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当今世界佛教 > 通过世俗道德获得快乐心理

通过世俗道德获得快乐心理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克拉根福,奥地利,2012年5月20日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转录,略有编辑

今天我要谈一谈如何在利用世俗的手段的背景下获得快乐的心理问题。我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在此向这样一大群听众谈一谈。我们的一位伟大的朋友,美国科学家大卫·利文斯通,现在已经离开我们了。他曾经说过,一个富有热心的人遇到别人时,他(她)的眼睛会睁得更大,他(她)的瞳孔会扩大。他说,他看到我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会睁得那样大,他的瞳孔也会放大,而这只在两个人身上发生,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他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去的每一个地方,当地的人都同样如此,他们对我表现出真挚的温暖情感,对此我深表感激。也谢谢你们。

“世俗”是什么意思呢?我根据印度的传统来运用它。但是,我的一些穆斯林和基督教朋友觉得“世俗”暗含着一点反宗教的意味,因此,他们不喜欢我用这个词汇。同样,一些人认为“道德”需要建立在宗教的基础上,但是印度宪法却建立在世俗主义的基础上;它并不是反-宗教的。在印度,人们很尊重宗教。甘地和印度宪法的起草者们都是宗教信仰虔诚的人。在这种语境下,“世俗”的意思是尊重所有宗教,不存在认为某一种宗教比别的其它宗教更好这样一种思想;在印度,数千年来,这种世俗主义也尊重不信教者的权利。因此,我用“世俗主义”的意思就是指此。

作为人类,甚至是动物和昆虫,我们都渴望获得更多的安宁和平静。没有人想要烦恼;每一个人有权利获得幸福,克服烦恼、麻烦和苦难。对于这一点,无须逻辑或者实验来证明。天性如此;一切有情众生,鸟类、动物、人类、我们全都在努力达到这个目标。重要的是达到这个目标的方法。它必须是现实性的,运用不切实际的方法只能让我们达不到这个目标。例如,我们有时候发现动物受到惊吓以致于跑错了方向;它们冲着伤害它们的方向跑去,而不是逃离。但是,我们是人类,我们拥有非凡的智力,因此,我们更加有能力通过理性和智慧遵循一种现实的路径,这样我们更能成功。我们拥有长远的认识,因此有时候愿意牺牲暂时的利益以饶益长远的成功。这是我们的智力在动物之上的一个明证。因此,因为拥有这种智力,我们人类要努力达到长远的饶益。

因此,问题在于,什么层次的经验会给我们带来最大的饶益呢?感官层次的经验基本上是暂时性的。例如,你欣赏一幅图画或一场运动赛事,或者一名游客去不同的地方、欣赏不同的景致、不同的风俗习惯和群体;对,从中你们得到某种感官享受,例如通过眼睛欣赏。例如,我在德里的司机是一位印度人,酷爱板球。我问他,有板球赛事的时候一晚上能睡多长时间,他说四小时。于是我批评他,我说睡一场好觉要比看比赛好的多。这对心理更有好处。还有音乐、美妙的香水、佳肴美食,以及舒服的身体感觉。这些感官层次上的舒适只是暂时的。当它们结束的时候,唯一剩下的东西就是我们对它们的记忆。

另一方面,有些体验属于心理层次,它们并不依赖于感官体验;从中产生的愉悦感会持续更长时间。因此,认识到体验幸福和不幸有两种层次,这很重要。一个是在感官层面,这是即时性的;另一种是心理层次的,它更深刻。

在当代世界,人们过多地置身于感官的层次,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因此,他们为了幸福总是寻求外在的物质资源,从而忽略了内在的、更深刻的层次。很多年前,有一次我在德国柏林,我住的宾馆恰好正对着一家夜总会。我晚上大概在7:30 或 8点时分睡觉,我能够看到外面不同颜色的灯光,红色的、蓝色的,闪耀着,还有巨大的砰砰声。我去睡觉,半夜醒来了,外面的一切还在持续,我4点整起床,这时候仍然在持续。夜总会里人们的所有精力都被吸引到这种感官层次上了。我想,第二天,所有人都会精疲力竭。

最近,我碰到一家印度人,他们有几个孩子,父母亲也在,我们只是随便聊了一些。我谈到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再也没有看过电视;我只是听BBC广播。这家的年轻人对我说,“不看电视你一定很无聊!”这表明,他们看得很多。尤其在美国和欧洲,孩子们看电视太多了。这并不是很有帮助,因为这改变着他们通过敏锐的智力去思维的能力。因此,在心理的层次上、而不仅仅是在感官的层次上努力以为找到幸福的途径,这更有意义。

另一点是,对情绪的真正干扰主要来自心理层次;因此,幸福的生活需要平静的心理。既然干扰源来自心理层次,我们需要在心理层次上进行处理来达到这一点。因此,首先我们需要更加关注我们的内在世界、内在的价值。在大脑的小小空间里,我们可以探索广阔的内在的心理空间,但是实际上我们对这个内在的空间知之甚少。因此,我们需要探究情绪。当强烈的情绪产生时,我们用部分思维来查看这种情绪,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它逐渐减退了。我们有能力发现心理被愤怒所左右,随着我们检查它,强烈程度就减弱了。可以更深入地审视心理,这很有趣。

现在,我们身处21世纪。看起来20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世纪。这是因为在科学和技术领域有如此多的发展。因此,我们的知识增加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同时,这也是一个血腥的世纪。很多人遭受了巨大的烦恼的苦难。2亿多人惨遭屠戮,其中有些人死于核武器。如果这种巨大的暴力行为制造出某种新秩序,我们或许可以认为其正当,但事实并非如此。即便是现在,21世纪初,伊拉克、伊朗和阿富汗都有很多问题,很严重的恐怖主义;这是过去的错误与疏忽的症候。过分只强调外在的事物。现在,我们必须更加思考内在价值,而不仅仅是外在的条件。

同样,贫富差距是个大问题,尽管物质上的进步总体上不错。在这里,奥地利,平等的水平很不错,但是去年我访问了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我问了贫富差距情况,是大还是小,他们说差距很大很大。但这里,在奥地利,差距很小。

我还问道,“腐败的程度是大还是小呢?”民主国家有自由的言论和媒体,可能仍然有很多腐败问题。这是因为缺乏自律,缺乏道德准则。例如,印度民族是一个很具有宗教思维的民族,但是同样也有很严重的腐败。很多印度人在家里有神像,他们供香、献花、祈祷,但有时候我回来玩笑说,他们的祈祷是“愿我腐败成功。”因此,这很让人伤心。他们具有宗教性思维,但很多人却腐败堕落。他们被认为是信教者,但却没有达到真正实践其宗教信条、敬畏神祗这样一种信教者的程度。

几年前,我和一位学者就跨国公司和它们的利润如何不透明的问题做了探讨。我们讨论了这些东西,我说,“经营这些公司的这些人们被认为是敬畏上帝的,因此他们应该有一定的原则”,而他说,“这是18世纪的想法。”因此,尽管这些人可能向上帝祈祷,但他们并不严肃以待。如果他们严肃以待,他们应当遵循上帝的忠告而诚实、关爱他人、讲道德。因此,我们必须要关爱他人,关爱我们的环境。因此,我们需要更加强调道德伦理,这意味着更加强调自律,不是从义务或畏惧的意义上说,而是自愿地,基于对“如果我们参与其中,这有违道德”这样一种认识。

我们需要为增进伦理道德做出努力,否则随着人口如此增长和资源如此短缺,会产生越来越多的问题。因此,我们要付出努力,将21世纪造就成一个慈悲的世纪。这是伦理道德、世俗道德的基本原理。

伦理道德和热忱待人联系紧密。这就意味着对其他人越来越关心。他人也想幸福;他们不想遭遇不幸,我们都互相联系着。他们的幸福是我们自身幸福的源泉。当我们理解了这一点,从而尊重他们,那么就没有谎言、欺骗、恐吓或剥削的立足之地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热忱待人是幸福的源泉;它源于我们和母亲一起时候的生物因素:我们通过母爱和母亲的乳汁而生存。这种经历深入到我们的基因和血液当中。问题是:儿童更关心来自别人的爱,而不是他人的钱财或者文化的东西,但是随着他们长大成人,除非他们更富有智慧,否则他们的价值观就会降低。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们变得更加自我中心了。如果帮助别人,他们完全是出于“我会得到什么回报”这样一种兴趣。因此,自我中心支持一种大“我”,这就是大麻烦的根源。通过将自己看作是欧盟的一部分、或者整个世界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将整个人类群体看做是“我们”。我们需要通过将这个世界上的70亿人看作是“我们”,而我们是这个“我们”中的一部分;而不是仅仅根据这个小小的“我”来进行思考。因此,我们需要尊重每一个人,包括穷人和富人。在经济上,在所有领域,每个人应该有同样的权利。如果我们培养对他人福祉的关切,这种尊重就会形成。

这并非必然属于宗教的一部分;宗教是一种私人的事;而这些是对整个人类的关怀。如果我们尊重所有其他人,就不会有剥削了。同样,热心待人对身体健康也大有裨益。有些科学家说,长期的危险和恐惧削弱我们的免疫系统,因此,当我们以自我为中心时,我们就会在自身上体验很多担忧,我们对他人就会有极其严重的不信任。而这导致孤独感和恐惧,进而又导致挫折感,最终是愤怒。但是,一旦我们敞开心扉,我们有了关爱他人的情感,那么我们就会培养起自信。通过自信,我们能够做事光明磊落。不管我们遇到谁,看到谁,对我们周边的所有人,我们都会视作兄弟姐妹;如果我们热心待人,关爱别人,绝大多数人都会积极回应。但这并非总是如此。不管什么时候我坐车走路,我总会看着路上的人们,对他们致以微笑。有一次在德国,我朝着人行道上的一名女士微笑,这让她不胜困惑,这样,我们的微笑非但没有让她感到幸福,反而使她感到害怕,于是我把脸转了过去。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

热忱待人是我们从母亲那里学到的东西,因此这是我们需要终其一生携带的东西。在一次科学会议上,我们有这样一个口号:“健康的心理、健康的身体。”关于这一点,我们需要认识现实,我们需要有一个安静的心理;如果我们受到干扰,我们就会变得偏激,从而看不清现实,那就会带来很多麻烦。因此,热忱待人有助于我们培养安静的心理。

如果我们没有安静的心理,那么这就会在我们的教育中产生麻烦。如果心理不安静、不幸福,那么学习就很困难;因此,安静的心理有助于执行一切工作和所有职业,包括政治。简而言之,心理的安静带来自信,有了自信,我们就能够更加清楚地认识现实,在此基础上,我们能够培养越来越浓郁的古道热肠。

这些是世俗道德的基本原理,是幸福之艺术的关键。就我自身而言,我发现它极其有助益。如果你觉得这有一定的意义,那么请实践它。如果它对你没什么意义,就请你忘记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