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上师 > 岗波巴大师得道史

岗波巴大师得道史

那王达毅格西
达兰莎拉,印度,1979
洛桑坚赞口译
三昧耶•哈特、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编辑,2003年12月

 《解脱宝鬘论》被称为联系噶当和大手印传承的珠串。它的著述者岗波巴(1079 – 1153年)在修持和观念上师承诸多噶当派大师。从上师米拉日巴处得到大手印教义和传承后,岗波巴才将二者贯通为一。

要深入理解和研究这部著作,需要我们对著者岗波巴大师本人有所了解。对著者的生平一无所知,他的教义也将没有多少意义。因此,我们要熟悉岗波巴,了解他在寻常人的平凡一生中,如何通过修持得道。这些教义正是他自身经历和佛法修持的结果。

预言

米拉日巴授受门徒前,本尊金刚亥母向他显现并预言在不久的将来,他会收到一位太阳一样的弟子,一位月亮一样的弟子,还有星星一样众多的其他弟子。太阳一样的弟子就是岗波巴,也称达波拉杰(达波大医师)。岗波巴和惹琼巴(1084 – 1161年)等众多弟子一道成为米拉日巴的杰出弟子。

岗波巴并非凡人。他在这一时代、这一宇宙的出现在许多佛经中早有预言。尤其在《白莲经》中,对他的到来有着清晰的描述:

在佛陀释迦牟尼时代,有一天,佛陀转向阿难达说,“阿难达,我进入究竟涅槃后,在此一大洲的北部将有一位授具足戒的僧人,人们会称他为比丘医者。”岗波巴正是一名比丘,一名具有医学天赋的成功医生。“他的无数前生都依止佛法修持,他将拥有众多精神导师。”

居士阶段

岗波巴出生在西藏位于尼泊尔边界达波地方南部的一个小村子里。他的父亲是村里知名的医师。两个儿子中,岗波巴居长。儿时的岗波巴天资聪颖,他子承父业,也成为一名有成就的医师。十五岁时,岗波巴学习了很多宁玛派的经典,积累了大量宁玛派的知识。他追求学习诸多精神修持,二十五岁时娶卓梅 – – 邻村一家富户的女儿为妻。他们婚后育有一男一女。

几年后,岗波巴的儿子突然亡故。岗波巴将儿子的尸体运到公墓,按照当地习俗做了安葬。送葬回家后,岗波巴发现女儿也去世了。女儿去世不久,他的妻子也疾病缠身。身为医生的岗波巴给妻子使用了所能及的各种医药,也求教其他医师,做各种法供以求妻子康复,但都无济于事。随着妻子病情日渐恶化,他们绝望了。最终,岗波巴坐在病榻旁边给妻子诵读了一段经文,为死亡做准备。但妻子咽不了气。

岗波巴对妻子颇感惊讶。是什么使她远离死亡呢?是什么使她不愿意放弃生命、一个只有无尽的苦痛的、无望的生命呢?看着重病的妻子躺在那里,岗波巴满怀慈悲,他轻轻地问,“我尽我所能,希望使你痊愈。我请来了很多医师,试了很多治疗方法,做了很多法事,期望你能恢复健康,但都失败了。由于你前世的业行,这些方法无一起效。我们前世的业力和修行使我们相依连。但是现在,虽然我对你饱含爱与情,我还是必须得问,到底是什么使你留恋此岸呢?不管是家中的财富、不管是我们积攒的物品,如果在阻遏你、或者你对它们有所依恋,我将舍弃一切。我会卖掉它们,或者奉送到寺院,或者施散给穷人。我要去除阻遏你去往彼岸世界的任何羁绊。不管你希望我怎么做,我都会尽力而为。”

卓梅回答说,“我没有依恋家中的财富或其它东西,它们没有阻遏我。我最难释怀的是你的将来,为此,我无法结束生命。我死后,你可以很容易地另娶妻子,儿女成群,比我们所生的还多。但是,我知道,这种生活对你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我对你如此牵挂的缘故。如果你答应我不会过这种生活,你就会一心依止佛法。这是你获得幸福,也是所有有情众生获得幸福最有成效的方法。如果这样,我就能够平静地离开此世。否则,我可能会一直这样活下去。”

“如果是这样,”岗波巴说道,“那么,不管怎么样,我发誓会一心依止佛法,放弃这种居士生活。”

卓梅回答道,“虽然我信任你,为了使我完全心悦,也为了保证你的誓约,请带一名证人来吧。”

岗波巴请来他的叔父为他的誓约作证。他站在深爱的妻子和作为见证人的叔父面前,立誓毕生一心依止佛法。卓梅对此非常高兴,说道,“即便在彼岸,我也将看护着你。”这样说着,她拉着岗波巴的手,流着眼泪,离开了人世。

岗波巴为妻子精心安排了火葬仪式。他用妻子的骨灰做成很多供奉用的匾牌,上面印上觉悟者的像,为她修建的舍利塔 – – 卓梅曲单至今仍然屹立在西藏。

此时,岗波巴孤身一人。他把家里所有财富分成两份,其中一份变卖成钱财,奉献给三宝,施舍给穷困者,另一份以为生活和宗教修 ​​​​ 行的资粮。

有一天,岗波巴的叔父 – – 岗波巴向卓梅起誓时做证的人,来探望他。叔父料想岗波巴一定深陷于失去爱妻的悲痛之中,于是来劝勉他,要他不要太过忧伤,并通过解释果报律安慰岗波巴。

岗波巴没有忧伤,反而为妻子的弃世深感快慰。听到这些话,叔父异常震怒,抓起一把土仍在他脸上。“你什么意思啊?”叔父咆哮道,“你还能找到一位比她更好的妻子吗?她是多么善良啊!”

岗波巴对叔父的暴怒大为惊讶,他问叔父,“你怎么做的证啊?我立誓依止佛法修持时你不是在场吗?你没听到我的誓言吗?”叔父满怀羞愧地说道,“的确如此啊。尽管我已经老迈,但我从未想过修持佛法。而你正当年轻,却能有如此的抱负投身解脱之路。如果我对你能有所帮助,我一定会深感幸福!”

出家为僧和追随噶当派大师

有一天,岗波巴收拾了大堆食物和衣物决定独处静修。他没有告诉任何亲朋好友就离家到塔布地方寻找上师。

不久,岗波巴碰到了夏瓦林巴,一位仁慈宽厚的噶当派亲教师。岗波巴请求完受沙弥和比丘戒,并起法号为索朗仁钦(福宝)。成为沙弥后,岗波巴师从诸多噶当派格西精进修持,和他们一道修禅、研习。他常常数日水米不进,完全进入身心福乐的观想。岗波巴已经达到了能够七日间专心住于三摩地的极高境界。

这样,在求见尊师米拉日巴时,岗波巴已经在佛法修持上有了很深的洞见,也有了很大的信心。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噶当派的所有教义。他做了很多殊胜的梦,梦见自己属于十地觉位,还频繁地梦见一个拿一根路杖的蓝色瑜珈士将右手放在他的头上并不时向他吐口水。岗波巴以为这一怪异的梦兆示一个有害的神祗企图极力扰乱妨害他的佛法修行,于是潜心静修依止不动明王。不动明王示现忿怒形象。特别在噶当教法中,通过观想不动明王来消弭有障修习之物。然而,潜心静修之后,这种梦更频繁、更突出、也更栩栩如生。岗波巴毫不知情,这一梦境预示着他不久会遇见他后来的上师 – – 瑜珈行者米拉日巴。

会晤米拉日巴

岗波巴第一次听到米拉日巴的名字是在途中绕舍利塔转经时,他远远听到三个乞丐在谈论什么。其中一个抱怨时下遍及全国的饥荒,说自己很长一段时间已经没有吃东西了。另一个反驳说他们应感到羞愧,而不应该总是谈论食物问题,以防那转经的比丘听见而让他们自觉尴尬。“此外,”那乞丐说道,“并非只有我们无所充饥。有一位著名的大成就者、瑜珈行圣者米拉日巴,他一直没有食物,只是住在深山中,完全潜心佛法修持。他从未因食物而有所抱怨。我们需要的是祈祷,希望我们也能够修得信心,像他一样过一种简朴的生活。”

听到米拉日巴的名字,岗波巴心生无上的福乐。他将此汇报给自己的老师,老师说,“自始我就知道,你和这位禅修大师因缘颇深。去找他吧,你会取得大成就。”

是夜,岗波巴彻夜难眠,他祈祷许愿能够尽快见到这位瑜珈大师。终于,他开始打瞌睡,做了一个奇怪的睡梦,梦见吹奏白海螺,那是世界上最嘹亮的声音。岗波巴将这个梦告诉他的老师,老师说,“这是一个极其祥瑞的征兆。你应当立刻去找米拉日巴大师。”

岗波巴飞跑到三个乞丐露宿的地方,问他们是否认识米拉日巴大师本人,是否知道他的行止,如果知道,能否引领他到大师跟前去。岗波巴告诉他们,他有十六两金沙。如果见到大师,他将把其中一半送给他们作为酬谢,另一半则敬奉给大师本人。年纪最长的乞丐说认识米拉日巴大师,同意给岗波巴带路到大师修行的洞穴。

老乞丐不是个诚实人。半路上,承认他撒谎了,并不知道去大师修行的洞穴的路径。他坦言自己不好,不能再给岗波巴往前带路了。最后,他们到了一个完全荒寂的地方,没有房子、没有人、没有牲畜。老乞丐走了,岗波巴发现自己孤身一人。他漫无目的的走了好多天,食物也没有了。最终,他碰到一个商队。岗波巴问其中一位商人,在哪里可能见到米拉日巴大师。商人回答,他很熟悉大师,他是个伟大的禅修者和瑜珈行者。商人还说大师经常从一个洞穴移住另一个洞穴,从一个镇子搬往另一个镇子,而目下,他正住在某镇的某处洞穴里。商人向这位雄心不已的弟子详细指明了到大师处的洞穴和具体路线。岗波巴惊喜过望,满怀感激地久久拥抱了这位商人。

此行又花费了数日,岗波巴一路没有食物,最终昏倒在地上。醒过来后,他想他一定快死了,再也无缘面见大师了。于是,他双掌合十,满怀虔敬地祈祷能够来世转生为人,那样就可以成为米拉日巴的弟子了。

正当岗波巴躺在地上等待死亡降临时,一位噶当派大师看到了他。他见岗波巴倒在坚硬的地面上,于是就过去帮他。他问岗波巴,“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岗波巴回答,“我在寻找米拉日巴大师。我已经水米没进地跋涉了好几天。现在,我觉得我可能要死了,但我无缘见到大师,心里好难过。”这位噶当派大师给岗波巴找了些食物和水,然后领他来到米拉日巴所在的镇子上。

到镇子后,岗波巴向许多人咨询,如何才能见到这位上师,如何才能学到他想学习教义。最后,他碰到另外一位大师,而他也正是大成就上师的弟子。岗波巴告诉他渴望见到大师并接受教诲。那位大师告诉他不可能马上就见到上师。在真正接受教授前,他须得等上几天接受考验。

几天前,米拉日巴曾经和众弟子晤面,告诉岗波巴要来的事情。米拉日巴说,他在等待一位比丘医师来和他共同研修,这位比丘会将接受他的所有教义,并将之传播十方。米拉日巴告诉他们此前所做的一个梦,梦里这位比丘医师带给他一个空的玻璃罐子。米拉日巴给罐子盛满了水,这兆示这位比丘来时对所有教义怀着完全开放、接受的心态。米拉日巴将会给他的思想之容器装满全部教义及正见的甘露。

接着,米拉日巴欣喜地说道,“现在,我对佛法像太阳一样照耀四方大有信心了!”接着,他向聚集在他周围的弟子唱道,“白狮之乳固营养,不饮怎能利益身?亲尝些许既受益。我之教义亦如是。先需亲受历练之,方能饶益如如实。”

“帝洛巴和那洛巴,所传教法虽精深,观想修特方能证。惟有受想行正行,方得什深之心要。尊师玛尔巴如我父,求取教法自印度,瑜珈行者我得授,观想觉受与证解。”

“白狮之乳需殊盛,寻常器皿断不行。陶钵如若置欲盛之,未注钵则碎裂矣。如此深广之传承,必需殊异之根器。不相应者来求法,我当严正拒绝之。因缘有定慧根具,我当倾情育教之。”

众弟子问米拉日巴,“您梦中的人什么时候来呢?”米拉日巴回答说,“他可能后天到这里。他现在陷入昏迷,请求我的帮助。我将通过法力带他到这儿。”

次日观想时,米拉日巴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这笑声使大家有点惊慌,于是一位虔诚的女施主到他跟前来询问究竟。“怎么了啊?您有时如此严肃,有时候又这样发笑。您应当解释一下,因为人们以为您发疯了呢。发生什么事了?请您不可这样故做神秘!”

米拉日巴回答道,“我没任何事。我心志完全正常,也没有故做神秘。我只是看到来寻我的一位弟子身上发生了一些可笑的事。先前,他晕倒了。现在,他又浑身酸痛,但他很坚强,竭尽全力来见我。看到的这些让我发笑。我感到幸福,同时也觉得可笑。”

“他很快就到这个镇子了。不管是谁首先邀请他到家里,不久就会因此功德而修成觉悟。那慷慨的主人会迅速获得正见和法力达到觉悟。”

不久,岗波巴抵达该镇子。他疲病交加。碰巧,他敲的第一家门就是那位向米拉日巴询问上述问题的女施主。她也正在守望他的到来。她立刻走出来询问求援者的身份和目的。岗波巴讲述了他在寻访米拉日巴途中的具体故事。女施主马上明白了,这就是米拉日巴给她谈起的那个人。她牢记着米拉日巴的预言,把岗波巴邀请到家里,给他很多供奉。

女施主向岗波巴讲述了米拉日巴预言的故事。她说道,“你的上师在等你呢。他已经向我们所有人讲述了你的事。他说你曾经昏倒了,他施法帮助了你。现在,他正迫不及待地等候你的到来呢。你现在就可以去见他。你会受到热情的接待。”听到这里,岗波巴不仅有些自傲,心想,“哈!我一定大有成就,我的上师在等我呢。”米拉日巴知道了岗波巴心生骄傲,于是半个多月以来,看都不看他一眼,有意对他视若不见,岗波巴不得不另找栖身处。

两周后,女施主将岗波巴领到米拉日巴的住处,询问米拉日巴是否愿意接见岗波巴。米拉日巴同意了。岗波巴进去后,发现米拉日巴坐在正中,惹琼巴坐在米拉日巴旁边同样的座次上,另一边同样的座次上是另一位弟子。他们穿着一样,都是白色僧装;他们形像也一样,摆着同样的姿势;他们脸上的表情也一样。米拉日巴静观岗波巴,看他能否认出他们。聪慧的岗波巴可能注意到惹琼巴轻微点了一下头,表明三个人中米拉日巴居中。岗波巴匍匐在米拉日巴身前,将所有供奉呈在他面前。他讲述了想面见上师、接受教诲、修持觉悟的炽热愿望。

米拉日巴陷入沉思。过了一会,他抓起些许岗波巴供奉的金沙扬撒在空中,“我把它供奉给我的上师玛尔巴”,他说道。与此同时,天上雷声大作,闪电裂空,出现了彩虹和其它祥瑞。

米拉日巴刚饮了一点“羌”,一种家酿的酒。还剩一些在桌上的头骨碗里。过了一会儿,他拿起头骨碗给岗波巴。起初,岗波巴有点犹豫,因为他是受了具足戒的僧人,要遵守戒酒的誓言。坐在众弟子面前,岗波巴颇为尴尬。米拉日巴说道,“别再考虑了。把我给你的喝掉。”于是,岗波巴就不假思索地一饮而尽。

接着,米拉日巴问岗波巴叫什么名字,他回答说叫索朗仁钦,这是那位噶当派大师给他的法号。米拉日巴说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名字,“索朗”意思是“正力如意”,“仁钦”意思是“大宝”,因此岗波巴就是如意宝。米拉日巴欣悦地将包含这一名号的赞词吟颂了三遍。岗波巴觉得给他的这个名号富含深意。

米拉日巴的故事

接着,米拉日巴说道,“首先,我告诉你一些我个人的故事。但此前,我们须得向我们伟大的上师玛尔巴致敬行礼。我们都师承他的教授。”致敬行礼后,米拉日巴讲述道,“当时在印度,现世最富盛名的大悉达(大成就者)是那洛巴和梅纪巴(弥勒巴)。因为巧缘,玛尔巴成为这两位大师的灵修子。伟大的上师玛尔巴于是成为我们如此亲近依随的教法之渊源和掌持者。勇父、空行母及护法使他盛名四传。听到玛尔巴无上的威名后,我决定不计千难万险,一定要找到他。面见玛尔巴上师的时候,我没有物质财富可以敬奉,但是我以身、口、意供奉。由于我的虔心告求,上师发慈悲心,说他有此世就能修成觉悟的良方。这一良方是他的伟大上师那洛巴传给他的。”

“在印度,我以数年时间从上师处接受精深的教法修持,生活中朴素谦虚,一心修法,心地纯净,全心全意为一切有情众生的觉悟。我接受了玛尔巴大师的所有教法。上师发誓说他毫无保留地教我所有了。我的脑海里注满了上师玛尔巴教法的甘露。”

“下面是玛尔巴告诫我的,这极其重要,'人类的寿命一直在退减,而今目下正值第五次衰退。其寿在减少而非增加。不要渴望遍求一切学问。努力理解佛法修持深意,使其达到至善。唯此才能此生修成觉悟。不要试图面面具精。'”

“我志坚如磐,根据上师玛尔巴的教授,深知人生短暂,调服执着,从这些大师的教授中我体验并达到了饶益的正见。我清楚见证佛之三身。通过修持和观想,我亲身见证、心生无上信心。我诚信证见三身。正如我通过修行获得正见和体验,我愿意将我从上师玛尔巴那里学到一切传授给你。你也要以这些教法为理论和对佛法的理解。你一定要像我一样通过修行身受体验。”

接着,米拉日巴向岗波巴说道,“收回你供奉的金沙吧,金沙对像我这样一个老头子没用。收回你供奉的茶叶吧,像我这样的老头子没有茶壶和炊具熬茶。收回你的所有供奉吧,金沙和茶叶对我都没有处用。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完全依止我,在我的教授和教导下修法,那么你必须像我一样生活。你必须生活简朴,对我的生活方式和修行做到亦步亦趋。”

岗波巴回答道,“如果您因为没有茶壶和炊具而不接受我的茶叶,那么我就另找地方熬茶吧。”于是,岗波巴到附近一所房子,熬好茶端回来敬献给上师。米拉日巴非常高兴。他招呼其他弟子一道享用了岗波巴煮的茶。

米拉日巴教导岗波巴

米拉日巴询问了岗波巴已经接受教法修持的情况。岗波巴详细讲述了曾经教授他的导师及其教法,以及他修定观想的情况。米拉日巴说所学教法都很美善,他已经具有修习灵热功“拙火定” – – 一种认识实相本性是空的方法。

米拉日巴又说道,“经管你从前面各位导师跟前得到的教法、加持和祝福在你的传承中极其合宜,但我必须给你新的灌顶,以确保你先前的一切不会因你的世间因缘而失去效力。让我给你施以金刚亥母加持。”加持后,米拉日巴就在短时间内将一切法教给岗波巴。岗波巴迅即沉浸于修持,迅速习得对这些教义的经验和正见。岗波巴正见与日成长,犹如新芽破土。他对自己取得的进步非常满意,颇感喜悦。

岗波巴观修拙火定,经验日新日异。一个酷冷的冬夜,他在洞穴里全身赤裸着禅修,以验试练就的内(灵)火之功。岗波巴整夜通体温暖,但早上刚收工,他就被完全冻僵了。他这样禅修了一周,第七天,修见了五智如来。回去向米拉日巴报告了他的所有经验和修见。上师说,“这无益也无所害。继续观想去证见。不要执着于修见,而要使内(灵)火达到极致。”

岗波巴又精进观修了三个月,最终他感觉整个宇宙如同一副旋转的巨轮。经历了这样一阵感受后,他又向米拉日巴咨询。上师答道,“这无益也无所害。这表明进入了不同灵量诸脉的各种思虑和精力现在正进入中脉。你应当继续观想禅​​ 修。”

再做禅修时,岗波巴修见观音菩萨至头顶进入他体内和他融合为一。当岗波巴就此向米拉日巴询问,上师答道,“这无益也无所害。这表明你的顶轮进根已经打开了。”

做禅修时,岗波巴经历了诸多身体内在的变化。他感觉到有一股暴烈的风和一股热气沿着他的脊柱上下窜动。当他向米拉日巴询问时,上师答道,“这无益也无所害。这表明不同灵量诸脉在你体内正在结合。当你控制了诸脉,它们结合之后,你会有上述感受体验。现在,你必须回去再做禅修。”

还有一次,岗波巴修见了各色神众及诸神。他证得清净观,看到列次高的神用甘露为列次低的神灌顶。米拉日巴解释说,“这无益也无所害。这表明顶轮进根的咽喉通道已经打开了。不同渊源和地处的福乐在你身体上述各位置正不断增强。”

这时候,米拉日巴教给岗波巴许多瑜珈修炼方法、印契手势和体位运动,打开体内其它灵量中心。米拉日巴还告诫,“不要过分执着于这些修炼。只将这一切视作你进步的标示,不要让它们分散你的注意力。尽管继续这样修炼,直至达到极致。”

禅修到这样一个境界的时候,作为修炼者的弟子和上师的紧密相处非常重要,因为弟子必须接受具体入微的教导。如果弟子居处距离上师遥远,上师就无法及时亲自指导弟子,而这种指导对弟子取得进步至关重要。如果上师本人未能亲身体验弟子正在经历的一切,这将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这时候,弟子所取得的一切进展将被迫终止。因此,有一位完全业已具现、富于经验的上师,就禅修的逐次进展施以随时的指导,极其关键。

岗波巴取得进步

在这个阶段,岗波巴完全能够通过入定三摩地进食,而从来不依靠现实中的吃食。一个夜晚,岗波巴梦见一次月蚀和一次日蚀。根据藏人占星术,如果天体出现蚀,表明太阳或者月亮正在被魔鬼吞噬。岗波巴也梦见有两种生物在吞食太阳和月亮:其中一只体型如同马尾巴上的一根毛;而另一只如同昆虫的行迹。岗波巴就这个梦到米拉日巴跟前询问,上师告诉他不要担心修炼可能误入歧途,这无益也无所害。这个梦是他禅修进步的征兆。这表示两侧灵量脉的灵风正开始流入中脉。

米拉日巴鼓励岗波巴继续观想,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这位弟子成就的兆示。如果一个修习者能使气息和灵量风从侧脉流入中脉,那么他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一切有情众生的灵量系统都是一样的。通常,有情众生主要通过右脉呼吸就可以取得大成就,或者主要通过左脉呼吸产生诸多愤怒。我们很少产生出自中脉的善思维,因为中脉被“介(结)”阻塞。当一个经验丰富的瑜珈行者能够通过中脉呼吸时,他们已经将“介(结)”打开了。他们能够使气息和左右两脉的灵风直入中脉,因此只产生善念。

嗣后,岗波巴又去见米拉日巴。上师显得异常满意。但是听完岗波巴历次的体验和证见后,只是说到,“哦,继续吧,继续吧,继续。”(原文是de-nas,意为由此,复次、此后等意思。)意思是,随着不同体验层层深入,岗波巴应当继续往后一阶段修炼,直至达到觉悟。米拉日巴并不是不敢直接告诉岗波巴取得的进步,而是担心岗波巴会骄傲,从而妨害他在以后修行之道上取得进步。

于是,岗波巴到洞穴里禅修了一个月。出关前夕,他完整观想了喜金刚和喜金刚本尊及空行者的蔓荼罗。观想上述一切后,岗波巴思忖,这就是大喇嘛(上师)说“哦,继续吧,继续吧,继续”的深意吧。这就是他的修行最终的指归了。但是,上述观想不时还伴随着其它本尊及其蔓荼罗形象。一天,岗波巴观想见黑茹迦的形象,其中包括本尊由骨殖构筑的蔓荼罗。米拉日巴告诫不要认为这是取得了大成就,这仍然无益也无所害。这只是表明脐轮中心打开了。脐轮中心完全打开时,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将是白色的,一切如同被阳光晒白,这是因为白菩提心之能量完全聚集。

接着,他体验了一个绝非梦境的经历。他感觉自己变的极其壮大,如同巨人。他感到不同转生趣处的各类有情众生在他的四肢、甚至脚趾等身体各个部分爬行。这兆示他已经完全修成了现实的灵量系统。达到这个境界后,他只是做普通的拙火定 – – 灵热禅修。至此,岗波巴可以接受拙火定最高阶段的修持了。

体验、梦境及其成就

我们已经注意到,无论什么时候听到岗波巴不同阶段的修持体验,米拉日巴总是说,“这无益也无所害,继续观想。”他总是全面解释弟子所体验的意义,但从不做任何夸赞。这正是一位上师教导弟子时应当做的。如果上师过分赞扬一个弟子或者鼓舞他,例如说,“这极其重要啊”,或者“现在,你获得了一个很重要的体验”,那样这位弟子就会忘乎所以,这将会成为一大障难。他再也将不会取得进步,而是执迷于经历的各种体验,并受之摆布。

尽管岗波巴的生活故事数页即就,但他的禅修却以月计。获得这些体验并不容易,需要数年的精勤观修。到这一阶段,岗波巴连续经历了三十三个殊异的梦,要全部呈现太过繁多,在此只对只最后一桩给予详述。

当米拉日巴要他的三大弟子,即岗波巴、惹琼巴和林惹巴向他叙说他们所做的梦时,林惹巴叙述了一桩日出的梦。他告诉上师,在梦中,太阳刚从山顶升起,阳光就照射他的心,心变成了巨大的光亮。惹琼巴告诉米拉日巴他梦见在三个镇子穿行,引起巨大的喧哗。

岗波巴不愿向米拉日巴诉说他的梦。他向大师行了触足之礼,哭泣着将头放在大师的腿上,凄哀地说他的梦不值一提。那桩梦好恐怖,这一定表明他是一个极其令人厌恶的人。他担心这意味着他障难众多,因此乞求米拉日巴不要让他把这桩梦讲出来。米拉日巴说他知道一个梦什么时候算好什么时候算坏,岗波巴但讲无妨。

林惹巴的梦似乎是当中最美好的一桩。这使他自认为他当是三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个。因为他的梦中充满了吉兆。米拉日巴解释说他的梦是当中做坏的,这表明林惹巴的慈悲心极小,他饶益众生会极其有限。阳光照射他的心房表示此生他将前往空行母金刚亥母的佛境。米拉日巴解释说惹琼巴的梦意思是他不会在一次轮回中证得觉悟。他还要再等三生,因为他曾经向米拉日巴作出许诺,但又三次食言。

岗波巴的所谓噩梦是,梦见自己身处一片开阔地,地里有很多动物,他边四处走动,边砍下这些动物的头。当看到米拉日巴对这桩显然恐怖的梦表现出喜悦时,岗波巴非常吃惊。刚讲完,米拉日巴说,“把你的手给我。”随后,米拉日巴慈爱地拉住岗波巴的手说对他非常有信心,一定不辜负他。米拉日巴告诉众弟子,梦里砍掉那些动物的头意味着岗波巴能够使众有情摆脱轮回的羁绊,达到觉悟。

米拉日巴说,“现在,我饶益众生的工作,我维护和宣扬佛法的工作都完成了。我有接替者了。”

岗波巴超越了不再像芸芸众生那样呼吸的境界。每天他只吸气一次、呼气一次。他不断体验着正见和对诸佛实在的观想,其中包括药师八佛和三十五忏佛。

米拉日巴告诉岗波巴已经具备接受报身佛的教义的条件了。报身佛是只有对空的非概念性认知的阿利也(圣)菩萨方能见到的佛之细微三身之一身。不久还能体验法身 – – 只有证得觉悟者方能见体验的遍知一切之身。

分别

一天,米拉日巴对岗波巴说,“我老了,想有你陪伴着了此一生。但是,由于此前的祈愿,我们必须分手,你必须要去藏地中部卫藏。”

米拉日巴给岗波巴很多建议,警告他要戒傲,因为他现在已经有诸多法力。米拉日巴告诉岗波巴既不要为业已取得或将来获得的知识所困,也不要为法力所摆布,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大障难。米拉日巴特别嘱咐岗波巴不要左右挑毛病,意思要他谨慎行事,不要从自己周边的事物中找差错。米拉日巴教导说,一个人永远无法了解别人真正是什么样子,人人只能自己裁判自己。不管他们的行为是善是恶,岗波巴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

接着,米拉日巴告诉岗波巴去一个地方并在那里建造寺院,并告诉他会在那里找到他所有的弟子,所有与他将来宏扬佛法有着“羯磨”因缘的人众。米拉日巴告诫岗波巴生活中不要与受执、嗔、昧三毒奴役的人过分亲近,因为他们可能会影响他。米拉日巴还告诫岗波巴不要住在有大好或大恶的人周围。此外还要远离吝啬之士,如果和他们在一起久了,到头来他自己会即便柴屑也将珍惜不舍。米拉日巴忠告岗波巴要富有耐心,即便以觉悟者自视,永远不可轻视自己的喇嘛(上师)。和任何人相处都要干净、整洁、随和。最后,米拉日巴要求岗波巴继续观想修炼,增强他所获得成就之力,直到达到高境界 – – 觉悟。

米拉日巴用他的上师玛尔巴同样的方式送别了岗波巴。他为岗波巴做了诸多准备、带上食物,和其他弟子送了岗波巴一程。离别上师前,岗波巴念颂了很多赞美的诗句,感赞此生有幸师遇米拉日巴。他唱诵了师遇米拉日巴如何成为他唯一的渴望,如何欣慰他不仅能够根据米拉日巴的传承进行修习,而且能将这些知识和此前习自噶当派诸师的教义相贯通。岗波巴自信他的前半生已经完美。

最后一道桥

他们来到一道桥前,米拉日巴说道,“现在,请你上路吧。请你自便。出于一些吉祥的原由,我就不过桥了。”随后,祝福了岗波巴。岗波巴到桥对面后,米拉日巴又招呼他回来。“再到我跟前来一次,我还有一个极其殊胜的教义要给你。我不给你这一建议,又能给谁呢?”

岗波巴问道,“要我为你这殊胜的教义和建议供奉曼荼罗吗?”米拉日巴答道不需要供奉。他告诫岗波巴不可忽略建议,而要将它藏在内心最深处。随后,米拉日巴转身背对着岗波巴,揭起僧袍,露出赤裸的臀部。岗波巴看到米拉日巴的整个臀部粗糙如同没鞣的皮革。

米拉日巴说,“就修持而言,如果你知道观想什么、如何观想,那么没有比禅修更重要了。我拥有禅修的知识,也掌握着多种修行方法,我禅修啊禅修,直到臀部粗糙如同没鞣的皮革。你也当如此修持。这就是最后的教义。”

最后,米拉日巴告诉岗波巴该启程了。于是,这位弟子离开上师来到拉萨以南地区。在那里,他根据米拉日巴的预言建造了他的主寺。

结论

《解脱宝鬘论》是岗波巴对噶当派和米拉日巴传承的禅修及其教义发展的结果。他撰写这一典籍时,他已经对两种教法传承都已经具现了悟,因此他在典籍中融会贯通了二者的智慧。

这是讲道的传统。为了使著者的言说对弟子产生更大的影响,通常要简要介绍著者的生平。如果你只是阅读或者研究而对著者一无所知,那么将意义不大。我遵循此一传统。

实际上,我们和岗波巴或米拉日巴之间并没有差别。起初,米拉日巴也是凡人一个,由于不善行而充满恶力。但是他精进修持,消灭痴与惑情,逐渐修习正见和体验。岗波巴也如此,为取得成就,他必须勤苦修持。初始阶段,他们并不伟大觉悟者,修禅、修得大智慧和成就对他们而言都非易事。假如我们乐于精进修持,获得成就总有机会,米拉日巴甚至可能是我们当中最差的一个。当我们像这些大师们一样不屈不挠、富于勇气时,我们也能取得岗波巴和米拉日巴一样的成就。

《解脱宝鬘论》就是这样一位大师的杰作,为了饶益我辈,他将噶当派教义和大手印传承贯通成一光明坦途。