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上师 > 宗喀巴大师简传

宗喀巴大师简传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2003年8月
部分基于那王达毅格西的讲座
达兰莎拉,印度,1979

上师的传记通常称之为“那他”(藏文:rnam-thar) – – 能引导解脱之传记的直译。它启发听者以该上师为榜样,修行直至证得解脱与觉悟。宗喀巴大师(1357 – 1419年)的生平事迹确实非常具有启发性。

预言和童年

释迦牟尼佛和莲花生大师在过去便预言了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及成就。在佛陀时代,一孩童(宗喀巴大师的前世)曾向佛陀献上一串水晶念珠,并回赐一枚海螺。佛陀预言文殊菩萨将在土蕃(现在的西藏)化身为童子、建造甘丹寺并在他的塑像上戴上王冠。佛陀给此童子赐名苏摩谛·吉谛(罗桑札巴)。莲花生大师也曾预言在中土附近,将有菩萨化身为一名叫罗桑札巴的喇嘛出生,往后将建造佛陀报身像。

在宗喀巴大师诞生前,曾出现诸多瑞兆,显示他是圣人再世。他双亲曾做过无数次的祥梦,梦见所生的孩子是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金刚手菩萨的化身。大威德金刚也曾在净观中告诉宗喀巴未来的上师-却杰·敦珠仁钦,说他将于某一年来到安多(西藏东北),成为他的心子。

西元1357年,宗喀巴大师诞生在安多的宗喀地区,在六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大师出生后不久,却杰·敦珠仁钦即派一大弟子携带礼物、佛像和信件前往大师的父母处。后来,宗喀巴大师脐带落地的地方生出了一棵檀香树,每一片树叶上自然生出狮吼佛的形象,因此此地被称为昆本 – – 意即十万佛像。后来,格鲁派寺院塔尔寺(十万佛寺)就建造在该处。

宗喀巴大师不同于一般孩童。他的举止从未失当,且本能地表现出菩萨之行事。他聪颖好学。三岁时,由第四世噶玛巴游戏金刚(1340 – 1383年)授居士戒。不久,大师的父亲邀请却杰·敦珠仁钦到家里。大喇嘛嘱托要妥善教育孩子,大师的父亲欢喜地听从了建议。宗喀巴大师在家待到七岁,跟随却杰·敦珠仁钦学习。只要一见大喇嘛阅读,他毋需教导便会诵读了。

这期间,却杰·敦珠仁钦为宗喀巴大师主持胜乐金刚、喜金刚、大威德金刚和金刚手菩萨灌顶仪式。宗喀巴大师七岁时便已熟记所有仪式,完成胜乐金刚的闭关,并为自身做灌顶,同时也能亲见金刚手菩萨。他也时常梦见阿底峡尊者(982 – 1054年),这象征着他将能如尊者一样纠正在西藏久遭误解的佛法、恢复世尊的纯净法脉,将显密之教义相结合。

大师七岁时,接受却杰·敦珠仁钦所授于的沙弥戒,取法号罗桑札巴。他在安多跟随上师学习直到十六岁,嗣后前往卫藏进修,从此再也未返故里。却杰·敦珠仁钦仍然留居在安多,并在塔尔寺的南面修建了夏琼寺。

在藏区勤奋修习

在西藏中部,宗喀巴大师首先在止贡噶举派寺修习,学习了称为“大印五法”的止贡派大手印法、医学以及更为详细的大乘发心仪轨。及至十七岁,他已经成为一名善巧的医生。而后又在宁玛、噶举、噶当及萨迦诸派之寺院习学《现观庄严论》、弥勒的其它著作以及般若,数日即能熟悉背诵。大师十九岁时已成为一名学富五车的大学者。

宗喀巴大师继续游学于藏传佛教各大寺院,学习要取得格西的“五部大论”及印度佛学教义,并参与无数的辩论考场。他不仅修习了噶当派菩提道次第教义,也接受了无数密法灌顶和教法如萨迦道果之法、止贡噶举派的那洛巴六法和时轮金刚法门。他学习诗歌、星象,并熟悉建造曼荼罗(坛城)。在所有的学习过程中,他都是过耳不忘、了然于心,恰如今日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法王。

宗喀巴大师有着强烈的出离心,生活虽清苦,但仍誓守其清净戒。大师在止观上已有成就,但对自己所学及证量仍不满足。他继续游学问道,甚至对同一部经典也再三请求讲解。他也曾与许多同时期的佛学大德论辩教义。大师的主要导师之一,仁达瓦(1349 – 1412年)是一位萨迦派大德,大师曾作《缘悲颂》来赞颂其师,然而仁达瓦将该颂回奉于大师。后来,此颂成为宗喀巴大师上师相应法中的主颂。

初期施教及著述

宗喀巴大师自二十多岁起便开始施教。一开始,他讲解阿毗达磨。众人对他的博学多识颇为惊异。他于是开始著述,并且闭关更甚。不久,他就拥有了众多弟子。虽然有些记载说大师在二十一岁时接受具足戒,但具体的受具足戒之年份已无法考究,极有可能是在二十岁以后了。

宗喀巴大师曾一度研习《甘珠尔》和《丹珠尔》 – – 翻译的佛陀亲教及其印度注疏。嗣后,大师在三十二岁时撰写了《金鬘疏》,这是一本关于《现观庄严论》及般若的注疏。大师对印度的二十一种注疏做了综合与讨论。无论做何著述,宗喀巴大师都会引证所有印度及西藏之佛教典籍,参照、比较、甚至严谨的编辑不同的译本。宗喀巴大师从未回避任何典籍中的深奥晦涩之处,并给与详细的解释,这点与前人不同。

大师每日能背记十七张藏文经典,每张两页、每页计九行。当时的学者们曾经举行记诵竞赛,以日落至寺院殿脊上的经幡为限,以记诵经典页数最多者为殊胜。最终大师因为能流利地背诵四页而胜出,而次于大师的学者仅能记住两页半,且背诵时结结巴巴。

宗喀巴大师不久即开始授予密续灌顶和教法,尤其于随后传授妙音天女法门(杰囊)。其间,他还是精进的研习密续法门,尤其是时轮金刚法。

当时曾有一位喇嘛因能同时教授十一种典籍而声名远播。宗喀巴大师的一名弟子要求大师也如此教授。宗喀巴大师于是全凭记忆,同一天开始教授十七种重要典籍,每种典籍每日教授一节,三个月后于同一天全部授毕。在此期间,他对每部经典中之错误的解释一一纠正,并阐明自己的观点。同时,他每天还会进行大威德金刚的自我灌顶及持修其它密法。

宗喀巴大师在其六十二年的岁月里,所成就的学习、修行(包括做泥塑“擦擦”)、著作、教授及闭关不可思议,一般人要在毕生完成上述其中一项成就都是不太可能的。

密宗精研及修持

接着,大师依据噶举传承法门,完成了首次重要的胜乐金刚闭关修持。闭关期间,他精进禅修那洛巴六法和妮古玛六法,获得证悟 ​​。

大师在三十四岁时决定精研及修持密宗四部。正如他后来著述所言,除非行者已深刻领悟前三个下部密续,否则无法真正了解无上瑜伽之真谛。因此,他再一次广泛游学,领授诸多下部密续之灌顶与教义。此外,他还精研了密集金刚和时轮金刚的五圆满次第。

修习闭关、证得对空的非概念性认知

大师亦随噶玛噶举派大喇嘛-乌玛巴研修文殊菩萨法门和中观论。自童年起,这位大德就学习萨迦派的中观修行,每天得以亲见文殊菩萨向他授于一句经文。大师和乌玛巴互为师生,彼此学习。乌玛巴依据大师之验证,以确实文殊菩萨的显现及所授是无误的。这极为重要,因为显现的圣像有时可能是由外道所现。

接着,大师和乌玛巴一同完成了一项文殊闭关。自此后,宗喀巴大师便能在净观中亲闻文殊菩萨,并从中获得所有修持上的圆满回答。在这之前,他必须透过乌玛巴才能向文殊菩萨提问。

在闭关期间,大师自觉对中观和密集金刚并不是非常的理解。文殊菩萨建议他进行一次长期闭关,这样就能够理解他所教的法义。于是,在短暂施教之后,宗喀巴大师偕同八名近随弟子在阿喀却垄区闭关四年。其间,他们向三十五佛的每一尊佛忏恭行十万大礼拜,完成一百八十万次曼陀罗供养及许多的大威德金刚自我灌顶。同时,他们也仔细钻研《华严经》里的菩萨行。在闭关后,他们亲眼目睹弥勒佛之金身。

闭关结束后,宗喀巴大师及众弟子在拉萨重塑弥勒金身,此即为大师四功业之一。此后,他们又闭关五月。嗣后,宁玛派喇嘛罗札南喀坚参(虚空幢)参见了宗喀巴大师。罗札南喀坚参时常亲见金刚手菩萨的金身。很快的,二者便互为师徒授受。罗札南喀坚参给大师传授了噶当道次第教义和口耳之传承。

此后,大师曾一度想前往印度研修,但金刚手菩萨建议他留居西藏,以裨益更多众生,大师遂遵从建议。他于是决意开始著述关于显教次第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四密部次第的《密宗道次第广论》。

接着,宗喀巴大师进行了一次时轮金刚圆满次第的长期闭关,嗣后又作了为期一年的闭关,专修中观。就中观和性空而言,尽管宗喀巴大师从诸师处学得颇多,但对其解释仍不是很满足。因此在进行闭关前,文殊菩萨建议大师在修习中观方面,以佛护之注疏为依据。宗喀巴大师遵而行之。大师最终在闭关时证得了对空的非概念性认知。

宗喀巴大师凭借自己对缘起性空的证悟,对同时代高僧大德所持之中观教义及其相关论题做了完整的修订。从这里我们可以看见,宗喀巴大师是一位彻底的改革家,当他发现当代的信仰教义有所不足时,仍有勇识突破之。

大师的改革总是严格遵循逻辑及经典。当他以自身见解为印度经典做出诠释时,并非有违他与导师间的关系。视精神导师为诸佛,并不意味着在证悟的过程中步随其后而不能超越。第二世参查什贡仁波切以下述例子做了圆满的解释。

在制作蛋糕时,我们需要糅合许多的成分,如面粉、奶酪、牛奶和鸡蛋等。我们的导师耐心教导我们如何制作蛋糕,并为我们烤制少许。这些蛋糕可能异常美味,我们也食之如饴。由于导师的慈悲,我们现在掌握了制作蛋糕的方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有所改变,添加别种成分,从而烤制出更加美味可口的蛋糕。这样做并非对导师不恭。如果导师是良师,必当为我们在制作新法上的改善而感到欢喜,愿与我们共享这些新制的蛋糕。

更多功业

在一连串的施教后,大师再次入关。大师这次与其导师仁达瓦一起闭关修行,并完成了大部分的《菩提道次第广论》。闭关期间,宗喀巴大师亲见阿底峡尊者及其道次第传承诸大德之金身,历时达一个月,也因此而澄清了许多疑难。此后,他又研习了止贡噶举派的那洛巴六法和大手印。在之后的雨季间,大师教授了律部,其传法明晰,被视为他的第二功业。

在完成《菩提道次第广论》之著述后,大师决定大力传授密续教法。他首先对菩萨戒及《事师法五十颂》做了详尽的注疏,以强调二者作为密续修持之基础。然后,在教授之同时,大师著述了《密宗道次第广论》及诸多密集金刚之注疏。他还注疏了许多关于大威德金刚及龙树中观之典籍。

中国的皇帝曾邀大师进京,欲封为国师,但大师以年迈和闭关为由而婉拒了。

之后的两年里,宗喀巴大师广授《菩提道次第广论》及密续,并著述了有关大乘佛教教义之确定性及诠解性意义的《了义未了义判别善说心髓》。1409年,年届52岁的大师在拉萨觉康(大昭寺)开创了祈愿大会。他在释迦牟尼佛像上供以王冠,表明这是一报身像,而非仅为化身像。佛陀之报身在六道众生俱得解脱轮回之后才进入寂静涅磐,而化身只是暂住于世。这被视为大师的第三大功业。不久后,众弟子为了让大师免除云游之操苦,为他建造了甘丹寺。

宗喀巴大师在甘丹寺持续地施教、著述(尤其是关于胜乐金刚)和闭关修炼。他慈示建造甘丹寺大殿,其内设有巨大的佛像及铜质造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和大威德金刚之立体蔓荼罗(坛城)。这被视为大师的第四大功业。大师著述不断,其毕生著作达十八卷之多,其中绝大部分是关于密集金刚的修行法门。

涅槃

宗喀巴大师于1419年在甘丹寺示寂,享年六十二岁。圆寂后,大师进入虹身,而非经历凡夫的中阴身而证得觉悟。此为强调比丘保持贞洁之必要,因为此生之觉悟至少需要和明妃修行一次。

示寂前,大师将僧帽及僧袍交付贾曹杰(1364-1432年)。嗣后,贾曹杰担任甘丹寺主持长达十八年之久。从此以后,历代甘丹赤巴法王便成为格鲁派的领袖。继任赤巴法王为克主杰(1385 – 1438年),他曾五睹宗喀巴大师之幻身,为他消除修行上的疑虑。格鲁派自此兴盛至今。

弟子

宗喀巴大师的数名亲近弟子建造寺院以传续法脉、弘扬大师之教义。早在大师在世时,绛央却杰(1379-1449年)于1416年建造了哲蚌寺,绎钦却杰(1379-1449年)于1419年建造了色拉寺。宗喀巴大师圆寂后,济尊-喜绕僧格(1383-1445年)于1422年建造了“举麦扎仓”下密院,后来讳称第一世达赖喇嘛的根敦朱巴(1391 -1474年)也于1447年建造了扎什伦布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