构能够迫使人们去做它。它必须通过个人的热情来产生,而这只能在你认识到这样做的价值时才能产生。而我们能够教导的就是这些价值观。

思维和情绪的科学发现

现在,让我们看一看科学。起初,现代科学关注的是物质,你可以测量物质。我认为,在20时候后半叶,以及现在,即21世纪初,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真正表现出对思维及其情感的兴趣,因为涉及到健康的时候,思维和情感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有些科学家说:“健康的心理,健康的身体。”医疗科学家也说,持续的恐惧、愤怒和憎恨实际上会吞噬我们的免疫系统,而一个更富慈悲的心地基本上会维持,甚至能够增强身体的健康。显然,我们知道,对那些心理健康的人来说,对他们身体的积极效果是巨大的。

在负性的环境中认识正性

在我的生活中,我面临着很多困难。在16岁的时候,我就已经背负不少的责任,而且当时的环境也变得非常艰困。之后在24岁时,我失去了我的家园,然后成为流亡难民直至今日。就在此际,西藏境内曾有许多苦难和困顿,因此人民都把希望与信任加诸于我身上,但我自己却感到孤立无援。但是,我平静的思维让我能够更加现实地看待这一切。正如寂天大师所言,如果困难能够被克服,那么就无需担心了。如果困境没有被克服的可能,那么担心也没有用。这很现实,因此请实践这些吧。

用一种更现实的方法看待问题,认识到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对的,这一点很重要。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有一些积极的效果。就我而言,我离开了我的祖国,而成为了一名难民流亡者。但因此我有了机会去结识很多人,认识很多不同的观点。我遇到过乞丐、领袖、不同领域的学者、以及反宗教人士。这很有帮助,因为如果我待在西藏,我想我的知识就会在现在的基础上减半。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种悲剧,但是从另一种意义上讲,这给我带来了很美好的机会。如果我们从不同的视角去看,那么我们就会认为是合适的。坏事可能会发生,但其中也可能会有好东西在里面。

在过去,藏人有一点孤立,但是现在,他们的思想广阔的多了。多个世纪以来,藏人好像生活在一种睡眠状态,现在,他们醒过来了。这很不错!因此,你看,如果你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你就能发现一些积极的东西。在维护心灵的平静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助益。这些日子,很多老朋友告诉我,我们相见时,我的脸仍然看起来多么年轻,于是有些人问我其中有什么秘密。通常我会告诉他们,8-9个小时的睡眠有助于心灵的平静。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因素,但是,如果我的思维和心理状态相对寂静平和,这才真正富有饶益。

平静的心灵甚至能够帮助你从手术医疗中恢复。我做了胆囊手术后,情况的确很严重。手术大夫后来告诉我,这种手术一般需要15-20分钟,但是我的病情很严重,我几乎要3个多小时,因为我的胆囊比常规肿大了两倍,里面有大量的脓。但是我5天之内就恢复了,如此而已。因此,平静的心灵和乐观的态度确实有助于维护健康的体魄,即便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你也能够迅速恢复。心灵的平静是良好健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内在美和外在美

这里我还要半开玩笑半戏谑地提到,有些年轻女士们喜欢在化妆品上花大钱。有些女士在脸上涂上各种颜色 – – 蓝色、绿色和其它颜色。这看起来并没有多好,但是她们认为这漂亮极了!人们似乎更加关注外在的美。还有一天,在一次公众演讲时,有一位女士一头蓝发,看起来很怪。因此,我当然戏谑了她,告诉她蓝发并不一定就漂亮!外在美当然重要,但是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在外在美上花大把钱的女士们,请关注一点内在美,这要好的多呢!

作为学术主题的思维和情感

现在,我们谈论科学发现。真正内心的平静至为关键。内心平静的基础是自信和内在的力量,它们来自怀着对他人的尊重、对他人福祉的关怀的情感,对爱与慈悲的修持。这就是世俗道德。

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可以对思维、对如何处理我们的情绪加以训练。这个题目很大,对我们的思维和情绪,及其二者之间联系,有大量的解释。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因果律,如果在思维的某一部分发生了什么,在别的一部分也会发生点别的什么。因此,要处理这一点,我们需要严肃考虑心理和整个大脑相互联系的方式。

这样一个大主题确实有学术价值。在美国,过去的几年里,科学家们致力于这一信息基础的实验,发现了一些相当明确具体的结果。结果,有了现在的世俗道德教育计划。现在,我们正致力于基于政教分离的世俗道德课程草案,草案能够适合世俗教育领域。

听众朋友们,尤其是在座的教育家和思想家们,应当多多考虑这方面,如果机会来了,应该就这个主题做一些探讨。当前,教育体系似乎缺乏伦理道德方面的课程,因此,在这方面,大多数人依靠宗教教导。这当然很好,但是同样还有那样一些人,对宗教不感兴趣,认为很难接受宗教观念。这使得宗教教育变得很艰难。因此,我们需要找到一种世俗的方法,这样可以被普遍接受。

演讲到此结束。现在请提问吧。

问题

问题:您最后的评论涉及到了我打算要问的问题,但是为了得到一个全面的回答,如果您不介意,我打算再问一下。关于在学校和大学里教世俗道德,您是不是和其他人正在努力开发一个适当的教学方案?如果是,您是否有任何教育或金融机构来支持呢?

尊者:在印度,在德里的一些大学的帮助下,我们已经开始制订课程草案,就像我此前提到的。我们同样还有心灵与生命学院。在美国,在自己领域 – – 例如在威斯康星大学、埃默里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地的个体成员等等,已经在做世俗道德的教育。我们已经将这种机构扩展到了欧洲。不久,我们要在德里或德里近郊建立这样一个机构。目前,我们只是在这方面做出努力。一旦课程准备就绪,那么我们或许能够训练一些教师,这样就一定有成效了。或许这是值得的,我们将拭目以待。

问:我爱这个星球,以及组成这个星球的一切,地球、植物、动物,以及美妙的人类。但是,这些人却总是破坏地球,或许通过一些琐碎简单的事,例如买塑料瓶,然后是一些更大更严重的事情如森林采伐。我知道,我一定要有耐心,但当看到这样情形,看到生命在死亡和受苦的时候,我就怒从心头起,我想诉诸打斗。我的问题是,愤怒有健康的吗?我能怀着爱去打斗吗?

尊者: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愤怒与动机有关。因此,出于关心某件事或关心他人的愤怒是一回事,受到憎恨驱使的愤怒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 谢谢您能来到这里。能够看到您,听您讲座,实在很美妙。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如果你明天有空做任何事情,你会做什么呢?谢谢。

尊者:通常,不管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就读佛经,主要是藏文的。藏传佛教中,我们大约有300卷经。约有100卷是佛陀的言教,就像是一部圣经。我们还有另外200多卷注疏。因此,我一直告诫藏人,这些并不只是用来顶礼膜拜的东西,而是用来研究的典籍。我在给别人这样说的时候,也努力来阅读这些书籍。我想,在300多卷经典中,我到如今可能才读了30或40卷。因此,还有很多书需要去研究。如果我有两天的闲暇时间,我可能会去有雪山的地方。我喜欢看到更多的雪!

: 您说到我们这个星球上或许有60亿信教者和10亿无神论者。我有这样一个印象,有三分之一的人对传统的制度化的宗教没有一种如如在家的感觉,但也不是无神论者,而是在制度化的宗教之外寻求灵性。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尊者:很多年前,我在斯德哥尔摩见到一小群人。他们不喜欢现存的传统或宗教,但是仍然在追寻某种灵性。是的,有这样的人。但是,我发现,你们所谓的“新时代”,或者东拼西凑,做成一个大杂烩,这并没有多大用处。

我想,不仅是满足于物质需求,而努力找寻更深沉的价值所在,这是好的。分析我们的生活,认识到我们的幸福并不是来自某种感官的满足 – – 例如音乐响起时,你感到快乐,音乐停下来,这种满足感也就终止了,这是值得称道的。在心理层面,拥有巨大的信仰之情和慈悲 – – 由此而来的满足感要持久的多得多。

: 对您来说,什么是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

尊者:我一直告诫人们,生活真正的目的就是过一种幸福的生活。现在,要获得幸福或者快乐,我们不应该依赖于感官能力和经验,而应该依靠心理状态。因此,正如我平常所言,我们应该更加关注我们的内在价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