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上师 > 干扰灵修和修持的四十六种错误

干扰灵修和修持的四十六种错误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2006年3月

《现观庄严论》(藏文: mNgon-rtogsrgyan,梵文: Abhisamayalamkara)中,弥勒枚举了对培养可用之于诸菩萨(藏文: sbyor-ba’iskyon)的智慧造成干扰的四十六种错误。正如自续派在其方案中所描绘的那样,这些错误一直到圣菩萨的第七菩萨地(果位)层次都在发生。尽管它们是根据般若波罗蜜多( 深远的分别智,智慧的圆满)典籍,这些错误也适合于佛法研究和修持的其它方面。

仅同弟子有关的二十种错误

与弟子有关的十二种普遍错误

(1) 要理解般若波罗蜜多必须要花很长时间、面临很大的困难。这是指造成这种错误的内在的和外在的障碍。

(2) 学得非常快,对此颇为自负,但是忽视学习其细节。

(3) 记录般若波罗蜜多教义、或者绘画唐卡时,体验生理的阻障如打哈欠、发笑、玩笑、以此取乐。

(4) 如果在书写般若教义时,存在一些心理障碍如同在做一件马虎稀松的活儿,或者只有一半心思在上面,另一半心思在另一个人或一件事上。

(5) 存在语言障碍,例如念诵密咒或者做荟供只是为了获得尊敬、金钱、或者一个人的服务。

(6) 从大乘修持转向其它传承,我们已经追随着大乘传统,并认识到这是正确的,但是因为没有佛预言我们何时觉悟,因而失望沮丧。

(7) 对大乘之道先是怀着巨大的热情,但是当发现它有多么困难、要付出多么长的时间时,我们信心减弱。

(8) 对佛陀关于般若的教义没有一个正确的体验,因而深深陷入(深深体验)到俗事当中。

(9) 想通过修持小乘达到佛遍知一切的智慧。

(10) 在理解了大乘教义中的要点后,不是追而随之,反而转向小乘,因为后者更容易。

(11) 相信只追随小乘,我们就能够获得觉悟。

(12) 相信大乘和小乘是一回事,会带来同样的结果。

造成思维游移的八种错误

(13) 因为执迷于某种感官上向往的东西而习得很多偏见性的、预先就有倾向的、偏颇的思想。

(14) 在复印或誊写般若波罗密多这样的经典,不是视该经典只是一册书,而是将它看做佛陀的智慧本身。

(15) 试图在不能确定存在的现象 – – 例如书本上 – – 获得安全感(皈依)。

(16) 常常执迷或迷恋于打印的书籍。

(17) 执迷或迷恋于口授的教义和唪诵,视之为佛的真实智慧。

(18) 执迷或迷恋于好地方、美景、以及金钱。

(19) 满足于被夸赞或被讨好,心醉神迷于自己多么了不起。

(20) 听从摩罗(恶魔的势力) – – 他们装扮成僧人,进行错误的教导 – – 的言教并寻求解脱。

关系到师徒二者的二十三种错误

这些错误涉及到,我们学生在彻底检验了灵修教师,追认他或她为我们的导师之后,发现、并逐渐沉迷于苦想,与我们相比较,对导师的错误也要亦步亦趋。显然,我们在接受他或她为我们的导师之前,已 经发现了其身上的这些错误,我们要避开这些教师。

与学生比照,教师身上的十四种错误

(21) 我们学生对般若波罗密多非常钦佩,怀着极大的热情,但是教师却很懒散,并不付出努力来教导我们。教师对教导不感兴趣,而总是一拖再拖。

(22) 学生想象学习般若波罗密多,但是教师想要教别的东西。 教师对学生想学或需要学习的东西麻木不仁,而只是想教他或她喜欢的。 还有这种情况也是, 即学生想在一个地方学,导 师却想在另外一个地方教。

(23) 学生满足了,但是导师对感性之物充满了欲望。

(24) 学生遵循着十二种正性的训练,例如住在墓地、而不是在屋子里,但是导师则不然。

(25) 学生有积极的信仰这样正性的品质,但导师却没有。

(26) 学生很慷慨大方,而导师很吝啬。

(27) 学生想给导师很多供奉,但是导师却加以拒绝。

(28) 只要对相关主题略加提及学生就能够理解和学习,但是导师却需要广泛而全面的解释。

(29) 学生拥有十二分教的经典知识,导师却没有。

(30) 学生培养了六种深远的态度(六度),导师却没有。

(31) 学生精于获得觉悟之道,而教师精于获得世俗之道。换句话说,学生对达到觉悟的方法上面,比导师知道的更多、更好。

(32) 学生有很好的记忆教义的能力,但导师却没有。

(33) 学生想把全部般若波罗密多教义写下来,但是导师自己却不愿意去写或者不让学生们去写。

(34) 学生已经克服了每天的干扰因素,例如睡觉、怀疑、悔恨、傲慢、幻想、思维游移在美景之类的事物上,而导师却没有。

与教师比照,学生身上的三种错误

(35) 导师在谈毫无乐趣可言的地狱界,学生惊慌不安,从为了帮助那些堕入其间的生众而要往生地狱界的念想中退缩出来。

(36) 导师在谈神圣的天界的乐趣,学生们生起对天界的向往,想着要往生那里。

(37) 导师想教一小群学生,但是学生违背导师的意愿,随行带来一大批其它学生。

师生身上都有的错误

(38) 导师不公,例如要求学生不跟随其他导师学习,而学生却不认同,而跟随其他人去学习。

(39) 导师向学生就一定的事情提出需求和要求,而学生不愿意给导师。

(40) 导师想去一个可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并要求学生同去,学生不同意,也没有去。

(41) 导师想去一个发生大饥荒的地方,而学生不愿意同去。

(42) 导师想去一个小偷强盗盛行的地方,而学生不愿意同去。

(43) 导师想去一个人们给予大量供奉和奉献的地方,而学生不愿意同去。

那些实际上在误人子弟的所谓导师的错误

(44) 我们在学习真正的般若波罗密多教义时,所谓的导师就会来说:“你学习的东西并不好。来跟我学吧”,这时候他或她要教授的所谓般若波罗密多教义,实际上是他(她)自己编造的。

(45) 我们在正确地修行空时,所谓的导师就会来说:“不要那样进行静坐。为了获得对空的正见,要修行身体上丑恶的方面,或者别的类似的东西。”通常,这意味着碰到了一个所谓的教师,他 说我们修行的正确方法是错误的。

(46) 错误地相信这种所谓的导师 – – “摩罗的表现” – – 真的就是一位觉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