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当今世界佛教 > 萨达特和平奖致辞

萨达特和平奖致辞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马里兰大学,学院公园,马里兰,美国
2013年5月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编辑,略有改动

导读

我向公众演讲时不需要什么形式。实际上,我们同样是人。作为人,我们出生和死亡的方式也是自然而然,没有什么形式。我们来了,我们走了,就是这样。因此,我开始讲话时,我更愿意提醒各位,尊敬的各位年长于我和小于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是同样的人类。我们是强大的70亿大家庭的一部分,我们每一个人想过幸福的生活,而这与和平的生活联系紧密。每一个人都不想碰到麻烦,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达到这个目标。我想,即便是那些深深纠结于给世界制造麻烦的人,他们在一天中睡醒的时候,也会出于天性而这样希望,“今天麻烦少一点啊”。我想70亿中没有一个人会睡醒来就想着:“今天,我要面对更多的麻烦!”

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同样都是人。就像我常常说的,我们在心理上、情感上和生理上是同样的。尤其是我演讲的时候,我总是将你们看做人类中的一分子,毫无差别。如果我强调:“我是佛教徒”,“我是藏人”,或者“我是达赖喇嘛尊者”或者某个特殊的人,这就是无稽之谈。这样的想法就制造出一种障碍。当然,存在某种差异,例如肤色和鼻子的长相。但是在更深刻的层次上,我们在情感上是相同的。我们享有同样的建设性的、以及破坏性的情绪。而且,在心理上、在智力上,每个人拥有同样的潜能。因此,作为一个人来讲话,这确实更佳。

什么是幸福?

每个人都想过幸福的生活,于是,问题来了,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真正长久持续、值得信赖的幸福呢?我们需要对此深入审视。幸福或快乐主要通过我们的感觉器官产生 – – 例如看到、听到、嗅到什么好东西的体验 – – 确实会提供某种满足。但是,基于这些感官体验的愉悦非常肤浅。只要这里有某种条件设施,你就能获得某种幸福、快乐或愉悦,但是只要出现某种大声的嘈杂声,愉悦就没有了。或者,你知道有些人在电视中寻求快乐,一小时不看电视他们就会感到无聊。有些人非常喜欢娱乐或者到世界各地旅游,不停地体验新鲜的地方、新鲜的文化、新鲜的音乐、新鲜的口味。我认为,这是因为缺乏通过心理训练创造内心平静的能力。

但是那些年复一年真正过着一种隐居生活的人,他们确实体验着一种幸福的生活。有一次在巴塞罗那,我碰到一位天主教僧侣,他的英语和我的差不多,所以我有更多的信心和他交谈!组织者告诉我,这位僧人在山上过了五年的隐居生活。我问他在山上做些什么,他说他在思考或者冥想爱。当他提到这些的时候,眼睛里确实有一种特殊的表情,表明他确实享受着心灵的平静。这就是一则内心的平静并不仰仗感官体验,而是要通过培养一种更深沉的价值的例子。通过对爱的持续不懈的思考,确实能够创造出真正的平静。

因此,我现在做演讲时,总是强调物质发达对生理舒适极其重要,但是物质价值永远不会真正提供心理的舒适。有时候,随着人们变得更加富有,他们会变得更加贪婪,从而变得更加压抑。其结果就是成为一个不幸的人。因此,要获得幸福的生活,请不要仅仅依赖于物质价值。物质价值是需要的,但是除此之外,我们需要更加严肃地看待自身的内在价值。不管我们是不是宗教信仰者,只要我们是人,内在的平静就很关键。

心理平静和身体健康

有些科学家说,根据他们的发现,太大的压力会造成血压和其它各种问题。有些医学科学家说,持续的恐惧、恼怒和憎恨确实会蚕食我们的免疫系统。因此,身体健康的一个最重要因素就是心理的平静,因为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理紧密相联。根据我自己的经验,两年前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一位记者问我转世的问题。我开玩笑似地看着他,然后摘掉眼镜问他,“从我的面相上判断一下,我的转世情况紧急还是不紧急呢?!”他回答说,不急!

最近,在欧洲,我的一些老朋友比较着我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甚至四十年前的照片,每个人都说我的面相看起来仍然很年轻。我想,在我的生活中,你们能够看到我确实经历了很多困难重重的时期,其中有足够的因素造成焦虑、压抑和孤独。但是我想,我的心理还是相对平静。我偶尔会发脾气,但我的心理状态基本上非常平静。

我也喜欢和那些花大钱做美容的女士们开玩笑。首先,你们的丈夫可能会抱怨这太昂贵了!不管怎么样,外在美是重要的,但是内在美更重要。你可以拥有一张好看的面孔,但是只要有着发自内心的微笑和热情,一张素面朝天的丑脸也是美丽的。这是真正的美;真正的价值存诸自身。外部条件需要很多钱 – – 总是更大的商店和更大的超市。但是,内心的平静不需要花费什么!想一想这些内在价值,自己去了解它们,破坏性的情绪慢慢就会减少。这就会带来内在的平静。

对他人的福祉有一种更富有慈悲心的态度或者一种关怀心会形成自信。当你有了自信的时候,你就能够光明正大、坦诚真实地展开你的一切行动。这就和他人之间形成信任,而信任是友谊的基础。我们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需要朋友。朋友并不是必然要来自权力和金钱,甚至即便是教育或学识,友谊的关键因素是信任。因此,对生命体的关怀感和尊重以及对他人的福祉是对话的基础。

萨达特和平奖致辞

我必须要说,我非常高兴,做萨达特和平奖致辞是一个莫大的荣耀。作为总统,萨达特做出了名副其实的决定,在他的世界里为创造和平跨出了勇敢的一步,而我是一个远远观望的仰慕者。今天,我见到了他的遗孀,我非常高兴,这真是不胜荣幸,我向她表达了对她丈夫的仰慕之情。如果他当时心怀疑虑或者心怀憎恨,就很难有这样一种勇气。一个放眼于长远利益的更开阔的、更具有全局性的思考方式 – – 在此之中,你尊重敌人、与之对话、与之握手,正视他和你之间的差异和相似 – – 这是最了不起的。

每个人都想要和平,没有人想要麻烦或者暴力,后者总是制造苦难。暴力最糟糕的一面就是不可预测。一旦发生暴力,即便它的动机或者心中的目的是好的,因为方法的暴力性,会产生不可预期的结果。这屡见不鲜。因此,我认为在萨达特的名义下讲话,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耀。我感谢贵校以及所有给了我这份宝贵机会的人们。

促进宗教和谐

在讲话时,我首先认为自己是人类的一份子。不管我们是信教者还是不信教者,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我在这个基础上谈论内在的平静。在第二种层次上,我是一名佛教徒,我的一项任务就是促进宗教和谐。世界上重要宗教传统有两类:那些有造物主信仰的宗教,而另一类没有这种概念。这是最基本的差异。在有神论的宗教中,在有关前世和后世等方面的信仰上进一步有所差异。因此,印度教传统有一个终极的造物主,同时也因为因果律,此生和后生生生相续。即便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也有一些小差异:一神,神唯一,三位一体,等等。

在古印度教传统中,至少三千年以来,存在一种没有造物主概念的哲学。耆那教和佛教传统延循此道。在这些宗教中没有造物主的概念,在有关存在一个永恒的独立的灵魂或自我、还是不存在一个永恒的独立的实体上,也有差异。

这些不同的哲学观念差异的目的何在?它们是塑造一个通情达理、富有慈悲心的人的不同方法。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不同的宗教都传达着关于爱、慈悲、宽容和宽恕的信息。只要有形成愤怒的麻烦和问题存在,就有修持宽容和宽恕的教义。宽容直接减轻愤怒,而宽恕直接遏制憎恨。

因此,所有重要的宗教传统传达相同的信息,拥有同样的潜能,通过爱的信息带来平静。这既显而易见也符合逻辑,平静最终联系着憎恨、愤怒,而慈悲用来克服它们。即便在家庭或者个人的层次上,平静也必须通过内心的平静而实现。内心平静的渊源是慈悲和宽恕。一切宗教传统拥有同样的潜能,能够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和平的家庭,和平的个人。

因此,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同的哲学呢?人类有很多不同的心理倾向(秉赋)。对于一些人而言,有神论宗教传统是更有效的,对于另一些人而言,无神论的方式更有效。这就像不同的药剂:它们成分不同,但目标都是疗疾治病。因为身体状况和年龄的不同,人们的疾病各有差异,因此我们需要很多不同的药物。同样,关于心理平静的药物也要多样,因此,所有重要的宗教传统都拥有同样的潜能和目标,因此,它们和我们70亿人息息相关。

针对不同心理倾向者的不同方法

这一点很明显,在佛教内部,我们完全信仰乔达摩佛,即便他教导了不同的哲学观点。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听众当中,秉赋差异很大,因此很有必要在同样的宗教传统当中展示不同的方法。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下生活着数以亿计的民众,生活方式大有不同,因此他们具有不同的心理倾向,需要不同的方式方法。要知道,所有主要的宗教传统传达着同样的爱、慈悲和宽恕的信息,这是培养相互尊重的基础。一旦形成相互尊重,我们就可以开始相互学习,这实际上丰富了其自身的传统。

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因为和基督教徒、穆斯林、犹太教徒和印度教徒的认识,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新的观念,这丰富了我自己的修持。因此,在不同的宗教传统中,在相互景仰和尊重的基础上形成真正的和谐是可能的。因此,我的第二要务就是促进宗教和谐。

在日常生活中实践道德价值

正如我早先提到的那样,到这里来确实是一种极高的荣誉。我们在讨论已故的萨达特总统时,我们不能只是记念他的伟大,然后就此而已,而应当努力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实践他的价值观。他的精神展现了不管困难有多大,通过谈话解决问题极其重要。我常常说,20世纪是血腥的世纪,21世纪应该是一个和平的世纪。这并不意味着问题再也不存在了,因为问题总是会出现。我的意思是说,为了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纪,我们需要培养这样一种方法,在和平手段和对话的基础上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我到这里之前,见到了总督的儿子,我告诉他,很多年长于我的兄弟姐妹 – – 我们20世纪这一代人中间,很多已经走了,我们也要说拜拜了。因此,21世纪的这一代人,这些年龄在15岁到30岁之间的人,他们是真正的21世纪的一代。我们这一世纪还剩近九十年,新的一代人将生活这段岁月,因此,你们有机会,也有责任来创造一个新的、更加美好、更加幸福的世界。在人类为一体的鉴定信念下,这一点能够做到。

不同的宗教信仰或者民族性是次一级的,而不是最重要的。正是我们过分强调这次一级的层次,从而忘记了人类的一体,所以问题也就来了。我们应该从另一个方面去思考。首先,我们考虑到人类的一体性。今天全球变暖和全球经济的现实表明,民族边界和信仰差异并不相关。因此,新的一代人应该更多地考虑全人类,在全球的层次上,考虑全人类的一体性。为了次级层次的差异获得短期利益,于是牺牲人类的一体性,这是一个灾难。创造一个愿景,这样,本世纪能够最终成为一个和平的世纪,整个世界刀枪入库。这是可能的,因此请各位更加严肃地予以考虑。

谢谢!敬请提问。

问:尊者阁下,在您2011年纽瓦克之旅时,您建议美国的教育体系应该包含更多的道德教育。您会推荐一种正式的道德课吗?全世界有很多委托授权的道德课程;建议美国的教育体系中建立正式的道德课程,你认为会出现什么问题?

尊者:根据我对人类的观察,我认为教育确实带来了一个美妙的新世界。我认为在世界各地,所有人都认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东西。现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拥有很高水平的现代教育,但是我们仍然存在问题和危机。即便那些给社会制造了很多麻烦的人,就他们接受的教育而言,水平也很高。至于心理的平静,我有很多接受了很好的教育的朋友,但是作为人,他们却很不幸福。这自然带来一种更不健康的心理态势,结果,杀戮、撒谎、伪善、剥削、欺压等就产生了。

因此,我通经常告诉这些人,所有重要的宗教传统教导我们更加深刻的价值观。当然,在教导这些价值观的人当中,存在一些并不真正以此为修行的人。我也多次说过,有时候那些打着宗教的名义说话的人实际上过着一种伪善的生活,他们甘言美语,却做着另一套。这是对内在的价值没有真正信念的鲜明表现。仅仅通过信仰就带来真正的坚定信念实际上是有限的。但是,正如前任教皇所言,信仰和理性一定要并行。

我想这一点非常非常符合真实情况。我们需要通过教育和认知获得理性。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教育。如果我们教导人们热情友好和关爱他人,他们会将之视为自身的福祉和健康的终极渊源。家庭和社团的问题源于缺乏道德准则。因此,在现存的教育领域,我们必须要包括更多关于道德准则的教育,因为就目前而言,它并不足够。

就思维和情绪而言,古代印度思想对如何处理破坏性的情绪如愤怒、憎恨和恐惧等有多种解释。因此,根据我过去三十年来和当代科学家和教育家们的对话经验,其中很多人确实了解很多古代印度宗教传统中的有关信息,其中包括佛教。这些科学家不仅知道存在这些信息,他们现在甚至通过试验的探索证明有很好的证据来支持这一点。因此,在过去的两年里,对如何将与思维关联的道德伦理引进到现代教育体系,我们严肃看待。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关于思维的学术课程或者是我称之为“思维地图”的东西。学生因此能够通过自身的体验来认识,愤怒如何毁坏他们自身思维的平静。

学生对他们的母亲和朋友所表达的爱有很深的理解。从年轻时起,这种爱的价值就在他们身上很活跃。然后,像我们一样,他们长大成人,有时候他们会说不需要爱,他们自个儿无所不能。但是,这些基本的人的价值是基础的逻辑因素,而并不来自宗教。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 – – 在动物中间我们也能看到这样的东西 – – 是巨大的。这是一种生物性因素,它并不来自宗教。因此,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趁着孩子们年轻,在这种爱的体验还鲜活的时候,教导他们这些价值观,直到他们最后的岁月,直到死亡降临,这一点很重要。这些价值观是我们幸福和快乐的终极渊源。

我们必须要用包含了科学发现的解释和推理,而不是仰仗宗教。如果我们依赖宗教,那么这种方法就没有通用性了。但是,我们既然在谈大家共同所面临的问题,那么我们面对问题的方法同样也是共同的。我通常称这种方法是“世俗道德”。我需要解释一下“世俗”一词,因为在西方,这个词有一种负性的、不尊重宗教的内涵。但是,根据印度对世俗主义的理解,其意思是尊重所有宗教以及不信教者,对这个或那个特定的宗教也没有偏好。这就是为什么,印度在获得独立的时候,她的宪法是以世俗的概念为基础的。

因为印度也是多信仰的民族,你不能说一个宗教要高于另一个。从全球的层面讲,世俗主义是全球范围内都可以接受的唯一方式。因此,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创建一门能够适合世俗教育领域的课程。我们在为此努力,或许一年之内就准备好了。但是我们需要和科学家、哲学家、教育家等在一起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关于这一点,我们正在印度做。

我们一旦完成这门课程的设计,像大学这样的场所或许可以实施这项计划进行试验。可以有一个学校进行这项计划,几年以后观察效果。如果显示出一些积极的结果,我们可以资助这项计划,将它扩展到十所学校、一百所学校,然后扩展到州一级范围,经过进一步严肃的讨论,最终到联邦的范围,接着到联合国范围,直到全世界受到鼓励,不是在宗教、而是在世俗主义的基础上,接受一种伦理道德教育。

问: 在上一个十年,因为与激进的伊斯兰教有关的一些事,以及美国与穆斯林世界间的紧张关系,您认为您在宗教间对话的努力产生了更多的困难吗?自9·11以来的整整十年,宗教对话变得更容易了吗?

尊者: 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我们进行对话三十、甚至四十年了。我一直在努力开展一些宗教间的会议,不仅仅是一些典礼或者服务,互相微笑着致意问候。不仅仅是这样,我更喜欢一些更加严肃的讨论。我们的差异在哪里,我们的相同之处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更重要的是修行者与修行者之间的际遇。我确实景仰一些天主教的僧侣。和已故的特拉普派汤玛士·摩敦会见后,我从他和其他基督教僧侣和修女那里学到了很多修行和体验。有一次在澳大利亚悉尼,有一位基督教牧师介绍我,他把我描绘成一名好基督徒!接着,到我说话的时候,我把他描绘成一名好佛教徒!有这样一种感觉,我们有着同样的修行,具有同样的潜质。我们一旦更互相接近,更深入地互相了解,那么相互尊重和景仰就自然产生了。

同样,我也做出了特别的努力,和穆斯林兄弟姐妹们相聚。例如在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中间的冲突,就像在北爱尔兰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间的冲突一样,并不是宗教的原因;其真正的因素是政治。即便在过去,历史上打着宗教之名的冲突也是因为权力或经济利益,但是他们打着宗教的旗号。因此,我们必须做出区分。政治问题应该通过政治手段而不是宗教手段来解决。就宗教而言,没有伤害别人的基础。

这些悲剧让我们记着要做出不懈的努力,因为宗教名义下的杀戮确实悲哀,这是不可思议的。如今,甚至缅甸和斯里兰卡的佛教徒也卷入其中了,佛教僧人们大肆毁坏穆斯林的清真寺和家园,这确实让人感到悲伤。有一次,我给我的佛教兄弟姐妹们说,他们对穆斯林社团产生负性的情感时,应该想一想佛陀的面容。佛陀会保护我们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这毫无疑问。因此,在这些冲突的背后,主要是经济原因,而当宗教卷入其中的时候,这就表现出出于唤起的人类的情感原因。一旦有了太多的情感,我们就变得易于被操控了。这很可悲,但没有理由为此泄气。我们必须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就会有所成就。有时候我感到有一点自豪,我对宗教和谐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人们对我的努力和思想表现出一种欣赏和赞同时,这给了我更多的鼓舞。这是对我促进世界和平和改善人类境况的认可。

我想今天这里有超过一万五千名兄弟姐妹,如果你认为没有必要严肃对待这些观点,那也没问题。但是,如果你有一定的兴趣,想积极投身其中,那么就请多想一想你自己的内在的价值。首先在知识的层面予以修行,简单的认识这些价值观。然后,熟悉这些价值观,这样它们就会成为有生命的东西。然后,你实践这些价值观,它们就会成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你就会得到真正的饶益。因此,请多加思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